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江蘇要聞 融媒産品 圖片 訪談 直播 市縣 推廣
新華網 > > 正文

利劍斬污,打造環境資源審判“江蘇樣本”

2019年10月29日 07:24:57 來源: 新華日報

    黨的十八大將我國司法體制改革推進到一個新的歷史階段,把生態文明建設擺上更加重要的戰略地位。

    從輕型化判決多到逐步加大刑事處罰力度、嚴格控制緩刑適用,從重打擊到以生態修復為主,從“三審合一”到構建環境資源審判“9+1”機制,探索司法保護環境的“中國方案”,江蘇省環境資源審判護航美麗江蘇建設,用實際行動詮釋“環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麗,藍天也是幸福”的司法使命。

    最嚴密法治守護綠水青山——

    案件數量大、大要案多、刑罰力度強

    數千噸生活垃圾漂浮江面,污染數十公裏,導致太倉兩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被迫一度中斷供水……去年底,10名非法傾倒垃圾組織者、實施者被判處1年半至6年半有期徒刑,並處40萬元至100萬元不等罰金。

    對環境污染犯罪全環節、全鏈條打擊,彰顯江蘇省法院用最嚴格制度、最嚴密法治保護綠水青山的司法導向。各級法院通過依法判處實刑、慎用緩刑、強化罰金刑等手段,精準打擊違法排污、異地傾倒固廢、走私進口洋垃圾、非法採礦、非法捕獵等各類污染環境、破壞生態違法犯罪行為。

    一組數據,記錄江蘇省環境資源審判在保護綠水青山、藍天凈土方面的不懈努力——

    案件數量大,5年來受理一審案件4342件,審結3939件,4635人被追究刑事責任,判處罰金總額達1.5億余元。

    大案要案多,錢某某等走私固體廢物案為新中國成立以來涉案固體廢物數量最大、涉及被告人最多的走私固體廢物案,11個單位和33名個人被追究刑事責任;張某某等非法獵捕、收購、運輸、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案,是全國最大網絡販賣野生動物案,15名被告人全部當庭被判處刑罰,該案被評為2016年度人民法院十大刑事案件。

    刑罰力度強,全省法院對于環境資源違法犯罪行為的制裁力度逐步加大,從輕型化判決多、緩刑適用多,到逐步加大刑事處罰力度、嚴格控制緩刑適用。盛鴻公司等走私固體廢物案是海關總署2014年緝私十大案件,主犯何某某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

    以經濟手段遏制污染環境破壞資源犯罪行為,全省法院積極發揮罰金刑對污染環境犯罪的懲罰、預防功能。德司達(南京)染料有限公司向新通揚運河偷排廢酸2698.1噸,涉案6人被追究刑事責任,最高刑期5年,該公司被判處罰金2000萬元。

    “今後對于環境污染的打擊將是全方位的。”省高院環境資源法庭法官陳迎舉例,一個企業雇傭他人偷排工業廢水,過去可能僅追究直接傾倒廢水者個人責任,如今,上遊生産提供廢酸的企業及其主要監管者也會被追責。除巨額罰單,企業還將面臨降低綠色信用等處罰,“貸款額度會下降、利息提高,甚至無法貸款”。

    恢復性司法理念貫穿案件始終——

    “誰污染誰埋單,誰破壞誰治理”

    因經營的石英石加工廠非法排放含酸廢水,連雲港的顧紹成成了全國首例“勞役代償”案受罰者,在當地政府部門和基層組織監管下從事清運垃圾、清掃街道,或在烈士陵園從事花木修剪、澆灌、管護等工作。如今,顧紹成不僅完成960小時的勞役,還承包2000畝地種果樹,讓荒山披上“綠裝”。

    辦理一個案件,修復一片生態。江蘇省法院以公益訴訟作為環境司法保護的突破口,堅持恢復性司法理念,以生態環境切實修復為價值目標,不斷加大環境公共利益和國家利益的司法保護力度。

