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拳初心80後 擘畫最美紅慶河

  • 2019-09-04 16:49
  • 來源: 內蒙古新聞網

  汽車在綠樹環抱中行駛,窗外一眼望不盡的綠,讓人心曠神怡。下車後整潔的村貌映入眼簾,清新的空氣鋪面而來,多彩的農田腳下生輝,成吉思汗指揮塔蒼翠挺拔,紅慶河水潺潺流淌,人倣佛置身于桃花源中——這就是無任何工礦企業的1000平方公裏的綠色紅慶河鎮。

  鄂爾多斯市伊金霍洛旗紅慶河鎮是一個農牧業大鎮,卻從各大城市涌來一批90後大學生、80後創業者。

  “80後鎮黨委”團結奮進有力量

  紅慶河鎮黨委書記、鎮長、鎮人大主席,都是80後,被人喻為“80後鎮黨委”,而在他們的堅強領導下,幹部年輕化正在不斷擴大,90後的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村委會婦女主任,以及80後返鄉能人,在這片熱土上綻放青春,共同創造了多彩紅慶河、大美紅慶河。

  1981年出生的楊樹偉,年齡雖小,卻是專家型書記。楊樹偉是中國農業大學碩士研究生,他就鄉村振興做過大量調查研究。

  2018年,紅慶河鎮黨委通過實施外出能人返鄉工程與站所幹部下挂村幹部的創新舉措,一大批素質高、能力強的80後優秀人才進入了村幹部隊伍。並通過舉辦返鄉能人洽談會,達成簽約項目75個,引進投資2879萬元。

  俗話説,火車跑得快,全靠車頭帶。在楊樹偉的主導下,紅慶河鎮以“361”黨建工作法為引領,擘畫美麗紅慶河,實施鄉村振興五大工程,即文化惠民工程、人居環境綜合整治工程、返鄉興業工程、産業富民工程、農牧民素質提升工程,取得了明顯成效。

  記者在紅慶河採訪時,鎮黨委書記楊樹偉連飯都顧不上吃,與養牛投資商洽談合作事宜,在農牧民利益上與投資商爭論的不可開交。在與鎮長史利軍交流中,不斷被人“打斷”,而他總是在很短的時間內解決問題。見到鎮人大主席楊軍時,他正急匆匆從會議室出來,與記者打了聲招呼,便趕往“東水西調”的施工現場了。

  以楊樹偉為班長的紅慶河鎮黨委,帶領80後、90後年輕幹部,與所有紅慶河鎮幹部群眾一道,勠力同心,創造了紅慶河經驗,為美麗鄉村建設提供紅慶河方案:“361”黨建工作法、智慧黨建APP、站所下挂村幹部、返鄉能人任幹部、培養頭雁當家人、後進幹部勸退制、土地確權工作法(內蒙古第一證)、土地流轉法,等等。紅慶河鎮成為各地鄉村振興學習取經的綠色寶地。

  美麗紅慶河,美在一群80後、90後。據不完全統計,紅慶河鎮村“三委”中,80後幹部有19名,其中鎮幹部下挂的有9名;90後有4名,其中鎮幹部下挂的有2名。這還不包括鎮村其他崗位的80後、90後。這些年輕幹部幾乎遍布紅慶河鎮28個村。

  “361”黨建工作法凝聚支部戰鬥力

  走進紅慶河鎮黨建展廳,一面墻上的“紅慶河鎮‘361’黨建工作機制”字樣下的三塊牌子,吸引了記者的目光。紅慶河鎮黨委委員、宣傳委員雷文智説:“‘361’黨建工作法是紅慶河鎮黨委創新黨建工作的一種方法。”記者看到,“3”指的是3個“抓”:抓村民自治、抓産業發展、抓基層組織建設。“6”指的是6個“提”:提升群眾素質,提升鄉風文明程度;提升品牌競爭力,提升群眾創業致富能力;提升黨支部戰鬥堡壘作用,提升黨員先鋒模范作用。“1”指的實現富民強鎮這一目標。

  “361”黨建工作法,使得黨支部的戰鬥堡壘更加堅強,美麗鄉村建設更具活力。

  80後90後捧紅的明星村。在綠樹成蔭的水泥馬路上疾馳20多公裏,來到巴音布拉格村委會,80後黨支部書記楊超君正與村幹部商討巴音布拉格村發展大計。

  巴音布拉格村是很有名氣的村子,可謂紅慶河鎮的明星村。它的名氣來自一個堅強的黨支部。

  楊超君放下高薪待遇投身美麗鄉村建設,不斷壯大村集體經濟:芨芨草掃帚加工廠、新風尚宴會廳、林下養雞、勞務公司、肉鴿基地等項目的成功實施,凝聚了民心,激發了幹群同心奔小康的活力。

