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portrait

邂逅風景裏的人一一篁嶺故事拾掇

新華網首頁時政國際財經高層理論論壇思客信息化房産軍事港澳臺灣 圖片視頻娛樂時尚 體育 汽車科技食品
江西婺源篁嶺古村深藏于婺源東部黃山余脈之中,因地形崎嶇,村居大多沿山而建,形成了獨一無二的“曬秋”景觀,倣若“天上的街市”。古村裏千年古樹環繞,百年歷史的徽派古宅掩映其中,時光倣佛靜止。有這麼一群人,賦予了篁嶺更加鮮活的生命。他們生活在風景中,亦成為一道風景。
精彩觀點
2
藍馨月

重慶妹子成‘最美村姑’

重慶妹子成‘最美村姑’
重慶妹子成‘最美村姑’

扎染的棉布衣服或者盤扣的中式旗袍,編兩個麻花辮,不施粉黛,是藍馨月的日常裝扮。這個來自重慶的妹子,沒有山城人的爽利潑辣,説話輕聲細語,更像是篁嶺當地人家的女兒。

一天當中,藍馨月最愛黃昏。日暮西沉的時候,不管店裏有沒有顧客,她總是任性地把店門一關,沿著天街的石板路一路走到壘心橋。這是篁嶺最適合看夕陽的地方。日落之後,天黑之前的風景,藍馨月看了4年,看到自己都成為了別人眼中的風景,還是看不夠。

2014年,藍馨月追逐著她的文學夢,加入三清女子寫作營,只身一人來到篁嶺設立寫作基地。彼時篁嶺景區剛剛試營業,進出景區的道路還沒修好,遊客不多,性格安靜的藍馨月一來就愛上了這裏。

她細細走過篁嶺每一個角落,用眼睛和文字,觀察和記錄篁嶺的四季變換。春天,梯田一片金燦燦,觀景臺的梨樹款款盛開,美到心醉。夏天,山谷的風吹過壘心橋,是夕陽最美的季節。村裏的柿子樹,果實像小燈籠一樣挂在枝頭,從暮秋到初冬。關于篁嶺的文稿已經積累了厚厚一疊,藍馨月想抽空整理出書。

“現在店裏太忙,只在晚上有時間寫寫東西。” 2016年,在家人的幫助下,藍馨月的文創店“村姑的天堂”在篁嶺天街開張了。“我從小就在農村生活,長大了還想做一個村姑。”藍馨月從沒覺得村姑是一個“貶義詞”。它代表一種親近鄉村、親近自然的生活狀態,她非常享受這種狀態。

店裏的文創産品,無一例外都凸顯著濃濃的篁嶺特色。曬秋彩繪帆布鞋和手工包,印有篁嶺風景的明信片和書簽都擺在顯眼位置。隨著篁嶺景區知名度提升,遊客接踵而至、熙熙攘攘,小店的生意也越來越火了。藍馨月還是會在早上睡到自然醒,為了不錯過夕陽而把店門一關,任性得很。

“我對物質方面沒有過多追求。篁嶺景區提供了宿舍和食堂,吃住都很好。”不過最近藍馨月有一件“煩心事”。母親擔心她的“終身大事”,催促她今年務必帶個男朋友回家。對于另一半,藍馨月一直抱著隨緣的態度,最好能一起待在篁嶺,相伴看夕陽。

3
查樞宏

愛操心的‘網紅’酒坊老板

愛操心的‘網紅’酒坊老板
愛操心的‘網紅’酒坊老板

去過篁嶺的遊客都會注意到一個吹笛子的老人,他就是查記酒坊的老板查樞宏。

今年67歲的查樞宏做事較真,有操不完的心。帶著老伴和一根笛子上篁嶺的時候,查樞宏是抱著退休養老的想法,平時看著店,閒下來就吹吹笛子解悶。隨著遊客越來越多,吹笛子的查樞宏成為遊客爭相拍照的“網紅”。

有了“偶像包袱”,查樞宏笛子不離手,有時候一天要吹5個小時。查樞宏説,一段歌就是一段回憶,這笛聲得吹到人的心裏去。“我吹的曲子都是七八十年代的老歌,很多人説聽著就能回憶起當年的青春歲月。”

上午逛天街的遊客多,查樞宏就站在店門口吹。下午,他會站在店鋪的窗子旁吹,正對著觀景臺。“下午三點以後光線比較好,遊客在觀景臺正好能把我和曬秋風景一塊拍全嘍。”就連吹笛子,查樞宏也認真琢磨過。

