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洋碼頭代購真假難辨陷證偽困局 鑒定過程成扯皮黑洞
2017-03-15 08:00:54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些小票模板可在相關網站上隨意下載。

  陳華對上一次海外代購充滿了挫敗感。花了近2000元在洋碼頭上代購的Tory Burch女包不僅出現明顯的走線錯誤,而且五金件上沒有LOGO。

  “淘寶上同款包只賣1400元,在洋碼頭上花近2000元,就是能跟買手直接溝通,相信是真貨。”陳華説,她隨即向洋碼頭方面投訴,要求進行檢驗並退賠。然而檢驗流程卻不能讓陳華滿意,因為要交給洋碼頭送去第三方中檢集團檢驗,“如果檢驗時對方用真貨掉包了我怎麼知道?”陳華問。

  陳華直接詢問中檢集團,對方卻稱對個人提出的品牌鑒定“不出報告”。通過對海關以及Tory Burch商家的詢問,陳華得知目前對鑒定海外代購的假貨並沒有標準,這個問題一直長期存在。

  根據中國電子商務投訴與維權公共服務平臺提供的數據,2016年全年跨境海淘類投訴呈明顯上升趨勢。其中,疑似假貨是諸多投訴中最惹人矚目的一項。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除了商品真假難以鑒定外,購物小票、物流信息等用來保真的證明,都不難偽造。海外代購黑幕重重,已形成一條從産品造假,轉包“分銷”再到發貨“洗白”的灰色産業鏈。由于海外代購的特殊性,所有收到疑似假貨商品的消費者只能陷入“無法證偽”的維權困局中。

網上顯示的定做小票的商家。

  1 “花了正品的價格,買到的卻疑似假貨”

  直到現在,陳華也沒鑒定出自己去年11月25日在跨境電商平臺洋碼頭花1989元買到的Tory Burch女包是真是假。

  陳華今年40多歲,在一家證券公司工作,她的心態很能代表現在追求品質消費的一批消費者:在網購之前先“比價”,如果一個産品的網購價比專櫃正品價格低太多,貿然下單就有買到假貨的嫌疑,所以寧買貴的,不買便宜的。

  陳華最終在洋碼頭通過買手“阿建英國GO”下了單。“洋碼頭是買手制度,我和買手溝通過,他説自己就在英國,所以我比較放心。而且這款包的代購價格在2000元左右比較正常,太便宜了有可能是假貨。”陳華告訴新京報記者。

  但在收到商品時,陳華傻了眼:花大價錢買來的包存在明顯的走線失誤,縫與縫之間露出了裏層的襯布,而且包包的五金件上沒有Tory Burch的LOGO。

  疑惑之下,陳華上了淘寶,讓她驚訝的是,洋碼頭買手“阿建英國GO”發給她同款包所配的圖片和三家淘寶“爆款”店的圖片一模一樣,而且淘寶上面的價格明顯低于洋碼頭,最貴的一個店鋪同款包僅售1400元。

  為了證明自己買到的不是假貨,陳華私信了給她代購商品的買手“阿建英國GO”。對于陳華的質疑,“阿建英國GO”顯得很淡定,“我們支持任何形式的驗貨”。

  當進入“驗貨”程序時,陳華犯了難,她提供的截圖顯示,洋碼頭的客服人員要她預先支付300元鑒定費,由洋碼頭把包送去中國檢驗認證集團檢測。這個説法得到了洋碼頭的證實。

  昨日,洋碼頭公關部工作人員向新京報記者表示,消費者若對商品質量有質疑,可以把商品寄給他們,他們再拿到相關機構進行檢測,這一檢測費用需要消費者自己支付,若商品被確認為假貨,將退回檢測費用。

  當陳華直接聯係中檢集團時,中檢集團卻表示,品牌鑒定是不出報告的,特別是Tory Burch的包,特別難檢,倣貨多。新京報記者登錄中檢集團官網後,發現該集團提供“商品證照審核”、“供應商審核”等服務,但並沒有“品牌鑒定”服務。

