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江蘇要聞 融媒産品 圖片 訪談 直播 市縣 推廣
新華網 > > 正文

開放、融匯、敢為人先是長三角工商文明的根本靈魂

2019年10月30日 11:27:45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南京10月30日電(虞啟忠)江南地區自古以來商品經濟非常發達,手工業、商業非常興盛,到了近代以來隨著上海的開拓,隨著西方工業文明的影響,江南文化的工商業基因和現代文明結合起來産生了一個近代意義上或者是現代意義上的工商文明。江南工商文明的意義和特色是什麼?江南工商文明在新時代的價值如何?10月29日下午,第二屆江南文脈論壇“江南文化與工商文明”高端對話環節,主持嘉賓、江南大學黨委書記、教授朱慶葆向來自上海、江蘇、安徽的專家拋出了耐人尋味的議題。

    上海社會科學院研究員、世界中國學研究所副所長、上海學首席專家周武認為,江南最被人稱道的是文化上的精致優雅,經濟上富庶繁盛。江南實際就是由文化上的精致優雅跟經濟上的富庶繁盛交織出來的一個區域共同體。“要問為什麼江南這個地方千百年來能夠持續保持富庶、繁盛,能夠日新月新?我認為開放、融匯和市場化是江南文化的特質,是工商江南長盛不衰的密碼,也是長三角這個區域共同體工商文明的根本靈魂。”

    周武認為,江南這個地方有一個與生俱來開放的基因,江南人比較能夠接受新的變化,比較能夠接納新的東西。這樣的一種開放的是江南經濟之所以生生不息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江南超強的融匯能力,主要因為其地理空間上的開放,融匯東部和西部,融匯徽文化、吳文化、越文化,到近代以後融匯東西方文化。江南的文化史就是一部不斷融匯的歷,海派文化就是江南文化跟歐美文化融匯的産物。江南除了商品經濟發達,以文致勝也是一個重要特質,它的戲劇、小説,是靠市場化來創造的,都是走市場。“市場跟文化並不是天然對立的。你看現代文化産業中非常優秀的制作都是靠市場做出來的。”

    浙江工商大學教授、浙商研究會執行會長、浙商博物館館長楊軼清從浙商文化的視角分享了長三角市場化的特點,他認為,江南工商文明的發達跟這個區域健康的政商關係密不可分,而這又和江南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有關。

    “京杭大運河的終點在杭州,清代皇帝南巡的終點也是杭州,這説明杭州或者説江南,在封建社會中是主流政治影響力的邊緣。這樣一種特殊的地理位置,既區別于天津、河北的‘天子腳下’,又區別于雲南、貴州的‘天高皇帝遠’,既有政治意識,又有市場意識,尊重政府的同時依靠市場、發揮市場的積極作用。擁有比較健康良性的政商關係,這也是江南文明持續發達原因之一。”楊軼清説。

    “講到江南工商文明不得不提到無錫,無錫的工商文明源遠流長,曾經無錫出現過楊榮薛唐四大家族,工商文明的特質和內涵可能就是指敢為人先、尚德物質、精益求精、崇文重教。”無錫靈山文化旅遊集團董事長、中國文化傳承傑出貢獻人物吳國平結合自身創業的實踐,從文旅融合發展的視野出發,就這一議題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敢為人先、創新創造是江南工商文化的特質。”吳國平説,靈山從一開始就把創意、創新、創造作為靈山人的精神。從靈山到拈花灣很多都是“無中生有”,沒有什麼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但現在靈山人把每一個地方都建成了當代的精品。拈花灣有別于烏鎮、周莊以及傳統的古鎮的韻味,是江南文化和商業發展融合的一個鮮活案例。

    從徽商歷史發展上來看,江南的發展徽商出了很大的貢獻。近代以後徽商沒有成功的轉型,應該説對近代以來也許只是安徽近代以來跟江蘇、浙江包括上海經濟造成差異的原因之一。對此,安徽大學原黨委書記、安徽大學徽學與中國傳統文化研究院院長李仁群説,“我們既要看到歷史上徽州地區取得的輝煌的文化成就,包括工商文明,我們還要認真反思徽商在發展過程中所背負的歷史包袱。我們要搶抓長三角區域一體化國家戰略機遇,在長三角這個概念上密切聯動,進一步挖掘江南工商文明的內在特色,更好服務于今天江南區域一體化創新型的發展,為推動長三角全面一體化發展貢獻更大的智慧和力量。”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169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