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

經典性的作品有助于培養讀者博大的悲憫情懷

新華網江蘇 江蘇要聞專題 政務 民生 市縣 體育 無人機價格觀察財經 旅遊 教育 房産
日前,著名兒童文學作家曹文軒出席第八屆江蘇書展,為首屆“曹文軒文學獎”獲獎作品頒獎。他在接受新華網採訪時表示,優秀的作品需要具備文學性,文學需要強大的想象力,但對從前生活的記憶,對當下現實的記憶,這種記憶力比想象力更重要。
精彩觀點
1
曹文軒

記憶力比想象力更重要,建議寫作從寫實練起

記憶力比想象力更重要,建議寫作從寫實練起
記憶力比想象力更重要,建議寫作從寫實練起
我相當數量的作品都是寫自己家鄉的生活。因為一個作家最寶貴的社會經驗,可能是他的童年那個部分,《草房子》裏面有一句話:“一個人永遠也走不出他童年”,就是這個意思。但一個人寫他的家鄉生活,或者説是他記憶中的那份驚艷的時候,肯定不可能是一個原封不動的狀況。他在寫作過程中會根據故事情節的需要等方面,對那個家鄉,對那個所謂的童年,進行一定的修改或改造,讓它更適合自己的故事。
我想對年輕的作者們説的是,無論你是在寫童話也好,寫長篇或短篇也好,你一定要想到自己寫的是一部文學作品,“文學”這兩個字是每時每刻都不可以忽略的。因為只有當你的作品成為文學作品的時候,它才有可能穿越時間、空間,能夠活到明天,甚至活得更長一點。如果一部書,一部所謂的“文學作品”,它的文學性很差,那麼這本書很快就會“死亡”的。另外,一定要記住的是,一個寫作的人不能總是寫作,他必須拿出足夠多的時間來用于閱讀,我是七分閱讀三分寫作。只是不停地寫,可能也只是在“復制”,並不會有所前進。
現今,我們談論更多的話題是“想象力”,文學需要強大的想象力,但我們很少記得還有一個叫“記憶力”的東西。可是在我看來,記憶力是一種比想象力更重要的東西。所謂的“記憶”,就是對從前生活的記憶,對當下現實的記憶。現在的一些年輕作者在這個問題上不是很清楚,他們把更多的時間用到了幻想上天入地、裝神弄鬼,這個可能是存在些問題的。所以我一直主張從寫實練起,但這只是我的個人建議,每個人的情況都會有所不同。
1
曹文軒

作家的社會責任感基于充分尊重自己作品的文學性

作家的社會責任感基于充分尊重自己作品的文學性
作家必須有社會責任感,但這種責任感是在“充分尊重自己作品的文學性”這個前提下來體現的。因為一部文學作品不是一次簡單的説教,不是來表達自己的某些看法,不是這樣的。正如我經常説的,一個作家和一個知識分子,他們是有區別的。作家承擔的責任和一般知識分子承擔的責任是有區別的。作家要通過自己的作品告訴了人們,美是什麼,愛是什麼,善是什麼。
只要人類社會往前走,只要人性不變,那麼每一代的讀者們與《草房子》之間的聯係就不可能斷裂。因為它寫的是基本人性。基本人性就是昨天存在,今天還存在,將來也一定會存在的本質性的那些方面。當一個作家的文學作品扣到這個底部的時候,其實就意味著這部作品是會永遠活下去的。
當我們已經泛泛地談論到閱讀對一個國家,對一個民族的重大意義之後,我們現在還要談什麼樣的閱讀才是有利于國家和民族的,這就回到了閱讀質量的問題上,那麼也就自然回到了圖書的質量問題。現在正處于一個商業化的社會,出版的門檻很低,市場上的圖書很多,但並不是所有的書都值得人們去讀。一個人的生命長度是有限的,怎麼在這個有限的時間長度裏讀到最值得讀的書籍?于是我們非常尊敬地稱這些書叫“經典”。這些具有經典性的作品,有正當的道義觀,能夠幫助我們培養高雅的審美情趣,有助于我們培養博大的悲憫情懷。
1
曹文軒

中國的發展歷程為作家提供了無限豐富的寫作資源

中國的發展歷程為作家提供了無限豐富的寫作資源
中國的文學現在處于“最好的時期”,這是毫無疑問的,這是改革開放帶來的。不是守舊是改革,不是閉關是開放。那麼這幾十年的經濟成果、思想成果、精神成果都得益于什麼?得益于不停的進行著的思想解放運動。正是因為我們現在背後有一個宏闊的國際文化背景,我們反而強大,我們能夠與世界對話,有了走向世界的力量。這樣的一個辯證關係是不可忽略的。現在我們可能應該從接收世界文化,轉而談一談給予世界文化這個話題,因為我們現在已經具備了這個能力。
我們的作品能夠走向世界,許多作家也走向世界,這是因為我們國家整個平臺的提高。假如説要讓我來給年輕作家提些什麼建議的話,話題又回到了“文學性”。只有藝術,只有文學,它才能找到與世界交流的一個契合點。中國這些年來的發展歷程,為中國的作家提供了無限豐富的寫作資源,這份資源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但需要一個作家從民族的立場上升到人類的立場,用人類的主題去回看這些中國故事,只有這樣寫,這個寫作資源的價值才能被世界認可,這是毫無疑問的。(戚軒瑜/文 唐楊 席航飛/圖)
曹文軒
兒童文學作家,北京作家協會副主席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