  對于陳華“中檢集團不出具品牌真假檢驗報告”這一説法,洋碼頭工作人員表示,一般與他們合作的檢測機構不接受個人提出的鑒定申請,只接受機構檢驗。

  洋碼頭方面稱,如果檢測發現問題,洋碼頭承諾“假一賠十”。當新京報記者詢問,有沒有檢驗出假貨並予以賠償的先例時,該工作人員回答“據我了解沒有,雖然有質疑假貨的問題,但最終下來大部分都是商品質量問題。”對此説法,陳華表示無奈。

  中國消費者協會律師團團長邱寶昌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網購平臺與賣家存在利益關係,消費者若將商品寄回網購平臺送檢,對于買家的風險很大,公信力不能確認。應由獨立第三方檢測機構鑒定,結果才能信服。

陳華從洋碼頭代購的包,因做工問題,陳華懷疑是假貨。

  2 海關、專櫃均不能提供假貨鑒定服務

  新京報記者採訪了五名質疑海外代購平臺商品真偽的消費者,他們的問題均是産品存在質量缺陷,與正品對比存在明顯差異,由此他們認為買到的是假貨。

  去年12月在洋碼頭花費1299元給女朋友買禮物的天津小夥魏華給新京報記者展示了他買到的商品:一個桃心“歪了”的蒂芙尼手鏈。洋碼頭的客服向其解釋稱這是“入門級産品”,歪了正常,但他此後花費1400元在香港的專賣店買到的一條同款手鏈就沒有出現這一問題。

  今年2月在洋碼頭購買M·A·C唇膏的羅雯則在商品到貨後立即發現“味道不對”。“M·A·C的口紅我有很多支,質地不同,色號不同味道濃淡也就不同,基本是巧克力味和橡皮泥味。這個卻有一股韓粧的香精味道,有點像肥皂泡泡味道。”

  中國電子商務投訴與維權公共服務平臺監測數據顯示,跨境電商中以“洋碼頭”、“寶貝格子”為最典型代表的買手制C2C遭到投訴的最主要問題就是消費者質疑商品真假。

  對于陳華和羅雯等人來説,如何鑒定自己買到的東西是假貨?

  多番交涉下,洋碼頭某位高管答應陳華將包寄到洋碼頭上海總部,為其做“商品鑒定”。但鑒定方法讓陳華大跌眼鏡:洋碼頭該名高管告訴陳華,他找了一位“專門做二手生意”的人士看了,是正品。“整個鑒定過程沒有錄音錄像也沒有文字證明,我提出質疑,他又説,不信你也找一個做二手生意的人看啊。”陳華表示。

  海關能否辨認貨物的真假呢?天津進出口檢驗檢疫局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檢疫局可以檢測進口商品是否符合中國的質量標準,如奶粉的蛋白質含量,但不能鑒定某一品牌是否為假貨。“特別是衣服,根本無法出具是否為真品的證明,消費者若認為相關商品是假貨,只能找經銷商要相關的入境證明,如報關單等。”

  3月12日,新京報記者撥打了中國消費者協會的維權咨詢電話,根據中消協給出的答復,對于消費關係不在國內的海外代購,第三方檢測機構可以檢測商品的材料和成分,但若要鑒定這一品牌的真偽,只能去相關品牌在國內的專櫃。

  一位從事奢侈品銷售多年的資深人士則告訴新京報記者,專櫃也沒有鑒定真假的義務,而且對于海外代購來的産品,在國外生産的和在國內生産的,適用的鑒定方法也不一樣。

  在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法律與權益部分析師姚建芳看來,國內外對于商品的標準界定不一,而且線上購物的商品和線下直接購買的商品渠道不同,找專櫃鑒定不太可行。而且,雖然國內購物都有發票,但國外的商品並不一定都會開發票,跨境電商提供給消費者的購物小票照片也不能作為退貨的有效憑據,除非拿到真實的購物小票。

  洋碼頭答復陳華質疑,稱如果檢測後存在問題,將“假一賠十”。

  3 “海外購物小票20元一包”

