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托克前旗:“三個目標”打響三場“突圍戰”

  • 2019-07-27 09:51
  • 來源: 新華網

    建旗晚,基礎差,底子薄,工業一度處于空白狀態。在聲名顯赫的鄂爾多斯,鄂托克前旗長期處于一種“不遠不近”“不溫不火”的位置。曾幾何時,沒有“羊煤土氣”,就無緣“揚眉吐氣”。

    近年來,鄂托克前旗幾屆領導班子上下求索,奮力開拓,經濟社會發展總體形成一産向現代化農牧業挺進、二産有大項目支撐、三産進一步融入大區域合作的“打樁”格局。

    高質量發展為路徑的新時代,鄂托克前旗如何定義自己的“下一站”?

    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旗幟,他們提出三個目標,在三個領域打響三場全面“突圍戰”:

    工業方面,建設鄂爾多斯西部煤炭儲配交易中心、打造全國清潔能源輸出基地;

    農牧業方面,建設面向全國的優質農畜産品交易中心、打造內蒙古西部優質有機果蔬生産基地;

    現代服務業方面,建設內蒙古西部紅色旅遊集散中心、打造全國紅色培訓教育基地。

    戰略指引,架梁立柱。

    一年間,他們衝破慣性阻力,轉思路,調結構,促改革,著力培育新産業、新動能、新增長極,引導各類要素向實體經濟集中,構建起多點産業支撐、多元優勢互補、多極市場承載的現代産業體係,助推鄂托克前旗向內蒙古西南角“新增長高地”挺進。

    第一場突圍戰:“煤路”變“煤市”

    近年來,隨著上海廟工業園區一批項目的快速推進,鄂托克前旗工業經濟一路“雄起”。2018年,完成投資56億元,工業總産值達123.5億元。

    然而,一些資源型地區的歷史經驗表明,滾滾烏金能帶動GDP高速增長,但産業檔次低,發展不可持續,勢必成為經濟高質量發展必須跨越的一道坎。

    “挖煤賣煤換取的GDP沒什麼值得炫耀的,我們要走的是一條高轉化率、高附加值的綠色發展路。” 鄂托克前旗委書記辛曉瑞説。

    按下“快進鍵”,打出“精準牌”。鄂托克前旗著力構築“以煤氣資源為基礎、多元轉化增值、多向聯動發展”的綠色循環型工業體係,以上海廟能源化工基地為主戰場,啟動實施“重大項目三年攻堅行動”,由大項目群牽頭打突圍,在內蒙古西南角打造現代能源工業新重鎮。

    目前,長城1號煤礦升級改造、長城5號、6號和巴愣800萬噸煤礦7個煤礦獲得核準,建成6個;盛魯電廠完成土建工程總任務的90%以上,全面轉入設備安裝階段;國電雙維電廠啟動建設,鄂西煤炭物流園一期工程基本建成,煤炭銷售額達到55億元;華星40億立方米煤制氣項目環境影響報告書專家評估會已召開,60萬噸煤制烯烴項目列入鄂爾多斯現代煤化工示范基地規劃……工業引擎開始在這片土地發出烈烈轟鳴。

    “優化資源要素配置和生産力空間布局,走集中集聚集約發展的路子,形成有競爭力的增長極。”這裏的建設者們,正如實踐行著高質量發展理念。

    因地處蒙陜寧三省區交界,鄂托克前旗進一步推動城市群優勢互補、協同發展,努力將區域優勢帶來的“輸血式增長”轉化為“造血式增長”,從而贏得更多的話語權。

    工業重鎮上海廟是三新鐵路、新街至上海廟鐵路、S26線(伊旗至銀川)、S317線(烏審旗至銀川)公路鐵路的交匯處,與國家重點開發的14個億噸級礦區之一的寧夏寧東能源化工基地僅一墻之隔,是鄂爾多斯面向寧夏、陜西以及中國西南地區供應煤炭的必經之地,是煤炭運輸的重要末端節點。

    近年,隨著上海廟園區煤電、煤化工等用煤企業的建成投産,以及寧夏寧東能源化工基地對煤的較大供應缺口,“煤”成了搶手資源。

    2017年,寧東煤炭供應缺口3500萬噸,其中2500萬噸由鄂爾多斯市提供。到2022年,這個數字預計達到3500萬噸以上。而隨著上海廟清潔能源化工基地內電廠、煤制氣等項目的建成投産,預測2022年煤炭缺口在2000萬噸以上。兩大園區將形成5500余萬噸的煤炭供應缺口,鄂爾多斯煤炭供給保障優勢更加突顯。

    建設上海廟煤炭儲配和交易中心,正是將主動權牢牢攥在手裏,為“鄂爾多斯煤”在國家重要能源區域打響突圍戰的一步好棋,全面提升“鄂煤”乃至“蒙煤”的影響力、話語權和經濟效益。

