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她曾力阻莫高窟上市 稱敦煌考古只完成了1%
2017-02-24 10:30:31 來源: 廣州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敦煌的女兒”樊錦詩:曾力阻莫高窟上市

樊錦詩在莫高窟

樊錦詩在考察現場

樊錦詩與自己的雕像合影。

  2015年卸任敦煌研究院院長,77歲的樊錦詩原本以為自己可以睡個好覺了,但她發現,自己只能“退而不休”,關于敦煌莫高窟保護的很多事情都還得找她。

  1963年,當25歲的樊錦詩從北大畢業後遠赴敦煌時,她沒想到自己會在那裏待50多年,大漠的風沙讓這位江南少女的皮膚變得粗糙,也吹白了她的兩鬢。

  樊錦詩用50多年的執著和堅守,譜寫了一個文物守護者的平凡與偉大,就連季羨林先生都稱讚她“功德無量”。她的一生都在為莫高窟的文物保護而奔走,哪怕如今已經是79歲高齡,卻依舊在編纂《莫高窟考古報告》,她被稱為“敦煌的女兒”。

  樊錦詩是蜚聲海內外的敦煌學者。2015年3月從敦煌研究院院長一職卸任後,樊錦詩沒有回到老家上海,而是留在了敦煌。

  北大才女迷上敦煌

  因為常年伏案工作,樊錦詩的背有些弓,她笑起來格外好看,眼角的魚尾紋慢慢彎起。她原本是個話不多的老人,但只要説起敦煌莫高窟,這位古稀老人的話匣子就被打開了,于是滔滔不絕。

  樊錦詩説起敦煌,就像説自家令人驕傲的孩子。從1963年到敦煌,到2015年辭任敦煌研究院院長,她把整整52年光陰獻給了石窟、壁畫,昔日的青春少女,如今已是滿頭華發。但即便退休,敦煌莫高窟還是讓她魂牽夢縈。“我每年會做一次研究總結,從管理、業務方面,都會給他們提些建議。還有當院長時欠下的事,還得做。如果有募款,他們也還會找我。”1962年,即將畢業的樊錦詩到敦煌莫高窟實習時,她被莫高窟的壁畫震撼了。

  當時一天吃兩頓飯,住的是十多平方米的泥屋,沒有電燈,沒有自來水,沒有廁所,要幾個月才能洗上一次澡。樊錦詩怕老鼠,但土房的天花板是紙糊的,晚上老鼠在頂上鬧個不停,還不時掉下一只老鼠在床上。實習就她一個女學生,晚上起夜上廁所得出門走上百米。因為擔心外面有狼,她晚上都不敢出去上廁所。

  1963年大學畢業分配時,樊錦詩的丈夫彭金章分配到了武漢大學當教師。畢業分配的單位裏沒有敦煌研究所,這讓樊錦詩長出了一口氣。但意外發生了,敦煌莫高窟跑到北京大學要人,説4個實習生都要。她接受了學校的分配。

  畢業一年後,彭金章到敦煌看望樊錦詩,他發現,昔日那位纖纖玉手的戀人變了,變土了,變黑了,住的是土房子,吃的是洋芋、山藥、小米,有時, 去外面搞研究,樊錦詩一屁股就坐在黃沙上,像個村姑。

  力阻莫高窟上市

  從到敦煌的那一天起,樊錦詩就是“工作狂”。

  1998年,當地政府提出要把莫高窟和一家旅遊公司打包上市。理由是通過資本運作,可以讓莫高窟的價值最大化。

  樊錦詩一聽就怒了,她第二天一大早跑到這個部門辦公室,對著負責人拍著桌子説:“聽説你們準備把莫高窟賣了?誰讓你們這麼做的?我不同意。”

  樊錦詩的同事説,樊錦詩平時是一個性格很溫和的人,喜歡讀書,很少跟人紅臉,萬萬沒想到她發起脾氣來這麼雷霆萬鈞,學者風范、女人的矜持全被她拋在了腦後,剩下的只有據理力爭。

  經過樊錦詩的努力,莫高窟上市的風波總算偃旗息鼓。在樊錦詩看來,這是她擔任院長做過的最重要的決定之一。

  65歲建“數字敦煌”

  1998年,60歲的樊錦詩接棒敦煌研究院院長。如何避免石窟和壁畫的消失,是擺在她面前的首要難題。

  她首先想到的是控制遊客數量。但她很快發現,不讓遊客進洞不是個辦法。一個偶然的機會,她接觸到了電腦,“那時我就感覺,莫高窟有救了。”65歲的她興奮得一宿沒睡。她決定為每一個洞窟、每一幅壁畫、每一尊彩塑建立數字檔案,利用數字技術讓莫高窟“永葆青春”。

  2003年,作為全國政協委員的她在全國政協十屆一次會議上提案,建議利用現代數字技術,展示莫高窟歷史文化背景和精美洞窟藝術。

  經過5年的探討,2008年底,投資2.6億元的莫高窟保護歷史上規模最大、涉及面最廣的保護工程開始實施。除崖體加固、風沙治理等工程外,還要完成149個A級洞窟的文物影像拍攝和數據庫建設。2014年9月,包括遊客接待大廳、數字影院、球幕影院等在內的數字展示中心投用,樊錦詩的“數字敦煌”夢終于成真。