從2014年開始在篁嶺開酒坊,查樞宏連續拿了三年“先進商鋪”。也因為長期吹笛子,嗓子勞累長了息肉,查樞宏去年在上海進行手術治療,現在説話還有些沙啞。

除了琢磨吹笛子,查記酒坊經營的酒類品種也越來越多。血糯米酒、桂花酒、檸檬酒等等多達13種。夏天到了,查樞宏又開始賣新鮮的甜酒釀,一瓶一瓶裝好,遊客買了就能打開當飲料喝。

五湖四海的遊客來到篁嶺,經過酒坊,查樞宏並不只看個熱鬧,而是看出了不少門道。“現在公費旅遊的少了,家庭出遊的多了,特別是旅遊的老年人多了起來。”查樞宏認為,現在出來旅遊的人群更加注重的是體驗感。“景區的店鋪也不叫店鋪,得叫業態了,對吧。”雖然常年待在篁嶺古村,但查樞宏可一點也不落伍,在他看來,景區的業態還得多元化,得為遊客著想,遊客滿意而歸,篁嶺的名氣自然會口口相傳。

晚上,曾有入住篁嶺民宿的遊客在酒坊和查樞宏聊天,説到夜裏營業的店鋪太少,夜生活單調,村子裏黑漆漆的,住著有點害怕。于是,不管有沒有生意,查樞宏堅持每天營業到晚上九點多才關門。

現在,村子裏開起了酒吧,還推出夏季夜市,天街的業態也越來越豐富。查樞宏的想法,或多或少得到了實現。這個愛操心的老人仍然吹著笛子,同他的酒坊一道,成為篁嶺天街上不可或缺的風景。

4
曹加祥

‘曬秋’因他爆紅網絡

‘曬秋’因他爆紅網絡
‘曬秋’因他爆紅網絡

打開搜索引擎的圖片搜索功能,輸入關鍵詞“篁嶺曬秋”,一張張展示著梯田村落、曬秋人家的圖片,令人神往。其中,很多圖片的署名是同一個人,曹加祥。

在他的鏡頭裏,篁嶺古村可清麗脫俗,也可濃烈飽滿,不同的時節呈現出不同的神韻。他的作品曾獲得江西旅遊新聞一等獎等多個攝影獎項。如果你認為他是個深諳光影、構圖、色彩的“科班出身”專職攝影師,那你就錯了。曹加祥的攝影之路,是從種油菜開始的。

44歲的曹加祥是本地人,曾在外打拼十幾年。2012年他放棄已經有一定基礎的事業和更好的工資待遇返回家鄉,這令家人非常不解,父親更是直接反對。曹加祥則不管不顧,他看準了旅遊業的潛力,想參與到家鄉生態旅遊發展的過程中來。他回家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篁嶺種油菜。

起早貪黑種油菜的間隙,曹加祥喜歡拿出手機拍照。清晨的霧氣朦朧,傍晚的夕陽西照,曹加祥用手機一一記錄,他拍攝的油菜花田也常被同事誇讚。2013年,曹加祥開始負責篁嶺“曬秋”的運營和打造。曹加祥對曬秋並不陌生,那時的他看來,這只是一項篁嶺人人都會的農活,怎麼樣把它打造成旅遊項目呢?

2013年國慶假期前,曹加祥“突發奇想”,要曬出一點花樣。他用木板等材料做好框架模板,黃色的五角星用稻谷,紅色的底色就用辣椒,再用白豆作為國旗的邊。經過幾天的忙活,一幅大型國旗“曬”在了篁嶺曬場上。曹加祥將它拍照發在朋友圈,沒想到立刻就“火”了,被許多媒體爭相轉發。尚未正式對外開放的篁嶺景區,第一次向世人展示了它的曬秋之美。

“那次之後就摸到了一點門路,自己也越來越有信心了。”經過曹加祥的策劃和打造,篁嶺曬秋不再只是曬秋,而是一門色彩的藝術。他也更加熱衷于攝影,碰上來篁嶺採風的攝影師或者媒體記者,他就抓緊時間多問多學,不管嚴寒酷暑,都能看到他在篁嶺古村拍攝的身影。他説:“拍得多,進步的就快,我拍100張,有1張能行就好。”

如今,曹加祥已經成為篁嶺景區農業拓展部副經理,篁嶺曬秋也成為了“中國最美符號”。春天曬筍、夏天曬辣椒、秋天曬黃菊、冬天曬臘肉,根據時令不同,曬秋的景色也在不斷變化,吸引著全國各地乃至國外的遊客前來觀賞體驗。今年,曹加祥的民宿開張了,工資加上民宿收入,一年能有將近20萬元。

藏在深山的篁嶺古村,因一張照片走出“深閨”;極富特色的曬秋美景,透過小小的鏡頭驚艷世界;旅遊業的不斷發展,也讓生活在此的人們過上了更加幸福的生活。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