    2018年7月,上海廟煤炭儲配和交易中心正式落地建設,規劃總佔地面積265公頃,總投資約15億元,設計煤炭吞吐量5000萬噸/年。

    “以前是一輛輛煤車空手而來,滿載而歸,留不下稅費不説,還對我們的生態環境造成一定的破壞。若將此5000余萬噸煤炭在上海廟統一進行洗選配,轉變成商品煤進行集中交易,可將大量稅源留在鄂爾多斯,提高煤炭附加值。”鄂托克前旗鄂西物流公司副董事長柳利軍説。

    更重要的戰略意義還在于,上海廟煤炭儲配交易中心將形成“虹吸效應”,必將帶動金融服務、基礎設施、物流服務等産業的轉型升級,減輕沿途環境污染,助推全旗工業經濟高質量發展,真正把區位優勢、資源優勢轉化為開放優勢、經濟優勢。

    今年,上海廟能源化工基地煤炭産能已經突破2000萬噸,煤炭物流達到1000萬噸,電力裝機容量200萬千瓦、在建600萬千瓦;上海廟煤炭儲配交易中心煤炭吞吐量將達到1000萬噸,實現稅收和利潤兩個過億目標;工業總産值預計達到131億元。

    當把散亂、低效的煤路統一“收編”,歸于一個煤的“超級市場”,鄂托克前旗將像一個擁有發牌權的操盤手,在更廣闊的的市場“擁有姓名”,向建成全國清潔能源輸出基地更近一步。

    第二場突圍戰:“紅色産業”變“紅色崛起”

    現代服務業是鄂托克前旗經濟大盤的潛力股,文化旅遊産業是其重要支撐。但掣肘于形態單一、産業鏈薄弱、交通不便等因素,整個市場不溫不火,對農牧民增收未形成規模化帶動。

    4月26日的兩件喜事,帶來了轉機:

    鄂爾多斯市首個通用機場在這裏試飛成功,已獲得通用機場使用許可證,即將正式通航。同時,鄂爾多斯市“追尋紅色印跡 傳承革命精神”研學活動正式啟動。

    這意味著,無論是地理坐標還是文化地標,鄂托克前旗在中國地圖上,插上了一面鮮艷的紅旗。

    紅色是鄂托克前旗的“底色”。黨的民族政策在此發源,黨探索民族區域自治之路在此起步。2017年,隨著城川民族幹部學院的揭牌,鄂托克前旗開始深耕紅色資源。相繼建成了以城川民族幹部學院和延安民族學院城川紀念館為“底本”,以三段地革命歷史紀念館、城川紅色拓展基地等一批項目為補充的紅色培訓、紅色研學基地,建立了集課堂教學、體驗教學、拓展教學、實踐教學為一體的“四段式”培訓研學課程,形成了符合要求、主題突出、內容豐富、自由選擇的研學課程體係,構架起以城川為核心、輻射周邊的紅色研學産業體係。

    立足打造中國西部最規范的紅色研學基地的目標,鄂托克前旗除了給黨員幹部“補鈣充電”,其紅色研學體係也向青少年紅色研學、民兵訓練、紅十字會應急救護培訓等領域拓延,“紅色+”效應逐漸顯現。

    “‘紅色資源’是我們最大的發展優勢,要把‘紅色研學‘作為盤活資源、帶動全域的重點來抓,讓鄂托克前旗的紅色研學走向全國。”今年1月的全委會上,辛曉瑞提出:打好“紅色文化産業全域發展”牌,建設內蒙古西部紅色旅遊集散中心、打造全國紅色培訓教育基地的發展目標。

    “去年要來的學員太多了,排班都排不開,只能和人家説抱歉,今年我們又建設了好幾個陣地,可以接待更多的學員了。”作為鄂托克前旗紅色教育培訓中心主任,薛照幸曾在短短一周內,迎來送往2000多名來自自治區、鄂爾多斯市及陜西、寧夏周邊的學員。

    隨著全市青少年紅色研學活動的啟動,市委、市政府出臺政策為參加研學的學生每日補助100元,不僅為青少年開展研學搭建起了感受文化熏陶、開拓思路眼界、增強實踐能力的平臺,更對全市紅色研學産業向上向好發展起到了極大促進作用。

    鄂托克前旗紅色培訓已然掀起熱潮,已經與廣州、陜西、寧夏及周邊城市黨校、文旅集團、培訓機構、旅行社等單位達成長期幹部培訓合作意向,開拓研學行路線。截至目前,鄂托克前旗累計舉辦了來自北京、廣州、廣西、寧夏、陜西、內蒙古等8個省市區的各類主體培訓班233個班次,承接其它培訓班及學習團隊4000余個,接待學員和遊客30萬余人。

