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園林部門:力爭到2020年基本治理楊柳飛絮
2017-04-19 08:07:17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吹面不寒楊柳風”,4月的北京天朗氣清。我們終于可以脫下厚重的羽絨服,在藍天白雲下,去公園,去林蔭道上,賞花、賞樹、賞春天。

  但説好的楊柳風呢?怎麼成了“吹面一團楊柳絮”!

  白茫茫,毛絨絨,一簇簇,一團團,叫微風輕抬著,打著旋兒朝人眼前糊過來,往鼻子裏鑽,拿手去揮又粘了一手。許多臨街的門臉商鋪裏,楊絮也滿地飄著,掃都掃不過來。

  防霧霾的口罩不得不重新翻出來,在這個好天氣扣回了臉上。

  這滿城飛絮要追溯到1973年,當時,第一批會産生白毛絮的楊樹雌株,被北京市園林部門從河北易縣引進,種植在綠化帶上。在此之前,北京種植的都是毛白楊的雄株。

  楊樹和柳樹都是雌雄異株植物,楊樹雄株的花落在地上,就是那些像毛毛蟲一樣的褐色花串兒,雌株的花則是若幹朵小花,成熟後漫天一飛,帶著種子的白色毛絮,就要四處為楊樹傳播下一代。

  當時北京城新引進的楊樹雌株,價格低,長勢好,只需很短的時間,就能長成一大片林蔭,擋風遮陽,美化道路,性價比極高,很受林業局、公路處等部門的歡迎。

  但也正是從那時起,北京人間四月天,滿城白毛絮,一飛就飛了44年。

  司機嫌棄它遮擋視線,環衛工人嫌棄它徒增工作量,過敏人群更煩它了,對著它一連串噴嚏打下來,眼淚都要流出來了。有人發問,當初種植的時候,怎就沒料到今天?

  楊樹並不是唯一遭人嫌棄的綠化植物,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的劉冰博士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許多種類的行道樹觀賞樹,其實都有各式各樣的問題,“無法避免,只能盡量控制”。

  南京城裏遍布法國梧桐,據説是因為民國時期,宋美齡十分喜愛這種樹,蔣介石就大手筆購買了兩萬株,種在南京街頭。如今航拍深秋的紫金山,能看到一條由梧桐金黃樹冠連成的美麗“項鏈”。

  那場景唯美極了。但誰若是春夏時分站在梧桐樹下面,大概就笑不出來了。法國梧桐學名懸鈴木、人稱“行道樹之王”。枝葉茂,易成活,耐修剪,抗煙塵,近乎完美,卻同樣會在繁殖季節,大量掉落毛絮。

  這些毛絮是法國梧桐的“懸鈴”果球成熟後,幹枯開裂散落的種子,落在人身上叫人發癢,落在地上,就是一層黃色的絨毯。

  氣候正常時,楊絮大概要飛超過20天,柳絮則會因風而起兩周左右,而法桐飛絮,往往要持續飛落40余天。每當南京城進入滿城落絮的季節,單主城區,一個月下來,就能掃出七八十噸的毛絮。南京市的園林部門,同樣也在為全城8萬多株法桐的毛絮發愁。

  在北方被廣泛種植的行道樹國槐,也有令人煩惱之處——容易招蟲子。每隔幾年,都會出現一次蟲害大爆發,蚜蟲爬在葉子上,把國槐的葉片啃得坑坑洼洼,園林部門只好沿街噴灑殺蟲藥,路過的行人都能聞到嗆鼻子的藥味兒。

  國槐花的花蕊也是個磨人的小妖精。這種嫩黃色的小花,是一種天然的植物染料,還是軍裝染色的原料之一。到了國槐花灑落的季節,若是有幾朵小花落在少女的裙上,非得染上幾抹黃綠色的痕跡不可,且還清洗不去。

  槐花落,楊絮飛,法桐懸鈴墜。樹木大概也覺得無辜,開花結果,自然規律,賞景乘涼時道聲好大一棵樹,飛絮撲面時又恨不得所有樹木都絕育了才好。説到底,還是依著人類的需求,對大自然提要求呢。

  園林部門昨天種樹,今天治理,忙出一腦門的汗,只為對抗大自然強大生命力。又是一年楊柳飛絮時,這一回,北京市園林綠化部門又想出了不少法子。

  治標的,修剪樹冠、給楊柳雌株注射“抑花一號”藥物以起到短期絕育的效果,甚至還有高壓噴水的方式,把飛舞的楊絮壓下去,今年各處城區的噴水清理工作,一直要持續到5月15日。

  治本的,懷柔區從2月下旬開始,已經採伐更換樹種691株。全北京目前已然不再使用楊柳樹雌株,園林部門已經作出規劃,結合城市建設和綠化更新改造,逐步用楊柳雄株替代雌株,“力爭到2020年,基本治理楊柳飛絮,實現有絮不成災”。

  這“規劃”有點兒遲,總算還是來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越海警舉行2017年首次北部灣共同漁區海上聯合檢查
    中越海警舉行2017年首次北部灣共同漁區海上聯合檢查
    絕壁鑿“天渠” 壯志淩山河——記貴州遵義市老支書黃大發
    絕壁鑿“天渠” 壯志淩山河——記貴州遵義市老支書黃大發
    C919首架機通過首飛放飛評審
    C919首架機通過首飛放飛評審
    首屆青島賞花會開幕
    首屆青島賞花會開幕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301295507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