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推動傳統奶食品轉型升級 促進奶業振興

  • 2020-07-03 00:32
  •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呼和浩特7月2日電(記者張麗娜、安路蒙)歷史悠久、獨具特色的民族傳統奶制品作為奶業振興的重要部分,曾一度“藏在閨中人未識”。近兩年來,地處黃金奶源帶和全國奶業主産區的內蒙古,依托良好的優勢基礎,下大力氣培育壯大民族傳統奶制品,制定標準、嚴控奶源、強化檢驗、品牌推廣等工作已經初見成效,但也存在奶源供應不穩定、産業準入門檻高、資金扶持弱等問題,制約其發展壯大。業內專家建議,亟待加大對民族傳統奶制品發展的重視力度,出臺相關政策舉措,打造奶業發展新的增長點。

    正在進行晾幹的蒙古族傳統奶制品。記者張麗娜攝

    “供不應求”,民族傳統奶制品前景廣闊

    6月初,烏蘭察布市察哈爾右翼後旗的草原返青,位于草原腹地的牧民娜仁圖雅家奶香四溢,前幾年她把家裏的幾間平房改造為奶制品加工廠,從附近奶站收購鮮奶加工成傳統奶食品。記者在車間看到,發酵池裏的牛奶泛出淡黃色,晾曬架上擺滿了奶豆腐、奶皮子等奶食品,冰櫃中儲藏著一罐罐黃油、酸油制品。“我家奶制品是傳統低溫發酵,然後煉制或熬制出來,完全不愁賣。”娜仁圖雅説,去年加工廠投産以來,奶食品很受消費者歡迎,年銷售額能達150萬元。

    牧民娜仁圖雅家的冷櫃裏儲存著一罐罐黃油、酸油制品。記者安路蒙攝

    奶食又稱“白食”,是蒙古族飲食之首,幾乎家家戶戶都吃自己做的奶食品,主要包括酸奶、奶酒等飲品和蒙古奶酪、黃油、奶皮、奶糖等食品兩大類,傳統制作工藝代代相傳。近些年,隨著旅遊業發展以及蒙古族城鎮人群對奶食品的市場需求增加,內蒙古民族奶制品産業發展潛力巨大,消費市場供不應求,消費群體正由區內為主向全國拓展。

    雙喜養殖專業合作社的工人正在制作奶豆腐。記者安路蒙攝

    截至2019年底,全區在市場監管部門備案登記的民族奶食品生産加工作坊點共有1546家,遍布全區11個盟市58個旗縣區,年加工産值超10億元,其中加工奶酪近7000噸,佔全國自産幹奶酪類産量的7成以上。

    察哈爾右翼前旗雙喜養殖專業合作社負責人孟克巴雅爾介紹,一開始他們夫婦開著三輪車走街串巷賣自家制作的奶食品,經過幾年積累,很多回頭客上門訂購,日銷售額達數千元。“2014年我們創建了合作社,不斷改善奶制品的生産技術、産品質量和管理水平,去年還注冊了商標,為以後規模化、品牌化生産打基礎。”

    “民族奶制品銷售得很好,傳承創新民族奶制品是促進農牧民增收、助力脫貧攻堅的重要渠道,也是實現奶業振興的重要抓手和突破點。”內蒙古自治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副局長彭萬臻説,目前,內蒙古的民族奶食品生産仍以家庭作坊為主,佔比達95%以上,全區所有具有食品生産許可證的工廠僅有16家。看到民族奶制品産業的巨大前景後,在政府主管部門的引導下,不少小作坊整改升級願望強烈,開始轉向正規化生産。

    蒙根高勒養殖牧民合作社的工人們正在將奶制品切塊,架子上晾著奶豆腐、奶皮子等10多種奶制品。記者安路蒙攝

    “專項行動”,助力傳統奶制品創造更大價值

    近些年,部分乳企幾乎壟斷奶源,出現壓價坑害奶農的現象,導致上遊奶農養牛積極性下降。自治區農牧廳畜牧局局長白音介紹説,國內奶牛存欄總體上連續下降,2019年存欄量約700萬頭,僅有十年前存欄量的一半左右。白音表示,民族奶制品生産分散廣泛,數量眾多,可以就近消化當地奶源,有效保障上遊奶農利益,帶動奶牛存欄量回升,提升散戶養殖的積極性,這也是內蒙古想要做好奶制品這篇文章的主要原因。