  第一書記崔智文1989年生人,工作細致入微,贏得群眾讚譽;包村幹部何麗,1996年出生的她,政務信息上傳下達無一出錯,墻體宣傳設計無不説好。

  1993年出生的包村幹部史娜,擔任村婦女主任,甜美的笑臉、真誠的服務,得到農村婦女兒童的喜歡。史娜愛吃柿子炒雞蛋這道菜,“戀愛的味道”打動了城裏的愛人馬永飛,這位1992年出生的小夥子就“飛”到史娜身邊,加入到鄉村振興的事業中來,居然“飛”出一個肉鴿養殖基地。原來,馬永飛從小喜歡養動物,也養過鴿子,村委會決定養肉鴿時,馬永飛自然有了用武之地,憑借機智靈活的個性、善思勤奮的品格,把肉鴿基地辦成了村集體經濟新的增長點,壯實的肉鴿便“飛入尋常百姓家”。

  馬永飛説:“養鴿廠去年7月投入運營,現在種鴿有6000多對,幼鴿5000多只,觀賞鴿500多只,鴿子和鴿子蛋市場銷售可觀。”

  村集體經濟壯大了,楊超君給每個貧困戶2000元生活補助,還給他們20對鴿子喂養;給全村每戶減免了80元用水補助;給新入伍軍屬1000元光榮獎勵;去年年底又對生活困難老人、老黨員和75周歲以上老年人進行慰問。

  巴音布拉格村年輕的幹部們用鴿子羽毛手工制作羽毛飾品,在鄂爾多斯文創會上大出風頭。為助推紅慶河鎮打造“康巴什一小時商圈”(阿鎮、康巴什區、東勝區)綠色供應基地,他們還在鄂爾多斯絲路小鎮——康鎮盤下2個底店,經營幹部們手工制作的鴿子羽毛飾品和農牧民的農畜産品,讓紅慶河的“綠”從此走進喧囂的都市。

  目前,這群年輕人籌劃在得天獨厚的奎生淖爾水庫、寸草灘開發鄉村旅遊項目;創辦互助敬老院,已經有30多人簽訂意向協議……

  每天與年輕人相處,67歲的巴音布拉格村委會主任李樹生也像年輕人一樣充滿激情,説話擲地有聲:我支持這些孩子們,他們朝氣蓬勃、思維活躍、思想超前,鄉村振興寄托在他們身上。

  綠色,80後施展才華的本色

  “近年來,紅慶河鎮每年植樹10萬株以上,實施水地種草、荒山治理5萬多畝。投資1200萬元,完成烏阿線、阿四線50公裏的綠色生態長廊建設。截至8月31日,2019年新增綠化面積1.5萬畝,全鎮林地保有量350平方公裏,植被覆蓋率達95%。”80後紅慶河鎮林工站站長寶音圖如是説。

  哈達圖淖爾村(大隊)原黨支部書記、76歲的李生維説:“我小時候,紅慶河風沙大,一覺醒來,黃沙能把屋子埋了,得用鐵鍬鏟開沙,才能從屋裏出來。後來我們用牛車、毛驢車花三四天時間去烏審旗拉沙柳種植。”據《伊金霍洛旗志》記載,早在上個世紀70年代,伊金霍洛旗就在全旗開展以治沙為主的植樹造林、種草、基本農田水利建設活動。當時,紅慶河鎮還涌現出造林大戶。

  “綠色是紅慶河幾代人奮鬥出來的財富,我們倍感珍惜。”紅慶河鎮黨政辦副主任李玉賢對“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有著深刻的認識。

  人才是第一資源,綠色是創業根基。拳拳初心80後,不忘使命本色,奮戰在鄉村振興的道路上。80後的楊超君、郝建平、張志宇等能人返鄉的原動力,就是綠色召喚下的振興鄉村的那一份鄉愁。

  90後支書80後主任搭班子。通格朗村黨支部書記高秀芳是一名90後的“女娃娃”,因結婚因紅慶河的美,把城市戶口落到通格朗村,被選為村黨支部書記。別看她年齡小,從幾度彷徨中跳出,為村民幹了許多實事,並用一部手機拉近與群眾的距離。2019年5月,高秀芳利用空暇時間,為全村人在手機上進行養老保險生存認證,村民不再跑冤枉路,再次和村民拉近了距離。高秀芳以流傳近百年的小紅圪堵民間傳統廟會為依托,打造獨特的地域民俗文化特色活動品牌,舉辦紅慶河鎮鄉村旅遊文化節,增加了村集體經濟收入,也提高農牧民收入。

