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

超級連接的博物館要“以人為中心”

新華網江蘇 江蘇要聞專題 政務 民生 市縣 體育 無人機價格觀察財經 旅遊 教育 房産
在5月15日的一款熱門旅遊APP上,南京博物院(以下簡稱“南博”)被網友們打上“必遊TOP6”標簽,並成為南京“昨日人氣NO.2”的景點。周末節假日,南博內人流如織已是常態,大報恩寺琉璃拱門等從《國家寶藏》走進大眾視野的文物,更是吸引著遊客絡繹不絕。
藝術殿堂、可供市民休閒的文化場所、令人慕名而來的城市文化景觀——在南博副院長王奇志看來,新時代下南博的“名片”上,可以印著這三樣身份。立體地説好文物故事,讓不同層次的受眾都能獲得更加飽滿完善的體驗,南京博物院一直在讓自己更豐富、更有趣、更“好玩”。
精彩觀點
1
王奇志

從‘陳列’到‘展覽’,開創藏品闡釋與展示的新方法

從‘陳列’到‘展覽’,開創藏品闡釋與展示的新方法
從‘陳列’到‘展覽’,開創藏品闡釋與展示的新方法
在我看來,“超級連接的博物館”就是在原先“陳列”、“研究”的博物館職能上,在深度與廣度上多渠道地吸引新的觀眾並增強彼此的聯係,博物館必須開創藏品闡釋與展示的新方法,強調以人為中心、與公眾互動。
“超級連接”最重要的是在業務范圍上有所突破,是從“陳列”到“展覽”的過程。在以往的“陳列”中,博物館的工作就是把東西逐一擺放出來;而在“展覽”中,存在著一種“我展你覽”的關係,文物藏品與看展人發生著關聯:我們講究展品之間的相互關係,通過相關的文物展現這個區域過去人們的生活,從而帶給受眾體驗式的感動。
這一概念在2016年南博年度大展《法老·王》中得以體現:策展創造性地架構起埃及文明和漢文明的對比與呼應,比如同臺展出的埃及制作程序繁多的木乃伊,和漢代工藝精密的金縷玉衣,表達著兩個區域共通的視死如視生的精神信仰。
在受眾的體驗感上,《法老·王》在策展階段就對目標受眾進行了調研,了解不同年齡段、不同職業的受眾都想看到什麼,策展人員把收集的信息帶入到創作過程中,有意識地與合作方——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館進行溝通。展覽過程中我們也在潛移默化地保持著和觀眾的溝通,收集他們的參觀路線、在某個文物前停留和討論時間等等,從而微調不同的體驗活動。現在的博物館除了研究課題,還要研究觀眾,最大限度的滿足不同層次人群的需求,做到有的放矢。
最後,今年國際博物館日的主題提到了“新方法”,也許是意識到博物館在“超級連接”上還存在一些阻礙,需要博物館人集思廣益去破除創新。為什麼觀眾在閒暇時間不選擇來博物館?一開始可能是經濟障礙,但國家在2008年免除了博物館參觀費用;現在更多的是時間問題,南博在嘗試節假日延長開放、夜間開放;如果是空間距離,我們也在借用網上展覽等方式讓溝通零距離……我們努力的方向與內容,就是為觀眾來博物館掃除障礙,為觀眾留在博物館增添樂趣。
1
王奇志

超級‘鏈’接的博物館:新技術讓歷史在觀眾眼前‘活’起來

超級‘鏈’接的博物館:新技術讓歷史在觀眾眼前‘活’起來
除了理念的變革與創新,新科技、新媒體的探索與實踐,也成為南博溝通大眾“新技能”。
去年,南博考古所在金壇考察土墩墓遺址,通過直播平臺,對外撩開了江南區域在東周時期土著生活的神秘面紗,考古人員還現場回答了觀眾的彈幕提問。
網上直播、賣萌又有內涵的新媒體公眾號成為南博“行走的課堂”;全館WIFI覆蓋,歡迎觀眾在不使用閃光燈和自拍桿的情況下對文物進行“美顏拍照”,自發形成“朋友圈裏遊南博”。我們不斷嘗試借助互聯網向全社會傳播,使人們通過更為便捷和新穎的方式,領略中華文明的永恒魅力。
而南博數字館是全國第一個落地的數字館,把中華傳統和江蘇地域文化,通過影像、全息投影等方式,分成多個片段表現出來。文物本身不會説話,我們通過技術更立體地展現文物故事,讓歷史變得更加形象清晰。
我們也在計劃發展建設智慧博物館,把藏品資源、觀眾層次、管理係統這些分開的信息孤島進行鏈接匯聚,讓博物館更“聰明”。通過大數據分析,可以通過用戶訪問的數量、時間、興趣點,總結出觀眾的參觀喜好,為今後的展覽和開放提供依據、有利于博物館針對不同數字化展示程序,做到智慧優化並實現博物館庫房與展廳、博物館觀眾與工作人員、人與物之間的智能化管理,構建智慧博物館體係。
1
王奇志

讓博物館‘有人來’,讓觀眾‘留下來’

讓博物館‘有人來’,讓觀眾‘留下來’
讓博物館‘有人來’,讓觀眾‘留下來’
評判博物館服務公眾的標準當然有很多,最直觀的一點是“有人來”,而且讓他們“留下來”,怎樣達到這個目標呢?
這幾年,我們一直強調“分眾教育”理念。比如針對兒童心理特徵,為他們營造身臨其境的參觀遊戲;針對成年觀眾提供專題講座和導覽、構築文化傳播平臺;還為視障觀眾提供特殊體驗活動,為附近社區居民提供品茶看戲的休閒場所。分眾和大眾是對立的,面向大眾是找普遍規律,而面向分眾則是找差異。如果説南博是一部底蘊深厚、生動豐富的書,要讓不同的觀眾都能讀懂它、喜歡它,還需要配合形式多樣的教育活動,並將之轉化為不同層次觀眾都能接受的方式。
再者,是修內功,努力把博物館的文化産品做好,包括展覽、教育活動、文創産品和我們提供的服務。讓文化産品吸引人,讓文化産品常看常新,可以讓人們對博物館的展覽和服務有較深刻的印象,有想再次參觀博物館的願望,在參觀的過程中,真正享受到了尚美的精神産品,享受到了文化服務。
最後是多宣傳、做推廣,向社會的田野廣泛播撒文化,在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精神需求的同時,提高博物館的形象。南博將年度大展的宣傳印在地鐵的燈箱廣告上、投在鬧市區商場的大屏,利用公眾號和媒體宣傳我們的聲音和展出特色。借此推廣宣傳,能夠讓更多的人走進博物館豐富自己的學識,豐富自己的歷史知識和經驗,人們能夠在博物館中體驗到歷史文化的博大精深和源遠流長,能夠通過經驗的積累探究文明建設的豐富底蘊。(魏薇/文 施漢 郭家豪/攝)
王奇志
南京博物院副院長、黨委委員、研究館員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