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中謀進——從民企500強榜單之變看實體經濟轉型升級之路

  • 2018-09-06 10:02
  •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社沈陽9月5日電題:變中謀進——從民企500強榜單之變看實體經濟轉型升級之路

  新華社記者張非非、石慶偉、汪偉、孫仁斌

  作為中國經濟的生力軍,民營企業見證並推動著40年改革開放進程。

  日前在沈陽召開的“2018中國民營企業500強峰會”上,全國工商聯發布了最新的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

  這份新榜單,不僅揭秘了民企“雁陣頭陣”的最新變化,也折射出中國實體經濟轉型升級的最新脈動。

  變在哪裏?進向何方?——新華社記者帶你走進這份榜單背後。

  “雁陣頭陣”再變隊形

  “名單變了、門檻升了、結構優了,效益增了……”

  在日前舉行的“2018中國民營企業500強峰會”現場,山西通才工貿有限公司黨委書記李永建,手指在全國工商聯發布的《2018中國民營企業500強調研分析報告》上滑動著,嘴上念叨著,“變化真是挺大,有很多新名字。”

  躋身民企500強榜單的山西通才工貿有限公司,這幾年營業收入都以8%左右的速度增長。但李永建這幾天了解到,其他企業增速更快。

  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變是時代主題。作為我國改革開放的重要參與者、踐行者,民營企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順變而進。

  量變定義過去。

  “156.84億元”——這是今年公布的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的入門門檻,與去年的120.52億元相比再度提升,和2011年的65.69億元相比已經翻倍。

  據了解,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是全國工商聯在對上規模民營企業調研的基礎上,按照營業收入總額降序排列産生的。近年來,民營500強整體資産規模、稅後凈利潤均不斷上升。

  目前,民企500強總資産已經超過28萬億元,稅後凈利潤首次突破萬億元大關。

  2018中國民營企業500強峰會在沈陽開幕(8月29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青 攝

  “這種變化讓身處其中的企業壓力山大。”蘇州勝利精密制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常務副總裁章海龍拿著名單對記者説,勝利精密去年營業收入增幅超過18%,在500強的榜單上卻下滑了53位。“如此看來,如果每年不保持20%的增速,未來只能出局。”

  質變決定未來。

  2017年砸下896.9億元研發費用的華為,創造了6000多億元的營業收入。據了解,2017年,500強企業申請國內外專利較上一年增長15.93%,涌現出一批以華為為代表的、在關鍵領域掌握核心技術的高科技企業。

  民企500強中,共有405家企業加快轉型升級進程;研發人員佔比在10%以上的企業數量達到189家;研發強度超過1%的企業數量達到182家;海內外商標總量突破10萬個,近三年來保持增長……這組數據在《2018中國民營企業500強調研分析報告》中顯得格外突出。

  工業和信息化部總經濟師王新哲説,當前經濟發展環境和要求都發生了重大變化,如何適應這種變化,做優做強實現高質量發展,已經成為企業面臨的新挑戰。

  誰在領隊?誰在掉隊?

  點擊蘇寧易購的手機APP,在簡單輕觸屏幕後,心儀的家用電器就可以通過發達的物流體係入門入戶。而在20年前,蘇寧、國美這些企業還要靠在全國各地開設更多的門店來擴大銷售。

  連續幾年保持榜單前三甲的蘇寧控股集團董事長張近東説,這是一個不進則退的時代。蘇寧從線下實體店,到線上線下綜合銷售平臺,再到智慧零售,順應了消費者的需求變化,不斷創新發展。

  在今年的新榜單上,可以明顯看到,致力于科技創新的先進制造業、現代服務業繼續領軍“雁陣頭陣”,而過去搶眼的建築業、房地産業卻出現下滑,一些沒有主動防風險、盲目擴張、轉型滯後的企業被淘汰出局。

  今年有104家企業新進榜單,也意味著有104家企業出局。遼寧省一家大型民營商業企業,去年曾躋身民企500強榜單,由于盲目鋪攤子造成資金鏈繃緊,經營遇到困難,今年退出榜單。

  “轉型是企業發展的必由之路。但有的企業卻把轉型簡單等同于‘轉行’,輕易拋棄主業、忘卻初心,盲目多元化、跨行業擴張,最終給企業埋下‘地雷’。”全國工商聯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徐樂江説。

  在這個“變”的時代,如何應變,時刻考驗企業智慧。中國並購公會創始會長王巍説,現在已經不能四平八穩地考慮增長了,應該在國際國內的變化中保持靈敏的嗅覺和超前的預判,這關係到企業的生死存亡。

