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榮懷:國家深化改革 香港將迎來空前機遇
施榮懷:國家深化改革 香港將迎來空前機遇
訪談嘉賓施榮懷
全國政協委員、香港中華廠商會永遠名譽會長、恒通資源集團有限公司執行董事,香港太平紳士施榮懷做客新華會客廳,就香港政改、基本法等熱點話題與廣大網友進行在線交流。

要聞
HEADLINE

更多報道 >
施榮懷委員:香港迎來國家全面深化改革的發展機遇

施榮懷:對這次香港政改方案通過有信心

施榮懷表示,自己跟大部分香港人一樣,希望2017年一人一票選出行政長官,這對香港的民主發展來講是非常重要的轉折點。

施榮懷:應圍繞基本法開展教育 讓更多港人理解其重要性

施榮懷認為,很多香港人就看“兩制”,不看“一國”,因為這些人對基本法的認識不夠。應該圍繞基本法開展教育,讓更多人去認識和理解到底基本法對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有多重要。

實錄
CORRELATIVE

更多報道 >

[主持人]

各位網友大家好!歡迎收看2015全國兩會新華會客廳。坐在我這邊的這位嘉賓是全國政協委員、中華廠商會名譽會長、恒通資源集團有限公司執行董事施榮懷。歡迎您。[ 2015-03-10 15:04 ]


[全國政協委員、香港中華廠商會永遠名譽會長、恒通資源集團有限公司執行董事施榮懷]

大家好![ 2015-03-10 15:04 ]


[主持人]

非常感謝施董做客會客廳。接下來我們就將圍繞兩會、香港政改、基本法等網友比較關注的話題進行討論。您今年帶來了什麼樣的提案呢?[ 2015-03-10 15:05 ]


[施榮懷]

今年主要帶來兩個提案,一個是關于滬港通。另外一個比較關注的是農民工欠薪、勞動力有效分配以及對他們的保障。[ 2015-03-10 15:05 ]


[主持人]

您剛剛提到應對勞動力短缺和就業問題的聯動機制的提案。能否詳細為大家介紹一下?[ 2015-03-10 15:06 ]


[施榮懷]

我的提案中也提到在廣東的一些地方,可能這個城市、這個城鎮缺少工人,而另外一個地區又出現勞動力過剩的情況。怎麼樣建立一個有效機制,比如在廣東省不同的地域,可以進行聯招聯聘,下一步可以實現跨省、跨地區、跨地域的更均衡的勞動力配置,不要出現有工沒人做、有人又沒工作的局面。面對經濟下行的壓力,一個地方的穩定肯定是很重要的。香港有比較健全的保障勞工的制度,如果一個企業破産,工人的欠薪擁有優先追索權。如果雇主確實破産沒辦法支付,政府有一個破産欠薪基金,可以先把錢支付給員工,然後再向雇主追索。我覺得內地可以參考這個制度,不一定全部照搬過來,香港也是經過二、三十年慢慢才建立起這個制度。我覺得勞動人口福利的保障是必須要得到重視的。[ 2015-03-10 15:11 ]


[主持人]

在今年兩會上很多人都關注赴港“自由行”政策的完善。可是我注意到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內地和香港居民的交流似乎出現了一些摩擦,出現了一些問題,您怎樣看待這樣的現象呢?[ 2015-03-10 15:16 ]


[施榮懷]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我在香港出生、在香港長大,80年代中期就到內地來做事情,我覺得現在是面臨著挑戰。我總是這樣想,大家都是中國人,我們都是血濃于水,短暫的矛盾肯定會有,我相信你在內地,北方人和南方人、這個省和那個鄉,可能大家的風俗習慣都會有矛盾。我自己這樣想,2003年為什麼會出現“自由行”?當年香港的情況確實比較困難,2003年,在SARS以後,中央為了救港,推出CEPA,當時就有“自由行”的內容,香港人都是鼓掌叫好的。[ 2015-03-10 15:21 ]


[施榮懷]

