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像

帶著中國的藝術符號感受世界文化

新華網江蘇 江蘇要聞專題 政務 民生 市縣 體育 無人機價格觀察財經 旅遊 教育 房産
近期,孟昌明在蘇州一箭河畔孟昌明美術館接受了歸國十年專訪。他認為,只有立足民族文化的根基和把持文化的東方屬性,才能在世界藝術叢林裏建立自己的語言特質。
精彩觀點
1
孟昌明

藝術真正的內核是大眾性

藝術真正的內核是大眾性
藝術真正的內核是大眾性
近期,我在蘇州舉辦了名為《念奴嬌》的個人畫展,這個展覽集合了我近十年一些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展覽中的作品結合東方藝術家所具有東方的文化、心理和筆墨技巧,運用西方綜合性的繪畫模式完成。這個展覽包括了以前的抽象畫和傾向于東方人文的傳統中國畫,是一個有完整的個人語言風貌的總結性展覽。
近20年,我也做了一係列跟藝術相關的衍生品,我想讓藝術平民化,讓所有人都有權利享受美。即使是尋常可見的一個碗、一雙筷子,它都能成為生活裏可以欣賞的藝術品。我希望藝術品可以出現在老百姓的家裏,成為日常生活中的必備用品。同時,我也希望每個人都能夠感受到藝術的純粹,這些藝術衍生品也能為他們的生活增添美感。將藝術融入生活,讓生活走進藝術。
藝術固然有它“高大上”的形式感,但將藝術生活化的過程也會讓我從另一個角度再反省藝術。我認為藝術真正的內核是其大眾性,這就是我做藝術衍生品的理由。藝術衍生品是我的作品的外延,是我和社會交流的方式。從這種意義上來説,藝術衍生品並不比藝術品本身的功能或者價值低。
1
孟昌明

用東方的表達方式賦予作品不同情感

用東方的表達方式賦予作品不同情感
用東方的表達方式賦予作品不同情感
我在國內嶄露頭角的時候只有20多歲,後來去美國再接受完整的西方教育,對西方的邏輯、科學、哲學、美學做係統化的研究。49歲的時候,我以一個普通老百姓的身份再次回到中國,接受中國文化的二度教育。這時,我的心理轉變和文化認同感都比以前更加深刻。
一個畫家展出自己的作品,就是展示自己,展示自己這麼多年對美學探索的點點滴滴,以及自己的一些哲學性追求。在我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中國的元素,同時也有西方的語序。我的代表作《窯變》係列以中國傳統的“器”為依據,揉入西方現代藝術的色彩、構成等因素,將浪漫、張揚的西方的情感色彩和東方內斂的氣韻文化結合起來,並以線條作為媒介,表達我的情感和對美的認知,完成了一個階段性的繪畫交響。
我覺得就藝術符號本身來講,其實是沒有東方和西方的根本性區別,比如中國人用水墨創作,法國人和意大利人用油畫創作等。因為中國經濟的崛起,東方現代藝術的氛圍也開始逐步影響著西方社會的欣賞和理解水平。我們通過自己的媒介來傳達東方的情感,東方情感在一個世界文化的語境裏面,其實已經不僅是以前我們所認為的概念化東方語言了。
所以,我想用東方的表達方式抒發我身處西方時的情感,抒發我因為一半時間生活在中國,一半時間生活在國外所産生的這種特殊體驗。繪畫過程正是將自身和毛筆、水、墨、紙一道,做了一次精神上的壯闊行旅。因此,我十分珍惜如此的過程和學習與研究。
1
孟昌明

東、西方文化的交融讓我找到‘變’的可能

東、西方文化的交融讓我找到‘變’的可能
東、西方文化的交融讓我找到‘變’的可能
我的老家在山東,山東人的表達方式很豪放很直白。在美國20年後,我來到蘇州,昆曲、評彈等蘇州文化讓我學會了另一種細膩委婉的表達方式。通過當地的飲食、戲劇、生活習慣等讀懂當地文化,感受真正的吳文化。當然,江蘇文化也正隨著時代的變遷而改變,但是文化最終會成為大眾共同的語言,因為審美是有共性的。東方人看月亮美,西方人看到的月亮也是美的。所以還需要在符號學或者審美上升華到另一個高度。
我在海外這麼些年,最大的收獲是我學會了西方的科學邏輯架構。這讓我不僅僅可以看到現象,更看到它的本體價值。對一個事物的認識,不能僅僅憑著畫家的一種美感衝動,一種感性認知去對它進行界定。回到東方的語言符號,不能光是文學性淺顯的、直白的描述,更多的應該是發自內心的多維映射。藝術,有時候是通過語言不能表達的,此時,哲學就可以帶來精神的解放。
我從5歲開始學書法,熟讀漢賦、唐詩、宋詞、元曲,去了美國後,對古希臘哲學、德國中世紀哲學、法國現代文學、歐美當代文學等也做了深入研究,這兩種文化讓我找到“變”的可能。這麼多年來,在藝術的學習和創作實踐中,我對中國畫的傳統語言形式有了自己的看法,對題跋、筆墨語言及形式本身都有一些個人的觀點。由于東西方這兩種美好的文化的共同撫育,我開始重新選擇和定位個人繪畫語言。我希望我的風格聚東西方文化為一體,可以讓大家在蘇州喜歡、在南京喜歡,在紐約、在巴黎、在莫斯科,大家也喜歡。
我在2年前去了非洲,畫了《西非印象》係列和《北非印象》係列。其實這也是在另一個高點挑戰我的《窯變》,因為《窯變》係列在這個階段已經是相對完美的個人語言符號的定格。我想發現嶄新的繪畫語言的敘述方式,就必須不斷地挑戰自己,不斷地發現新的美。在接下來的5年中,我可能會再一次發起衝鋒,以個人獨特的視角去發掘真善美,在繁復的客觀物像中提純、升華與重構。
在蘇州的這10年,是我重新回到中國,再次感受中國文化的10年。但我最終還是想帶著中國的文化符號走出國門,站在世界舞臺上建樹自己的藝術理想,弘揚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
孟昌明
知名畫家、書法家、藝術評論家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