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

從“上山找礦”到“下山進城” 創新是江蘇地質人的生命和使命

新華網江蘇 江蘇要聞專題 政務 民生 市縣 體育 無人機價格觀察財經 旅遊 教育 房産
江蘇省地質調查研究院緊貼國家、省重大戰略部署和全省自然資源事業發展需求,講政治,勇擔當,走在前,堅持産學研用係統化思維,創新性地提出“中央牽頭,地方配套,公益先行,市場跟進”的發展模式,構建了需求調研與成果對接、聯合實施與協同創新的長效機制,相繼打造出了城市地質調查、區域綜合地質調查、生態地質調查等品牌名片。
精彩觀點
1
朱錦旗

地質工作服務江蘇區域安全可持續發展

地質工作服務江蘇區域安全可持續發展
我是在1986年進入了地質調查的行業,距今已經有33個年頭了。那時的地質調查工作更偏重于地質基礎條件的勘察,以及礦産資源的發掘,相對遊離于社會之外,與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需求也未密切聯係。另一方面,我們當時掌握的技術手段較為單一。隨著現代科技的不斷發展和進步,我們的調查手段、調查方法、調查技術,甚至包括調查成果的表達,都獲得了跨越式的發展。傳統的地質調查工作依靠三件寶“羅盤、地質錘、放大鏡”,新時期的地質調查工作已圍繞深空、深地、深海,立足于遙感衛星技術、北鬥導航定位、地球深部探測、海洋科考船舶、潛龍係列無人下潛器、蛟龍號載人潛水器等等先進的地質調查手段,技術創新更迭日新月異。
江蘇的地質調查工作與全國的其他地區相比,具有特殊秉性。因為江蘇是全國的先行區,很多方面的工作都走在全國前列,經濟水平也相對發達,這也決定了江蘇在發展的過程可能會先碰到一些亟需解決的地質方面的矛盾和問題,促使我們不斷創新。譬如説,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時候,在江蘇尤其是蘇南地區的鄉鎮企業眾多,企業發展用水多通過開採地下水井來解決,這就導致了地下水的開採量特別大。任何資源的開採都必須是科學有節制的,過量開採必然會帶來後遺症,部分地區出現了區域性的地面沉降問題。當時,我們地質工作者關注更多的是怎樣把地下水資源找出來,然後科學開採、科學管理,但忽視了地下水的環境屬性。
我們江蘇處于長江下遊地區,蘇南地區的地表水網密集,卻出現了區域性地面沉降,這説明我們忽視了資源和環境協同發展,亟需改變我們傳統的管理方式。我們在第一時間將調查成果寫成專報向有關省領導匯報,建議在蘇南地區重視此類問題,科學劃定地下水的超採區、禁採區和限採區。2000年江蘇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頒布在蘇錫常地區限期禁止開採地下水的決定。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們意識到地質工作能夠服務于區域安全,這也是地質工作者對江蘇區域安全可持續發展的一個重大貢獻。
我們作為江蘇省地質災害應急技術指導中心,承擔著全省地質災害監測、預警、防治等任務。近年來,全省群專結合的突發地質災害監測網絡和氣象風險預警取得實效,成功處置各類險(災)情200余起,避免人員傷亡1400余人,挽回經濟損失2.1億余元,實現了十五年地質災害零傷亡。
1
朱錦旗

‘下山進城’服務江蘇城市化進程

‘下山進城’服務江蘇城市化進程
原來我們注重的是上山找礦,現在我們要下山進城。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説,原來我們注重的是資源勘查,現在我們更注重服務好生態文明的建設,貫徹好“人地和諧”理念。
近來年,我們工作的重心從山地逐漸轉到經濟活動的主戰場——城市。過去我們在城市開展的地質調查工作主要集中于工程勘察等,集中于解決“點”上的“戰術”層面的問題。現如今,我們以前瞻性、戰略性、科學性為指導,積極圍繞空間布局、資源保障、環境安全三大目標,按照基礎性、應用性、戰略性三個層面構建技術及成果應用體係,搭建好地質調查服務人民的平臺。進一步貫徹落實好“山水林田湖草”這個生命共同體的理念,從城市發展的“千年大計”角度來考慮它的資源稟賦怎麼樣?整個區域的條件怎麼樣?城市的發展方向往哪邊走?城市開發建設中會出現什麼問題,怎麼來控制?
江蘇地區發展較為完善,所以我們必須要科學地規劃它的發展方向,提前考慮它在發展過程當中會碰到什麼樣的問題,怎麼去回避。我們需要從資源、環境條件等多方面來考慮如何使地質調查工作服務于城市建設。我們的調查成果應當服務于數字城市的建設、智慧平臺的構建,真正做到人地和諧。另一方面,這些年我們先後開展了江蘇沿海地區綜合地質調查和蘇南現代化示范區綜合地質調查,為我省沿海大開發和蘇南現代化示范區建設破解重大資源和環境問題,服務國家重大戰略。深入開展了江蘇省耕地質量提升與生態修復示范工程,建成了全國首個省級耕地質量與生態安全監測網,保障老百姓舌尖上的安全。開展城市應急水源地調查,建成覆蓋全省的國家級地下水監測網絡,保障我省水生態安全。
1
朱錦旗

這裏走出了48個院士,是我們的驕傲也是工作的動力

這裏走出了48個院士,是我們的驕傲也是工作的動力
在江蘇開展的地質調查工作體現了我們江蘇的資源特點,我們現在正在開展的工作也更加強調資源的協同利用問題。我以地下空間資源為例,早些年我們觀念中的地下空間資源往往指的是挖建地下室作為城市的一個綜合體,現在我們以一個更加開放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譬如我們發現連雲港地底下的岩體比較完整,地下水的條件也比較穩定,我們就突發奇想是否可以將一些能源儲備在地下的岩體裏面,這可能會對當地化工産業的支撐,甚至對國家層面的戰略事業的安全都有裨益。畢竟江蘇人廣地少,空間資源太寶貴,怎樣才能做到地表、地下的空間協同利用起來,對我們的城市發展空間以及各方面的工作都有所推進。
江蘇土地面積小,傳統資源少,跟著別人後邊搞地質工作肯定是沒有出路的。江蘇的省情逼著我們轉變傳統工作思路,我們必須要改革創新。我們現在身處的這個大院原來叫中央地質調查所,她是我們中國地學的搖籃,2016年恰逢中國地質調查100年,中國地質調查局開展了一場叫“尋根之旅”的活動,第一站就到我們院裏的博物館。從這裏已經走出了48個院士,他們是我們的驕傲,也是我們工作的動力。
創新是時代的要求,作為全國文明單位,連續三年蟬聯中國地質調查局評選優秀省級地質調查院(地質環境監測院)第一名,我們的使命要求我們必須深入踐行科技創新,使江蘇地質工作在全國有所引領。當然,我們也不希望做一件事情剛開了個頭,後面就偃旗息鼓,這就説明我們的科技創新方向存在問題,我們對社會需求的判斷存在問題。我們希望一項工作做好以後能在面上推廣,在省內可復制,省外願意借鑒,這才是我們工作中的一種布局,也可以説是頂層設計。
朱錦旗
江蘇省地質調查研究院院長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