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北京16個區政府和60個市級部門主要負責人述職述廉

2017年02月12日 07:39:13 來源: 北京青年報

  16個區政府和60個市級部門主要負責人集體述職述廉 攝影/本報記者 袁藝

  市區兩級政府大述職之概述

  2月10日、11日,本市召開2016年度市級行政機關和區政府績效考評述職述廉會議,集中聽取市級政府部門和各區政府述職述廉報告,並進行考評打分。市委副書記、市長蔡奇強調,各級政府要以勇于擔當、堅韌不拔的良好作風,走好群眾路線,推動工作重心下移,撲下身子狠抓落實,為完成全年目標任務提供堅強保障。

  16個區政府和60個市級部門述職述廉

  在兩個半天和一個晚上的時間裏,市領導,國辦有關部門負責人,市有關部門和各區政府主要負責人,市人大代表、市政協委員及各界群眾代表共220余人,一同聽取了16個區政府和60個市級部門主要負責人的述職述廉報告,並為他們現場打分。考評會還首次進行了網絡直播。

  蔡奇在總結講話中説,這次考評會,各區、各部門都作了認真準備,曬成績單和問題清單,比一比新一年的真抓實幹,達到了預期目的。過去一年,各單位深入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全面落實市委市政府各項要求,突出重點有聚焦、狠抓落實有力度、作風良好有幹勁,較好完成了年度各項目標任務,實現了“十三五”良好開局。

  106名基層一線代表參與考評打分

  蔡奇對參與考評的社會各界代表表示感謝,他説,本次考評工作參與打分的基層一線代表人數增加到106人,並提高考評權重,委托第三方社會機構對市級機關服務對象滿意度進行調查評估,既發揮了年度考核的“指揮棒”作用,又進一步體現了政府工作以人民為中心的理念,讓政府工作更好接受人民群眾監督。

  蔡奇指出,市委全會已經對今年工作進行了全面部署,政府工作報告作了具體安排,政府全會也提出了明確要求,關鍵是抓落實。折子工程就是軍令狀,承諾的事必須堅決兌現,尤其是疏解非首都功能、穩增長、大氣環境治理三項硬任務要緊緊抓在手上,市、區兩級都要加強統籌調度。

  群眾獲得感是檢驗政府工作的重要標準

  蔡奇在談及新一年工作作風時強調,要勇于擔當,在攻堅克難、破解難題上下功夫。要有啃硬骨頭的勁頭,把責任扛起來,敢于動真碰硬,敢于較真,敢于接燙手山芋,在擔當上見行動,這是職責所在,也是作風建設第一要求。要發揚釘釘子精神,對看準的事扭住不放,一抓到底。要有馳而不息的韌勁,拿出咬定青山不放松、不達目標誓不罷休的狠勁,真正做到踏石留印,抓鐵有痕。蔡奇指出,發揚協作精神,落實首辦負責制,形成工作合力。市裏調研、過問的事,都要“回頭看”督促落實。

  蔡奇強調,工作重心要往下沉,市級部門都要在重心下移、力量下沉、服務基層等方面拿出實際行動,對各區工作、一線同志給予有力的支持,改變“看得見的管不了,管得了的看不見”的狀況。同時,要走群眾路線。各級領導幹部要進一步轉變作風,深入一線調查研究,群策群力破解難題。落實今年折子工程分解任務,要特別關注群眾的想法和呼聲,想辦法爭取群眾的理解和支持。政府工作不光是完成年度任務,更重要的是增強群眾獲得感。有了獲得感,才有認同感。(記者 李澤偉 董鑫 林艷 蔣若靜)

  現場

  7項評價指標 5檔打分區間 北青報記者發現——

  一把手述職前20分鐘仍在調整PPT

  本次考評會議分為10日下午、晚上和11日上午三個階段進行,市領導,國辦有關部門負責人及市人大代表、市政協委員及各界市民代表共220余人,一同聽取了16個區政府和60個市級部門主要負責人的述職述廉報告,其中17個派出機構、央屬部門和部門管理機構提交書面發言,現場共有59名部門一把手做現場陳述。市政府績效辦分別梳理匯總20個專項考評部門提供的各項指標完成情況和日常管理信息,個性化編制各單位打分表,實現“一單位一表”,為參會人員提供打分參考。

