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爸虎媽’‘靜待花開’都有缺陷,培養孩子,要注重細節。

潘知常:看人生,不要百米跑,要馬拉松

新華網江蘇 江蘇要聞專題 政務 民生 市縣 體育 無人機價格觀察財經 旅遊 教育 房産
隨著教育理念的不斷革新,“虎爸虎媽”式的教育越來越受到社會大眾的廣泛詬病。取而代之的是放慢教育腳步,“靜待花開”式的觀點則受到很多年輕父母的追捧。但只取其一,又不全面,適當扮演“虎”的一面,又盡量給孩子自由發展的空間,找到“嚴厲”與“寬容”的結合點,才是積極的教育方法。
本期係列訪談特別邀請到中國著名美學家、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潘知常先生與大家探討教育中的美學,以及如何在教育中引導孩子發現生活中的美。
精彩觀點
1
潘知常

‘虎爸虎媽’‘靜待花開’都有缺陷,培養孩子,要注重細節。

‘虎爸虎媽’‘靜待花開’都有缺陷,培養孩子,要注重細節。
“虎爸虎媽”與“靜待花開”的教育觀點都是作為極端提出來的。例如説我是一位父親,教育孩子可能有虎的一面,但也有寬容的一面,因為這是實際情況,所以家長只取其一,走極端的可能性不大。兩種觀點,其實都是希望孩子未來可以成才,這才是問題的原因。是否要把孩子培養成郎朗那樣的?坦率地説,郎朗的成功是很心酸的。一個虎爸、虎媽培養孩子成功了,但百萬、千萬個虎爸、虎媽還是失敗的。
我建議,培養孩子要按馬拉松來衡量,目光要長遠,不能按百米賽跑來衡量。你不能説我小孩哪一次大賽成功了就算成功,他後面還有漫長的人生道路要走,如果説後半生走得不好,跟前半生一抵消還是不成功。所以説,笑到最後才是笑得最好。
平衡兩者的關係,其實就是在探索正確的教育方式,探尋小孩的成長成才之路。換成這個角度,我們就很容易回答這個問題了。根據我的經驗,一個小孩成不成功,有沒有出息,很重要的就是取決于他的習慣。他的生活習慣,學習習慣和做人的一些細節,其實這些東西是真正決定小孩未來的,或者用我的話説叫細節決定命運。
1
潘知常

發現美,是最簡單、最直接、最潤物細無聲的訓練。

發現美,是最簡單、最直接、最潤物細無聲的訓練。
我經常説小孩天生就是一位詩人、一位畫家,是離美的東西最近的。成年人經過了數理化,經過了政治、歷史的學習,當然文化水平提高了,但是對這個世界那種新鮮的把握或者感受度就消失了。我們所説的小孩和美的關係主要是講對大自然和人生的寬容程度,以及對創新程度的理解。
如果一個小孩喜歡自然,喜歡像陽光、水和空氣一樣的美,本身就説明了他對這個世界有一種比較長期的包容心態,不會太功利;第二點,發現美,一定要有一顆悲憫之心。對人類的基本準則會發自內心的接受,誰要是踐踏了這些準則他會責無旁貸地反對,比如不歧視殘疾人、尊重女性、愛護動物等等;第三點,就是培養孩子的創新能力。因為凡是美的東西它一定是別具一格,與眾不同的。小孩他從喜歡這些東西起步,就會無形中培養他的創新精神。這些品質、能力都是在潛移默化中形成的,都是發現美,打開新世界的一把鑰匙。所以説發現美、培養孩子“愛美”也是最簡單、最直接,最潤物細無聲的訓練。
1
潘知常

只能是史湘雲,也必須是史湘雲。

只能是史湘雲,也必須是史湘雲。
我經常説《紅樓夢》中的史湘雲是南京的驕傲。因為史湘雲的人生觀,婚姻觀都是符合當下的。現在社會上流行一句話叫“生子當如孫仲謀,娶妻當娶史湘雲”。雖然史湘雲家庭不幸,父母雙亡,但她能夠戰勝自己,能夠快樂的成長。在研究《紅樓夢》的時候,我總會被她感動,因為她就像一部快樂的交響曲,她走到哪就把快樂帶到哪,從來沒有用不好的情緒影響任何一個人。她跟林黛玉説:“看你整天慘兮兮的,情緒很不好。説實話我比你還差,但是我比你快樂。”
並且史家也在南京,史湘雲也有南京女孩在中國古代社會中粗服亂頭,不掩國色的外在形象。所以如果讓我推薦一個《紅樓夢》裏的人,我覺得她只能是史湘雲,也必須是史湘雲。
1
潘知常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中國古代最重要的育人觀點,也是被全世界承認的,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現在家庭教育是很畸形的,就是父母做不到的,要求孩子一定要做到。我覺得教育小孩其實很簡單,小孩一輩子平安,快樂就是最好的。
孩子的成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而且任何一個人的成功包括孩子都是社會給的,決不是自己去競爭的。我們過去以為要競爭,要去拼搏,其實競爭和拼搏是一定有反作用力的,所以我教學生從來不要他們競爭,我要他們什麼呢?要他們能夠融洽的融入這個社會,要這個社會都很快樂,覺得你在這個社會上出生是我們大家的快樂,那什麼大家都會願意分享給你。如果你反過來説什麼我都爭、搶,那這個社會就不會接受他。
潘知常
中國著名美學家、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