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烏審旗原嘎魯圖蘇木黨委書記達日傑

  • 2019-11-30 11:34
  • 來源: 新華網

    “咩……”1958年春天的一個清晨,烏審旗嘎魯圖蘇木(現已改為嘎魯圖鎮)呼和淖爾東岸細毛羊培育試驗基地裏,一聲清脆的羊羔叫聲,打破了達日傑無數個不眠之夜和多次挫敗帶來的困境壓力,聞訊趕來的他甚至激動到不敢相信這是事實,直到他再三確定,眼前這個活生生的一身雪白的細毛羊綿羊羔正是經歷無數次實驗後的成功成果後,他激動到落淚!因為除了他自己,沒人能明白1957年初,他在參加的那次旗、蘇木兩級領導幹部會議後,接下了多沉的擔子!也沒有人能體會到他為研究細毛羊培育邁出的每一步有多艱辛!

    五十年代初期,農業部為適應毛紡工業的發展、提高毛紡産品質量,決定大量培育細羊毛。為此,曾多次召開關于改良綿羊品種、提高羊毛質量的全國會議,並且為此向全國發出了號召。國家的計劃方案是,用我國部分地區的粗毛綿羊與新疆細毛綿羊、蘇聯細毛綿羊雜交,逐步改良培育出適應我國廣大地區的高質量細毛綿羊。

    五十年代,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正處于困難時期,舊習俗的束縛和封建思想的影響,使得我們接受新鮮事物的過程艱難緩慢。在這種形勢下,當時的伊克昭盟盟委領導高瞻遠矚,果斷地做出開展綿羊改良工作的決定。烏審旗于1957年初,召開了旗、蘇木兩級領導幹部的會議,時任嘎魯圖蘇木黨委書記的達日傑出席了這次會議。

    時間再回到1958年春天的那個清晨。這只小羊羔發出的一聲聲清脆叫聲,正如達日傑在細毛羊培育領域發出的第一次勝利吶喊一樣。值此鄂爾多斯高原的第一代細毛羊誕生了,呼和淖爾嘎查也成為鄂爾多斯細毛羊的最早培育基地,這標志著鄂爾多斯高原的細毛羊産業發展正式拉開帷幕。

    細毛羊的出現,為生活在那個吃不飽穿不暖年代的農牧民照亮了新生活的希望。1958年秋末,培養出的第一代改良羊群成熟了。當年12月,被授予“鄂爾多斯高原的一面紅旗—席尼喇嘛牧業合作社”(即以著名民主革命家席尼喇嘛名字命名,現為呼和淖爾嘎查。)的獎狀。承包試驗羊群的牧民巴德瑪拉被評為勞動模范,去首都北京參加了全國婦女先進工作者大會,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並被授予金質獎章。每當嘎魯圖人自豪地談起此事時,達日傑總是寬厚地笑笑説:那是集體的力量!

    為了保證第一代改良羊群健康成長,達日傑每日都會到畜群站去查看。夏秋兩季,為抓好羊膘,他要求牧民每天早出晚歸延長放牧時間,有些牧民身背行囊,將羊群趕到水豐草盛的牧場。1960年的一天,嘎魯圖蘇木接生了改良羊生下的第一只羊羔。主人歡喜異常,給它起名叫“烏根寶日”(意為第一胎小白羔)。可時過不久,改良羊産的羔子卻一個接一個死去了。主人後來才知道,這些羊羔生下來時,毛很薄,是凍死的,于是就把自己的棉衣、皮衣蓋在羊羔身上,夜晚就把羊羔蓋在自己的被窩裏。牧民們把羊羔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還要重要,拿出口糧、黃油、奶粉喂養羊羔。盡管如此,羊羔還是不斷死去,89只羊羔竟然死了81只!