    2019年以來,內蒙古相繼出臺《推動全區民族傳統奶制品産業發展若幹措施》等政策文件,並集自治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農牧業廳、衛健委等十多個部門開展專項行動,加快民族傳統奶制品産業發展進程。近期,內蒙古還出臺《推動民族傳統奶制品産業發展專項行動方案》,將用3年時間,通過規范登記許可、嚴格執行地方標準、規范生産加工過程、加強産品檢驗檢測等10項工作措施,推動內蒙古民族傳統奶制品的品牌建設,助力奶業振興,幫助牧民增收。

    隨著總體行動的逐步推進,首批試點示范建設工作已經啟動。記者了解到,每個試點項目平均補貼50萬元,用于開展生産設施、加工制作、冷鏈運輸、衛生管理等方面的標準化建設,帶動小作坊生産由“小散低”向“精優強”轉變。同時,內蒙古還鼓勵有條件的地區建設民族奶食品加工園區,引導民族奶食品企業入園,發揮集聚效應。

    在烏蘭察布市一家大型商超內,設有傳統奶制品專櫃,很受城市人群歡迎。記者安路蒙攝

    位于察哈爾右翼後旗的蒙根高勒養殖牧民合作社,就是當地扶持的一家奶食加工廠改造升級試點。該合作社去年建成並投産傳統奶制品加工廠,廠內設備齊全、管理規范、初具規模,能生産低溫發酵乳、奶豆腐、奶嚼克等13個品種,年産值約800萬元。“目前正進行升級改造,準備申領生産許可證,還注冊了自己的商標。”合作社負責人恩克期待地説,以後傳統奶食品的生産能力和銷售渠道就更多了。

    在通遼市扎魯特旗,當地的市場監督管理局會同旗政府、嘎達蘇畜種場管委會建設了“嘎達蘇民族傳統乳制品加工園區”,抽調業務骨幹對乳制品經營戶進行集中打造,制定了《嘎達蘇家庭小作坊乳制品生産規范方案》,按照“一戶一方案”的整改方式,科學設計、合理布局,設置獨立擠奶廳、晾曬廳、全部更換白鋼設備,全部使用食品級乳制品模具。現在已有79戶小作坊獲得《食品小作坊登記證》。

    民族傳統奶制品正走進越來越多的大型商超、專營店。記者在赤峰、通遼、烏蘭察布等地的商超內看到,超市內設有傳統奶制品專櫃,這些奶制品的獨立包裝上都有商品條形碼、商標,實現了質量可追溯,很受城市消費人群歡迎。

    牧民其布日其其格正在制作奶豆腐。記者張麗娜攝

    從自給自足到轉向市場銷售,一些牧民開始有品牌意識,阿魯科爾沁旗牧民其布日其其格把自家的奶食品注冊成了“純凈”,在當地已經有了知名度,好多人通過微信、網店等方式購買他們的産品。其布日其其格還通過新媒體向消費者直播奶制品的生産過程:將凝乳倒進鍋裏,用溫火熬煮,並把乳清逐漸從鍋中舀出,再把剩下的凝乳放到熱鍋裏反復用勺背攪揉,直到形成黏糊狀,然後裝入奶豆腐模子成型,晾幹,最後做成各種形狀的奶豆腐。

    傳統奶制品的品牌推廣是當下自治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力促的一件大事。阿魯科爾沁旗市場監督管理局黃曉光等人期待,在打造民族傳統奶制品區域公用品牌的過程中,國家層面可以出臺地理標志方面的整體戰略規劃,自治區管理部門加強對地理標志的策劃、運營、使用、推廣。

    下一步,內蒙古將瞄準“蒙”字標,打造民族傳統奶制品區域公用品牌。據內蒙古自治區農牧廳副廳長劉永志介紹,內蒙古的奶豆腐(蒙古奶酪)、策格(發酵酸馬奶)、駝奶制品等民族奶食品市場份額越做越大,正藍旗的奶豆腐和奶皮子已成為國家地理標志保護産品,民族奶食品的品牌影響力日益增強。眼下,自治區市場監管局還面向社會公開徵集民族傳統奶制品包裝設計,加快樹立民族傳統奶制品公共品牌形象。

    這是烏蘭察布市查哈爾右翼後旗食品藥品檢驗檢測中心,具有乳制品、肉制品等100余項檢驗檢測能力,可覆蓋全市北部地區區域性的食品藥品檢驗檢測工作。記者安路蒙攝

    振興傳統奶制品,仍要邁過“三道坎”

    大自然賦予草原人的寶貴財富不能丟,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加入到傳統奶食品生産和銷售中來。90後蒙古族青年孟克,大學畢業後回到家鄉包頭市達爾罕茂明安聯合旗創業,結合傳統生産工藝,自主研發設計了一套奶食品生産設備,帶領牧民做大做強民族奶食品産業。“這是我父輩一直在做的營生,這些手藝不用,以後也許就失傳了。我得把它傳承下去,做精做細。”孟克説。

