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

生活積累與想象力是寫作的“兩只翅膀”

新華網江蘇 江蘇要聞專題 政務 民生 市縣 體育 無人機價格觀察財經 旅遊 教育 房産
近日,被稱為“動物小説大王”的作家沈石溪出席了第八屆江蘇書展,並與小讀者們分享了自己的寫作心得。他接受新華網採訪時表示,自己是站在一個動物的角度來反觀、審視人類社會存在的一些問題,創作文學作品需要投入自己的真實情感,寫作的“兩只翅膀”分別是生活的積累與想象力。
精彩觀點
1
沈石溪

站在動物的角度反觀、審視人類社會存在的問題

站在動物的角度反觀、審視人類社會存在的問題
站在動物的角度反觀、審視人類社會存在的問題
我16歲那年到雲南西雙版納插隊落戶,1969年的西雙版納交通不便利,還沒有被開發,所以保留了大片大片的珍貴的熱帶雨林,雨林裏面還有很多野生動物。我就在這個有著“植物王國”和“動物王國”美譽的土地上,生活了整整18年,期間還當了6年農民。
在我當農民的期間,那時還沒有頒布野生動物保護法,老百姓們在農忙時種田,農閒時就扛著獵槍、牽著獵狗,上山打獵。那麼我們也入鄉隨俗,再加上男孩子本身就喜歡爬山遛狗,就經常跟著當地老百姓上山打獵。因此,我就跟很多的野生動物有過一些零距離的接觸,也積累了不少關于大自然、關于動物的一些寫作素材。所以,我後來寫作的時候就選擇了以西雙版納這塊土地為背景,來創作一種動物小説,我想這是比較適合我來寫的。
大部分人認為我的動物小説既體現了動物原始的生命張力,也挖掘了很多鮮為人知的動物傳奇故事。但是,我的動物小説裏面還有很濃的人文色彩,就是把人類社會的一些道德觀念,以及自己對生命的感悟等,融入到我的動物小説裏來。所以,我的動物小説可能不純粹,是一種動物的傳記文學,不是傳統意義上的一種動物小説,也不同于國外的動物小説。這是因為我站在一個動物的角度來反觀、審視人類社會存在的一些問題,通過描寫動物的故事,來實現動物世界跟人類社會的平行視野。
1
沈石溪

青少年時代是閱讀‘黃金年齡段’

青少年時代是閱讀‘黃金年齡段’
我覺得人生的閱讀“黃金年齡段”是青少年時代,青少年後期的閱讀是一種補課,或者説是一種加油。我們進行知識墊底的階段,主要是從少年到青年這十幾年,這時能真正讀得進去的書,才是自己文化知識的積累。
我寫的動物小説首先是一種文學,它講究語言優美,懸念設置得精巧,故事情節強烈,人物的命運跌宕起伏,我希望小讀者們閱讀它可以增長自己的文學素養。另外,小讀者們通過閱讀這個動物小説可以了解動物世界,這種色彩斑斕的生命現象,這種鮮為人知的生存密碼。還有,就是能夠欣賞到動物世界在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下,它們是如何頑強生存、追求輝煌、不屈不撓的。“掙扎求生”是一種生命的力量,是一種我們所説的陽剛之美。
我在寫作的時候也會反觀現在的教育,有一種“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現象已經引起了大部分人的焦慮。其實這種現象也有意無意地傷害了孩子們童年的歡樂,犧牲了孩子很多玩遊戲的快樂時光。社會上很多有責任的教育家和社會學家對此都有過深刻的反思。那麼,我自己在寫欄目的時候也會對這種教育現象表達我的一種批評。
1
沈石溪

創作文學作品需要投入真實情感

創作文學作品需要投入真實情感
描寫動物當然有各種各樣的技巧,但關鍵是對動物要有顆愛心,因為所有的文學講到底都是要有情感投入。對你要描寫的動物有了愛心以後,心與心的距離就會縮短,那麼你就能看到別人往往會忽視的,但在那些動物身上表現出來的一些優秀品質,這樣才能寫得比別人更加生動有趣。
還有,我認為寫動物小説更需要強調一種想象力。我過去給同學們講課的時候,我一直會強調的是,寫作就好比一只鳥,我們大家都知道鳥如果要飛起來,那必須是兩只翅膀同時震動,這樣才飛得起來。那麼寫作的“兩只翅膀”,一個是生活的積累,你在生活中通過觀察與了解,通過親身投入這樣的生活,你吸收到的、看到的、聽到的一些生活內容,就會成為自己的創作素材。另外一個“翅膀”就是要有豐富的想象力,落實到動物小説的創作中更是這樣。如果完全根據生活去寫,那會局限自己的眼光,局限自己的思路。你只有放飛自己的想象和精神,這樣才能夠寫出更好的動物小説。
我覺得這個作品不管是在網絡上發表,還是在書籍雜志上發表,性質是一樣的。那就是把自己的所思所想,把自己想要表達的東西披露給讀者,只是渠道不一樣。對于網絡作家而言,我覺得他們更需要一種自律,對文學要有一種敬畏之心。過去,中國有句老話叫做“文章天下事”,所謂“百年文章”就是你一定要把發表自己的作品當做一個很嚴肅的文學追求,一種人生的追求。(戚軒瑜/文 席航飛 唐楊/圖)
沈石溪
兒童文學作家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