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

“開放”意味著我們可以和世界在一起了

新華網江蘇 江蘇要聞專題 政務 民生 市縣 體育 無人機價格觀察財經 旅遊 教育 房産
近日,當代作家畢飛宇出席第八屆江蘇書展,並在“書香中國大講堂”為當地市民送上“精神食糧”。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自己堅持寫作的動力源自“虛構的願望”,“讀者接受你的作品”就是作家的人民性。
精彩觀點
1
畢飛宇

我的寫作在一個精神性的空間裏展開

我的寫作在一個精神性的空間裏展開
我的寫作在一個精神性的空間裏展開
有許多作家是從他的故鄉開始寫起的,如果是這樣,為了突破這個地理的局限,他就必然存在一個回歸或者超越的問題。但這個問題對我來説不重要,我寫過所謂的故鄉,但我寫作的重點從來不在這裏。我的寫作都是在一個精神性的空間裏展開的,然後把它拉回到一個現實空間裏來。
當然我也必須承認,作家的故鄉都有特殊的含義,當他寫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他會回過頭來看看他的故鄉,這也是題中之義。不過我還是要強調一點,當一個作家開始書寫他的故鄉的時候,這個也許就是“托夢”,你千萬不要把他筆下的故鄉和地理意義上的故鄉結合起來,你要是到他的故鄉裏尋找他的小説人物,你十有八九是找不到的。
1
畢飛宇

‘虛構的願望’是我一直寫下去的動力

‘虛構的願望’是我一直寫下去的動力
對我來説,最難忘的當然是八十年代的親身經歷。在我的青春期,我趕上了改革與開放,由于年紀的緣故,我對“改革”的體會比較膚淺,對“開放”的印象卻是異常的深刻。“開放”意味著一件事,我們可以大大方方地看世界了。這句話還可以説得更動人一些,我們可以和世界在一起了。這樣的感受,新一代的年輕人不一定能夠感受得到,但對我來説,是刻骨銘心的。可以這樣説,沒有開放,就沒有我,就沒有我們這一代作家。
我是一個熱愛寫作的人,具體一點説,就是喜歡寫小説。這個是由我的神經類型決定了的,只有在虛構的時候我才可以感覺到充實。如果問我一直寫下去的動力是什麼,我覺得就是“虛構的願望”。我也不指望人人都能理解,你坐在那裏做白日夢能有什麼樂趣呢?我有,我樂此不疲。
1
畢飛宇

讀者接受你的作品,就是作家的人民性

讀者接受你的作品,就是作家的人民性
在我看來,任何時代的作家都要誠實,都要講良知,都要説符合內心實際的話。説到底,考驗一個作家不只是當下,還有未來,還有歷史。作家的責任很具體,那就是對讀者負責,讀者覺得你在説人話。讀者接受你的作品,就是作家的人民性。
現在人們發表作品的途徑更加多元化了,如果沒有網絡,許多人的作家夢是不可能實現的,更不用説取得那麼好的發展。我是傳統作家,傳統作家有傳統作家的成長脈絡,必須經歷出版社、刊物和報紙編輯的挑選,這是非常苛刻的,許多人都死在了路上。新一代作家也有他們需要面臨的挑戰,這個是自然的,但無論挑戰有多大,機遇一定比挑戰大。
我特別想對參與江蘇書展的父母親説一句話,我當然希望你們帶著孩子來參加書展,但是我想知道,你做好準備了沒有?你打算給你的孩子做一個榜樣麼?如果能,你就來;如果不能,那就等等,等上兩三年也沒事。書展是培育心靈的地方,是養成好習慣的地方,是訓練舉手投足的地方,是自律的地方,是生活的地方,然後才是求知的地方。(戚軒瑜/文 )
畢飛宇
當代作家,江蘇省作家協會副主席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