    兩年前,阿魯科爾沁旗巴拉奇如德蘇木圖古日格嘎查5位年輕牧民成立了合作社,從單兵作戰轉向抱團共贏,他們利用媳婦、姐妹都擅長加工傳統奶制品的手藝,把當地散奶奶源收集起來,合作生産經營奶制品,推出品牌“塔瑪哈沙漠”,90後女孩昂羅瑪負責産品的線上和線下推廣,去年銷售額達到了140萬元。

    內蒙古民族傳統奶制品産業發展潛力巨大,有望成為奶業發展新的增長點,但要想讓這個産業真正強起來,把路子走正,還需要深化以下三方面的工作:

    一是不能貪大求全,要專心打造小而精的“手工坊”。産業準入門檻高是民族奶制品産業壯大的一大難題。按照國家發展改革委出臺的《乳制品工業産業政策》,對行業準入明確要求,“乳制品工業發展要實現規模經濟,突出起始規模。北方、大城市郊區乳制品工業區新建和擴建乳粉項目日處理原料乳能力(兩班)須達到300噸及以上;新建液態乳項目日處理原料乳能力(兩班)須達到500噸及以上……”,同時要求“以生鮮乳為原料的乳制品加工項目必須具有與之相匹配的奶源基地和機械化擠奶站”。

    內蒙古自治區食品藥品稽查總隊副總隊長王齊田表示,上述要求以乳制品規模化、現代化生産為目標,對行業準入提出較高要求,不適用民族傳統奶制品小規模、手工化的生産方式,因此造成內蒙古民族傳統奶制品生産企業無法申請SC生産許可,也不能申報“三品一標”産品,無法進入大型商超銷售,發展受到嚴重制約。他建議,國家發改委研究設定特殊準入條款,適用和扶持少數民族地區傳統奶制品産業發展。

    二是嚴格措施確保奶源供應安全、穩定。傳統奶制品的生産規模上來後,奶源供應成為擺在眼前的難題。然而,記者採訪發現,不少奶制品加工作坊反映,穩定奶源供應不足。一方面,奶牛養殖産業化程度不高,導致原奶産量及質量不穩定,原奶價格波動較大;另一方面,絕大部分小作坊沒有奶源基地,只能收購散奶,缺乏品質把控。“我都是從周邊奶站或牧戶收奶,因為沒有檢測設備,牛奶發酵後才發現有質量問題。”娜仁圖雅説,奶制品加工作坊普遍存在這一難題。

    正在進行晾幹的蒙古族傳統奶制品。安路蒙攝

    民族傳統奶制品的檢測能力不足是另一制約因素。內蒙古自治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調研發現,當前不少牧區的原料奶來源復雜,既有農牧民散養牛奶,也有大型乳企拒收的奶站牛奶,甚至還有用奶食品半成品做生産原料,絕大多數小作坊沒有檢驗檢測設備。對此,內蒙古為民族奶業旗縣區安排檢測經費,提升奶食品原料奶和成品的檢驗檢測水平。王齊田介紹説,內蒙古打算給100多家示范試點配備原料奶檢測設備,在各示范園區建立傳統奶制品檢驗檢測體係,同時依托當地的區域性食品安全檢驗中心,開展奶制品抽檢工作,切實把好質量安全關。

    劉永志建議,大力推動民族奶制品標準化奶源建設。通過以獎代補形式進行補貼,支持家庭牧場、合作社和第三方奶源服務組織建設標準化奶廳、購買擠奶設備和良種奶牛等,解決農牧民有牛不擠奶、民族奶制品生産缺奶源的雙重難題。

    三是解決農牧民和生産企業貸款難、貸款貴問題。不少像恩克這樣的民族奶制品加工廠負責人表示,他們在升級改造小作坊的過程中,需要購置標準化生産、檢驗、包裝設備,擴大奶牛養殖規模,並培養生産檢驗技術人員,急需資金支持,但由于缺少抵押擔保,很難申請到銀行貸款。

    針對資金難題,內蒙古擬申請建立“傳統奶制品發展基金”。然而,按照2019年國務院出臺的《優化營商環境條例》(國務院令第722號),第二十五條規定“設立政府性基金、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涉企保證金,應當有法律、行政法規依據或者經國務院批準。”傳統奶制品産業發展是民族地區特色産業,具有較強的地域特點,不具有全國普遍性,因此無法納入法律、行政法規,報請國務院批準難度較大。業內專家建議,國務院對傳統奶制品等地區特有經濟設立扶持基金,或批準地方政府設立基金,扶持特色産業發展。

分享:

責任編輯:徐梅 郝芳芳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31126189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