    如何將紅色客流轉化為經濟增長的內生動力?這正是第二場突圍戰的核心使命。

    辛曉瑞認為,“紅色産業”不能放在一個籃子裏,要成為資源活水,將一二三産的産業鏈連接起來,多角度、多模式將農牧民納入其中,形成利益共同體。

    目前,鄂托克前旗初步構建起以紅色旅遊為抓手,現代農牧業和紅色旅遊融合發展的産業體係,以品牌“城川寨子”為統領,以紅色基地為陣地,以農牧戶為輻射點,進行線上線下配送,將農牧産品與民族手工藝品有機鏈入體係中,讓地方特色産品實現就地轉化增值,帶動了一批農牧民的就業、創業,形成以村集體經濟為主導、農牧民積極參與、共同發展産業的良好格局。

    牧民孟克巴雅爾的牧家樂去年被選為紅色研學實踐點,學員通過體驗牧民原生態的勞作,完成紅色研學的實景課程。

    這不僅圓了孟克巴雅爾“向更多人介紹民族文化”的心願,還給他帶來了“真金白銀”。去年他家接待了18個研學培訓班,僅這一項純收入就達5萬多元。

    紅色産業還向企業、園區滲透。據悉,榆樹井煤礦、盛魯電廠以及恒科農牧業基地,都將成為紅色研學發展的一環。通過培植研學點和研學服務,擴容就業和産業鏈,以此為企業和農牧民群眾建立起知識傳輸和就業流通的互動體係,為農牧民進入二産創造機制和渠道。

    僅端午小長假期間,城川紅色文化旅遊區累計接待遊客10000余人次,佔全旗客流的7%,帶來旅遊進賬1000多萬元。紅色驅動的現代服務業已成為當地滲透多極,助推全域發展的新動能。

    第三場突圍戰:“小農田”變“大基地”

    幹旱少雨、風大沙多,生態環境脆弱,以農牧業為主但沒有基礎優勢的鄂托克前旗,近年來一路突破,走出了一條可持續發展的農牧業現代化之路,農牧民人均收入連續14年居鄂爾多斯市第一。

    但布局分散、産業鏈短、規模小、市場缺位,依然制約鄂托克前旗農牧業有更大的舞臺和作為。

    大沙頭村的設施農業示范戶楊忠霞,是村裏有名的“致富能手”。靠著村企業宏野農牧業公司的指導,她家的辣椒品質和産量都很好。

    在辛曉瑞的一次下鄉調研中,她有一肚子苦水要倒:“辣椒都賣到了陜西、寧夏,運輸成本高不説,大家都是起五更、爬半夜,為了辣椒賣個好價錢沒有睡過一個囫圇覺。”

    幫扶幹部們也都説,“因為沒有形成規模市場,自家好産品運出去都成了人家的品牌,我們只賺了個辛苦錢。”

    第三場突圍戰亟待打響。

    以加快優化升級、促進産業融合為方向,鄂托克前旗將突圍重點放在“樹標準”“打規模”“強品牌”“建市場”上,變“走出去”為“請進來”,全面建設面向全國的優質農畜産品交易中心,打造內蒙古西部優質有機果蔬生産基地。

    “我們現在要走的路,就是要以産業振興實效推動鄉村振興,以鄉村振興統領‘三農三牧’工作,促進現代農牧業提檔升級。”辛曉瑞説。

    在樹立標準上,堅守科學利用和保護土地的初心,堅持以需求引領標準制定、以科技支撐標準提升、以管理促進標準規范,組建了專門的服務隊伍,將標準化的技術服務落實到戶,建立了統一的種養標準和科學指導體係,形成從種養到銷售全程標準統一的發展格局;

    在做大規模上,旗財政預算投入資金近5000萬元促進産業結構調整,正在建設北緯37度經濟林項目、畜産品加工園區、農産品育苗産業園區、鄂爾多斯高原冷菜産業示范基地、溫室育苗基地,大力引導農牧民大力發展蔬菜瓜類、林果、糧食、肉羊肉牛等主導産業,計劃新增蔬菜種植面積2萬畝以上,發展經濟林建設2萬畝;

    在做強品牌上,進一步清理整合“小牌”“雜牌”,集中打造“鄂爾多斯高原冷菜”“鄂托克前旗牛羊肉”區域公用品牌,強化品牌質量管控,提升品牌含金量,放大“凈糧”“凈菜”“凈果”“凈肉”品牌效益;

    在搭建市場上,加速推進鄂爾多斯高原冷菜示范基地和供港蔬菜交易中心建設,打造專業化農畜産品交易市場,建成集信息收集與發布、貨物交易與配送為一體的市場體係,先後舉辦了“鄂爾多斯高原冷菜”農商洽談會和招商引資洽談會,與南方和鄂爾多斯市大型客商簽訂了産銷框架協議,初步形成了與全國市場高效對接的産品供銷格局。