  2016年4月,“數字敦煌”上線,30個經典洞窟、4.5萬平方米壁畫的高清數字化內容向全球發布,網站還有全景漫遊體驗服務,輕點鼠標,鏡頭就會跟著鼠標移動,遊客在電腦前,就宛若在石窟中遊覽一般。網友還可以通過全息影像技術看到整個石窟的全景。而這種高科服務,推動者竟是一位已經78歲高齡的老太太。

  對話

  敦煌考古幾輩子都做不完

  廣州日報:當年敦煌條件那麼艱苦,是什麼吸引你留下來的?

  樊錦詩:因為興趣,想為敦煌文物保護做點事。我從年輕時,就對錢看得不是很重,我常説一句話,“我們不富但也不窮”,我不愁錢,就愁敦煌那點事。要是為了錢,我不會留在敦煌,別處比敦煌工資高多了,説不定幹別的我還能發大財。

  廣州日報:是不是特別愧對家人?

  樊錦詩:對家人,我真的有説不出的愧疚,我不是一個稱職的妻子和母親。我先生為了這個家做了很大付出,不僅當時孩子是他帶,調到這兒來,他不搞教學,搞佛教考古。後來兩個孩子大一點了,來蘭州上學了。我只要一有機會,就盡可能多回去看他們,給他們做好吃的,彌補一下當母親的缺憾。

  廣州日報:你還在做敦煌考古研究?

  樊錦詩:《莫高窟考古報告》幾輩子可能都做不完啊,現在完成了百分之一,還要努力。

  廣州日報:有人説你是英雄。

  樊錦詩:我在敦煌待了52年,當院長17年,不過是個過客。我不能奢望把什麼事情都做完,但是事情沒做完就是遺憾。

  廣州日報:你覺得莫高窟精神是什麼?

  樊錦詩:一代又一代的莫高窟人,經歷了歲月的洗禮,用他們的智慧和青春孕育出了莫高窟精神,那就是堅守大漠,勇于擔當,甘于奉獻,開拓進取。

  敦煌莫高窟、敦煌研究院就是我的家。有時想想,人這一輩子能做他喜歡的事情,還能做出一點事,這輩子就算沒白活。

  廣州日報:敦煌的條件那麼艱苦,沒想過離開嗎?

  樊錦詩:其實後來有段時間我也想過,我總不能為了這個不要孩子,不要家,不要丈夫。但是待的時間越長,越發現莫高窟像塊磁石一樣吸引著我,很多事情要做還沒做。自己慢慢也跟石窟有了感情,想離開又舍不得離開,一想為了家算了,畢竟南方生活還是好,孩子也可以受到更好的教育。但這裏的前輩們不希望我走,他們拉著我的手説,“小樊,你別走”。前輩們做出了榜樣,後來我就沒走。最後留下來也有丈夫對我的影響,他為了支持我工作,調到這裏來和我一起工作。

  廣州日報:在大漠中一待就是半個世紀,有沒有後悔過?

  樊錦詩:從來沒後悔過。讓我做這個事情,還能做出點成績,給我一個平臺,我想我盡到責任了。為這麼一個世界著名的遺産付出,是值得的。

  廣州日報:你丈夫也説,你當時去敦煌後變土了。

  樊錦詩:有時在工作中,你不得不忽略自己的女性角色。感覺自己都有點不像女同志了。別的女同志把自己收拾得幹幹凈凈,或者打扮得很漂亮。但我從小就不太注意這個,粗枝大葉,有時候扣子係錯,襪子穿反,別人會覺得你很邋遢。主要是大環境的影響,沒心思花時間來打扮自己。在家搞衛生,有時我就蹲在地上自己擦地,這也可以鍛煉身體,不能一天都在辦公室坐著。確實是不講究,生活很簡單。要照南方人的標準來説,這不就是個邋遢的老太婆(笑)。

  廣州日報:從院長位置上退下來,生活和之前有沒有變化?

  樊錦詩:和之前沒什麼變化,該做的事情還要做。我是自願退下來的,我都70多歲了,年齡大了,雖然沒老糊涂,思維沒有遲鈍,但跟年輕時的狀態肯定沒得比,全國估計也沒有另一個這麼大年紀還擔當如此重任的人。退下來感覺壓力小多了,也可以多跟家人一起團聚,年輕時虧欠他們太多。(記者 肖歡歡 圖/敦煌研究院提供)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明宇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木星南極高清畫面曝光 “朱諾”號長留錯誤軌道
    木星南極高清畫面曝光 “朱諾”號長留錯誤軌道
    泰國北碧:世界木偶戲展風採
    泰國北碧:世界木偶戲展風採
    江西廬山降下春雪 雲霧雪景如夢如幻
    江西廬山降下春雪 雲霧雪景如夢如幻
    大熊貓雪地玩耍 萌態可掬
    大熊貓雪地玩耍 萌態可掬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21120522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