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影子”難捉剛兌難破 銀行理財告別“黃金發展期”
2017-03-17 09:56:10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銀行理財業務正在受到更加嚴格的監管。上海一家大型公募基金的相關人士透露,近期監管部門已經要求基金公司詳細上報基金公司和銀行之間的“委外”協議,加之年初MPA考核將表外理財産品納入廣義信貸,今年以來銀行“委外”規模基本沒有增加。不過,由于銀行理財業務蓬勃發展形成的“影子信貸”迅速擴張,一時難以根治。

  嚴查“委外”

  上海一家大型公募基金的相關人士透露,近期監管部門已經要求基金公司詳細上報基金公司和銀行之間的“委外”協議,包括規模、期限和預期收益率等。“我認為這個措施挺必要。因為銀行理財資金的巨額申贖會造成基金凈值的大幅波動,使中小投資者利益受損。”該人士稱。

  2016年曾經發生過打新基金的凈值一日之內從1.039元跌到0.337元的事件。相關基金公司公告稱巨虧理由是“四舍五入産生誤差”,但市場人士卻認為是機構投資者大額贖回導致凈值發生大幅波動。經過多方協調,該基金凈值後來修復至1元以上。

  上海一家大型公募基金的相關人士認為,發生上述情況從基金合同的角度看雖然沒錯,但是也有不合理之處,也就是説機構佔便宜、散戶吃虧。加強信息披露,讓散戶投資者了解自己是和大型機構一起申購的基金、基金凈值可能因為機構的申贖産生大幅波動,這是最起碼的要求。

  銀監會副主席曹宇日前在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透露,到去年年底,全國銀行業理財資金賬面余額大約為30萬億元,2016年銀行理財為客戶創造收益9773億元。銀行理財資金,包括私人銀行部門募集的資金,有一部分會通過券商、公募基金和信托公司進行投資,也就是常説的“委外”。銀行選擇“委外”,不僅可以降低自己的投資風險,穩妥地收取手續費,還能發揮其他金融機構的投資專長,提高産品收益率。

  央行從2016年1季度開始對商業銀行實行宏觀審慎評估(MPA),中小型銀行的廣義信貸增速迅速放緩。今年1季度開始,MPA考核進一步將表外理財産品納入廣義信貸核算。因此,今年以來,商業銀行雖然普遍給理財部門設定了規模增長目標,但實際增幅十分有限。甚至部分銀行還主動控制規模,實現一定的規模收縮。而“委外”業務由于“大資管”監管政策未出,去年很多“委外”賬戶業績不佳,今年以來“委外”規模基本沒有增加,且機構之間的拼搶、博弈更加激烈。公募基金和券商資管受影響相對小些,基金子公司和私募基金受影響較大。

  “影子”難捉

  據了解,醞釀中的《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産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主要針對資管業務的十二大問題提出規制,各個戳中要害。金融界人士最為關注的一點是,《意見》嚴格禁止資産管理産品投資其他資産管理産品,同時禁止金融機構提供旨在擴大投資范圍、規避監管要求的通道服務。

  實踐中,多層嵌套的資管産品通常以銀行作為主要的資金提供方,信托、證券、保險、基金、基金子公司等作為通道,各類機構化信托、資管計劃嵌套其中。典型形式包括銀行互相購買理財産品、銀行借道信托發放信托貸款或轉讓信貸資産、銀行“委外”投資、定向通道業務等。通過這樣的交易安排可以實現信貸資金投向房地産、政府融資平臺等受限領域,實現監管套利。

  例如,信托公司、證券公司或基金公司及其子公司(非銀金融機構)專門為相關銀行,即信貸的實際發放方構建一個産品。這個産品本質上是對企業或地方融資平臺的貸款,然後將其作為投資産品,如信托受益權或定向資産管理項目賣給相關銀行。有時候該産品也可能賣給其他銀行,而相關銀行再購買以其他銀行貸款作為抵押的金融産品。

  銀行通過增加對非銀金融機構的“通道業務”,可以實現對限制行業,如房地産、政府融資平臺的變相放貸,低報潛在壞賬水平。通過表外的理財産品等渠道間接發放貸款還可以避免繳納存款準備金。這也是“影子銀行”産生的最主要原因。

  不僅如此,為了繞開監管,新型機構和業務模式不斷設立、層出不窮,監管收效甚微。

  不過,年初至今由于房地産調控深化以及通道業務監管升級,房地産企業相關融資規模壓縮十分明顯。委托貸款、嵌套投資信托計劃、受讓信托受益權及其他資産收(受)益權、以名股實債方式受讓項目股權等投資方式,今後都將受到重點監管。事實上,在房地産調控之後,資管計劃投向房地産的金額已經大幅下滑,今年1-2月房地産信托産品的發行量明顯回落,1月房地産領域集合信托的成立規模僅100億元,同比和環比均減少超過三分之一。

