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村裏有個26歲的村支書

2020-11-29 10:36

  廣安市前鋒區代市鎮會龍村,孩子們在開心玩耍。記者郝飛攝

  廣安市前鋒區代市鎮會龍村聚居點。記者郝飛攝

  1994年生!眼前這位身高一米八,鼻梁高挺的帥氣小夥,竟是一位村黨支部書記,還兼任了村集體企業的董事長。在廣安市前鋒區龍灘鎮歡喜坪村,“90後”村支書蔣勝濤著實讓記者感到意外。

  “這是土地增減挂鉤後拆舊新建的新村,70多戶人已經入住……”走在華鎣山西麓的山間小道上,這位村支書詳細介紹著近年來村子的變化與自己的工作——從人口普查到脫貧攻堅,從修橋修路到低保農保,從景區開發到抓集體經濟……

  把千頭萬緒的基層工作幹得有模有樣,與“老輩子”村幹部也能融洽搭班,讓人不敢相信蔣勝濤今年只有26歲。

  回家過年 留下來成了村幹部

  其實,2018年以前,蔣勝濤的生活軌跡與當地大多數同齡人無異——大專畢業,輾轉外地務工。

  直到2018年1月,蔣勝濤回廣安農村老家過年,卻被村裏和鄉上的幹部“相中”,希望他能留下來“鍛煉鍛煉”——由于沒什麼年輕黨員,村裏已經很久沒選出合適的村支書了,而熟知村上情況、見多識廣還念過工商管理的蔣勝濤顯得尤其合適。老鄉們也知道,農村的工作環境、待遇等完全比不上大城市,能不能留下,只有他本人説了算。

  猶豫再三,蔣勝濤最終還是接受了邀請。“父母也在外打工,自己在家可以照顧80歲的爺爺奶奶。更重要的是,現在趕上鄉村振興的好機遇。外面工資再高,也比不上通過自己努力一點點改善家鄉面貌有成就感。”

  蔣勝濤當上了老家的村黨支部副書記。經過一年鍛煉,通過考察與民主選舉,很快成了村支書。

  “新官”上任 關關難過關關過

  都説“新官上任三把火”,然而這位“新村官”還沒點火,就先遇到難關。

  第一關是鄉親們的信任關。20多歲的小年輕,能帶領大家脫貧奔康嗎?

  為了取得信任,蔣勝濤一上任就開始走村入戶。每家每戶的具體情況,大家的意見建議……年輕的村支書從一件件小事入手,逐一了解、解決各種實際問題。

  “在家的基本都認識,在外的都建立了聯係,電話溝通交流過。”

  好不容易摸熟村情,第二關又來了——前鋒區村級建制調整,蔣勝濤所在的原五星村與相鄰的原蜂岩村合並為歡喜坪村,總人口增至近千人,重組後原兩村幹部的工作協調問題也暴露出來。

  意見難統一是常有的事,然而個個都是“前輩”,如何當好領頭羊?

  “大家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工作!”拿捏準了這點,被選為歡喜坪村黨支部書記的蔣勝濤琢磨出一套辦法:平日裏,對老同志充分尊重,私人層面多接觸,充分了解同事們的脾氣個性。“一來二去,大家也願意幫襯著年輕人。”工作中,有爭議的事擺到臺面上,尊重議事規則與相關程序,明確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不動搖。“商定的事,怎麼定的就怎麼辦。仍存異議的少數人,再私下做工作。遇到實在棘手的時候,請退休老幹部、德高望重的老人出山,幫忙調停。”

  因地制宜 靠養蜂搞活集體經濟

  “怎樣才能把産業搞起來,讓大家脫貧不返貧?”這是蔣勝濤當上村支書以來常常思考的問題。幾次引入投資均告失敗後,蔣勝濤明白了:“要想讓群眾致富,還得因地制宜發展村集體産業。”

  于是,蔣勝濤把目光投向了當地傳承已久的中蜂養殖上——村裏成立了廣安市蜂子岩生態農業發展有限公司,鼓勵村民承包養蜂,聘請技術員負責技術指導。被選為董事長的蔣勝濤,開始積極爭取資源。正值當時廣安市在鼓勵支持現代智能養蜂業,他的想法得到大力支持。

  有政策扶持,歡喜坪村還與鄰村一起積極參與當地“蜂業小鎮”建設。如今,“蜂業小鎮”已初具雛形,有現代智能養蜂基地3個,中華蜂繁育基地1個,岩蜂母本源遺址1處,蜜蜂養殖大戶3戶、養殖散戶330余戶,年産蜂蜜25噸,預計年産值達600萬元,帶動周邊村民人均增收近2000元。這裏未來還將建設蜜蜂文化博物館與採蜜體驗園,並與周邊的歡喜坪山地生態旅遊度假區聯動,實現一二三産業融合發展。

  蔣勝濤坦言,做村支書不容易,起早貪黑,和女友的婚事一拖再拖……然而每當看到家鄉的點滴變化,所有煩惱也都煙消雲散。“今年,我們還爭取到了兩條新路,聯通歡喜坪景區。未來,我們這裏的人氣一定會更旺。”(記者 徐莉莎 何浩源)

責任編輯:蔣燕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13071126799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