  在質量檢測無法自證真偽的前提下,很多消費者相信,海外購物小票和報關單是商品“洋血統”另一重證明方法。

  陳華的物流信息顯示,2016年11月26日,其購買的包裹從英國寄出,但因為是“拼郵”購買,並沒有報關單,買手只向陳華提供了一張購物日期被打了馬賽克的愛爾蘭百貨公司購物小票照片。

  “實際上這種購物小票是很容易偽造的。”對國內高倣箱包生産銷售比較了解的周磊(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

  一年前,周磊來到福建莆田對當地的箱包生産行業進行考察。在考察中他意外地發現,原來海外代購根本不用“出國”,僅憑借單號冒充就能輕松“洗白”。

  “以前從不知道這些情況。”周磊頗為吃驚。他發現當地“代購産業鏈”極其完整,除了貨品本身外,還有各門類的票據銷售。只需要20元錢,就能拿到一套完整的“身份證明”。其中海外購物的小票、POS單、進關稅單一應俱全。

  周磊告訴記者,當地多家小票生産商告訴他,在得知需求後,生産商除了能提供市面上通用的票據外,還能根據他的模板來定制小票。這種定制票能實現産品和小票兩者編號一致,周磊只需要提供箱包所印的編號,小票則按照同樣的編號進行打印。“就是三碼合一,顯得更專業。”

  從事海外代購多年的孫璇則告訴新京報記者,過去上淘寶搜索“小票”可以直接找到定制國外百貨公司單據的業務,膽大點的連報關單都敢定制。現在則有了一套新的方法,即從境外商場購買小批量的真貨,通過正規程序報關報檢進口,拿到一整套真實單據後,配上這套單據再賣假貨,則很難檢測出真偽。

  新京報記者通過搜索,在114批發網上找到了“批發小票”的商家。該商家頁面顯示,1-99張,每張2元;100張-499張,每張1.5元;500張以上,每張0.5元。

  此外,記者還在我圖網等圖片網站搜索到小票制作模板,據業內人士介紹,通過專業軟件,使用這些模板,可以很方便地制作出各種海外購物小票。而其他如POS單等也可以通過類似方法制作。

  “現在代購市場太火了,只要你能證明貨源來自海外,絕對好出手。”周磊表示。

  記者在調查時發現,以COACH官網售價2800元的十字紋皮革風琴拉鏈女士手包為例,國內生産所耗費的制造成本僅在200元左右,再以600元的價格批發給代理。以往代理以“尾單貨”名義銷售時,價格通常僅在1300元左右,而如今變為“代購”,售價則上漲到2400元。

  4 海外發貨的物流單也有貓膩

  既然小票可以偽造,那麼查海外快遞的物流單號能否避免假貨呢?

  對于買家關注海外代購的物流單號,莆田等地的高倣廠家同樣找到了解決辦法,周磊了解到,“異地上線就能解決快遞行程問題。”

  新京報記者在調查時發現,如今一些大型物流公司都有“異地上線”模式。這種模式將貨物先從原地址寄到異地,再從這些地方寄到買家手中。而買家在網上所查詢到的快遞單號跟蹤中,貨物發出地則顯示為異地,並不是從真正意義上的原地址發出。

  為了證明這一做法的可行性,周磊在莆田利用申通快遞向自己的工廠寄了一份文件,而原本應該為發貨地的“莆田”,經過這一周轉,發貨地上赫然寫著“上海保稅港區”。

  “有了這種模式,買家更看不出其中貓膩了!”這意味著,當地商家的箱包在發貨時,可以任意填寫包括上海、深圳等多個港口城市,以體現貨品的“海外來源”。

  事實上,“異地上線”模式發貨地不僅能修改為國內其他城市,甚至還可以在海外其他國家“上線”。據媒體報道,順豐、聯邦快遞等物流公司可以通過“套單”的形式在美國上線,僅需要支付36元,耗費7到12天就能完成郵寄流程,上演貨物假裝從海外寄到中國的把戲。

