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

傳統書法在時代發展的潮流中延續與流動

新華網江蘇 江蘇要聞專題 政務 民生 市縣 體育 無人機價格觀察財經 旅遊 教育 房産
劉燦銘的書法並不僅僅追求風格上的獨特和形式上的美觀,而且重在其作品傳情達意上的功能,讓觀者得到內心的平靜,精神的皈依,並從中感受到中華傳統文化的內涵和力量。
精彩觀點
1
劉燦銘

展廳文化與客廳文化相輔相成

展廳文化與客廳文化相輔相成
展廳文化與客廳文化相輔相成
在中國文化日益崛起的今天,書法藝術重新回歸到百姓生活之中,從展廳走向客廳。所謂“展廳文化”,就是我們的書畫作品從書齋走向社會,走向美術館,走向大眾,大眾通過觀展這種形式來了解書畫家及其作品。這是書畫家與社會大眾交流的一種重要方式,它也促進了我們當代書法的發展。
傳統文化需要發揚,同時更需要我們來傳承,因此從展廳再回歸到書齋,或者説回到普通大眾的客廳,這也成為了我們當今書法家應該思考的一個問題。這種形式的轉化不僅是一種觀念的轉變,也體現在作品本身的轉變中。書畫家創作的作品,從追求鴻篇巨制的創作轉向一些適合普通家庭懸挂的精細作品,讓更多文雅的作品能夠進入到每家每戶。
但這並不代表我們的展廳消失了,展廳依然存在。展廳文化與客廳文化這兩者並不矛盾,它們相輔相成、相互支撐、共同發展,這也使我們中國書法能夠呈現出多樣性的發展趨勢。傳統文化最終是要回歸到每個人的心裏,回歸到每一個家庭,這非常有積極意義。
1
劉燦銘

敦煌寫經與當代書法的結合體現出時代性

敦煌寫經與當代書法的結合體現出時代性
敦煌寫經與當代書法的結合體現出時代性
自魏晉始,為了傳播經文,寫經體逐漸成為一種獨特的文化,同時也在無形之中影響著書法領域。從2002年開始,我把敦煌寫經作為書法創作的一個重點,這也是因為當時工作繁忙,我為了讓自己的內心能夠得到及時的平復,因此把敦煌寫經小楷作為一個取法和創作的對象。我在研究敦煌寫經書法的同時,事實上也在思考當代書法的發展。
敦煌寫經與當代書法的結合,它體現的是一個變化的過程。這其中要增加當代的審美,增加當代的創作形式,增加當代的思考方式,從而能夠形成一個有別于魏晉南北朝時期的敦煌寫經,有所不同的書法風格和樣式,使它體現出一種時代性。那麼,不變的又是什麼?不變的就是我們對傳統文化核心內涵的繼承,這種發揚與傳承的精神是不變的。
2005年的時候,我從西安開始走絲綢之路,2017年再從敦煌出發來到新疆,我也是希望通過對文化遺存的挖掘,去引領當地對這部分文化資源的進行發掘和整理。同時,絲綢之路之行也是我進行自我修煉和學習的方式,它使我的作品內涵更豐富一些了。從2018年開始,我還沿著這條絲綢之路走到了國外,將斯裏蘭卡作為我的海外書法行的第一站,這既是弘揚中國的傳統文化,也是為了講述中國的故事。事實上,我認為外國人拿起中國的毛筆寫中國的漢字,這本身就是一種很重要的傳統文化傳播方式。
1
劉燦銘

在書法創作中提煉出自己的語言和風格特徵

在書法創作中提煉出自己的語言和風格特徵
在書法創作中提煉出自己的語言和風格特徵
就我個人來説,我在學習書法的早期,或者説在廣泛學習的階段,必然要做加法。只有學得更加全面,了解到中國文化傳統裏面的精華,有了這樣一種底氣以後,才有可能做減法。那麼,為什麼還要做減法?這是因為我們在學習傳統文化的時候,還要找到自己的語言,形成自己的風格。因此,我要減去那些跟我無關或關係不大的,提煉出自己的語言和風格特徵,這個時候做的減法更有價值和意義。
我們對當代書法有兩種不同的創作取向,一種仍然是對傳統書法的延續,以傳統書法、經典書法為主體,另一種就是我們所説的現代書法。現代書法確實受到了西方文化和大藝術背景的影響,出現了一種在傳統基礎之上充分利用漢字作為資源,來進行藝術創作的方式。
這裏面包含著我們書法的這種當代性,譬如一些當代的書法家把書法分解成各個線條,這是我們傳統書法的一種延伸,一種補充,一種探索,一種包容,我認為它的存在是合理的。因為有一部分人為此而探索、努力,也推出了很多作品,它們是客觀存在的。或許再過50年以後,當這些作品創作得更加成熟的時候,它還是有價值的。
劉燦銘
江蘇省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南京書畫院院長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