    培育第一代改良羊時,人工配種300只,産羔69只,受胎率極低,而成活率卻挺高。可培育第二代時,沒想到遇上了這樣的事。

    達日傑和牧民們一起總結失敗的教訓,整宿地研究對策,還在羊圈裏,點著玻璃罩燈,仔細觀察每一只羊羔的情況。“失敗是成功之母,不能有絲毫動搖!”在油燈下,在筆記本上,達日傑寫下了這樣一句話。就這樣,在進行認真細致的調查研究的基礎上,達日傑和他的同事,寫出了科學的總結報告《81只羊羔的教訓,8只羊羔的經驗》。

    在人畜共存的自然環境中,由于沒有得到適合生存的條件,81只羊羔夭折了,但達日傑堅信,這8只成活了的羊羔説明,新疆細毛羊的改良羊,是可以在鄂爾多斯高原甚至在全自治區更多地方培養成群的!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它們會在這片土地上生長繁衍下去!他的預見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

    六十年代初,達日傑派一批牧民到呼和浩特等地學習,在巴音溫都爾嘎查建立了配種站。之後,引進三河種公牛、荷蘭種公牛,引進三河種公馬,在全蘇木開展改良工作。從區外引進優質種山羊,把鄂爾多斯高原的黑山羊,逐步改良成良種白山羊,獲得成功。他還派一批年輕牧民去當時被人稱為“鄂爾多斯大學”的盟農牧學校進修學習,培養出嘎魯圖第一批具有專業技術的獸醫,有效地防治了牲畜的各種疾病,對牲畜培育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除了畜種改良,達日傑在生態建設方面也功不可沒。如今,嘎魯圖鎮隨處都有達日傑在世時和群眾一起栽種的樹。從二十世紀六十年代開始,嘎魯圖也多次被上級部門評為草原建設先進單位。

    1972年,達日傑恢復工作後,上級派他去烏審召蘇木作黨委副書記。他拖著傷病的身子,義無反顧,立刻投入到了工作當中。當年,有大量國內外新聞記者到烏審召參觀採訪,也有大量的國內參觀訪問團前去考察學習,達日傑經常召集幹部召開準備工作會議。一次,會議剛開到一半,達日傑突然面色蒼白,顫抖地説:“會先開到這兒,下午再……”話音未落,他便倒在了工作臺上,再也沒能醒來!

    如今,“鄂爾多斯細毛羊”60年來給鄂爾多斯人們帶來的不僅是毛和肉的雙收益,還帶來生態文明和草原文化共同發展的社會效益。從第一只羊羔烏根寶日誕生到現在,僅烏審旗飼養的細毛羊已經達到120萬只,年可創造經濟收入6億多元,成為牧民心中的“金毛羊”。而今,“鄂爾多斯細毛羊”以“標準生産+産業經營+家庭牧場”的模式捆綁發展,已踏上品牌戰略新徵程。

    2019年9月20號,為懷念培育鄂爾多斯細毛羊的帶頭人呼和淖爾嘎查原支書達日傑的書《故鄉的青山》發書儀式在呼和淖爾舉行。《故鄉的青山》一書主要講述了呼和淖爾嘎查原支書達日傑入黨時期、參加革命時期、擔任呼和淖爾嘎查支書和嘎魯圖蘇木黨委書記時期的先進事跡和他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奮鬥一生。

    時至今日,每當我們提及鄂爾多斯細毛羊、“牧區大寨——烏審召”時,就一定會想起為工作鞠躬盡瘁的達日傑。雖然他已不在我們身邊,但他早已載入烏審旗細毛羊發展史及烏審召發展光輝的史頁。歷史不會忘記他,嘎魯圖鎮的父老鄉親們更忘不了他。他奮不顧身,一切為群眾著想,與群眾共同勞作的身影,早已切入家鄉人的腦海中、思念中……曾幾何時,家鄉的每一個角落都有他建的學校、帶領大家種的樹木和修建的馬路、皮革廠、奶粉廠。牧業實踐名言,創作的勞動歌曲,習慣地拄著棍子步行在大漠之中的形象……這一切早已成為當地一代代人口口相傳、耳熟能詳的感人事跡。他是焦裕祿般的幹部,農牧民公認的好書記。他那半個世紀奮鬥的人生歷程更是中國共産黨員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一個生動縮影!(文/烏蘭 李麗)

分享:

責任編輯:楊騰格爾 石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531125292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