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江蘇要聞 融媒産品 圖片 訪談 直播 市縣 推廣
新華網 > > 正文

江蘇“菜籃子”故事:田間“論文”,從來都以“食為天”開題

2019年11月12日 14:25:05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南京11月12日電(魏薇)“從‘兩旺兩缺’到 ‘量足價穩’,今天江蘇人‘菜籃子’裏的豐富多彩真的是我們當年沒想到的。”10月,在江蘇省農科院舉行的“江蘇現代蔬菜産業發展論壇”上,多位江蘇的老“蔬菜人”深情回顧了江蘇“菜籃子”的發展史。

    今天的我們走進菜市場,來自各地五顏六色、品類齊全的蔬菜令人目不暇接,本地的、進口的、時令的、換季的……總有一款能滿足你的胃。很難想象在幾十年前,“蔬不熟為饉”真的是令江蘇百姓發愁的難題。

    調茬口,先保障全年“有菜可吃”

    耄耋之年的徐潤芳,曾是江蘇省農科院蔬菜所研究員,滿頭銀發的她為江蘇人育成了西瓜品種“蘇蜜1號”和優質、抗枯萎病的西瓜品種“抗病蘇蜜”,讓我們的“果盤子”多了一味屬于自己的甜。

    上世紀50年代,年輕的徐潤芳剛剛參加工作,由于農業生産力落後,當時江蘇蔬菜收成每年存在兩段明顯的旺季和淡季,稱為“兩旺兩缺”。尤其在每年1-3月,百姓只能靠冬季囤積的大白菜和蘿卜勉強支撐,因而不得不在冬季“勒緊褲腰帶”省吃儉用。而在旺季,大量蔬菜上市供大于求,豐産不豐收的問題同樣突出。

    作為農業科研單位,應省政府“為當時當地服務”的農業要求,怎樣為全省實現蔬菜均衡供應亟待破題。

    “條件落後,我們只能建議生産單位用‘物理辦法’保證全年蔬菜的不間斷生産。”老人回憶,1958年,科研人員開始在全省多地開展地方品種調查,用一步一個腳印的實地丈量,編制了蔬菜分類檢索表。

    結合江蘇品種資源調查,和省內不同地區蔬菜栽培制度、茬口布局和蔬菜周年供應關係,科研人員把全省主要的蔬菜作物分為“早熟”“晚熟”“多季作物”三類,為農戶的生産排上了時間表:過冬前種下土豆、洋蔥、萵筍,這些耐儲藏菜品在6月收獲,可以緩解7—8月的伏缺;春天種下早熟的茄果類作物,同年7月可以收獲一批;秋收之後,在冬季小雪至大雪期間,再收獲白菜與蘿卜,有經驗的百姓會挖窖儲藏。其余除了盛夏的時間,便用青菜這種生長快、茬口多的多季作物來進行過度和調劑,如此一來,基本保障全年“有菜可吃”。

    “沒菜吃的時候,大家就多種青菜,今天南京人愛吃青菜,也和當年青菜的‘國民度’高有很大關係。”徐潤芳老人感慨,數十年前,農業依然“靠天吃飯”,一個過長的梅雨季或者突如其來的倒春寒,便足以對田裏的收成産生破壞性的影響。她嘆道,作為那個年代的科研人員,利用作物生息的時間規律來調節茬口、盡量滿足讓百姓“吃飽”的基本要求還是被動了些。

    設施農業搭起來,和“兩缺”徹底説再見

    放眼今天的南京谷裏街道親見社區,一排排高標準塑料大棚,兩層樓高的蔬菜聯棟大棚,不銹鋼“骨架”外罩的玻璃溫室,棚內不但安裝了濕簾、遮陽係統,還通過溫控、風機自動調節溫度和通風……在這個佔地3.5萬畝的農業基地中,市民能看到來自全世界先進的農業技術和農業文明。

航拍江寧谷裏設施大棚。

    漫步全省休閒農業觀光處,不乏這樣成片的大棚,棚內暖意洋洋,瓜果飄香。從依賴自然到借力自然,設施農業通過人工可控的溫、光、肥、水、氣,使傳統農業擺脫自然條件的束縛,真正實現了果蔬高效生産。然而,如今尋常可見的溫室與大棚,從走進江蘇到遍布全省,卻花了30余年。

    1961年,年輕的沈善銅在“華東農業科學研究所”(江蘇省農科院蔬菜所前身)參加工作。自然災害的痛無法忘卻,誰都想一鼓作氣振興希望的田野。

80年代,沈善銅(中)指導大棚生産。

    在與日本某農業科研單位的學術交流中,對方向沈善銅介紹了“隧道栽培”模式,即用聚氯乙烯棚膜搭起“隧道棚”,在棚內種植蔬菜可保暖防蟲。只是棚膜價高,與日方的交流學習又十分有限,大多數經驗只能靠自己摸索。

    沈善銅回憶,第一個引入小棚栽培模式的是南京大校場紅花生産隊,首批“入駐”小棚的蔬菜則是經濟價值較高的番茄、茄子和辣椒。在小棚保護下,蔬菜上市時間能提前10天左右,産量也大有提升,經濟效益十分可觀。“小棚栽培是江蘇向設施農業邁出的第一步嘗試,在全國也屬于率先進行試驗”。

