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澤山

追求真理、強軍報國,這一生矢志不渝

新華網江蘇 江蘇要聞專題 政務 民生 市縣 體育 無人機價格觀察財經 旅遊 教育 房産
成長在動蕩年代的王澤山,少年立志“不做亡國奴”,投身冷門專業火炸藥,在“看不見的領域”耕耘60余年,做強中國國防的堅固屏障,讓中國古代四大發明之一的火藥在世界舞臺上重煥生機,在火炸藥研究方面的貢獻堪稱“中國的諾貝爾”。
2018年1月8日,王澤山光榮摘得2017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站在學術領域的巔峰,這位院士老人謙遜和藹的背後,依然燃燒著少年時代的拳拳之心 :榮譽屬于祖國與集體,我願繼續追求真理、強軍報國 ,這一生矢志不渝。
精彩觀點
1

對真理的追求,強軍報國的願望成為支撐我工作的動力。

對真理的追求,強軍報國的願望成為支撐我工作的動力。
對真理的追求,強軍報國的願望成為支撐我工作的動力。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480054
1月8日,我在人民大會堂接過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的證書,內心是激動的,我想這個榮譽屬于給我以諸多幫助扶持的國家、江蘇這片培育科研的熱土,以及與我一起奮鬥的所有同仁。
1935年,我出生在吉林市的遠郊,我少年的時候,父親跟我説“你是中國人,你的國家是中國”,這句話在我心裏回響了一生。
1954年,我考取了哈軍工,並成為班上唯一一名自願學習火炸藥的學生,那時大多數考生在藍天大海的召喚下,填寫了與空軍、海軍相關的專業,我的專業顯得冷門。但我想,不做亡國奴,就必須要有強大的國防支撐,只要祖國需要,在任何專業領域都可以發光發熱,重要的是你要做出東西、做出實實在在的成績。
1999年,我被評為中國工程院院士,我把這件事視為我這一生路線圖中的重要節點。那時我已經年逾六旬,很多人説我已經到退休年齡,可以適當休息或者參加社會活動了,但我依然願意沉心繼續搞科研。因為也是在那一年,我見證了侯祥麟等老一輩科學家他們對事業的追求,在科學面前,白發蒼蒼的他們依然保持敬畏與嚴謹的態度,他們謙虛而進取的奮鬥姿態無疑成為我心中的榜樣,鼓舞著我不忘初心、繼續前行。
這一生,對真理的追求,強軍報國的願望成為支撐我工作的動力。國家的需要就是我的研究方向,這當中也飽含我對科學事業的追求。建立創新型國家,我們需要先成為國際上的科技強國,在使命召喚下,科研工作者必須要有擔當的勇氣與責任感。
1

能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添磚加瓦,我很驕傲,我很自豪。

能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添磚加瓦,我很驕傲,我很自豪。
從戰備的角度,我國必須生産並儲存一定量的火炸藥,但這些火炸藥的儲存周期一般是15年到20年。在和平年代,一旦火炸藥過了存儲周期後,怎麼處理便成為難題。此前的做法是燒毀或者深埋,既有很大的危險性,也是資源的重大浪費。我們的團隊花了十年的努力,解決了退役火炸藥再利用中的若幹技術關卡,將廢棄火炸藥開發成民用産品,成為有重要經濟價值的“寶貝疙瘩”。1993年,這項技術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我國幅員遼闊,同一時間段溫度差異非常大,比如,在冬天,東北的氣溫低至零下三四十度,海南的氣溫則在零上20多度,溫度的差異對軍械性能的發揮産生重要影響,這一問題也困擾世界軍械行業上百年。我們需要想辦法,避免武器裝備、環境溫度影響裝藥效果。經過不斷嘗試,我們構建了火藥燃速與燃面的等效關係,並發現了能夠彌補溫度影響的新材料,並應用在我國武器裝備上,攻克了環境溫度對武器裝備的影響這一難題。1996年,低溫感含能技術摘得了國家技術發明一等獎。
火炮的威力與射程又與其含能材料火炸藥的性能和使用方式息息相關。之前,各國火炮都是“雙模塊裝藥”,即為了滿足火炮遠近不同的射程要求,裝藥發射前需要在不同的單元模塊間進行更換,如此操作既繁瑣又費時,成為困擾世界軍械界的一個難題。而我們的團隊歷時20年攻克了這一難題,研發出具有普遍適用性的遠射程、低過載等式模塊裝藥技術。這項技術在不改變火炮總體結構、不增加炮管壓力的前提下,通過有效提高火炸藥能量的利用效率來提升火炮的射程。這樣一來,火炮只需用一種操作模塊即可覆蓋全射程,從而大幅度提升了遠程火力的打擊能力。通過實際驗證,火炮在應用該技術後,其射程能夠提高20%以上,或最大發射過載有效降低25%以上;應用此項技術使彈道性能全面超過其他國家的同類火炮。這項技術也獲得2016年國家技術發明獎一等獎。
火藥是我國古代四大發明之一,見證了華夏古老文明的輝煌;在現代,火炸藥是一個國家國防實力的重要體現,沒有它,常規武器、尖端武器都難以發揮作用。我們在科研的道路上攻堅克難,既是讓老祖宗的智慧重煥生機,也是壯大升級中國兵器的內在能量,築起13億人和平美好生活的國防保障。能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添磚加瓦,我很驕傲,我很自豪。
1

為祖國國防事業貢獻源源不斷新生代的能量。

為祖國國防事業貢獻源源不斷新生代的能量。
為祖國國防事業貢獻源源不斷新生代的能量。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480053
作為一名高校教師,我很重視科技鑽研,更重視人才培養。我上課照本宣科的很少,更多的是闡述國際上剛剛産生的新技術和研究成果。學生具備廣闊的國際視野也很重要,在上世紀80年代,我在南京理工大學做化工係主任,便與瑞典隆德大學簽訂了合作培養博士研究生的協議。我也組建講師團隊走進企業,向技術人員講述火炸藥專業的理論知識。從教以來,我很高興能培養出100多位碩士、90多位博士。如今,很多學生已經成長為中國火炸藥領域的中堅力量。希望他們能站在現有的火炸藥理論基礎上,看得更多,走得更遠。
獲得榮譽後,現在我的內心又平靜了下來,我在琢磨下一步的科研方向。因為在8號的大會上,我也邂逅了火炸藥企業的負責人,了解到火炸藥在生産工藝中的一些安全問題還有待解決。回校後我想組織南理工校內多學科力量,共同完成這項課題的研究,進一步提高學校解決實際問題的科研應用能力,培養一流的人才、一流的成果。
這次獲獎拿到的500萬元的獎金,我也想好了,要成立獎勵基金,服務于科研,造福于社會。如今我的年紀大了,我也有培育新人的任務,在下一步的科研中,我會根據需要更多的完成助力工作,支持年輕人快速成長,培養一流的人才、一流的成果,為祖國國防事業貢獻源源不斷的新生代能量。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