  在述職現場,每位“一把手”都有8分鐘闡述時間,並配合PPT講解去年工作中的主要做法、創新舉措和成效以及問題整改措施。在一把手講述的演講臺前,地面上設置了倒計時顯示器,當還剩一分鐘的時候會自動發出聲音,用于提醒發言者注意時間。北青報記者發現,發言的一把手們很多人都在7分鐘內完成,可見之前經過了精心準備。

  績效考評會現場,會議桌被布置成“回字形”,10多名市領導坐在北側,市紀委、編辦等部門人員,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專家學者、新聞媒體代表坐在另外三面,一把手述職的演講臺位于西北角,回字形桌的南側,是一排排座位,坐滿了評委。記者注意到,會場設置了兩個大屏幕用于播放演講者帶來的PPT,相比于文字版的述職報告,包含圖表和照片的PPT讓各位評委對政府工作一目了然。北青報記者注意到,在距離績效考評會開始前20分鐘,會場左側的PPT控制臺前有十幾個人攥著文件排著長隊。原來,各單位利用考評會開始前的最後幾分鐘,逐個對PPT進行最後的細節調整。

  在座的每位評委的桌上都放著一本各區和政府部門績效考評表,表上每個單位都有7項評價指標,包括績效整改、主要指標、重點工作、依法行政、廉潔行政、創新創優、優化服務,每一項都有區政府指標任務完成情況自述,還有相關部門的專項考評意見,每項都有對應的權重分數,將每項指標的分值劃分為A、B、C、D、E共5個檔次,最後留出一欄供評委填寫分數。

  市政府績效辦負責人表示,今年首次將工作整改情況作為述職述廉報告的第一部分,並作為第一項評價指標、設置10分權重,實現對整改效果再評價的閉環管理,推動政府工作持續改進。

  據了解,在“一把手”們述職之前,北京市政府績效辦已委托第三方調查機構調查。從調查結果來看,2016年度公眾對區政府綜合滿意度為79.73分。其中,豐臺區、海淀區、朝陽區、石景山區、通州區、昌平區、東城區滿意度相對較低,低于全市平均水平。而在2016年度北京市市級行政機關服務對象滿意度調查中,整體滿意度為93.9分。(記者 李澤偉 董鑫 林艷 蔣若靜)

  北京績效考核工作“進化史”

  2010年

  中央紀委監察部正式組建績效管理監察室。

  2011年

  國務院批準8個地區和6個部門開展政府績效管理試點工作,北京是試點地區之一。

  2012年

  北京市形成區縣績效管理模板。

  2013年

  除制定績效目標,第三方機構介入考核。

  2016年

  績效管理的范圍從區擴展到政府機關單位,各部門一把手進行工作述職。

  2017年

  各部門一把手進行工作述職向媒體和公眾公開。

  釋疑

  績效管理和普通的工作總結有什麼不同?

  績效考核第三方成員,復旦大學教授、北京元方智庫咨詢有限公司首席專家童忠強表示,工作總結式的考核即使年底不合格,這一年也過去了,沒目標無法彌補;而績效管理是把之前單一的結果考核變為事前制定目標、過程中計劃完成情況和年終考評的全過程管理,可以充分調動各部門工作的積極性。

  如何避免政府部門在工作考核中弄虛作假?

  對于環境整治,此前北京年年表示要關停300家污染企業,在最初參與年終考核的時候,童忠強的團隊發現,雖然都説完成關停,但是有些部門的負責人根本不知道這些被關停的企業在哪裏。考核團隊去到現場才發現,有些企業早幾年就關停了,根本不是當年政府部門完成的工作,“這樣的情況在現行績效管理體制下行不通了。再説關停企業,今年目標和去年的查驗結果一比對,如果有重復,目標制定就過不了關。”

  例如拆遷、拆違、污水處理等能眼見為實的現場。”童忠強介紹,2016年這樣的實地探查他們在北京跑了3200多個點位,同時運用街道對比、衛星定位等技術手段,避免政府部門在工作考核中弄虛作假。

  如此細致的績效考核表是如何編制的?

