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程序化交易的紅與黑
2017-04-24 08:52:25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不少投資者眼中,高頻交易是“市場裏的嗜血鬼”,只要設好程序,就等著機器賺錢。也有人説,程序化交易能夠瞬間發現期現基差擴大並進行套利,使得基差始終維持在合理范圍內,不僅平抑了市場波動,還給市場提供流動性,因此程序化交易作為一種交易方式具有存在的價值和意義。但其對市場的影響,則要看是什麼人,怎麼來使用。可以説,程序化交易是把“雙刃劍”。

  程序化交易作為一種交易方式,投資者應該如何看待它?監管層怎樣監管?即將宣判的伊世頓操縱期貨市場案,再度把程序化交易特別是高頻交易推向了輿論的風口。

  程序化交易開始流行

  在證券期貨市場浸淫十多年,任博一直是手工下單,2015年左右它開始接觸程序化交易。

  任博説,以前做跨市場套利,都是背對背兩個人喊話下單,人工操作套利交易的配對效率低、成本高、風險大,但程序化交易平臺,它的配對效率、成本是人工不可比的。

  “最關鍵的是,通過程序化交易平臺,它能很快搶到你要的單子,交易規模可以上量,而且可以使資金曲線更為平滑。”任博平時主要做黃金期現市場套利,在使用程序化交易後,他幾乎很少動鍵盤,以前任博是散戶,現在上海做了私募,有了團隊,管了不少資金。

  大起大落,行情若能在套利交易員設定的某個區間運行,倉位越重利潤越厚。一個多月前,特朗普當選美國第45任總統,刺激金融市場劇烈波動,任博的戰績不俗,“一個晚上的利潤差不多抵得上平時一個月”。

  套利交易,就是抓取不同市場之間價差帶來的利潤,一分一厘積少成多。在過去,人工下單做套利比較少,對操盤手反應速度要求高,如今通過程序化交易係統,跨品種、跨期、內外、期現等套利模式在中國流行起來。

  上海一家做量化CTA的投資經理説,傳統主觀趨勢交易與程序化交易的差異,主要體現在規模容量上,主觀趨勢交易會有一定容量上的限制,投機的氛圍較濃,所以一般交易的頻率較高,這會直接影響到整體可操作的規模容量,而容量是決定業績的很重要的指標之一。

  另外,還體現在長期業績的波動性上,主觀交易會在短時間內對宏觀經濟或國內外事件對市場造成的影響把握較靈敏。程序化交易由于模型驅動的原因,長期來看,程序化交易的波動比起主觀交易的波動會更大一些。

  全面認識程序化交易

  程序化交易到底是什麼?中國證監會于2015年10月9日發布《證券期貨市場程序化交易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管理辦法》”)公開徵求意見,其中明確定義了“程序化交易”是指通過既定程序或特定軟件,自動生成或執行交易指令的交易行為。

  在最早期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的定義中,程序化交易是指包含15只股票以上、成交額在100萬美元以上的一籃子交易,2013年8月NYSE取消了定義中總價值100萬美元以上的條件。在後來的市場實踐中,程序化交易的對象擴大到各個交易所上市的股票、期貨、期權等,是由電腦直接發出下單指令並自動執行的。

  隨著金融衍生品的不斷豐富,程序化交易成為機構投資的重要交易實現手段,解決了機構迫切需求的批量下單、全市場不間斷交易、減少衝擊成本等問題。這是一種技術手段,用軟件下單替代了人工委托。機構採用程序化交易手段是希望在盡可能減少市場衝擊的條件下,加速價格的形成,例如VVAP、TWAP等算法交易都是有十分基礎的程序化交易,其本身並不會放大漲跌幅。

  程序化交易並不意味“躺著賺錢”。去年“雙十一”之夜,期貨市場發生“閃崩”行情,數個品種在幾分鐘內從漲停變成跌停。

  業內有著“豆粕王”之稱的期貨大佬吳洪濤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當晚10點半左右,有三四個朋友打電話問有沒有時間見面聊,因為他們被行情弄得愁死了。其中一個人做程序化交易,倉位管理得很好,單個品種僅3%的倉位,做了十個品種,全部跌停,一天凈值損失40%。其中,兩只産品的倉位在15%至20%,一夜過後不得不清盤。