我總是問一個問題,世界上有哪一個地方是不歡迎遊客的?香港為什麼會是這樣子?當然,我們現在發現我們的承載能力、應對能力跟不上,為什麼跟不上?這是值得香港人反思的。我們的很多硬件配套沒有跟得上。原來是幾十萬人,現在是上千萬人來,你怎麼應對得了。2003年到現在的十幾年時間,我們自己是不是有所束縛,沒有準備好接待這些客人。我想這需要時間去調整。你説特區政府也好,我們香港的工商業界也好,打開門做生意,香港也是國際旅遊城市,真的沒有“自由行”的話會是什麼樣子?當然,我認為這主要還是有一部分別有用心的人在炒作。香港大部分人還是歡迎內地同胞來香港旅遊、消費,既認識香港,也促進香港的經濟發展。[ 2015-03-10 15:22 ]


[施榮懷]

當然,在屯門、元朗、沙田一些地方,水貨客多了,確實給當地的市民生活造成影響。原來我也不知道,你去了就知道。原來我去茶餐廳、酒樓喝茶,除了禮拜六、禮拜天找位置很容易,現在確實是大排長龍。香港的街道和行人路都比較狹窄,人多的話,他們都要繞路而行,確實給生活帶來一定影響,但這畢竟是對一部分人。香港大部分的市民還是歡迎內地的同胞來香港玩。在這種情況下,有些人就利用這些題材進行炒作,要制造兩地的矛盾,這是我們不願意見到的。[ 2015-03-10 15:24 ]


[主持人]

是的,赴港“自由行”政策的完善一定是內地和香港民眾共同的心願。[ 2015-03-10 15:25 ]


[施榮懷]

確實是這樣,香港大部分人也都是歡迎的。我覺得需要一些時間讓大家思考怎麼應對。[ 2015-03-10 15:26 ]


[主持人]

赴港“自由行”政策是我們大家共同關注的話題。近期關注香港的話題也非常多,比如政改,目前第二輪的公眾咨詢已經結束,隨後即將形成普選方案,並且提交到立法會審議。您是香港工商界的重要代表,您對這次政改有什麼樣的期待呢?[ 2015-03-10 15:26 ]


[施榮懷]

我跟大部分香港人一樣,我們是希望2017年一人一票選出行政長官。我自己過去也是選委會的委員,我希望香港的普羅大眾能在2017年像我一樣可以選擇自己心儀的候選人,這對香港的民主發展來講是非常重要的轉折點。在《中英聯合聲明》裏沒有提到香港的普選。我自己在香港土生土長,我們小的時候根本不知道什麼叫民主,學校老師和政府也沒有跟我們説我們自己可以選港督,港督就是英國人派過來的,他派誰,我們就認誰做No.1。到回歸以後,特別是近十多年來幾次的政改方案,都是一個目標,就是循序漸進地在香港推行從我們割據給英國以後一兩百年都沒有的東西,我們今天回歸二十年就可以拿得到,為什麼不去珍惜這個機會?1997年回歸,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正好二十年,這二十年做到了過去近兩百年沒有做到的事情,我想這也是香港大部分人的心願。[ 2015-03-10 15:29 ]


[施榮懷]

另外就是我們都在説的升級轉型,過去做制造業的粗放經營可能要被淘汰。工人要轉業也需要提升自己的技能。現在在廣東省的情況不是沒有工人,而是缺乏你想要的技術型工人,往往人浮于事就在這種情況下出現,他們跟不上企業的更新換代,所以説雇員的再培訓非常重要。香港也有一個雇員再培訓局。因為時代不停地變遷,我們企業都要更新,員工肯定也要更新。我想一個與時俱進的再培訓制度是有必要的。[ 2015-03-10 15:14 ]


[施榮懷]

我認為“831”人大常委會決定是給香港未來民主進程,特別是這次政改,提供了很清晰的法治基礎。跟著這個基礎,可以循序漸進地爭取通過政改方案。我們看到中央是真心實意地希望2017年在香港實現普選。這次我到北京,聽到各方面的情況,特別是張德江委員長跟我們座談的時候提到確實是希望“一國兩制”方針在香港有效地落實,希望“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能貫徹落實。我看中央有這個決心,我自己更有信心這次政改方案能通過。[ 2015-03-10 15:34 ]