    仲夏時節,位于鄂托克前旗敖鎮的鄂爾多斯高原冷菜示范基地5000畝的田野裏,西蘭花、松花菜、遲菜心等蔬菜匯成一片綠色的海洋,彌漫著清香,剛收獲的 50 多噸的西蘭花通過冷鏈運送到深圳海吉星市場後,3 小時就銷售一空,喜悅和收獲的日子就這麼到來了。基地負責人張小川滿臉笑容的告訴記者:“鄂前旗的土壤幹凈、冷涼氣候最適合種植冷菜了,我們公司統一提供種苗、統一技術指導,帶動周邊農牧戶200多戶,每畝純收入4000元,今年種兩茬每畝收入8000元,效益非常可觀。”

    “要一戶不落地把每一戶農牧民都納入到我們全旗的大産業鏈裏。”辛曉瑞認為,這是發展現代農牧業必須肩負的使命。

    在農牧業規模化生産的基礎上,鄂托克前旗著重發展龍頭企業、專業合作社和種養大戶,延長産業鏈條,建設完備的種産銷體係,加快形成大有“企業”、中有“合作組織”和“種養大戶”、小有“農牧戶”的産業聯動發展格局,把小農小牧生産引入現代化農牧業發展軌道,為進一步做強品牌和農牧民增收致富提供了保證。

    敖勒召其鎮漫水塘村宏野公司的智能溫室內,一臺新購進的穴盤播種機正在隆鳴作業,幾個操作工人在一旁有條不紊地分工操作,“一臺機器,七八個人,一個小時可以播種200多畝。”宏野公司總經理李宏盯著生産,還不時接待來訪咨詢的村民。

    “我們的育苗品質好,賣得上好價,附近的農民基本都來這裏育苗。不管村民帶來多少籽種,公司都給育,還能給他們包銷。”李宏説,全村的農産品不僅銷往寧夏周邊,還闖進了北京、山東、香港等市場,帶動村裏20%的種植戶收入達十萬元以上。

    在“企業+合作社+農牧戶+市場”模式的帶動下,全旗近3000戶農牧戶參與“技術+服務+市場”型利益聯結體,2000余戶農牧民納入産業鏈,佔總比14%,戶均增收3萬元以上,實現了不同新型農牧業經營主體優勢互補、産業鏈條整體效益的最大化。

    現代農村是一片大有可為的土地、希望的田野。而鄂托克前旗這片土地上,希望伴隨著“大數據”而來。

    4月26日,“i前旗”智慧移動平臺在鄂托克前旗大數據中心正式上線。這是內蒙古首家鄉村振興戰略指揮平臺,揭開了該旗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全新篇章。

    上線儀式中,辛曉瑞通過平臺與相關鎮裏的負責人、龍頭企業企業負責人和幾名農牧民視頻對話,了解他們的鄉村振興開展情況、農牧業種養情況,還探討了農畜産品的市場行情。

    大數據和鄉村振興戰略的“握手”,預示著“惠農服務數字化、産業指導精準化、鄉村振興可視化”的新農業時代的來臨。

    “i前旗”智慧移動平臺通過前端手機APP完成農牧民基礎信息資料採集、匯總,繪制了一幅全旗農牧業産業信息藍圖,依據行業建模分析産業發展預期,實現“旗、鎮、村、戶”四級實時調度指揮,做到了要素線上配置、産業線上調度、産品線上銷售、發展精準到戶、服務全程指導。

    從農資供應到農畜産品的生産、經營、管理、服務等,“i前旗”將成為一個超級空間,吸收整個農牧業全産業鏈,在線統籌、指導、調控,實現線上線下深度融合,用“智慧大腦”打造農牧業産業發展新模式。

    在一次與幹部們的交流中,辛曉瑞把鄂托克前旗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比作一架飛機。“工業是機頭,是拉動經濟發展的重頭戲;現代農牧業和紅色文化産業就是機翼,是推動我旗經濟穩定發展的保障;現代服務業是機身,是連接貫穿各個産業融合發展的關鍵;我們各級黨政部門就是機尾,為全旗經濟社會發展把好方向、搞好服務。”

    事實上,以三産發展推動第一、二、三産業深度融合,以産業振興實效推動鄉村振興,以鄉村振興統領“三農”工作,促進現代農牧業提檔升級的良性軌道,正在這裏一步步鋪就。

    以強大的合力推動全旗經濟跨越式發展,“三個中心”“三大基地”承載著鄂托克前旗向內蒙古西南方的起飛夢想,一個守正出新、銳意進取、不甘平庸的鄂托克前旗,未來可期。(齊宣)

分享:

責任編輯:石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01124805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