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江蘇要聞 融媒産品 圖片 訪談 直播 信息動態 推廣
新華網 > > 正文

花季生命隕落悲劇如何不再重演

2020年07月13日 10:26:31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繆可馨所在的常州市金壇區河濱小學大門。 本報記者沈汝發攝

  7月8日,江蘇省常州市金壇區教育局發布通報,對備受關注的小學生繆可馨墜樓事件公布調查結果:經查,教師袁燈美存在違規違紀行為,給予其黨內嚴重警告處分,收受的款物予以收繳。同時,給予袁燈美降低崗位等級處分。

  此時,距離悲劇發生已經一個多月。6月4日,金壇區河濱小學五年級學生繆可馨衝出教室,翻越欄桿不幸墜樓身亡。

  6月12日,聯合調查組發布第一次調查結果,排除他殺,也未發現墜樓當天課堂中存在辱罵、毆打學生的情況。隨後,網上有聲音質疑,繆可馨因為沒有報名參加自己語文老師袁燈美的作文補習班,遭遇打擊報復。針對網民質疑,金壇區在6月18日再次啟動調查。

  6月21日,調查組成員接受記者採訪表示:“經過初步調查發現,袁燈美在2019年舉辦過作文補習班。繆可馨沒有參加,她參加的是社會上培訓機構辦的培訓班。”這位調查組成員透露説,經初步調查,袁燈美體罰學生和收取家長微信紅包的情況也確實存在。

  一位花季少女殞命校園的悲劇背後,有哪些深層次的原因值得關注,如何避免悲劇重演,這些問題和答案對相關各方和全社會都具有警示意義。 師德師風建設應貫穿于教育全過程

  繆可馨的父母對孩子的猝然離世非常悲痛,難以接受。他們説,孩子是家中獨生女,活潑開朗,成績也不錯。疫情期間,他們還一起跳舞。在繆可馨的家中,各種榮譽證書、獎狀非常多。

  對金壇區聯合調查組發布的第一次調查結果,繆可馨父母並不認可。“我女兒才11歲,看她寫的日記,是很開心的。當天早晨穿著新衣服去上學,説好了晚上要吃什麼,沒有任何異常。”繆可馨的父親認為,“我女兒的個性機靈頑強,不會走極端,裏面一定有很多問題。”

  記者從金壇區教育局對在場同學的談話筆錄上看到,一名同學説:“繆可馨的期中考試語文成績很好。這次考了第一名。周四上午狀態也正常,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對于在課堂上批閱作文時,有沒有辱罵、毆打繆可馨,袁燈美自稱:“整節課我沒有批評過繆可馨,更沒有打過繆可馨。這節課班級任何孩子,我都沒有批評打罵過,都是語氣平和地説話。”

  據金壇區河濱小學校長李繼鋒介紹,袁燈美1974年出生,1993年參加工作,原來在農村小學教學,2003年調到河濱小學。

  事件發生後,袁燈美教過的學生在網上實名舉報:袁燈美曾經有體罰學生的行為。

  網上有聲音質疑:由于沒有報名參加班主任老師袁燈美的作文補習班,繆可馨遭遇打擊報復。針對網民的質疑,6月18日,金壇區決定由區紀委、監委牽頭,聯合教育局再次啟動調查。

  “初步調查發現,袁燈美確實在2019年舉辦過作文補習班。繆可馨參加的是社會上培訓機構辦的培訓班。”一位調查組成員透露説,袁燈美體罰學生和收取家長微信紅包的情況也確實存在。

  袁燈美自己承認:“2019年10月份,有一次批改語文補充習題時,發現繆可馨有漏做的現象,而且錯誤較多,評講以後錯題沒有糾正。一時心急,就打了她一個耳光。”

  記者看到,繆可馨的作文確實刪改很多。“老師在孩子心目中地位是很高的。有針對性地批評甚至體罰,對孩子心理影響很大,此次事件也許只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一位心理學專家説,“11歲的孩子正是處于似懂非懂的年齡,很敏感,老師要呵護好他們的精神健康。”

  金壇區教育局在通報中表示,教育部門將深刻吸取教訓,嚴格落實對教師的教育管理責任,將師德師風建設貫穿于教育全過程,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

  加強生命教育,讓珍惜生命意識入腦入心

  花季少女生命隕落令人心痛,如何避免校園悲劇重演更值得關注。

  有關人士認為,在互聯網時代,學生的信息量快速增加,教師要適應孩子的變化,提高與學生平等相處能力,增強“共情心”、找到共鳴點,贏得學生心理認同。現在的學生個性很強,追求平等,老師不能一味居高臨下,要和學生形成亦師亦友的關係。

  金壇區一位小學校長説,教師要真正走進學生的內心世界。在他們高興、困惑的時候,願意與教師分享、傾訴,把自己的想法及時表達出來。

  任何突發事件,一定是源于某種積累和觸發。有關專家表示,尤其是涉及青少年教育時,一句無心的話語,一次衝動的處理,一些細節的忽視,都可能對孩子成長造成不可預知的後果。因此,無論學校還是家庭,身負教育之責的人,都應有足夠的敬畏之心。

  專家建議加強對教師的師德師風建設,堅持優化和凈化教育者的隊伍,進一步加強對師德師風的約束和規范,杜絕一切不應出現在校園中的違規行為,尊重天性、愛護個性,盡可能地避免悲劇發生。

  有關心理專家認為,學習環境或者成長環境被破壞,都會在學生成長過程中造成很大傷害,尤其是孩子處于幼兒和青春期階段,容易出現情緒障礙,甚至引發心理疾病。因此學校和家庭在關心孩子學習成績的同時,也應該多關注孩子心理健康,培養健康的人格。

  南京大學社會學係教授朱力説,現在各個學校基本都建立了心理咨詢室,但主要以思想政治工作為主,在老師批評時,客觀上有些孩子不理解,就可能採取偏激行為,因此要加強對學生的心理疏導和心理撫慰,真正發揮心理咨詢室的作用。

  孩子的抗挫力也應著力培養。金壇區委宣傳部一位負責人説,現在的小學生見多識廣,學習資源更加豐富,但他們的抗壓能力、抗挫折能力等尚無法與之匹配。

  朱力認為,一些小學生等低齡兒童有一種雞蛋殼心理,雞蛋殼非常脆弱,一碰就破。因此學校和家庭都要加強提高學生的抗挫力教育和培養。

  “對孩子過度呵護,會讓孩子遇到有些微小的挫折就承受不了。”朱力説,因此要加強孩子的意志力、忍耐力的培養,尤其是要多開展戶外體育運動,在對抗性競爭性活動中,培養孩子的團隊意識、勇敢精神和抗挫折能力。

  學校生命教育亟須加強。記者調研發現,學校開展生命教育的寥寥無幾。金壇區一位小學校長説,她曾經發現學生有用頭撞墻、用刀割腕等自殘行為,經過教育得到緩解。目前學校對安全教育很重視,但著力于外部傷害,沒有重視自我傷害的行為。“一些學生缺乏對生命的敬畏。”金壇區教育局一位負責人説,要通過生命教育,讓珍惜生命意識入腦入心。

  專家建議,對小學生防自殺教育要多開展形象教育。“有些低齡兒童以為自殺就像電影裏面一樣,死了以後還可以活過來,沒有意識到自殺的嚴重後果。”朱力説,如果把自殺的危險性制作成視頻,讓孩子清醒認識到自殺的後果,從而不會輕易選擇自殺。(沈汝發)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623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