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農行創新金融服務助民企紓困

  • 2018-12-04 14:33
  •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開辟信貸綠色通道、設立紓困發展基金、拓寬直接融資渠道……近期,針對民營企業面臨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農行內蒙古分行迅速反應,加大對民企的金融資源支持力度,創新金融服務模式,一係列真招、實招相繼快速落地,為民企有效紓困,讓民企有了實實在在的獲得感。

  開辟綠色通道實現快速融資支持

  內蒙古蒙草生態環境(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蒙草公司”)是當地一家代表性民營上市公司,環境治理項目存在墊資多、回款慢的特點,生態行業普遍問題就是用短融、短貸做長周期投資。經濟下行壓力下,今年公司一度出現應收賬款增加、資金流動性不足的經營困境。

  11月,農行為蒙草公司開啟綠色通道,協同總行、區分行、市分行、支行四級行聯動,突破信用等級評定、理論授信額度、資産負債率等現有制度限制,僅用5個工作日,就完成了對蒙草公司的3億元授信審批,2天內就發放了首筆1.8億元信用貸款。“農行第一時間想企業之所想,急企業之所急,及時高效地解決了民企擔保難、融資難的問題。”蒙草公司董事長王召明説。

  據了解,目前分行已建立重點民營企業審查審批“綠色通道”,通過“平行作業”“優先辦結”“擴大授權”等方式,實現最快速度融資支持,對于部分重點企業,則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突破現有制度予以支持。

  該行普惠金融事業部人員表示,綠色通道的開辟,降低了為民企紓困的準入門檻,創新了審批路徑,能解決民企融不上資和不能及時融資的關鍵問題。下一步,分行將持續整合業務辦理環節,推進“一次調查、一次審查、一次審批”,推進小微企業信貸業務模板化運作、批量化審批,切實提升服務效率。

  創新紓困基金等工具化解民企金融風險

  2018年以來,民企尤其是上市民企股權質押平倉、信用違約事件頻頻發生,凸顯出當前民企的融資困境。截至10月底,內蒙古上市公司總市值由年初的6847億元降至4465億元,下滑超三分之一,其中第一大股東股票質押比例超過80%的個別企業,已出現質押股票跌破預警線或平倉線,還有部分上市公司雖然經營正常,但存在流動性缺口,亟須支持。

  面對全區民營上市公司困境,農行內蒙古分行積極協調和推動總行農銀投資公司和內蒙古金融資産管理公司,在全區成立了第一只總規模為50億元的紓困基金,專項用于幫助內蒙古地區有發展前景的上市公司紓解股權質押困難。

  針對部分生産經營陷入困境的重點民企,農行內蒙古分行沒有進行盲目抽貸、壓貸、斷貸,而是通過調整融資期限、融資品種、承貸主體和利率、結息周期等常規手段,緩解民企生産經營的資金壓力,成效明顯。目前,農行內蒙古分行已經幫助112戶民營企業,化解了188.8億元的不良信貸資金。

  在債轉股方面,該行重點推動內蒙古黃河能源科技集團和日新集團債轉股風險化解工作,目前黃河能源科技集團20.32億元債轉股方案已獲批,日新集團13.35億元債轉股方案正在進行流程申報。

  “黃河能源科技集團債轉股是內蒙古第一筆民企債轉股業務,也是全國農行最大一筆民企不良貸款債轉股,對推進民營企業化解貸款風險,具有十分重要的示范意義。”該行風險資産處置部專家趙熙表示,債轉股的操作流程復雜、標準高、要求嚴,尤其是民企債轉股無先例可循。黃河能源科技集團的債權主體涉及18家金融機構,各行在政策、制度、權限、規定、要求以及化解風險的角度和想法等都不盡相同,有的已經進行訴訟並申請執行程序,完全實現統一行動存在較大難度。作為最大債權銀行,農行充分發揮牽頭行作用,最終推動了債轉股方案的獲批。

