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江蘇要聞 融媒産品 圖片 訪談 直播 市縣 推廣
新華網 > > 正文

特大非法捕撈長江鰻魚苗公益訴訟案開審

2019年10月19日 09:45:03 來源: 新華日報

    10月18日,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環境資源法庭敲響成立後的“第一槌”——“特大非法捕撈長江鰻魚苗公益訴訟案”在靖江開庭審理。該案是自2016年1月國家調整長江流域禁漁期以來,全國首例從捕撈、收購到販賣鰻魚“全鏈條”打擊的案件,也是我省環境資源審判“9+1”機制正式運行後,南京環境資源法庭受理並開庭審理的第一起案件。人民網、央視網、交匯點新聞客戶端等全國40余家新媒體同步進行庭審直播。

    “水中軟黃金”遭“絕戶式”捕撈

    因鰻魚人工繁殖培育技術存在瓶頸,素有“水中軟黃金”之稱的鰻魚苗成了非法交易的“緊俏商品”。去年1月至3月,長江鰻魚苗在靖江市場上的價格超過30元/條。

    盡管國家相關部門嚴令禁止捕撈長江鰻魚苗等魚種幼苗,但在高額利潤的誘惑下,一些漁民和從事漁業經營的人員仍然鋌而走險,實施非法捕撈行為。

    去年,靖江公安機關根據當地漁政部門提供的線索,一舉抓獲非法捕撈、收購和販賣鰻魚苗的犯罪嫌疑人53名。經查,去年短短幾個月間,丁某等34人單獨或結夥,在長江幹流水域使用網目尺寸小于3毫米“絕戶網”等禁用漁具,非法捕撈鰻魚苗達5000多尾;而王某等另一撥人,明知道鰻魚苗是他人非法捕撈所得,仍通過隱蔽方式,長期統一價格收購、統一對外出售鰻魚苗累計11多萬尾。

    專家介紹,用網眼只有“針尖”大小的“絕戶網”捕魚,是一種毀滅性的捕撈方式,魚、蝦、貝、蟹甚至是魚卵、浮遊生物都能“一網打盡”。丁某等人實施非法捕撈、收購的時間集中在春季,有的非法捕撈多達三四十次,有的同時使用近20張網進行捕撈,對長江魚類族群的穩定産生較大威脅。

    此前,法院依法以非法捕撈水産品罪分別判處被告人丁某等34人拘役或單處罰金;以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一審分別判處被告人王某等19人有期徒刑、拘役,單處或並處罰金。

    刑事追責後,今年7月15日,泰州市檢察院以王某等人實施非法捕撈、販賣、收購長江鰻魚苗行為破壞長江生態資源、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為由,向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訴訟,索賠金額900余萬元。除已被刑事判決的53人之外,6名因情節輕微未被刑事處罰的違法參與者也被列為被告。

    “全鏈條”打擊傳遞最嚴司法保護理念

    庭審中,雙方當事人圍繞生態資源損失如何認定,捕撈者、收購者、販賣者是否構成共同侵權,刑事判決中已退繳的違法所得是否可在民事賠償數額中予以抵扣等爭議焦點,進行激烈的法庭辯論。

    與以往單純認定捕撈者侵權責任的案件不同,此次檢察機關要求捕撈者、收購者、販賣者共同承擔侵權責任。這也是自2016年1月國家調整長江流域禁漁期以來,全國首例從捕撈、收購到販賣鰻魚“全鏈條”打擊的案件。

    “沒有買賣就沒有捕撈!”公益訴訟人指出,捕撈、收購與販賣行為互為作用,收購者與漁民訂下保底價格刺激了捕撈鰻魚苗的行為,且收購者明知捕撈鰻魚苗必須使用禁用漁具,還持續反復實施收購,三方形成了破壞長江生態資源的利益鏈條,因此構成共同侵權,應當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雖然因案情復雜、爭議較大,合議庭未當庭宣判,但在庭審小結時,法庭明確表示捕撈、收購與販賣行為構成共同侵權。可以説,收購者是整個非法捕撈鰻魚苗産業的驅動者和策劃者。如果僅僅是打擊非法捕撈者,而放任收購者的話,就是治標不治本。該案審判長陳迎告訴記者,“只有讓收購者承擔其應當承擔的侵權責任,使收購行為被遏制,才能從根本上減少乃至消除非法捕撈行為。”

    在現場旁聽庭審的中國環境科學學會環境法學分會副會長李義松看來,無論是刑事追責之外,又提起高額的民事公益訴訟,還是對捕撈者、收購者進行“全鏈條”打擊,都傳遞出江蘇踐行最嚴格制度最嚴密法治保護生態環境的決心和力度。

    1700多萬網民“圍觀”庭審

    18日,法庭內,200余人的旁聽席座無虛席,人大代表、專家學者以及來自全省檢察機關公益訴訟條線的檢察官旁聽庭審;法庭外,1700多萬網民在線“圍觀”庭審全過程。

    庭審現場,公益訴訟人用多媒體證據係統直觀地展示非法捕撈、尤其是使用“絕戶網”捕撈對漁業資源和長江生態環境造成的破壞,讓旁聽者感到觸目驚心。

    對于長江漁業資源的衰減,在長江邊長大的全國人大代表何健忠深有感觸。“短短十幾年,我們眼看著母親河的漁業資源銳減。”今年以來,我國積極推進長江“10年禁漁”措施。在他看來,通過中央和省級媒體全程直播庭審,給全國公眾上了一堂生動的環境保護“法治公開課”。“通過旁聽庭審,大家對長江大保護、全面禁漁的刻不容緩有了更深刻的認識,提高了公眾保護長江母親河的意識。”

    李義松認為,通過公開庭審對涉案行為進行法律評價,繼而追究法律責任,具有明確的導向和教育作用。“現在長江病了,生態係統脆弱,人的開發利用行為必須通過法律加以調節規范,通過庭審直播、以案説法,能夠更好地讓社會公眾清晰地知道法律準許做什麼,不準許做什麼。”

    “全媒體直播庭審,能夠收到辦理一起案件,教育廣大群眾的良好社會效果和法律效果。”陳迎説,長江流域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寶庫和生態安全屏障區,堅持生態優先和保護優先,應當是我們的共識。環境司法的職能就在于通過依法受理審理案件,引導公眾自覺遵守生態環境保護法律法規,共同守護綠水青山。

    公益訴訟人最後陳述時也指出,檢察機關提起公益訴訟,一方面讓侵權者賠償損失,用于修復長江生態,同時也警示社會禁止非法捕撈和交易鰻魚苗,讓長江大保護理念日益深入人心。“我們希望通過全社會的共同努力,早日還長江水美魚肥。”

    為集中展示江蘇環境資源審判的實踐成效,進一步擴大環境司法的宣傳效果,18日當天,省高院還組織全省6家生態功能區基層法院對10余件非法捕撈水産品刑事案件,于當日開展集中審理、宣判活動。(顧敏)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125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