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20年 苗圃聶遠重返話劇舞臺
2020-11-27 17:12:29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關注頭條江西
圖集

  一出《情係賀蘭》,促成了苗圃和聶遠20年後重回舞臺的機緣。這部由中國煤礦文工團和銀川市文化旅遊廣電局聯合創作的扶貧大戲,近日登臺二七劇場。

  劇中,苗圃飾演福建援寧的“第一書記”郭閩蘭,而聶遠則飾演她的丈夫遲子儀、寧夏農業研究所的研究員,最終,郭閩蘭將生命留在了那片土地上。

  苗圃:多年舒適圈有些疲憊了

  20年沒有上過話劇舞臺,苗圃表示,“排練過程是一段緊張的周期,20年沒上舞臺,對于一個老話劇演員來説很興奮,然而上臺也是一個焦慮的過程。這麼多年一直在舒適圈裏,拍了那麼久的影視劇,過了興奮期也有點疲憊了。我是學話劇出身的,20年不去觸碰,這一次回來是有新鮮感的,對一個中年演員來説是一個重新開始,甚至會激發對表演的刺激。話劇舞臺是有魔力的,會讓你怕上、但也會上癮,登上這個舞臺需要長時間的磨練,對演員來説,舞臺功底絕對不能丟。”

  對苗圃來説,多年未登舞臺,此次為扶貧幹部而回歸,苗圃説,“從1996年開始,福建援寧的扶貧幹部有185名,還有2000多名工作人員,這是一個龐大的群體,24年間也有很多的故事發生,我也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在她看來,演這樣的作品,了解當地的地質地貌很重要,“都是荒灘石頭,勞作和平時想象的完全不一樣。只有了解了當地的風土人情和勞動生産,你才能明白他們頭上戴的毛巾不是一個符號,而是真正需要。雖然這個題材離都市人比較遠,但我們希望大家走進劇場感受到的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值得我們去崇拜的人。”

  聶遠:還想再來一部更過癮的

  同樣是20年沒有登臺,最初聶遠把自己將回話劇舞臺的消息告訴大學同班同學時,同學都很驚奇。“開始我心裏是沒底的,我覺得他們的心態就是看看這小子怎麼出洋相,不過也給我很多表演上的經驗。”首演那天,聶遠和劇組的同事説,自己上一次正經在舞臺上還是作為一個舞蹈演員,“我對這方舞臺還是蠻敬畏的,有點惶恐但並不緊張,雖然排練時間有限,但我也盡力了,沒給上戲表96班丟人就好。”一直以來,聶遠都有上舞臺的願望,也有舞臺劇找到他,但總是時機不對。可是對舞臺,他一直有敬畏感也充滿熱情,這一次打動他的則是劇本,“裏面滿滿的人情味和溫暖。”

  從皇上到扶貧戰線上的普通一員,很多人都説聶遠這次終于可以接地氣了,而在他看來,“不管是演大人物,還是所謂的小人物,共通的都是情感,大人物也有真情實感,也會傷心快樂。而這出《情係賀蘭》,遲子儀主要展現的是對待妻子的這份感情,從對妻子的感情延伸到一種大愛,從支持她到兩口子都在為當地老百姓付出,為這方土地和土地上的人犧牲了自己的小家,人物很豐滿。劇本首先要打動我本人,不管是什麼類型題材,必須要觸動我,我才能再去打動觀眾。”

  排練時,哪怕沒有自己的戲,聶遠也會一直關注著其他人的表演,有時還會提出自己在表演上的建議,“表演不管是影視還是舞臺,都是需要磨合、溝通和修正的,我喜歡和不同年齡段的人一起演戲,年輕人很直接,有生澀感,但那種活力是演不出來的。我常常看著劇組那些年輕的演員,青春寫滿他們的身體,律動都和我們不一樣。我們的年紀已經是承上啟下的一代人,應該要去和大家分享,表演不分對錯,打動人就好。”即便工作很忙,聶遠表示,如果需要,這部戲會一直演下去。“角色是真的打動了我,我在臺上是用真情實感去貼近他,如果有機會還想再來一部更過癮的話劇。”

  文/本報記者 郭佳

  統籌/劉江華 攝影/本報記者 王曉溪

+1
【糾錯】 責任編輯: 吳亞芬
加載更多
“贛鄱紅色娘子軍”宣講鄉村文明新風
“贛鄱紅色娘子軍”宣講鄉村文明新風
江西瑞金:臍橙進入銷售旺季
江西瑞金:臍橙進入銷售旺季
闖蕩“江湖” 守護“長江的微笑”
闖蕩“江湖” 守護“長江的微笑”
我為老農留個影
我為老農留個影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122051126794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