  面對電動汽車市場的快速成長,吉利在智能網聯及新能源電氣化方面正在進行前瞻性的戰略部署,摘掉“傳統車企”的帽子。

  全國工商聯副主席黃榮説,最新的民營企業500強榜單中,有453家民營企業結合自身産業特點與互聯網相結合開展創新,其中274家開展智能化生産,推動智能制造。

  作為一家憑借有色金屬産業發展起來的民營企業,正威國際集團正借助企業發展過程中積累的科技優勢向智能手機、大健康等産業布局。

  正威國際集團董事局主席王文銀説,在改革開放中,誰能把握機遇,順勢而為,誰就能夠不斷發展獲得成功。怎麼順勢而為?我認為最重要的就是注重創新。

  上半年,我國經濟延續了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但必須看到當前經濟運行穩中有變,面臨一些新問題新挑戰。變中謀進,是邁上高質量發展的前提。

  乘勢而上,做強做優做穩

  在綠色發展理念的引領下,“環保風暴”令一些高污染、高耗能企業退出市場,但也讓一批環保企業抓住機遇,乘勢而上。

  來自山東的奧德集團正在遼寧清潔能源供應領域大規模開疆擴土。“近年來,我們在遼寧的經營指標連續實現翻番。”奧德集團營銷服務總監、東北大區總經理林凡中説。

  在西班牙巴塞羅那移動通信大會上,華為公司展臺用電子屏展示5G技術(2月26日攝)。新華社記者 郭求達 攝

  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現在企業最急需的資源是人才,最核心的競爭力是創新。”林凡中説。

  TCL集團董事長李東生説,一家企業要在市場競爭中有立足之地,就必須要有自己的核心技術。現在我國民營企業主要集中在産業鏈的中低端,産品的同質化競爭非常激烈。

  “中國的皮鞋出口一雙才賣8.5美元,而意大利皮鞋出口一雙要賣80美元到100美元,以量取勝已成過往雲煙。”徐樂江説,中國企業要從一味求大,轉向做強、做優、做穩,推進高質量發展。

  基礎是做強。增強實力關鍵還是要靠核心技術。盡管我國涌現出了一批以華為為代表的、在關鍵領域掌握核心技術的高科技企業,但總體來看,制造業自主創新能力弱、核心技術短缺的局面尚未根本改變。

  關鍵是做優。福耀玻璃專注“只做一片玻璃”,以實力贏得賓利、奔馳等世界頂級汽車品牌的青睞,汽車玻璃佔據國內市場近七成、全球市場近兩成。

  底線是做穩。章海龍説,勝利精密這兩年主動放緩發展腳步,這是在國內外復雜環境下企業的自主選擇,以防范可能發生的金融風險和市場風險。

  中國民間商會副會長、奧盛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湯亮認為,中國經濟最大的內在發展動力,是13億老百姓對美好生活的迫切追求,全世界都看好中國市場,中國民營企業在民生領域“補短板”,提供高質量供給大有可為。

  信心決定前路

  無論是從民營500強企業“雁陣頭陣”的變化來看,還是從中國經濟發展面臨的內外部環境變化來看,當前,民營企業的確是遇到了轉型再出發的新挑戰。

  分析民營企業500強新榜單,數字也絕非全是亮色,企業虧損面小幅增加,有9家企業發生虧損,比2016年增加了2家;虧損總額大幅增長,比2016年增長了688.53%。

  在江蘇南京蘇寧雲倉物流基地,工作人員將包裝好的“共享快遞盒”放到傳送帶上,準備進行分揀運輸(2017年10月31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博 攝

  來自全國工商聯的調研顯示,近三年來,影響民營企業發展的因素主要集中在用工成本上升、稅費負擔重、融資難融資貴等方面。

  此外,貿易保護主義抬頭、中美貿易摩擦也為世界經濟注入了不確定性,受到與會企業的廣泛關注。

  面對挑戰,信心比黃金更重要。

  在錯綜復雜的國內外形勢下,國家近期一係列經濟、財稅、金融政策信號和工作部署清晰、有力,增添了民營企業戰勝困難的信心。

  華訊方舟集團董事長吳光勝説,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提出要支持民營企業發展,並重申兩個“毫不動搖”,尤其國家出臺的“稅收減免與優惠政策”“融資扶持政策”等落地有聲,這都讓民營企業看到希望。

  一些民營企業家説,從根本上講,當前的困難反映的是我國經濟發展到了質量變革、動力變革、效率變革的新階段,這是成長的煩惱,也是轉型升級、涅槃重生必須要經歷的。

  雪松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張勁説,過往20余年,我們經歷過多次周期性行業危機,越是經濟下行或産業調整時期,越是我們蓄勢而起的躍升期,我們常將危機變成機遇,逆流而上,成功突圍。

  與會企業家認為,全面深化改革的各項政策措施正在不斷完善和落實,從中國經濟長遠來看還是東風浩蕩,前景美好。(參與記者于也童、丁非白、李宇佳)

分享:

責任編輯:郝芳芳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31123387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