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錦非遺傳人金文:用傳統工藝講述現代故事
2019-11-27 12:20 來源: 新華網

圖為南京雲錦大師金文作品《秦淮繁華圖》

    南京雲錦是中國絲綢文化的璀璨結晶。它由歷代織錦的優秀傳統基礎上發展而來,代表了中國絲織工藝的最高成就。雲錦用料考究,織造精細,圖案精美,錦文絢麗多姿,人們對它的直觀感受是:美如雲霞。南京雲錦的歷史可追溯至800年前的元代。時至今日,由于這種靠人記憶編織的傳統手工織造技藝無法用現代機器來替代,雲錦匠人們依然使用著傳統的提花木機織造,在一梭一線間織造出華美的錦緞。

圖為青年時期的金文操作提花木機創作雲錦

    金陵織錦人中有一位代表性人物:金文。金大師是中國國家級雲錦工藝美術大師,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傳承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産南京雲錦木機粧花手工織造技藝代表性傳承人。此外,他還獲有雲錦國家專利三百余項,作品被國家博物館等十余家國家級博物館收藏。

圖為金文作品《秦淮繁華圖》局部細節

    金文1973年進入雲錦行業。起初他跟著老師傅們學習制作傳統的雲錦,早期作品也以復制古代絲綢文物為主。1984年,他成功復制出了三件龍袍,成為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位龍袍龍袍制作者,並且獲得了當時中國工藝美術百花獎最高獎“珍品金杯獎”。

    作為藝術家,金文憑借頂尖的手藝成為了享譽海內外的大師。而國家非遺傳承人的身份又讓他對于雲錦的傳承與發展多了一層思考。“雲錦的傳承在于讓它走下神壇,融入百姓生活。我不希望所有的作品做出來只能進博物館,那樣的作品便失去了活力。另一方面,如果雲錦作品不與時俱進,依然與明清時代的風格無異,年輕人也不會喜歡。”出于這樣的理解,金文開始了由傳統到創新的探索。

圖為金文作品《湯莎會》

    “我們有個觀念叫‘傳統工藝,現代表達。’” 細看金文的作品,不難發現其中古典與現代,甚至東方與西洋元素的交融。比如在《湯莎會》中,《牡丹亭》中的杜麗娘與莎翁筆下的朱麗葉正在進行一場跨越時空的會面。兩位女主角的背後站著她們的創造者——同時代出生的湯顯祖與莎士比亞。周邊場景為第一次演出湯劇的黃鶴樓劇場和一直上演莎劇的環球莎士比亞劇院。這幅作品中明快的色彩運用和虛實相映的表現手法在展現中西方經典文化碰撞的同時又極富現代感。

圖為金文作品《萬裏長城》,現于南京雲錦研究所展出

    《萬裏長城》是金文最得意的代表作。與傳統雲錦的平面感不同,《萬裏長城》中山巒起伏有近景、中景和遠景之分,突破了雲錦布面的限制,將三維空間加入傳統工藝,長城的巍峨壯麗躍然眼前,包羅萬象,直透雲天。“長城不僅僅是一項工程,更是中華民族精神的象徵,所以我要這種立體的表現形式能將它的雄偉展現得淋漓盡致,帶給人們震撼。”

    金文于2018年創作了《應天繁華圖》。該作品長4.84米,寬0.79米x3幅。其宏大的構圖視野反映了明代初年考生考中狀元之後巡遊京城時的場景。在我國傳統藝術當中,表現大型場景的取景點基本是選在山上,而在《應天繁華圖》中,金文突破了這一局限,改用航拍取景模式,給整幅作品帶來更具現代感的視角。在工藝細節上,金文則保留了傳統雲錦用料考究、大量用金的特點,選取了4種不同的金線來表現明代應天(今南京)的盛況。

    常常有人提出這樣的疑問:“雲錦明明是有物有形的,為何偏偏被稱為‘非物質’文化遺産呢?”對此,金文解釋道:“實際上雲錦是一個載體,它所承載的文化和工藝便是非物質的部分。我們可以通過這樣一個載體憶古思今,了解中國文化的輝煌。”(童然 沈昱君 竇心蕊)

推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