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克菲

中國創業時代,極致的技術就是王牌

新華網江蘇 江蘇要聞專題 政務 民生 市縣 體育 無人機價格觀察財經 旅遊 教育 房産
潘克菲的求學工作之路算是“順風順水”: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化學工程博士學位後,他進入美國通用電氣公司全球研發中心,後又在新能源尤其是太陽能領域鑽研多年。這位“前硅谷人”有超過20年的納米薄膜研究和工業生産經驗。但渴望把新材料運用到多面性的應用場景中的他,最終選擇了回國創業。從科學家向企業家轉變,高科技人才的創業之路需要邁過怎樣的難關?潘克菲坦言,創業是不斷試錯的過程,但在“中國創業速度”的大背景下,極致的技術是他最終的謀略與底氣。
精彩觀點
1
潘克菲

時代的風,讓我把硅谷前沿技術轉化為本土産業鏈

時代的風,讓我把硅谷前沿技術轉化為本土産業鏈
雖然在美國的工作一帆風順,我個人卻希望挑戰一下自己,把新材料嘗試運用到更多面性的應用場景中。我和硅谷的朋友一拍即合決定回國創業,2012年,諾菲納米誕生了,我負責産品與技術,朋友負責市場運營和管理。
不過,當創業真正開始之後,我才真切感受到創業的難點:創業是試錯的過程,但是有的試錯成本是致命性的。值得慶幸的是,2012年我參加了第一屆“千人計劃”創業大賽,我主導的“光伏及觸控顯示領域用高性能納米導電膜開發及産業化”項目得到了創業導師北極光創投董事總經理楊磊的輔導,並獲得了來自北極光創投220萬美元的投資。
諾菲納米並不是最早做納米銀線材料的,但我們用不到競爭對手二十分之一的成本、三分之一的時間,打破了長期以來壟斷在國外的觸摸屏材料技術壁壘,完成了從實驗到産業化的整個進程。專注于材料研發的同時,不忽略工藝以及與産業鏈下遊的兼容,相比競爭對手,我覺得諾菲納米的競爭優勢在于“快”,受益于中國成為“世界工廠”,已具備完整的産業鏈,諾菲納米可以快速服務好客戶。要説最不一樣的地方,是我們有有海外的視野,加上本土的經驗,不管是在産品的研發上,還是在市場的推廣上,都是雙頭並進。從這一點説,我們趕上了“中國創業時代”,在這一背景下,技術過硬就一定有用武之地。
1
潘克菲

極致的技術也有高風險,知産保護刻不容緩

極致的技術也有高風險,知産保護刻不容緩
智能教室、智能會議室等應用場景都需要用到觸摸屏,我在市場調研時判斷納米銀線材料在這方面的應用會越來越廣,因此,我們把所有研發精力放在了觸控顯示這一部分。
在新技術誕生之前,柔性顯示廣泛採用的是被日本企業壟斷的ITO技術。但相比ITO,可實現折疊、彎曲功能的“納米銀”薄膜,將是顛覆未來半導體材料的有生力量,我們的團隊不斷突破技術壁壘,把納米銀材料越做越小、越做越細,給用戶帶來更加極致的體驗。
除了強大的執行力和中國的速度外,我也很注重知識産權的布局和保護。隨著越來越多國家加強對知識産權的保護,專利的壁壘也愈顯重要。從2012年創立至今,諾菲致力于納米銀線材料的開發、生産與應用,目前已擁有70余項高質量國內外專利,其中29項已授權,包括10項美國授權專利, 是目前國內納米銀線領域擁有專利庫的領跑者。
核心材料和技術的開發是一件高投入、高風險的事,國家必須大力加強對企業知識産權的保護,提高專利的質量審查,建立起健康的體係,這樣會鼓勵更多的企業家敢為天下先,持續投入創新的洪流。
1
潘克菲

選擇投資人,品牌和資金不是全部

選擇投資人,品牌和資金不是全部
在選擇合適的投資機構上,我想,品牌與資金很重要,但不是全部,估值高低都是虛的,但投資理念與價值觀會帶來化學作用。
比如,諾菲納米成立沒多久,我們開始和英特爾接觸,一起合作項目,到2015年英特爾正式從合作夥伴成為戰略投資者,也是源于二者志同道合。我們特別看重英特爾所帶來的工程師文化:對方會派駐工程師到諾菲納米進行指導,這種産業生産過程中的經驗並不是普通投資方能提供的。現在我們生産的納米銀導電薄膜就在英特爾的OEM廠商中正式推廣,兩者之間形成互助互促的良好關係。
創業公司在選擇投資人時,一定要牢記關鍵是要能將技術轉化成産品,腳踏實地做好事情,但企業能做起來是離不開團隊作用的,有時候投資人也是團隊的一員,只有心齊了才可能做成事,這就需要大家有共同的價值觀,有一致的發展願景。(魏薇/文)
潘克菲
第十批國家“千人計劃”創業人才,諾菲納米創始人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