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數萬陶藝人聚集瓷都 “景漂”成文化新現象
2017-02-24 10:21:09 來源: 廣州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景漂”的年輕人

鄭祎

孫翊朔

景德鎮上的創意市集。

  在瓷都景德鎮和周邊的山谷裏,不時飄著燒窯的煙,各種工作室和作坊興起。不少年輕人自發前來,他們復興著陶瓷古老藝術,攪動著千年瓷都景德鎮,形成了獨特的“景漂”現象。

  “景漂”由“北漂”延展而來,意思是漂泊在景德鎮的外地人。他們來自世界的各個角落,因為陶瓷聚集在景德鎮。據非官方統計,如今漂在景德鎮的“景漂”已達數萬人之多。

  近日,本報記者走近這個群體,了解他們在景德鎮的故事。

  近年來,景德鎮愈發熱鬧,燒窯的紅色火苗與飄蕩的清煙充斥在這個古都及南邊的山谷中。

  景德鎮上創意工場

  這其中離不開樂天陶社的影響,它就像燈塔一樣照亮著前行的年輕陶藝人。

  樂天陶社掌門人鄭祎是名門之後。她出生在英國劍橋,祖父鄭德坤是劍橋大學歷史係中國考古學教授。祖母是陶藝家,父母是商界精英。

  在家庭的熏陶下,她從小就逛博物館,看祖母做陶藝,自己也愛玩泥巴。她在美國獲得繪畫學和動物學雙學士學位後,又前往舊金山學習雕塑。1990年,鄭祎回到香港,開始在樂天陶社工作。5年後,在樂天陶社面臨倒閉時,鄭祎開始接手。

  在經營樂天陶社的同時,鄭祎常到內地考察,她看到一些內地的陶藝工作室臟、暗。她希望在內地可以打造世界級標準的工作室。

  景德鎮自然也是她的考察地之一,每年都會過去。景德鎮的陶藝生態深深地吸引了她,“景德鎮有很多草根匠人,還有獨一無二的72道工序。”

  2005年,她的陶社在千年瓷都景德鎮落地生根。那時的景德鎮基礎設施比較落後、很多地方都不方便,“朋友説,我在景德鎮開工作室夠‘勇’。”有了這個舞臺,鄭祎將陶藝玩出了更多的新花樣。

  這個平臺收到世界各地陶藝家或年輕人的申請,希望能來駐場創作,如今每年都有200~300人來駐場。駐場項目成為這個平臺最大的贏利點。

  此外,創意市集、咖啡店、工作室都已設立。邀請藝術名家來景德鎮開講座已成為常態,海內外陶藝家、愛好者在這個平臺相遇,激發思想的火花。

  創意市集集聚“景漂”

  很多“景漂”年輕人在這個平臺上獲得陶藝的滋養,而通過創意市集,他們的作品有了展示窗口,也積累了創業資本。

  2008年的某天,一個做陶瓷的女生問鄭祎,“能在你的咖啡館前擺攤嗎?” 鄭祎看到了年青一代陶藝愛好者的熱情,同時又缺少作品展示的窗口。于是,鄭祎同意了這位女生的想法,但她有一個要求——必須堅持2個月,把朋友也一起叫來。就這樣,創意市集由概念走向現實,每周六9時~12時成為市集的營業時間。

  鄭祎記得2008年6月7日是創意市集正式開張的日子。

  第一個星期六,來了17位攤主,賣出了1000元,第二個星期六,銷售額慘淡,只有30元。年輕的攤主很沮喪,鄭祎對他們説,“你們答應過我要堅持2個月。”之後,銷售額逐漸攀升,4000元、8000元,甚至數萬元。這個創意市集慢慢地有了口碑,各地的陶藝愛好者也知道了有這麼一個市集。

  也正是這一年,鄭祎率先提出了“景漂”的概念,“當時北漂很火,而很多人從不同的地方過來(景德鎮)。”景漂儼然成為一種群體現象。

  “景漂”調研課題組給出的定義稱,“景漂”由“北漂”延展而來,意思是漂泊在景德鎮的外地人。據初步測算,目前“景漂”一族已達每年兩萬多人次的規模,其中包括外籍藝術家、國內藝術家、畢業後從事創作的學生、陶瓷愛好者及其他從事陶瓷制作和輔助工作的人員等。

  玩柴燒的90後

  90後的孫翊朔屬于畢業後從事創作的學生這一類。

  “景漂”調研課題組估算像孫翊朔這類的學生族群有5500人左右。孫翊朔曾在創意市集擺過兩年攤,他的柴燒實踐則從樂天陶社開始。

  孫翊朔是江蘇徐州人,他學習繪畫,曾經夢想會成為一名畫家。高考時被景德鎮陶瓷學院陶藝專業提前錄取,他説這是一個冷門的專業,當時對陶藝了解的並不多,“我喜歡嘗試新事物,去不同的地方。”

