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

書法養氣,文人書法中映射出文人情懷

新華網江蘇 江蘇要聞專題 政務 民生 市縣 體育 無人機價格觀察財經 旅遊 教育 房産
江蘇省書協副秘書長趙彥國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中國書法數千年的歷史是文人書法佔主流的歷史。“古”是中國古代文人所追求的通貫其文藝思想的終極目標之一,“古”的內涵不僅只局限于“形質”之古,最重要的是精神氣息上的融通和化合。
精彩觀點
1
趙彥國

“鬱鬱芊芊”的文氣是書法最內在的東西

“鬱鬱芊芊”的文氣是書法最內在的東西
“鬱鬱芊芊”的文氣是書法最內在的東西
談及中國傳統藝術的“繼承”和“創新”,我認為這二者之間是一個非常微妙的關係,是承繼關係,而不是矛盾關係。人文藝術領域的創新並不是簡單的推倒重建,而是在繼承基礎上的出新。譬如,運用現代的視覺元素、視覺理念去改良或改造古典的一些藝術元素與藝術表現手法。這種“創新”跟“繼承”是有聯係的,它不是孤立存在的。“推陳出新”這四個字用來闡釋藝術的繼承和創新非常合適。在當今新文化語境下,如何更好地深入經典、傳承經典成為當代藝術家表達中華文化精神、增強文化自信的重要內容。談古論今,“古”的東西裏面也有一些在當時是新的內容,只不過我們是現在再來看它。那麼,我們現在認為是“新”的東西,它以後也會成為“陳”的內容。所謂“陳”和“新”,這既是一個時間概念,也是一種審美的改良。這種“改良”雖然是波浪式前進的跨越式發展,但它還是有一定的延續性,就好比珍珠串中間的經線一樣,它一定是連環式的。
書法對每個人來説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文化親近感,提筆寫字是我們開始文化之旅的日常訓練之一。從文化層面來説,書法的本質屬性是漢字的書寫,核心價值是文氣、雅正、自然。就我而言,我的書法定位是首先要追求文氣。我一直是對文人書法比較關注,因為每個人的氣質、學術背景、文化底蘊有所不同,這就決定了每個人不同的審美取舍和偏好。譬如有些人偏好民間書法,像一些碑板之類。那麼我是追求文人書法,譬如帖學的,諸如“二王”(晉代著名書法家王羲之、王獻之)的臨帖,我也寫了很多。此外,我也喜好唐代的杜牧、宋代的蘇東坡、南宋的陸遊等文人書法,還有民國時期一些學人的書法。因為我覺得他們的字裏行間有一種端和雅正的氣息,就像黃庭堅講的“鬱鬱芊芊”,有一種文氣自然而然地彌漫出來,那是書法最內在的氣質。書法跟一般的視覺藝術還不同,書法更注重的是內涵,是一種內斂的、內在的東西,包括書法跟書者本人的融合關係,也就是我們常説的“書如其人”,這其中滲透著個人的修養、氣質、學養,甚至是個人的性格,全部融在一起。
1
趙彥國

江蘇書法呈現出風規自遠的書法風格取向

江蘇書法呈現出風規自遠的書法風格取向
江蘇書法呈現出風規自遠的書法風格取向
江蘇書法是中國書法史上的一個重鎮。從東晉二王到明清時期吳門書派,以及民國時期于右任的、再到近現代“金陵四老”——胡小石、林散之、高二適、蕭嫻,也盛極一時,他們是中國古典書法的一個完美的句號。這些書法界前人的成就對于我們現代的江蘇書法具有引領作用的。我認為,江蘇書法一直是根植于傳統學術的,重內質而輕外在表現,是鬱勃文氣的精神氣象,是一種正大而風規自遠的審美取向。
當前書法的群眾基礎非常廣泛,練習書法者日眾,可以説人人都有成為書法家的可能;但書法又很難,因為真正能成為書法大家或大師的人很少,屈指可數,甚至幾百年才出一個。真正的書法不僅僅是寫寫字、抄抄書,這太淺顯了。我認為,我們應該深入了解書法史,對書法有一個全面而深入的了解。譬如通過學習和梳理書法史,了解書法發展的整個的脈絡是什麼、書法史整個的立體形狀是什麼,這樣你才能夠對它有一個全面的認識。出于這樣的一個目的,我平時喜歡讀書法史,在這方面也做了一些研究。我的碩士論文是“章草歷史流變研究”,我就是想通過一種書體去了解整個書法史的演變過程,所以就做了這個研究,收獲很大。這樣就相當于在我的頭腦中建立了一個框架,一種歷史觀。就好比我們建造一個儲藏間,幾個櫃子、貨架全部打好了,然後你把所有看到的東西都放到貨架上。這樣你頭腦中的知識,會有序地去排列增加的。讀史,讓我們樹立了這麼一種清晰的、全面的史觀。
1
趙彥國

書法作品體現創作者身上的精神力量

書法作品體現創作者身上的精神力量
書法作品體現創作者身上的精神力量
從技術層面來説,書法活動離不開筆墨紙硯,以筆為中心,筆尖體現靈動,筆根體現力量,筆肚體現中正。用筆應如驚蛇入草,要熟練掌握正峰、偏峰、側鋒、絞峰各種復雜運動,始終讓筆峰如鐘擺,在正峰和側峰之間搖擺,像呼吸一樣有節奏地連續書寫。總而言之,學習研究書法首先要尊重"物性",再發揮心性,將物、手、心相結合,創作出自然感人的作品。
書法不僅僅是一種視覺表現,也是一種個人性情的表現,任何藝術它都可以有性情。你想要知道一門藝術的核心是什麼?書法史可以告訴你。歷史上能成為著名書法家的,往往是才德要好,才德兼備的。“德修立義”,這樣的人和作品才會留下來。所以説,我們看到的某一件書法作品,它不僅僅是一張墨跡,它還是創作者精神的一種物化。你看到的這張字,就倣佛看到了一個活生生的人的精神形象呈現在眼前。我們後人收藏書法,並不僅僅因為它的文化價值和市場價值,收藏的也是創作者身上具有的一種精神的力量。
現在,全社會對書法的重視程度提高了,書法進校園、書法進社區等形式是非常好的。其實從整個書法的發展歷程來看,書法就應該一直在這些地方,只是因為文化有了斷層,書法的文化功能逐漸被丟失掉了。我們現在能夠意識到這種傳統文化傳承中的缺憾,並把它找回來,我覺得是一種進步,是非常值得提倡和推崇的。我們學習書法,並不是因為人人都要成為書法家才來寫字的,是因為它是我們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的最基本的載體。如果説我們連漢字都不會寫了,提筆忘字,我們的文化怎麼傳承?這是一個很根本的東西。另外書法中還包含了很多傳統哲學、美學的內容,甚至于倫理道德層面的東西,都融在漢字裏面了。我們通過學寫漢字還可以起到一定的寓教于樂作用,以及一種社會教化的功能。從另外一個角度講,書法還可以讓我們靜心、修心、養心,可以讓我們的身心得到放松,又可以達到“怡然自樂”的養生效果。(戚軒瑜/文 唐楊/攝)
趙彥國
中央美術學院博士、江蘇省書畫院副院長、江蘇省書協副秘書長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