新華網 正文
驅車1600公裏外貴州大山 醫生赴患者老家被觸痛
2017-08-05 08:57:29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杭州醫生為何遠赴患者老家

  這一個夏天,有點漫長。貴州人高佐鵬這樣想,杭州醫生張勻也這麼覺得。

  本來高佐鵬的計劃是今年年底回貴州老家蓋房,但重度突發性胰腺炎卻把他拖在了醫院病房;張勻是高佐鵬的主治醫師,因為費用的關係,他只能無限地把治療過程延長——掰著手指算日子,多一天就可能會多出現一次轉機。

  張勻心裏期待的轉機一直沒來。

  這位醫生做了300多例重度突發性胰腺炎手術,但最後他或許只能放棄這一個——患者已一貧如洗,無力應付接下來的治療。

  “除了醫生的本職工作,我們還能做什麼?我能救他,我很想救他!”張勻不想放棄,他請假趕去了高佐鵬的貴州老家,他想知道兩個答案:

  第一,這個患者的家庭是不是真的已經困難到揭不開鍋?

  第二,放棄這個患者,對這個家庭意味著什麼?

  最後,他在距離杭州1600公裏外的貴州鎮遠縣看到了兩個孩子,13歲的姐姐帶著11歲的弟弟。“希望大家能幫幫我,讓我去救他!”回杭州的路上,張勻醫生就下定了要救高佐鵬的決心。

  作為醫生,張勻見慣了生老病死,是什麼打動了他?又是什麼觸痛了他的心?

  患者高佐鵬遠在貴州老家的二女兒,為奶奶弟弟做飯,他們一天吃兩頓:菜只有豇豆。張勻 攝

  貴州病人高佐鵬

  三個孩子的父親

  本想年底回老家造新房

  夢著,總會醒來;夢碎卻很難再來。

  高佐鵬是三個孩子的父親,除了小琴和小強,還有個大女兒。去年開始他到杭州蕭山一家家具廠做木工,攢了些錢。“做到年底就能回老家蓋新房。”心裏無數次這麼想,想起來就激動。大女兒也加入了這個夢,她也到了杭州並進入一家五金廠幹活。

  但是,五月,高佐鵬“倒”下了。他突然腹痛後被同事送進醫院,並被告知患上“重症急性胰腺炎”需要住院治療。妻子丟下兩個小孩在第二天趕來,開處方單、繳費、拿藥;大女兒看到病床上的爸爸,心痛。

  5月15日,病情未見明顯好轉,高佐鵬轉院到浙醫二院。各項檢查不可避免,前期治療費用每天需要七八千元。在各項指標符合條件後,高佐鵬接受了一場微創手術。“從生病到術後,一共花了30萬,家裏早就空了。”妻子高以蓮説,想救丈夫的結果是欠下所有親戚的債。但醫生告訴她,治療還需要繼續,要再進行一次手術,包括各項費用可能還需要20萬元。

  哪裏去湊這麼一大筆錢呢?妻子和大女兒沉默著——親戚們能湊的,五千兩千都拿來了。“總不能讓他們都去賣房,即使賣了也不夠。”母女倆的頭垂得更低。高佐鵬數次提出,別治療了,不能拖累家裏。

醫生張勻常常到高佐鵬病床前聊聊家常。

  杭州醫生張勻

  不想讓一個家垮了

  除了治療我還能做什麼

  高佐鵬本想在杭州賺到錢後就回老家蓋房子,對他那個貴州鄉下農村而言,建新房就等同于有出息。

  張勻是浙醫二院肝膽胰外科的醫生,相對而言,他今年的目標更加簡單,他只想用心工作,醫治更多病患。

  原本沒有交集的兩個男人這樣在今年的5月相識——38歲的高佐鵬是患者,40歲的張勻是主治醫師,他們的第一次見面就在病房。

  “那是我從醫至今最為難忘的一次查房。”今年6月中旬的一天上午例行查房,他看到最靠門的病床上病人在哭在笑。“高佐鵬當時正在手機裏看視頻,視頻是老家鄰居拍好發來的,兩個孩子在地裏幹活,在水坑洗衣。”他説,突然自己就真切地感受到了高佐鵬的內心。“我女兒跟他二女兒小琴一樣大,暑假去了加拿大遊學,而小琴……”

  這一次病房早診比以往的時間都要長,張勻知道如果放棄治療,倒下的可能是一個家和3個孩子的未來,而且患者還那麼年輕。當著錢報記者的面,張勻有些動情。他再一次確認了高佐鵬的病情、痊愈幾率,同時也需要知道這個家庭的困難程度。也正是基于這個原因,他才在7月27日去了貴州省鎮遠縣天池村。