  3月14日,新京報記者致電順豐、圓通、申通快遞公司的莆田分公司,詢問是否存在“異地上線”服務。除順豐快遞明確回復“不提供該服務”外,圓通快遞工作人員表示,“只要換一張單子就可以”,並詢問記者地址欲派快遞師傅上門取件;申通快遞工作人員則直接詢問在哪裏上線?在記者回答“上海上線”後,申通快遞工作人員痛快地表示,只要直接和收件師傅説或者直接來門店,都可以發出。

陳華收到的從英國發出的代購物流流程單。

  5 平臺監管欠缺難以鑒定貨源

  “現在國內代購市場太亂了。”曾是一名代購買手的陳旭告訴新京報記者。已在澳大利亞生活了8年時間的她,以前也曾靠代購奶粉賺錢。在她看來,國內市面上銷售的部分産品假得離譜,“店家月銷量比廠家全年産量還多幾倍。”

  “真代購賺的就是辛苦錢。”陳旭給記者算了筆賬。以代購澳洲愛他美金裝三段奶粉為例,通常她都是以6罐為批量為國內買家代購,但由于澳洲奶粉隨季節性限購,為了買齊6罐奶粉,她需要周轉到2至3家超市或者藥店購買。而當地1罐奶粉售價為122元人民幣,加上40元海外運費,以及購買時停車費、油費等零散費用,平均每罐奶粉購買成本在180元左右,而她的代購價僅為210元,“就賺30元錢。”

  事實上,陳旭也接到不少國內賣家的“代購邀請”,甚至向她炫耀:自己在國內拿同樣品牌的奶粉貨價不到100元人民幣,如果雙方按照210元價格,通過澳洲發往國內“洗白”合作的話,利潤可對半分成。

  “國內太多海購平臺上都有假貨的身影,特別是第三方貨源。”陳旭向記者解釋説,“很多賣家利用平臺漏洞,以及海外品牌在國內檢驗困難等情況售賣假貨。”

  3月12日,新京報記者在海淘網站“55海淘”進行注冊。這家打著“專業海淘”旗號的網站,除了為買家提供部分海外品牌直購鏈接外,也存在允許商家及個人發布信息的相關論壇。

  記者以“日本買手”為信息在論壇注冊時,除了郵箱驗證外,沒有遇到任何身份審核。在注冊成功後,記者隨即發布了2則“代購日本零食”的信息,並上傳多張網絡搜索得來的美食圖片。讓人意外的是,帖子並沒有經過嚴格審核,隨即發布成功,並在論壇“最新主題”中得以顯示。

  平臺監管流程的松散,讓不少網友在55海淘論壇上抱怨。“這些海外網站很容易誤導初入行的買家,認為他們都是真貨。”一位有著多年海淘經驗的網友告訴記者,“包括日本樂天、韓國Gmarket等多個海外購物平臺,其中都有第三方賣家在上面賣貨,説白了就是‘海外淘寶’,其中貨源真假皆有。”

  另一方面,由于一些海外代購平臺的評價體係,一些消費者的差評遭到了屏蔽。

  “洋碼頭的評價制度是筆記制,曬單,我將我的購物經歷寫了一個筆記,説得很客觀,但是這個筆記發不了,打電話給客服,客服回復説‘因為你是有意見的’。”陳華表示。

  在姚建芳看來,目前國內跨境網購市場不是特別規范和成熟,跨境網購尚無明確法律保護,這導致消費者被侵權現象增多。而對平臺能夠以何種方式加強對假貨的監管,姚建芳建議,海外代購平臺最好能夠拿到相關國外品牌的授權。

  新京報記者 覃澈 羅亦丹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明宇
新聞評論
    美國東北部遭遇暴風雪
    美國東北部遭遇暴風雪
    參觀“決心”號大洋鑽探船的“心臟”
    參觀“決心”號大洋鑽探船的“心臟”
    空中看春耕
    空中看春耕
    西湖春來
    西湖春來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21120628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