    70年代中期,下放農村再回到單位的沈善銅,依然心心念念著棚膜試驗。彼時,全國尤其冬季寒冷漫長的北方,都在發展以大棚為主的設施農業。1976年,沈善銅等人借鑒了北方竹木結構大棚的結構,為紫金山公社苜蓿園大隊支起了南京第一座設施大棚,想到一年四季果籃鮮,大夥兒都歡天喜地。

    竹木結構大棚的短板卻很快暴露,由于江蘇雨水多,北方大棚的“矮胖”結構,極不利于防雨。為此,科研人員動了腦筋,設計了“瘦高”版的江蘇大棚便于排水。

    “身材”因地制宜做了調整,茬口也不能照搬北方模式。大棚裏,“春夏秋三季栽培”形成了江蘇版大棚蔬菜茬口安排。尤其在伏缺時節,他們帶動農戶,在大棚外加上遮陽網、防蟲網,以葉菜類為主進行蔬菜生産。走出大棚的蔬菜源源不斷,也漸漸實現了全省蔬菜的周年供應。

    不斷摸索,不斷調整,不斷改造,在80年代中後期,全省大棚設施發展駛入快車道。

    最早從日本傳來的一個“隧道棚”概念,在堅持不懈的本土實踐下,終于發展為一幢幢耐用、實用的溫室大棚。至此,困擾江蘇多年“兩旺兩缺”不均衡的農收狀態,畫上了句號。

    根據省農業農村廳數據,2018年,全省高效設施農業面積佔比達19.6%,高標準農田佔比已達61%。南京新創蔬菜分子育種研究院院長袁希漢説,今天全省設施農業呈現出信息化推動力增強、融合發展明顯加速的特徵。接下來,實現多態融合,強化“産學研用”協同創新引領,用技術手段解決勞動力成本過高、聯合攻克一批農業領域關鍵技術將成為現代農業發展的關鍵。

    小辣椒的升級路——安全營養成為蔬菜新時尚

    像“小燈泡”一樣的白色茄子,沒刺兒的黃瓜,紫色的小番茄,黑色的辣椒……在近日于南京江寧區谷裏現代農業示范園舉辦的2019第三屆中國·江蘇蔬菜種業博覽會上,1520個繽紛多彩、外形奇特的蔬菜新品種令人眼花繚亂。

    在現場,光是辣椒就足足展示了116個不同的品種。甜椒、螺絲椒、線椒、小尖椒……集中了國內辣椒最新研究成果。

    在我國,辣椒産業已成為最大的蔬菜産業。在江蘇,小小一只辣椒數十年來也走過了一段“更快、更高、更強”的奧林匹克式升級之路。

    60年代,“吃飽”當頭,在蔬菜新品選育中,“豐産”就是農作物最大的“美德”。省農科院科研人員在南京郊區蹲點搞樣板,發現當地辣椒田塊出現甜椒與辣椒的自然雜種能結合雙親優點表現明顯的雜種優勢。隨即,他們利用南京“黑殼早椒”與上海“茄門甜椒”做父母本,育成“早豐一號”,並進行雜交制種。

    提到這一辣椒雜交品種的創新性,中國農業科學院蔬菜花卉研究所所長張友軍豎起了大拇指:“早豐一號”繼承了“父母”的優點,表現出早期産量與總産量“雙高”、生長勢和適應性“雙強”的極大優勢。70年代,“早豐一號”已“紅”出南京,在我國開始大面積推廣,遠赴兩廣兩湖,市面上一度供不應求。

    穩産後的80年代,“新品選育和防蟲抗病”又成了田間新課題。通過雜交育成的“蘇椒5號”更耐低溫,更能抗病,比“早豐1號”提早上市7-10天,連續結果和早期産量更加顯著,隨之而來的,當然是更高的畝産經濟效益。

    江蘇省農科院蔬菜所研究員王述彬介紹,今天,“蘇椒家族”已經“繁衍”到第六代品種“蘇椒1614”,除了更早熟、更適應低溫這些“標配優點”,這種薄皮椒炒後更脆爽好吃,比普通辣椒高20%的維生素C含量也充分迎合消費者對“吃出健康”的營養需求。

“蘇椒1614”結果體積幾乎是普通青椒的一倍。

    新品種和新技術正為江蘇蔬菜産業發展注入新動力。近年來,江蘇蔬菜播種面積穩定在2150多萬畝,播種面積和産量一直穩居全國第四位,蔬菜産值佔全省種植業總産值的40%以上,已成為富民增收的重要支柱。

    “也要看到,真正優質的蔬菜抗病品種還待強化、農機農藝融合程度依然不足。”省農技推廣總站站長管永祥分析,江蘇蔬菜産業還必須依靠科技創新驅動,重點做好推進蔬菜産業標準化、規模化發展,提高蔬菜生産專業化、組織化水平,加快適用新型多功能智能化農機開發三方面的工作。

    江蘇省農科院蔬菜所所長王偉明説,“田間論文,從來都是以百姓‘食為天’的剛需開題”。當下消費者的口味正變得“挑剔”,也是對美好生活追求的體現。農産品在質量安全、營養與特色風味上,正從增産導向逐漸轉向提質導向。“我們努力的方向,不僅是要牢牢端穩手中的飯碗,更是對‘安全、營養、生態、高效’的綠色蔬菜內涵盡科研之責,這是蔬菜産業主攻方向中的優先選項”。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201125221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