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江蘇要聞 融媒産品 圖片 訪談 直播 市縣 推廣
新華網 > > 正文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回憶往事:再過800年也不能忘

2019年11月19日 07:55:37 來源: 南京日報

    今年以來,已有11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陸續去世。11月18日,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記者集中採訪了幾名幸存者,傾聽那段不可遺忘的歷史。老人們的故事講了很多次,次次流著血淚;記者也聽了很多回,回回淚盈滿眶。

    夏淑琴:只要有一口氣,我就要講下去

    82年前的那場慘劇中,8歲的夏淑琴失去了7位親人。1937年12月13日上午,一隊日本兵闖進夏淑琴家。“我躲在床上的被子裏,嚇得大哭,被日本兵用刺刀在背後刺了3刀,當時就昏了過去,不省人事。”夏淑琴回憶道,也不知過了多久,她被妹妹的哭聲驚醒,看到周圍全是親人的屍體,4歲的妹妹一直哭喊著要媽媽。

    “當時媽媽就躺在桌子底下……”夏淑琴哽咽了,她説,姐妹倆靠家裏僅剩的幹糧活了下來,一直待在親人的遺體旁,10多天後才被“老人堂”的老人救了出去。

    時任國際紅十字會南京委員會主席以及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委員的美國牧師約翰·馬吉用一架16毫米的攝影機,記錄下了日軍瘋狂屠城的情景。片中,馬吉牧師也拍下了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夏淑琴家當年的遭遇,夏淑琴成為不容置疑的歷史見證人。

    “我今年90歲了,這段歷史我講不了多久了,但只要還有一口氣,我就要講下去。”夏淑琴抹著眼淚説。

    陳德壽:苦難慘痛的歷史不能忘

    侵華日軍攻佔南京時,陳德壽才6歲。他説,當時家中共有8口人,他的姑母帶著小表弟、小表妹與他們住在一起,他的母親懷孕快生了。記得那天,一個日本鬼子拿著一支長槍來到家裏,想要侮辱姑母,姑母死活不從。日本鬼子惱羞成怒,在槍上裝上刺刀,對著她就是一刀,連續刺了6刀,然後揚長而去。

    姑母倒在地上,由于流血過多,她痛苦地呻吟道:“媽,疼死了,給我一碗糖水喝。”奶奶剛從後面房子裏端水過來,她就沒氣了。陳德壽的父親陳懷仁當時30多歲,陳德壽的姑母出事時,他不在家中。那天鬼子在天青街放火,街坊鄰居去救,陳懷仁也去了,被日本鬼子抓走。後來陳德壽才得知,父親被日本鬼子殺害了。

    “現在日子好過了,但苦難慘痛的歷史不能忘!”陳德壽説,他希望世界和平,沒有戰爭,也希望年輕一代自強不息,為祖國的強大努力奮鬥。

    岑洪桂:別説過去80多年,就是800年也不能忘

    95歲的岑洪桂回憶説,1937年12月,他在漢中門外城墻根的家被日軍燒了,未滿2歲的弟弟被活活燒死。

    “當時日軍將我推入火海,我的褲腿被點燃,腿部被燒傷,至今留有傷疤。”岑洪桂説,日軍將父親和其他幾名男人帶走,他帶著受傷的二妹、母親和二弟,一起躲到了城墻邊的防空洞內避難。父親命大,返回漢中門,在防空洞找到他們。

    每每想起大火中喪生的弟弟,岑洪桂就心如刀割。“這段歷史過去80多年了,但是,別説80多年,就是800年我們也不能忘。”岑洪桂説,要把這段血淚史一代一代傳下去,要警醒後人,勿忘國恥、珍愛和平、遠離戰爭,唯有和平,人民才有幸福的生活。

    幸存者後代接力講述歷史真相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是那段歷史的活證人,隨著時間的流逝,在世的幸存者越來越少。如何讓老人們經歷的歷史真相繼續傳播下去?

    1987年,南京市首次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進行統計,記錄在冊的幸存者有1756名;1997年,只剩1200名;2006年,急劇減少到400多人。這個月16日,南京大屠殺幸存者朱惟平老人病逝,至此今年已有11位幸存者陸續去世,目前,南京侵華日軍受害者援助協會登記在冊在世的幸存者只剩80人。

    近年來,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進行了幸存者口述歷史的採集,讓那段珍貴的記憶留存下來,讓更多人知道那段歷史。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幸存者後代加入到傳播隊伍中,幸存者夏淑琴的外孫女夏媛就是其中一員。“外婆很堅強,她經歷了那麼多苦難,依然樂觀面對生活。”夏媛説,作為夏淑琴的外孫女,她覺得自己有責任也有義務把外婆的真實經歷講下去,希望大家珍愛和平、反對戰爭。

    馬庭寶老人説,他經常給孩子們講述那段歷史,所以子孫們一有機會也都自發地傳播。馬庭寶的曾外孫董沈慷才10歲,已陪馬庭寶參加過幾次活動。董沈慷説:“作為南京大屠殺死難者的遺屬和幸存者的後代,生長在南京大屠殺慘案的發生地,我覺得自己更應該做一些什麼。”(許琴 譚淑文)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021125246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