[施榮懷]

大家也知道在高峰期的時候,珠三角有超過20萬家的香港工廠,主要是做制造業,從80、90年代開始,國家改革開放最早就是從廣東開始,而廣東最早又是從制造業開始的。這次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到內地制造業的優勢越來越不明顯,主要反映在勞動力短缺方面。我們的很多會員企業在廣東省做制造業的都面臨招不到工的情況。面對經濟下行,我自己覺得要未雨綢繆。一方面要面臨有些地區勞動力的短缺,另一方面,也要預防失業大軍,怎麼去處理。[ 2015-03-10 15:08 ]


[主持人]

我們也知道政改方案必須要在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框架內進行。今年剛好是香港基本法頒布25周年,作為一個親身參與兩地經貿交流的香港企業家,您是怎麼看待香港基本法的呢?[ 2015-03-10 15:35 ]


[施榮懷]

基本法25年了,就是因為有基本法,我們能看到從1997年回歸到現在“一國兩制”的港人治港的承諾、高度自治的承諾確實是很有效,而且是做給全世界的人看,香港人也知道國家是按照這個方向在香港推行“一國兩制”,要有效、依法地保障這個制度就是靠基本法。去年、前年有很多別有用心的人提出修改基本法,提出了一些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想法。我有時候反問他們如果沒有基本法,誰來保障原來説的香港50年不變?怎麼樣保障資本主義的發展方式在香港繼續推行?今天你改了基本法,那就是“一國兩制”也可以改。雖然25年,但確實有很多香港人不認識基本法,不了解“一國兩制”的重要意義在哪裏。[ 2015-03-10 15:36 ]


[施榮懷]

很多香港人就看“兩制”,不看“一國”,因為他對基本法的認識不夠。基本法是根據國家憲法制定出來的法律,從1997年開始算起,香港起碼有五十年制度不變、生活方式不變。如果沒有基本法,什麼都可以變了。很多人提出修改基本法的時候,把基本法看成跟他們沒關係,説要改就改,我説這些人其實是愚不可及,他們是對基本法不了解,對“一國兩制”方針不認識。未來對基本法開展教育,對“一國”和“兩制”之間的關係,在香港學校裏面也好、社會上也好,我想有必要進一步更深入地推廣,要讓多一些人去認識和理解到底基本法對香港有多重要,對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有多重要。[ 2015-03-10 15:37 ]


[主持人]

一定要讓大家更加了解基本法。[ 2015-03-10 15:38 ]


[施榮懷]

香港從頭到尾看過基本法的人,去思考過的,很少。在學校裏,我想以後起碼要從中學開始,多推廣基本法的教育。[ 2015-03-10 15:38 ]


[主持人]

在內地就有政治思想課,就是為了讓大家了解憲法,可能香港也要推行,讓大家認識基本法。[ 2015-03-10 15:39 ]


[施榮懷]

我小孩在美國上中學,他們都必須要學一兩個星期的美國歷史,也要認識美國憲法的精髓,是要考試的。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一國兩制”的方針又是那麼偉大,而且全世界都沒有的,我們要更加深思這裏面的意義。[ 2015-03-10 15:40 ]


[主持人]

我們講到制度,今年也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關鍵之年。在此前的採訪中,您也提到深化改革的過程中,特別是在“一帶一路”的戰略中,香港是可以擔任很多角色的。就您熟悉的領域來看,在國家深化改革的過程中,香港會迎來什麼樣的機遇呢?[ 2015-03-10 15:43 ]


[施榮懷]

香港未來要發展,光是像以前的思維方式、發展方式,我覺得還是有不足、有欠缺。全世界的目光都盯著中國,香港作為國家的一部分,近水樓臺,我經常用這四個字,我們不可能不搭上這個“順風車”。怎麼“搭”,現在確實有一些不同的看法。[ 2015-03-10 15:47 ]


[施榮懷]