    2014年至今,全省共受理各類環境公益訴訟案件199件,結案147件。其中,受理社會組織環境公益訴訟案件58件,數量居全國法院前列。由泰州中院一審、省高院二審的泰州市環保聯合會訴常隆等6公司環境污染民事公益訴訟一案,依法判令6被告承擔環境修復費用1.6億元,成為全國法院最大賠償數額的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

    江蘇省探索檢察機關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制度起步較早。早在2012年9月,無錫中院就與無錫市檢察院制定《關于刑事附帶環境公益民事訴訟的實施意見》。2015年江蘇省作為全國試點探索檢察機關提起公益訴訟,全省法院現已受理檢察公益訴訟案件141件。

    恢復性司法,是環境資源審判的重要價值體現。江蘇省各級法院不簡單採取“一賠了之”的處理方式,而是根據案件特點,依法判決生態破壞者恢復原狀或進行替代修復,“補種復綠”“增殖放流”等修復性裁判執行模式漸成常態。

    在蠡湖惠山景區管委會等建設項目侵害環境公益訴訟案中,無錫市濱湖區法院創造性地判令被告以“異地補植”方式承擔其破壞環境造成生態破壞損害的替代修復責任。

    在保證有效保護生態環境的前提下,江蘇省法院充分運用審判智慧,實現多元利益的綜合平衡,促進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相協同。比如在泰州市環保聯合會訴常隆等6家公司環境污染民事公益訴訟案中,省高院還判決可依照被告申請和提供的有效擔保,對其中的40%予以緩交,並可以在一年內以技術改造費用予以抵扣。

    創立“9+1”審判機制——

    探索生態環境保護“中國方案”

    10月24日,“特大非法捕撈長江鰻魚苗公益訴訟案”一審落槌,因非法捕撈、收購和販賣“水中軟黃金”鰻魚苗,59名被告最高被判承擔連帶賠償858.9萬余元。

    1700多萬網民在線旁聽庭審,讓這起南京環境資源法庭第一案“刷屏”。該案的審理,也是對江蘇省環境資源審判新一輪改革成果——“9+1”審判工作機制運行的一次檢驗,展示江蘇省環境資源審判的能力水平。

    走專門化審判之路——從一開始就打上改革烙印的環境資源審判,有著蓬勃的改革內生力。

    在重大環境污染事件中,刑事、民事、行政責任相互交織,法律知識與科學知識高度交融,需要法官同時熟悉三大訴訟程序和實體法律、具備環境科學知識。

    2013年11月起,江蘇省法院打破三大訴訟程序壁壘,將環境資源刑事、民事、行政案件由同一審判機構歸口審理,指定部分基層法院在設區市范圍跨行政區劃集中管轄。

    生態環境是統一的有機整體,而由于法院司法管轄權限受到行政區劃的限制,環境資源審判中,跨行政區劃污染中難以全面追究污染者的環境侵權責任。不同行政區域之間環境執法、司法尺度可能存在差異。

    根據十八屆三中全會“探索建立與行政區劃適當分離的司法管轄制度”的要求,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部署要求,今年7月1日,省高院啟動運行“9+1”工作機制——以生態功能區為單位,在長江流域、太湖流域設立9個生態功能區環境資源法庭,設立南京環境資源法庭,跨設區市集中管轄環境資源刑事、民事、行政案件,實現跨區域全流域保護。

    省高院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劉亞平介紹,“9+1”機制改革,是最高法院交給江蘇法院探索環境資源保護“中國方案”的改革任務。涵蓋一個地區全部審判層級,受理環境資源刑事、民事、行政各類型案件的環境資源專門審判體係,是中國獨特的創新性環境資源審判體係,在世界范圍內尚無先例。這項機制的運行,將為全國法院環境資源審判貢獻“江蘇經驗”。(顧敏)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163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