  一次特殊的休假

  跨五省驅車1600公裏,驗證了他想問的

  “我有過設想,但我還是沒想到。”當張勻到達目的地時差點窒息,一方面為目的地的偏僻,另一方面為這兩個孩子的現狀。

  目的地是一個村,距離杭州約1600公裏: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鎮遠縣羊場鎮上天池村高家灣組——看到村名似乎就能感受它的偏遠。

  7月初張勻就向單位請了年假,他要求證一件事情。25日從杭州出發,過安徽、江西、湖南,26日進入貴州,27日到達鎮遠縣。“我知道很遠,但不知道這麼‘遠’。”張勻的這一趟“旅行”跨5省,終于到縣城的時候,他才發現只是走了三分之一。“高家灣在鎮遠縣北部30公裏外,山路難行,車難進人難行。”他説30多公裏的路走走停停要花五六個小時,然後見到了他從來沒有見過的偏僻小村。

  一路打聽,好在村子不大,他找到了13歲的姐姐和11歲的弟弟。山裏的娃“耐旱、耐澇”,皮膚很黑,見到生人來有些不自然。弟弟本能地往奶奶的床前躲,奶奶是家裏唯一的大人,但,其實,奶奶70多歲,走路都已不便,早就失去了保護孫子的能力。

  杭州去的張勻站在貴州大山的這一個“三口之家”門口好久,才慢慢開聊。現在的家裏就三個人:奶奶,還有姐姐小琴和弟弟小強;另外三個人:大姐姐、爸爸媽媽在杭州。一日三餐基本都是姐姐管,弟弟負責上山撿柴下地摘菜,不到傍晚,奶奶就會叫“囡,囡”。村裏和鄰居間歇送點米面來,配上奶奶春天在菜地種下,現在已經發黃的豇豆和白菜就是一天。

  “他們一天只吃兩頓飯,整個7月他們吃了一頓肉,好心人送的。”張勻本來想燒一餐好菜,但他在“家”裏卻只找到了2個番茄……“我也曾想象過,但兩個孩子的情況讓我吃驚。”張勻告訴錢報記者,姐弟倆的讀書成績很好,特別是姐姐,60多人的班她一直排在前三。

  呆了將近一天,張勻打算返杭,需要求證的問題有了答案。

  一個特殊的請求

  希望大家幫我,給我一次治愈患者的機會

  “我要救他,想盡一切辦法救他,三個孩子都還指著他呢。”張勻一面向醫院方面進行匯報,一面也提出了新的治療方案:讓患者先辦一次出院手續結算費用(隨後馬上辦理住院手續),以現有賬單盡早獲得當地農村可能有的醫保報銷;密切監測前提下最大程度降低藥物治療強度,以此減少費用;發動朋友圈為患者籌集治療費用……而張勻所在的浙二肝膽胰外科團隊學科帶頭人梁廷波教授也很支持:重症急性胰腺炎是一種十分兇險的疾病,死亡率高、花費大,我們將盡一切力量來挽救這個病人。

  “希望大家幫幫我,給我一次治愈患者的機會。”張勻是浙大外科學博士,臨床一線工作的17年裏,他經手的重症急性胰腺病人已經超過300例。“我對這個病例有信心,一定會好起來。如果高佐鵬沒了,這個家可能就散了。”張勻不停地給自己打氣。(記者 鮑亞飛 見習記者 夏國燕 楊子宸 文/攝)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 山東一女醫生為體驗患者感受 給自己做胃鏡
    短短的幾分鐘視頻,讓內心的敬意噴涌而出,不僅驚異于女醫生對自己的“狠”,更折服于她那顆為減輕患者痛苦而奉獻的醫者心。
    2017-07-27 09:10:58
  • 輪椅女醫生堅持工作走紅:讓患者滿意再辛苦也值
    近日,流傳在微博、朋友圈上的一組照片引起了不少網友的關注,照片上,一名女醫生坐在輪椅上,在同事的幫助下,堅持進行查房、討論病例等等。
    2017-07-27 08:45:20
  • 切除腫瘤最後的5%不能僅憑醫生良心
    其實讓醫生敢于切除這極具風險的5%,一個更優的辦法是做好制度設計,對診療風險進行托底保障。譬如,醫療責任險可能減輕醫院和醫生的賠付壓力,減輕醫生對風險的顧慮,應該得到推廣和普及。
    2017-07-24 08:37:07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夢幻荷塘
    夢幻荷塘
    暴雨中的“最美人墻”找到了!
    暴雨中的“最美人墻”找到了!
    河南濟源酷暑難耐 上百野生獼猴扎堆衝涼
    河南濟源酷暑難耐 上百野生獼猴扎堆衝涼
    戈壁大漠上演自行火炮分隊對抗,場面霸氣!
    戈壁大漠上演自行火炮分隊對抗,場面霸氣!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1435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