  想走出去的孫翊朔,來到了離家遠一點的景德鎮。2007年,初到景德鎮的孫翊朔感受到了不一樣的人文環境,當時景德鎮的基礎設施還比較落後,孫翊朔更直觀的感受是“全是山”,這與徐州是完全不同的地貌,他走進了一個新環境。

  念本科時,孫翊朔也曾沒有邊際地進行藝術嘗試,裝飾、繪畫……大二時,做工作室的想法在他腦海中迸發出來,“不過沒有什麼(具體)概念。”

  本科畢業後的暑假,孫翊朔找到了這個在腦海中迸發的概念——柴窯。當時,孫翊朔到佛山的南風古灶待了2個月,學做燒制器皿,此時,他接觸到了柴窯。孫翊朔被柴燒這種燒制方式吸引了:柴燒的魅力在于身體力行的整個過程,那是一種認認真真做好一件事的態度。而這正吻合了孫翊朔的陶藝哲學:做落地的、實實在在的、可使用的器皿。

  孫翊朔的想法得到了導師的支持。

  在研一的時候,他看了很多柴窯方面的資料。當時在景德鎮有兩個地方可以柴燒:三寶陶藝村和樂天陶社。孫翊朔回憶到樂天陶社實踐柴燒的過程,他覺得“很有意思”。

  他説,柴燒不光是簡單地燒成器皿,這是一個腦力和體力的過程,他很享受這種過程。也是在柴燒實踐中,他認識了日後創辦工作室的合夥人于秉右。

  于秉右2012年畢業于景德鎮陶瓷學院陶藝係,後來孫翊朔才知道于秉右也是徐州人。

  2011年畢業以後,孫翊朔開始柴燒作品創作學習。一年後的2012年10月,他和合夥人創辦了九燒柴窯工作室,“大家有共同的愛好,一拍即合。”

  “景漂”已成文化現象

  劉博文來自臺灣,曾在臺灣學習陶瓷工程,之後赴美求學,鑽研陶藝,曾任教于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綠堡分校等美國其他高校,任教職5年後,他毅然辭職來到景德鎮。他的妻子、兒子和女兒仍住在美國。想他們的時候,劉博文會與他們視頻通話。

  他説:“自學生時代以來,我一直想到景德鎮來。這裏是聖地。”

  景漂已成為一種文化現象,但如今回想,鄭祎覺得自己提出的“景漂”概念害了年輕人,“剛剛畢業的年輕人有很多想法,畢業2~3年後遇到了瓶頸。”她覺得,年輕人聚集在景德鎮久了缺乏創新,走在傳統的老路子上,“創新艱難,技術上倣古”。

  鄭祎認為景德鎮傳統包袱重,一切都太方便,有成熟的流水線生産,就算不懂陶藝的人也可以來做。

  有些年輕人拿著稍稍改動的作品找到鄭祎,被她一眼看出。她常在朋友圈曬這些劣質作品。同時,她建了幾百人的大群,經常在裏面跟大家分享一些新鮮的東西。

  鄭祎鼓勵年輕人在景德鎮待了幾年,學好技術了,就向全國散去、遍地開花,像衛星站一樣。或是到外面去跑一圈,看看外面的世界,看更多的東西獲得創作靈感。

  曾經有一位年輕人徒步走了大半個中國,獲得了不少靈感,他白皙的皮膚也曬成黑色。鄭祎覺得這樣就挺好,她説,如果沒錢去國外,就到西藏、新疆、內蒙古走走都行。現在,她每年都會帶20多位年輕人到國外的手工藝周去展出,讓外面的世界打開年輕人的視野。

  孫翊朔每年都會安排幾次旅行,調整創作心態,避免閉塞。有時他也會陷入探索美好作品的迷茫,他會選擇去拜訪柴燒的朋友,尋找創作的靈感。

  對于“景漂”的身份認同,孫翊朔説,“此心安處是吾鄉”,他不去深究這個很火的“景漂”概念,他覺得內心充足,哪裏都是家。現在燒窯已經成為他生活的一部分。未來,他會堅持做實實在在器皿的初衷,會更加開放,在景德鎮多交流、多分享。(文、圖/記者 李華)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明宇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木星南極高清畫面曝光 “朱諾”號長留錯誤軌道
    木星南極高清畫面曝光 “朱諾”號長留錯誤軌道
    泰國北碧:世界木偶戲展風採
    泰國北碧:世界木偶戲展風採
    江西廬山降下春雪 雲霧雪景如夢如幻
    江西廬山降下春雪 雲霧雪景如夢如幻
    大熊貓雪地玩耍 萌態可掬
    大熊貓雪地玩耍 萌態可掬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21120522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