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江蘇要聞 融媒産品 圖片 訪談 直播 市縣 推廣
新華網 > > 正文

全國政協圍繞人工智能來蘇調研 制造服務業崗易被“搶”

2019年10月17日 07:57:58 來源: 新華日報

    14日至16日,全國政協調研組來到處于國內人工智能産業發展“第一方陣”的江蘇,圍繞“人工智能對勞動就業影響”開展調研。記者從調研座談會上獲悉,目前人工智能對江蘇省勞動就業尚未産生明顯衝擊,在替代一些舊崗位的同時催生大量新崗位,對此應予以關注、及時進行研究。

    制造業服務業崗位更易被“搶”

    省教育廳曾就人工智能對大學生就業的影響做過調研,結果顯示,目前人工智能大量替代的是程式化和重復性較高的一線事務性、生産性崗位。相比較而言,制造業和服務業的一線崗位、不與人溝通或少與人溝通的崗位更容易被替代,低學歷者所從事崗位更容易被替代。

    這一點在以汽車制造為代表的先進制造業發展中表現尤為突出。上汽大眾汽車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相關負責人介紹,由于公司對生産線進行持續的技術升級改造,以機器人為代表的智能技術已應用于各生産場景,人機工程效率以每年不低于5%的速率遞增,極大減輕了一線生産員工的工作壓力,相關崗位員工人數逐年減少。公司已連續5年停招中、高職畢業生,今年面向2020屆高校畢業生提供約30個崗位,以技術類和管理類為主,要求本科以上學歷。

    省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廳對131戶制造業企業開展“機器換人”專項調查,發現2014年以來,因使用機器人技術而新增崗位的企業有47家,佔比達35.88%;因使用機器人産生減員的企業有39家,佔比達29.77%。調查認為,隨著自助銀行、無人超市等新場景的出現,在廣泛應用人工智能的銀行、零售等行業,就業的結構性矛盾可能在短期內有所加劇。比如,今年底前,江蘇省高速公路將全面取消收費站、推行ETC,原有5000多名收費員面臨轉崗。

    省科技廳副廳長夏冰認為,“機器換人”帶來的結構性失業短期內將客觀存在,這種影響並不局限于制造業,還將延伸到服務業相關領域。比如,無人駕駛技術帶來安全性提升,將導致駕駛行業逐步消亡和傳統車險業務員的失業;互聯網理財和“機器顧問”出現,將導致傳統“面對面”金融理財咨詢業的萎縮和消亡,讓理財顧問面臨失業,等等。

    替代同時也在創造新崗位

    “機器換人”,並不是簡單地替代。在省委教育工委副書記蘇春海看來,每一次技術革命都給就業帶來影響,人工智能正在漸進影響崗位供給的結構調整。它在替代舊崗位的同時,也促進研發人工智能和深度對人服務崗位需求的增加。

    以中國農業銀行江蘇省分行為例,由于“智能銀行”和網上支付係統廣泛應用,大量櫃員逐步轉崗為市場營銷人員,全省1500多個網點原有1萬多名櫃員,現在降到6000人,但與此同時,客戶經理崗位和金融科技崗位需求大量增加。該行面向2020屆高校畢業生提供1200個本科以上學歷的崗位需求,其中客戶經理(市場營銷)和金融科技崗位佔比較大,將面向計算機科學與技術、數學、統計學等專業有專長的高校,吸納從事各類業務係統軟件開發、數據分析、運營維護、安全管理等工作的應屆畢業生。

    省工業和信息化廳副廳長胡學同提出,隨著工業生産線自動化、智能化水平的持續提高,新的工作崗位更多屬于智能及自動化技術人才。省人社廳對131家制造企業的用人需求調查也證實了這一點——54戶企業最需要機器人操作員,70戶企業最需要機器人維護保養員,21戶企業最需要機器人研發員。84%的企業招聘時會優先錄用能熟練操作維護機器人的勞動者。江蘇省高速公路待分流收費員中,相當一部分將通過再培訓、再學習,轉崗從事ETC設備維護保養等。

    新崗位開發快于舊崗位流失

    省人社廳廳長戴元湖説,總體看來,人工智能尚未對江蘇就業産生係統性、根本性衝擊,新崗位開發速度明顯快于舊崗位流失速度,全省就業形勢呈現總體平穩、穩中有進、進中趨好態勢,城鄉勞動者實現比較充分的就業。據統計,基于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技術的新業態發展迅速,對江蘇省城鎮新增就業貢獻率達10%左右。

    人工智能對就業的深度影響雖未顯現,但江蘇省未雨綢繆,把人工智能作為技術教育和技能培訓新興領域,在全省近40所技工院校和12個國家高技能人才培訓基地設立機器人相關專業,開設100多個機器人專業冠名班和訂單班,年培養畢業生約1500人;將工業機器人項目納入江蘇省“技能狀元”大賽,舉辦機器人相關專業賽事28項,積極打造人工智能人才培養高地。

    崗位需求變化,帶來對從業者專業、能力以及其它素養要求的變化,直接相關的職業教育培訓也需及時調整。蘇春海説,職業教育一直重視學生專項技能的培養和實訓,隨著人工智能的發展,機器已變成人的“肢體延伸”,像衝、磨、刨等工作不再需要人的參與,員工更多從事智能設備的操控和檢修。大型國有企業南京中電熊貓信息産業集團相關負責人表示,企業正積極開展以工業機器人和智能控制為代表的技術改造,改裝過的生産線對從事一線生産職業院校畢業生的要求將大幅提升,更看重其智能生産設備操作能力和團隊協作能力。

    “只有充分發揮人工智能等技術帶來的新興産業興起、高端崗位增加等積極因素,從引導勞動力向新産業分流、推動勞動力技能提升兩方面著力,才能切實化解人工智能對勞動者就業帶來的衝擊。”夏冰説。(顧敏)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114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