  不過,也有市場人士認為,《意見》只能逐步執行,否則信貸增長和GDP增長目標可能會受到威脅。某大型券商資管公司的人士透露,他們的銀行“委外”業務目前仍正常開展。

  剛兌難破

  除了去通道,打破剛性兌付,降低隱形擔保是“大資管”監管政策戳中的又一大要害。

  《意見》指出,當前資産管理行業普遍存在剛性兌付問題,導致投資者道德風險嚴重,扭曲了資金價格,影響了金融市場的資源配置效率。為此《意見》明確提出資産管理業務是金融機構的表外業務,本質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財”,其收益和風險均由投資者享有和承擔。金融機構不得開展表內資産管理業務,不得承諾保本保收益。

  雖然大多數銀行理財産品都不是保本産品,但隱性擔保普遍存在。幾乎所有的理財産品都有預期收益率,而且個人和機構投資者都將其視為承諾。

  瑞銀研究報告稱,2016年2季度,只有6%的銀行理財産品以凈值為管理基礎。也就是説,超過90%的産品仍以資金池的形式管理。如果某家銀行的理財産品中有一只或幾只債券違約,該銀行或非銀金融機構就要填補損失,以實現向理財産品投資者承諾的回報率。因此,理財産品經常被視為高收益存款類産品,即便它們本應是沒有保證的表外項目,且銀行通常不會為其計提準備金。

  受多層嵌套和復雜的融資關係影響,隱性擔保意味著如果某個産品違約,多層嵌套涉及的各方都會受到影響。在這種情況下,一次單純的違約甚至可能在融資鏈上和銀行間市場引發連鎖反應,造成更大范圍的流動性緊縮,從而可能形成類似于2016年底債券拋售的局面。

  銀行理財産品的預期收益率之所以“剛性”,主要是由于發行理財産品的銀行有幾百家,理財産品的同質性嚴重。各家銀行為獲取客戶,都不敢輕易降低理財産品的預期收益率,打破剛兌。

  “收益率達不到預期,以後就沒有人再買你的理財産品了。誰敢不剛兌?”某股份制銀行的理財經理坦言。當中國證券報記者詢問是否還可以繼續把理財産品當作存款時,他回答:“沒問題,買吧!”

  “通道”難以消失

  晚上九點,某城商行的支行行長老劉還在陪客戶吃飯。在他的字典裏,基本上沒有“去通道”這個詞條。

  “以前咋辦現在還咋辦,也就是短期內不要‘頂風作案’。”老劉酒已經喝了不少,口齒有些不清楚。“像房地産行業這種盈利情況比較好的,不多。按揭貸款又是銀行的優質資産,去年大家都搶著做。現在要控制房貸了,你讓我做什麼?你不讓我放貸,我和信托公司一起發産品總可以吧。”老劉酒後吐真言。

  他認為,監管政策不允許銀行信貸資金投向其認為已經過熱、高風險的行業,但追逐利潤的資金又只能“見利忘義”,通道由此而來,銀行理財産品盛行的根源也在于此。只要不取消對信貸資金投向的監管,通道業務就難以消失。哪怕是眼下加強監管,情況也沒出現實質性變化,只是短期內規模會有所下降。

  今年2月以來,除了銀行貸款和公司債外,房地産企業股權融資、ABS、信托、資管融資等各類渠道均有所收緊,融資緊張未見改善信號。同時,北上廣深多地、多家銀行已陸續將首套房的最低利率折扣上調為9折,執行首付三成的銀行佔比超過60%。某股份制銀行信貸經理表示,房貸審批周期延長,且總行已經定調要“壓縮”按揭。

  正如老劉所説,銀行對房地産的信貸在收緊,信托公司發行房地産信托的意願在提高。

  上海某大型信托公司的資深信托經理承認,房地産和政府融資平臺項目一直是他們公司的“拳頭産品”。現在也不例外。

  平安證券的研報稱,由于表內融資受限向表外融資渠道轉移,今年的信托規模增速將迎來反彈,行業景氣度將持續提升。(高改芳)

+1
【糾錯】 責任編輯: 汪亞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昆明櫻花燦爛醉遊人
    昆明櫻花燦爛醉遊人
    明太原縣城雄姿初現
    明太原縣城雄姿初現
    創意墻畫扮靚校園
    創意墻畫扮靚校園
    開往春天的高鐵
    開往春天的高鐵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41120645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