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江蘇要聞 融媒産品 圖片 訪談 直播 市縣 推廣
新華網 > > 正文

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喻國明:數據會成為未來最重要的一種能量

2019年11月07日 17:58:50 來源: 新華網
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

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北京師范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執行院長喻國明發表主題演講

    新華網南京11月7日電(龐雪汀)隨著5G加快進入商用階段,一個高速移動互聯時代即將到來,傳播格局和媒體生態正面臨著一場巨大變革。11月7日下午,2019紫金網絡傳播創新峰會——5G風口上的媒體傳播創新分論壇在蘇州舉行,與會嘉賓深入探討5G時代下的媒體人面臨的機遇與挑戰,旨在碰撞出打造新型傳播平臺的智慧與答案。

    論壇期間,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北京師范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執行院長喻國明以“5G時代的傳播革命與未來圖景”為主題發表演講。喻國明表示,數據本身會成為未來最重要的一種能量;在未來的傳播領域、內容生産領域、市場運營領域,數據和大數據都會成為一種標準的配置。

    主要演講內容如下:

    5G是一項革命性的技術,我把這個技術對于現實的影響分為兩類:一類稱之為改良性的技術,一類叫革命性的技術。

    所謂改良性的技術,就是不對這個領域的價值實現基本運作方式進行大的調整和改變,只是對于某些機制、環節進行效率性的提升和改善。比如説像電影工業當中的3D技術就是一種改良性的技術,極大改善了人們視覺的臨場感,但是對于電影工業價值目標的實現,整個運作方式,以及市場邊界、産業規則並沒有發生革命性的改變。

    而5G則是革命性的技術,它對于整個傳媒的邊界、內涵、要素構造、運作規則,都是一項重大改變。這種改變是生態上的改變,是一種遊戲規則的改變,是價值實現方式的重大轉型。

    面對新的發展現實和發展任務的時候,行業中的“老手”和“行家”常常容易犯一個錯誤:當時過境遷,大的現實和運作的環境已經發生深刻改變的時候,還是“以不變應萬變”,犯一種所謂的“刻舟求劍式”的錯誤。在現實當中這樣的錯誤是隨處可見的,比如説傳統主流媒介,在互聯網發展上半場的時候,的確遭遇了很大的壓力和衝擊,比如説用戶流量的流失,對于用戶把握能力的下降,整個傳播市場份額相對弱勢化和邊緣化,實際上都是這樣的發展本身帶來巨大的變局和壓力。

    即使到現在傳統媒介還保有非常強勢的優勢,一是人才優勢,中國很多優秀的傳媒人、專業人士仍然在傳統主流媒介旗下工作;二是地位授予功能,也就是背書功能。我們發現有一個雙啞鈴效應,雙啞鈴效應是指一個社會熱點事件如何形成、如何影響需要有兩個重要的環節給他進行支撐。網絡媒介可以篩選出網絡熱點,但如果沒有傳統主流媒介的跟進和報道,即使這個事件在網絡上再熱鬧也很難形成社會標準議題。這就是傳統媒介迄今為止優于網絡媒介最大的價值和能量,千萬不要小視這樣的能量。

    在我看起來,主流媒介越後發展越不是以自己的內容生産作為自己影響社會的方式,只有扮演作為模式,作為引領,作為底線,作為整個傳播環境平衡者等等這樣新的角色,這才是主流媒介應該做的事情。

    5G是一項革命性的技術,有諸多的技術特點,我把它概括為四個特點,兩高兩低。“兩高”即高速率、高容量,“兩低”即低時延、低能耗。這些技術特性在傳媒領域、傳播領域的落地會産生什麼樣的效應?會發生什麼樣的改變?

    高速率能夠帶來什麼呢?視頻語言開始進入到了社會問題的中心,形成了巨大的影響力。短視頻本身有它的弱點,畢竟只是文本的碎片,幾秒鐘的東西説一個點而已。對于解決中心問題、復雜問題、核心問題,一個文本碎片本身不足以回答這些問題,最多只是引起關注、設置議題。要解決這些問題,需要有更多的成分、更好的結構、更復雜的邏輯,這就需要中長視頻。

    在5G條件下,中長視頻的崛起一定是現象級的存在,中長視頻在崛起之後能跟短視頻形成彼此之間的呼應。短視頻形成關注、設置議題,中長視頻則對社會決策者的選擇、判斷産生重要的影響。

    相比較視頻而言,書寫文字的表達相對來説是比較單純、比較強調事實邏輯。我們對這種邏輯和事實的表達,有一整套嚴格的標準和制作能力,但是視頻不一樣,視頻表達元素更加多元、更加多樣。一個視頻裏面一定有環境,還有特定的場景,説話的人除了想表達的理性信息之外,還有表情、口氣、聲調、姿態、眼神等等。這些非邏輯、非理性因素在實現社會溝通,實現社會認同過程當中比邏輯和事實因素所起到的作用更大、更重要,這可能是今天不得不面對的現實。

    當5G時代實際到來的時候,如果我們對于非邏輯、非理性因素還缺少把握能力和應用能力,那麼對我們將面臨著很大的挑戰。在這樣的情況下,視頻主流化迫在眉睫。

    此外,5G時代的高容量意味著接入各種各樣信息的傳感器會越來越多。一個結果就是傳感器會成為社會傳播當中最重要的一個信息來源和信息生産者。

    當傳感器無所不在的時候會産生大量的數據,而大量的數據會為整個新聞傳播實踐進行數字化、數據化的全新改造。因為數據可以對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狀態、事件,以及相關的方方面面進行描述、定義,並且對它的需求進行某種推斷、計算。這樣的一種無所不在的數據將成為未來我們進行新聞傳播的動力和能量所在。在未來的傳播領域、內容生産領域、市場運營領域,數據和大數據都會成為一種標準的配置。

    數據本身會成為我們未來最重要的一種能量,“數據霸權”恐怕在未來傳播時代會成為真正的現實:誰掌握了數據,誰就掌握了數據的主控權。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204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