我經常説香港要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你沒有國家的經濟發展,沒有國家的支持,你可以嗎?很簡單的,近十多年來,多少大國企到香港去上市?當然,這也是互利互惠,這些大企業到美國、歐洲去上市,不是不可以,但始終風險比在香港大。如果這些企業不選擇在香港上市,到新加坡去上市也可以,到東京去上市也可以。香港要把金融中心做大,你不背靠大陸的發展,你怎麼做大?光靠香港自己,經濟容量有多大?香港的GDP是國家的2%、3%。我記得1990年香港的GDP是國家的四分之一、五分之一,具體數字記不準了。可以看得到香港的發展還是相對比較慢的。[ 2015-03-10 15:49 ]


[施榮懷]

全面深化改革和“一帶一路”,香港的優勢在什麼地方?我自己看就是香港的國際化程度高。金融中心的建立需要很長時間,也需要很長時間才會沒落。國家要利用香港,香港自己也要爭氣。我們的軟件很好,特別是你説的“一帶一路”,就是要“走出去”。國家“走出去”的路線圖很清晰,以前説“走出去”,走去哪裏呢?[ 2015-03-10 15:51 ]


[施榮懷]

這次“一帶一路”很清晰,從東南亞到中亞、南亞,以及到中歐、東歐的一些地方,“一帶一路”的發展,我們可以起什麼作用呢?香港人在外語方面有一點點優勢,在國際金融或者是現代服務業方面,我覺得應該説能提供很好的隊伍,提供很好的團隊,讓“走出去”的企業使用,讓大家一起走。畢竟香港的國際化程度比較高,香港在經濟方面的專業人士很多,未來人民幣的國際化對香港也是很大的契機。如果國家把香港作為境外人民幣離岸中心,香港有這方面的軟件,也有這方面的硬件,應該一起攜手在“十三五”規劃中扮演更積極的角色。[ 2015-03-10 15:52 ]


[施榮懷]

另外一點也是我經常提到的,香港政府或者是社會的管制能力,在國家全面深化改革的過程中,香港有些好的方面值得借鑒。我最先提到的雇員再培訓局、破産欠薪基金、香港地鐵的管理、香港金融銀行制度的建立,民生方面的慈善機構,都有一百多年的歷史,還有志願者制度。在社會治理方面,香港應該還是有很多經驗可以借鑒的。[ 2015-03-10 15:54 ]


[主持人]

您剛才也提到了香港在全面深化改革中有很多機遇。想要抓住這些機遇,關鍵點在哪兒呢?[ 2015-03-10 15:55 ]


[施榮懷]

要多了解國家。我經常説香港的生意人做生意,要懂法、懂政、懂情。國家的發展一日千裏,國家的情況我們要了解。我們商人從政不是要做政客,而是要懂政策,要了解國家的發展路線,什麼事情可以多做,什麼事情要避開,什麼事情要少做。一定要很清楚、很了解國家在想些什麼事情,發展方向是怎麼樣,我們才能搭上這個“順風車”。有些人説普通話説得不好,到內地去得少,不知道怎麼樣融入。我説對不起,你這樣發展下去要出問題的。從生意上也好,從現在出現的問題也好,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出于對國家的不了解、對內地情況的不了解。我是鼓勵香港,或者海外的朋友,要多到內地走走看看,起碼在國外上網多看看新華網。[ 2015-03-10 15:56 ]


[主持人]

我們還了解到您是香港中華廠商會名譽會長,也領導香港企業在內地開展了合作項目。就您來看,在內地的香港企業最想了解什麼,他們最關心哪些方面的問題呢?[ 2015-03-10 15:58 ]


[施榮懷]

其實這幾年我們最關心的都是勞工政策、缺工的問題。勞工的政策。我剛才説了保障是應該的,但要有合理的機制和程序。我們在廣東、長三角聘用員工負擔很大。我們也説要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其實在香港和內地都一樣,我覺得這裏面的平衡要很小心,説白了就是企業和勞動者之間的利益分配要平衡好。[ 2015-03-10 16:02 ]


[主持人]

由于時間關係,跟您的探討只能到這裏,希望您再次作客新華網,也非常感謝網友的關注。下期再會![ 2015-03-10 16:02 ]



01002002157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