  黃河能源科技集團董事長馬文義表示,債轉股方案的實施將有效降低公司財務負擔,有利于優化公司股權結構,實現財務透明運行,幫助企業盡快實現脫困,“對未來發展的信心又回來了。”

  拓寬融資渠道增強民企可獲得性

  民企融資難,難在準入難、擔保難,多數中小民企存在經營規模小、財務制度不健全、抗風險能力較弱的特點,且缺少固定資産抵押物,在金融市場中相對弱勢,融資可得性、可及性差。

  農行內蒙古分行行長張春林表示,全區農行持續致力民營經濟金融服務,拓寬融資渠道,把更多的資源投放到民營重點企業、小微企業和農牧業産業化企業中,著力提升民企融資的可獲得性。數據顯示,截至10月末,全區農行民營企業貸款余額266.43億元,佔全部法人貸款的21.26%;民營企業承兌匯票、信用證和保函等表外信貸業務余額15.6億元,佔全部表外信貸業務的50.29%。

  該行投資銀行部專員楊宏林介紹説,分行還積極拓寬企業發債等直接融資渠道,並將企業扶貧與公開市場業務進行了緊密結合,全力推進精準扶貧專項債業務,目前已經完成現代牧業、科爾沁牛業精準扶貧專項債的前期準備工作,將于近期在公開市場發行。

  同時,為降低民營企業融資成本,該行大力減免民營企業服務收費項目,取消了14項涉企費用,下調了17項結算類收費標準,從2014年至2018年10月,為民營企業等減免約4000萬元中間業務手續費。

  據介紹,下一步該行將通過增配專項信貸計劃、盤活信貸存量、實施無還本續貸等方式,持續解決民企“融資難”問題。同時,通過落實貸款利率優惠政策、合理確定貸款期限和還款方式等措施,降低企業資金周轉成本,解決民企“融資貴”問題。

  破解民企融資難題需建立長效機制

  當前,整個金融體係正在全面行動起來,全力化解民營企業流動性困境。但一些銀行人士表示,現有金融制度和金融環境中,還存在民營經濟高風險與商業金融防控風險的矛盾、民企多樣化融資需求與金融機構傳統型金融模式的矛盾。要使民企真正翻越“融資的高山”,還需在外部環境、金融機構和民營企業自身經營等方面建立長效機制,同時處理好支持發展與防范風險的關係。

  多位銀行人士表示,當前還存在不少制約民企融資的因素。比如,民企一定程度上存在財務狀況隱蔽、盲目投資、抵禦風險能力弱等短板,缺少抵押擔保,信息不對稱,導致銀行不敢貸;社會信用體係建設不完善,企業逃廢債成本太低;不良資産處置難度較高、損失較大,加劇銀行放貸的顧慮。

  銀行業內人士建議,為切實解決民企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應建立長效機制。從外部環境來講,建議加強信用環境和誠信體係建設,在國家倡導大力支持民企的同時,要引導民企增強誠信意識,同時建立健全社會信用體係,實現工商、稅務、公安、司法、不動産數據的整合共享機制,提高騙貸、逃債的違法成本;同時,持續完善司法環境和不良資産處置稅收政策,降低商業銀行處置成本,鼓勵商業銀行進一步加大處置力度。

  從金融機構來説,要創新産品,構建適應民企需求的産品體係與服務模式。針對大中型民企參與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鄉村振興等領域的信貸需求,豐富完善現有産品線,研發專屬信貸産品;積極穩妥開展擔保方式創新,擴大知識産權、應收賬款、股權等抵質押物范圍;以國家融資擔保基金設立為契機,加大與各級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的合作,推動完善政府增信機制。

  從民企自身來説,要克服短板,經營上回歸實體經濟的本質,做強主業;同時在融資上,避免短貸長用、過度融資等現象,提高自身的風險意識。(記者安路蒙)

  

分享:

責任編輯:徐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3805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