  1988年出生的張志宇,是紅慶河鎮通格朗村委會主任,綠色的呼喚,讓他放棄待遇優厚的事業,返鄉創業,投身到鄉村振興的事業中來。擔任村主任一年來鋪設村級管理,興修水利設施,凝聚村民信息,夯實了鄉村振興的基礎。

  依托紅慶河綠色家底,2009年,80後的郝建平返鄉,創立養雞成廠,成立合作社、建立苗木培育基地、創辦釀酒廠,帶動農牧民致富。2015年,郝建平當選其根溝村委會主任。在紅慶河鎮黨委政府的支持下,2018年,郝建平在伊金霍洛旗成立紅慶河農畜産品銷售中心,紅慶河味道鄉土菜館,以及電商銷售平臺,截至2019年8月31日,累計為紅慶河鎮農牧民銷售農産品近80萬元。

  80後女支書擔子重。進入哈達圖淖爾村村口,遠遠就聽見裝載機、重型卡車的轟鳴聲。80後村支部書記呼麗正在紅慶河地産食品加工園施工現場,她對記者説:“作為鄂爾多斯市鄉村振興示范村的領頭人,我深感責任重大,不敢有絲毫懈怠。”

  群眾富不富,關鍵在支部;支部強不強,要看領頭羊。呼麗説:“我們村大白菜種植300畝,生豬養殖5000頭,預計今年村集體經濟收入50萬元。”

  記者採訪中,發現紅慶河鎮是“一村一品,一村一企”。哈達圖淖爾村就有多家企業和品類。哈達圖淖爾村就像一個經濟開發區,呈現出大建設的景象:人畜分離的養豬場、酸菜加工廠、有機肥料廠等,這些建設大多在年內完成,屆時,嶄新的哈達圖淖爾村將呈現在人們面前,農牧民將過上更加幸福美好的生活。

  不只是哈達圖淖爾村,整個紅慶河鎮到處充滿活力,惠民工程一個接著一個:農貿與機修服務示范區,貧困人口與返鄉農牧民創業園區,裕豐源飼料加工基地、納林希裏屠宰加工包裝基地,以及42公裏的“東水西調”工程等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設中。龍頭企業蒙泰集團、隆揚公司、慶豐源農業等項目緊張有序地推進中。

  與此同時,千畝馬鈴薯、優質紫花苜蓿、林下散養雞、大田油葵等示范種養殖項目,全部實現訂單化種植。完成“紅慶河”蔬菜、“哈達圖淖”大白菜、“蘭家圪泊”草坡羊等6個無公害農産品認證,10多個注冊商標,有力地提升了農産品的競爭力。

  無論是園區基地的建設,還是田間地頭的廠房,都是金鳳凰落入綠色懷抱的見證,都是80後弄潮美麗鄉村的驗證,都是紅慶河發展日新月異的明證。

  在紅慶河鎮年輕的駐村幹部,包村幹部、村幹部中,他們在村裏工作,得到了全方位的鍛煉。寶林村婦女主任麻向桃就是1986年出生的女幹部。寶林村的王彩琴因病致貧,2017年被確定為國家級貧困戶,2018開始扶貧。麻向桃謙虛地説:“我們力所能及地做些協調、慰問工作,在伊金霍洛旗金融辦的大力扶持下,王彩琴家當年就穩定脫貧了。”王彩琴對記者説:“做了幾次手術後,病情好轉了、穩定了,收入也增加了。感謝黨的好政策,感謝年輕幹部為我付出,他們是‘好後生’。”

  紅慶河鎮副鎮長蘇永紅説:“紅慶河鎮2014年以來共有建檔立卡貧困戶257戶598人,截至2018年底全部脫貧。”據介紹,近年來,紅慶河鎮採取一係列行之有效的辦法,在不斷提高農牧民收入的同時,加強精神文明建設。2018年,紅慶河鎮農牧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近5%,農畜産品産量、效益雙雙實現“六連增”。2018年,紅慶河鎮被評為市級文明鎮,納林希裏村被評為自治區級文明村。(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記者 徐峰)

分享:

責任編輯:石毅 郝芳芳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531124960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