  “比如,‘今年推進五棵松籃球館改造’,這句話可以寫進工作報告,但是沒法考核。”童忠強舉例表示,績效目標的制定就是需要對這項工作進行細化,改造目標是什麼?什麼時候開工、什麼時候投入使用,今年是立項、初步設計還是啟動實施?“如果負責人表示,今年的目標是年底前立項,那推算一下,9月份要給財政部門打報告,6月份要通過常務會的審議,3月份就要有一個調研報告的公示,設計初步方案。這樣,關于‘五棵松籃球館改造’的績效目標就制定完畢。”

  既然有量化考核,為什麼一把手要現場述職?

  “這是當面比較,是對這些區長、行政機關領導的一種倒逼。”童忠強比喻説,績效考核是一場考試,經過查驗和數據統計,客觀題的部分已經結束,述職就到了主觀論述題的部分。

  “這對一把手也是一種壓力,去年各區長參與述職,都表示壓力很大。有一位區長述職結束後就找到我,讓我給他們也設計一套區裏的績效管理辦法,説年底要讓所轄的鎮長也都來述職。”童忠強説。(記者 董鑫 林艷)

  對話

  “曬問題可以降低很多考核成本”

  對話人:國家行政學院公共管理教研部副主任 劉旭濤

  北青報:北京市的政府績效管理是怎麼做的?

  劉旭濤:北京從2009年就開始建立起政府績效管理制度,當時就是常務副市長吉林主抓,現在是常務副市長李士祥主抓。現任市長蔡奇在杭州主政時期,當時杭州績效管理在全國也是做得很不錯的。

  現在北京市的政府績效管理工作通過多年的積累和完善,已經形成一整套完整的制度規范、健全的領導體制和工作機制、相對科學的績效指標體係、針對性強的專項評估主體、可視化的績效管理信息平臺。2009年開始就委托第三方調查公司和北京市績效辦以及專家學者參與問卷設計,發給老百姓,讓公眾進行評價。

  北青報:這樣的績效管理如何保證客觀真實?

  劉旭濤:除了部門的自我評價,北京市設置的專項考評主體,就充分發揮了各主管部門的積極性,讓主管的部門評價主管的事,讓熟悉的人評價熟悉的事,這就是第二方的評價;與此同時,引入第三方進行客觀評價,比如在述職述廉的考核打分環節,引入專家學者、市人大代表、市政協委員、社會各界群眾等作為第三方進行評價;另外,對市委市政府布置的重點工作進行察訪核驗,以前內部督查都是自己人查自己人,後來委托專業的社會機構,更獨立客觀一些。當然,這有很大的挑戰,因為委托機構要對政府部門的工作有充分的了解,不然人家會蒙你,流于形式。

  還有差異化評價,有的問題“一個部門一張表”、“一個區一張表”,每個被考評單位的具體績效指標都不一樣。比如,環保方面,西城區和懷柔區就不好簡單地橫向比,合理的做法應該是自己跟自己比,跟自己的功能區發展要求比,這個思路叫差異化評價。

  北青報:績效管理對于政府部門的鞭策作用如何?

  劉旭濤:傳統的考核方式側重打分排名,通過排名來施加壓力起到鞭策作用。排名不好,也可能影響提拔。但對政府不同的部門來講,因為做的事情不一樣,放在一起排名就不是很科學。

  其實,績效管理對政府的鞭策作用是多方面的。有正向的激勵,比如表彰評優,樹立標桿,向社會公眾展示自己的工作成效,改進機關工作作風,樹立良好社會形象等,當然與物質獎勵、幹部晉升挂鉤也很有必要。也有反向的約束,比如問責。我一直呼吁能不能搞一個績效問責,區別于一般的紀律問責,而是一種軟性問責,比如誡勉談話、約談、督促整改等,主要目的是績效改進。

  北青報:本次述職公開有何意義?

  劉旭濤:以前各單位述職都是關起門來搞的,跟上級領導匯報一下就過去了,內容比較簡單,方式比較粗放,結果容易走過場。去年和今年就完全不一樣了,將述職述廉與績效管理結合,不光要面對領導,還要面對各界代表,包括媒體、專家學者、人大代表、基層群眾等,還有對各單位的工作進行績效打分,對政府工作形成一種外部的監督壓力。曬,可以降低很多考核成本,經得起曬的東西,準確性也是最高的,暗箱操作是永遠經不起考驗的。(記者 李澤偉 蔣若靜)

【糾錯】 [責任編輯: 李海韻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51120450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