  一些通過傳統手工下單的主觀交易者表示,主觀交易者並不懼怕程序化交易,因為他們既清楚對手的優勢,也找到了對手“弱點”:目前國內程序化交易尚未成氣候,一些策略的容量有限,缺乏資金優勢。“中小型的對手往往不齊心,是一盤散沙,也是一群蝗蟲,一趕就亂飛,在極端行情時很容易一打就爆倉。”

  據中證報記者了解,目前市場上出現了專門絞殺程序化交易的投資機構。

  “若真有專門絞殺程序化交易的投資機構在市場上‘有意而為之’,那比較受影響的程序化交易是一些做量化高頻類型的策略。”上海易善資産合夥人蔡晨煒説,易善資産做的是頻率較低的策略,而且持倉非常分散的組合化管理,基本不受影響。他透露説,公司CTA策略是由投資團隊在交易平臺上編寫的代碼自動執行的。投資經理只需要在每日交易前輸入一些量價指標,係統經過程序運算,便可自動産生交易指令,在風控的審核後,就可以自動投入市場。

  “我們現在管理幾十個産品,每天的交易只需要我一個人花半個小時就能搞定了。要管理幾十億資産規模,必須採用這種策略,那些主觀、高頻套利、中短期等策略沒有這麼大的容量。”蔡晨煒坦言。

  “伊世頓案”的啟示

  4月21日,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被告單位張家港保稅區伊世頓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伊世頓公司”)、被告人高燕、梁澤中、金文獻操縱期貨市場、職務侵佔一案。

  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指控:伊世頓公司于2012年9月成立,由俄羅斯人扎亞、安東(均另案處理)實際控制。2013年6月起,伊世頓公司為逃避證券期貨監管,通過高燕、金文獻介紹,以借用或者收購方式,實際控制了19名自然人和7個法人期貨賬戶,與伊世頓公司自有賬戶組成賬戶組,進行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以下簡稱“中金所”)股指期貨合約交易。2015年初,伊世頓公司將自行開發的報單交易係統非法接入中金所交易係統,直接進行交易。同年6月1日至7月6日,該公司利用以逃避期貨公司資金和持倉驗證等非法手段獲取的交易速度優勢,大量交易中證500股指期貨主力合約、滬深300股指期貨主力合約共377.44萬余手,從中獲取非法利益3.89億余元。

  檢察機關認為,伊世頓公司及其直接責任人員高燕、梁澤中夥同金文獻,利用以非法手段獲取的交易速度優勢,濫用高頻程序化交易,嚴重影響期貨市場正常定價機制,擾亂市場秩序,情節特別嚴重,已涉嫌構成操縱期貨市場罪。

  庭審中,檢察機關出示了相關證據,控辯雙方對事實、證據充分發表了意見。伊世頓公司的訴訟代表人及高燕、梁澤中、金文獻對起訴指控的操縱期貨市場、職務侵佔犯罪事實和罪名均無異議。最後法庭宣布休庭,擇期宣判。

  一些業內人士認為,程序化交易擴大了市場波動率,是期貨“閃崩”行情的罪魁禍首。

  目前,程序化交易已出現在國內的證券期貨市場中,但是主要運用于期貨市場中,這是由于A股市場實行的T+1制度以及較高的印花稅等原因導致。

  對于高頻交易,南華期貨總經理羅旭峰表示,市場有一個風險可承受程度,假如高頻交易對市場産生了傷害,損害了大家的公共利益,這就是一個有害的高頻交易者,而這中間度的把握需要一個統計數據來支撐,以個人的經驗來判斷,高頻交易在市場中佔比10%以內應該是可以承受的。

  實際上,高頻交易只是程序化交易細分的一種,因此程序化交易的監管法規不能很好地涵蓋高頻交易所特有的監管問題。目前,國內對高頻交易的監管仍然處于較為空白的狀態。

  業內人士指出,為了完善高頻交易的監管,應該針對性地提出一些監管制度,我國也有必要建立和完善專門的高頻交易監管規則。而且程序化交易的規范主要是由期貨交易所各自制定,我國應在交易所現行的規范性文件的基礎上統一立法,解決目前我國高頻交易的監管問題。(官平)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裏的蘇式園林
    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裏的蘇式園林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溫哥華舉行樂高積木展
    溫哥華舉行樂高積木展
    福建湄洲灣北岸崛起港口群
    福建湄洲灣北岸崛起港口群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7112086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