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

科技轉化要大膽邁步,“知本家”還應再多一點

新華網江蘇 江蘇要聞專題 政務 民生 市縣 體育 無人機價格觀察財經 旅遊 教育 房産
從清華大學的教授,到中國最早創辦深圳清華大學研究院及企業孵化器奠基人,再成為從事石墨烯應用開發的領軍人物,馮冠平自己都笑稱“人生跨度有點大”。
 “將來石墨烯顛覆性的應用將在醫療領域。”馮冠平介紹,他鼓勵中國石墨烯産業的奮鬥者“不靠市長要靠市場”,砥礪創新,在新應用領域真正讓石墨烯“發熱發光”。
精彩觀點
1
馮冠平

‘沒有爭議的項目我不投’

‘沒有爭議的項目我不投’
‘沒有爭議的項目我不投’
長久以來,我投資的項目有一個共通性:知識和技術含量高、成本和風險都相對較大的“硬科技”項目。項目不局限于清華大學的研究成果,而是接納全世界的項目。
我的原則是“沒有爭議的項目我不投”。因為“無爭議”代表著這個項目很難有創新性。一個項目如果院裏的專家教授科研團隊評估時,一致覺得可以投的,我就不投了。如果是有爭議的,我就投。因為能被全部人看到它的好,這個項目就不具備前瞻性的了,未來發展空間就有限。
 我選擇一個項目,首先注重其自有的核心技術,是否有創新性,其次,我也注重團隊素質,是否具備做大企業的條件。在常州第六元素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孵化過程中,我參與了企業生産和經營,但我讓公司在創辦初期不要輕易接受上市公司的投資和收購——因為現階段做強石墨烯應用,我們需要更多自主性和責任感,對産品的研發不可懈怠。
最後,投資項目也不僅僅是看利潤的回報。我是清華大學教授出身,既有這個身份,我更有身先士卒做“硬科技”科研轉化的使命。
2011年,我離任深圳清華大學研究院院長,但我依然想為國家再引進、孵化出兩個在世界産業領域領先的高科技項目。當時外界認為我不切實際,但經過七、八年時間,我心目中這兩個高科技産業雛形開始成形:一個是超材料産業,另一個便是石墨烯産業。
這才是我的成就感。
1
馮冠平

‘石墨烯的顛覆應用將出現在醫療健康領域’

‘石墨烯的顛覆應用將出現在醫療健康領域’
‘石墨烯的顛覆應用將出現在醫療健康領域’
發熱應用是目前石墨烯應用中有望實現大規模民用的領域。很多人會説,搞了這麼久石墨烯應用,為什麼只重點利用了石墨烯薄膜迅速發熱的原理。但真正要理解石墨烯所發出的“熱”的內涵,和普通發熱究竟有何區別,需要沉下心來在實驗室做大量基礎實驗。
我們對石墨烯的“熱”展開了大量研究,並且帶來了利用石墨烯發熱原理制成的“人體能量測試儀”。外觀上它看上去像一只手電筒,利用石墨烯的特殊性能,可以在極低電壓條件下高效地輻射出遠紅外能量,這種遠紅外能量一旦與人體接觸,即與人體細胞産生共振,大量的能量就會被人體吸收。
通過實驗測試發現,這種性能是單層石墨烯特有的,並且不同體質的人體對石墨烯能量表現出比較明顯的吸收差異,這一現象可能為人體能量的定量化測試提供新的思路,有望為中醫現代化提供一個可量化的指標。目前,這款産品已經在深圳一些中醫院投入使用。
為探索石墨烯在醫療領域的深層應用原理,我在常州創辦的“烯旺科技”,專門成立了石墨烯醫療研究中心,進一步研究石墨烯遠紅外發熱機理。目前公司正在積極探索石墨烯發熱膜在甲狀腺結節等臨床領域的應用,效果良好。
接下來,我也把石墨烯在醫療健康的應用課題,帶入常州石墨烯小鎮進行研究。我相信,隨著石墨烯科學研究的深入,其在醫療健康領域的前景越來越被看好,有望為人類帶來更大的健康支持。
1
馮冠平

石墨烯的未來方興未艾,高端應用領域要‘闖’要‘創’

石墨烯的未來方興未艾,高端應用領域要‘闖’要‘創’
江蘇的石墨烯産業特色是産業集聚力強、起步時間早、基礎雄厚。我認為未來2-3年內,中國會誕生若幹家石墨烯龍頭企業,而1/3的龍頭企業會在江蘇。
值得一提的是,江蘇石墨烯産業由政府主導。但企業要發展,關鍵在自主創新,要“靠市場而不是靠市長”;從政府幫扶的角度而言,給企業真金白銀是很好,但更重要的是給企業一個市場。
烯旺公司採取的“常州模式”,便是産、學、研協同發展模式。圍繞石墨烯産業,常州市政府搭建以江南石墨烯研究院為主體的産學研平臺,我們再以市場化運作方式構建完整的投融資服務體係,通過引進海外高端人才,孵化培育更多石墨烯高科技企業,創建以江南石墨烯研究院、第六元素等骨幹企業,南京大學等眾多科研院校為基礎的江蘇省石墨烯産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將産業鏈資源整合起來,産業化能力迅速顯現。
但在之前一些石墨烯論壇上,我看到很多家企業帶來的石墨烯産品,依然沒有跳出“發熱穿戴設備”的設計理念。這是由“烯望科技”最早在石墨烯應用領域中探索出的産品,如今被市場大量模倣。石墨烯的應用不該僅僅如此,石墨烯人應該步子大一些。
人才的創新能力寶貴而奢侈。同時作為教育工作者,我意識到創新性教育刻不容緩。曾經,清華大學每年都有數百項科研成果受到國家獎勵或獲得專利,但科技成果轉化成産品的能力卻有限。後來,深圳確立了發展高科技的戰略目標,在我就職于深圳清華大學研究院並孵化眾多企業的過程中,我深刻感受到科研教育應當與企業充分結合,融入市場再對症科研。而且,在學生接受創新性教育、參入企業實踐前,我們的教育工作者更應一馬當先,身先士卒架起高校與企業間的橋梁,打通科研成果轉化斷層,實現科研成果産業化。
我欣賞能“闖一條新路”的人。當年光明日報稱我為“知本家”,如今,我希望有越來越多的“知本家”在國內涌現,以科技報國,以創新為責,實現充實的人生理想。
馮冠平
江南石墨烯研究院名譽理事長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