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豐“飛”歌
2019-10-09 15:33 來源: 新華網

    編者按: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作為長三角城市群重要成員,江蘇省鹽城市大豐區與上海市淵源深厚、聯係緊密、人文相親、産業互補,擁有上海307平方公裏“飛地”。一直以來,大豐區充分發揮“飛地”優勢,主動接軌上海,深度融入長三角,形成一體化發展合力。

    現在,本網推出大豐“飛地”經濟建設的報道,展示長三角一體化戰略下大豐的率先作為和探路實踐。

 

    新華網南京10月8日電(徐壽泉 華祥名 陳曦)丹鶴翩翩起舞,麋鹿呦呦鳴叫,候鳥生生不息……

    眼下,大豐這片聞名世界的神奇濕地之都,滋養了上海域外合作最早和佔地面積最大的“飛地”,正在創造出嶄新的“北上海”發展奇跡。

    江蘇大豐,距上海217公裏,卻相生相依了70年——

    70年前,10多萬上海兒女陸續來到這片茫茫的黃海荒灘,用青春與汗水在這裏開辟出了個“北上海”,書寫了一個個曲折精彩的傳奇故事,留下了一代又一代人最刻骨銘心的芳華記憶。

    70年後,在長三角一體化的時代強音中,滬豐兩地緊密連接,深度融合。這片有底蘊、有風景、有故事的土地,正在譜寫著一曲“滬豐”共贏的“飛地之歌”……

    産業:大轉移深合作

    涼風送爽的深秋,大豐迎來了美好時節。

    滬蘇大豐産業聯動集聚區(下稱“集聚區”)智造園建設現場,六幢標準廠房的銀色外立面在陽光下熠熠生輝。眼前,智造園主體工程已經按計劃實現竣工,水電氣及雨水污水管網等輔助設施也已經全部到位。

    站在智造園,滬蘇大豐産業聯動集聚區黨政辦曾國付告訴我們:“智造園是上海建築設計院按照最新、最高標準設計的項目,上海材料研究所建築減震裝置、上海頤柏科技熱處理設備制造等一批高端裝備項目將正式入駐。”

    不只是智造園,集聚區也正加快産業服務中心建設,漢能漢瓦封裝線生産基地、上汽華域汽車等項目都在緊鑼密鼓的建設中。

北上海臨港生態智造城——滬蘇大豐産業聯動集聚區

    集聚區位于上海在大豐的“飛地”——上海農場境內,由上海市政府和江蘇省政府于2015年11月共同設立,總規劃面積33平方公裏。

    作為上海目前唯一市級層面與外地共建的開發區,也是長三角地區唯一省級層面直接推動合作的園區,集聚區既是推進落實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戰略的重要載體,也是大豐深度融接上海的創新互動新平臺。

    在園區建設的帶動下,大豐和上海接軌的步履更加矯健。

    上半年,兩地跟蹤、簽約、開工的億元以上“飛地經濟”項目62個,其中,簽約項目37個、開工項目14個;6個億元以上開工項目獲鹽城認定,其中,5億元以上項目2個。

    一批批高新項目提速推進,為大豐區全面接軌上海、融入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注入強勁動能。

    項目招引捷報頻傳,也得益于在今年國家新出臺的《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中,明確提出“加快推進滬蘇大豐産業聯動集聚區等一批省際合作園區建設”;

    為此,江蘇省委十三屆六次全會討論綱要時,明確了加強滬蘇大豐産業聯動集聚區建設,積極承接上海産業轉移升級,打造飛地經濟樣板。

    “從中央到地方都這麼重視,也為集聚區加快發展帶來了前所未有的重要機遇”,接受本網獨家專訪的大豐區委書記薛盛堂介紹説:“當前,大豐正牢牢搶抓長三角一體化的重大機遇,主動接軌大上海,加快集聚區建設,在更高層面、更大區域、更高質量上謀求參與長三角一體化發展。”

    為招引更多上海優質企業落戶大豐,大豐區政府相繼出臺一係列優惠政策,不斷完善設施配套、産業配套,實現營商環境的提質升級。

    走進上海紡織(集團)大豐紡織有限公司車間,一臺臺國際先進的紡紗設備高速運轉。

海紡織産業(大豐)園區是東方國際集團在外省市投資規模最大的棉紡織生産基地。圖為園區內的上海紡織(集團)大豐紡織有限公司。

    “你看這個自動化穿針機,它的生産效率是人工的12倍。”接受採訪的上海紡織(集團)大豐紡織總經理趙培説:“今年春節前投入4000萬,對二期車間的設備進行了更新,提升智能化、自動化水平,這些技術都代表了國內棉紡織企業領先水平。”

    其實,早在2006年,上海紡織集團就在大豐設立産業園區。2016年底,“中華老字號”上海三槍集團也將面料加工基地整體轉移至此。

    如今,該産業園已成為上海紡織在外省市投資規模最大的棉紡織生産基地。

    趙培自豪地向我們介紹:“産業轉移,我們從上海轉到大豐,不僅僅是單純的將生産線搬過來,而是研發、生産一體化都在此落地!”

    除了上海紡織,近年來,上海臨港、光明集團、上海新型建材岩棉大豐有限公司等一批上海企業先後在大豐投資設廠。

    越來越多的上海企業、上海品牌在大豐熱土上綻放異彩,也給大豐帶來增長的新引擎。來自大豐區政府的數據表明,大豐累計引進落戶上海企業70家,總投資達200多億元。

    滬豐連線,北連大豐,南達上海,這是科技、資本、人才優勢與生態、環境、空間優勢的高度融合,也是鹽城大豐與上海的深度聯姻。

    地緣相近,人緣相親,為如今大豐區發展“飛地經濟”培育了滋養的沃土,也成為大豐接軌上海的獨特優勢。

    “北上海”,已然成為大豐的閃亮名片。大豐的飛地經濟,借著長三角一體化的國家戰略的東風,正逐步釋放出旺盛蓬勃的力量。

    物流:一體化路路通

    深秋的清晨,清爽的海風吹拂中,大豐港集裝箱碼頭一片繁忙。

    高大的集裝箱橋吊機,正不遺余力地將一個個集裝箱吊裝到貨輪上,即將運往上海外高橋碼頭和洋山港碼頭。

大豐港與上海港共同搭建“海上貨運高鐵”。圖為大豐港自主運營集裝箱船舶“申豐之春”正在吊裝集裝箱

    2016年5月,滬豐專線開始通航,長三角貿易出口運輸又多了這樣一條重要通道。

    “滬豐專線未通航之前,我們這邊外貿出口産品運到上海港主要通過卡車走陸路運輸,成本高、限制多,而且大豐到上海要經過蘇通大橋和上海繞城公路,經常會堵車,誤事糟心。”大豐海融國際貿易有限公司負責人馬凡可向我們回憶起之前出口貨物時的物流情況。

    滬豐專線的開通,對于大豐融入長三角一體化産生了深遠的影響與意義。江蘇滬豐集裝箱物流公司市場部經理馬躍東提供的數據更為直觀——從經濟角度看,20 英尺的標箱能給企業節約400—600 元的物流成本。40英尺的高箱能給企業節約800—1200元的成本。航線從剛開航每年一萬多標箱到第二年三萬多標箱,2018年已達到五萬多標箱,2019年預期可達到七萬多標箱,吞吐量逐年都在穩步增長。

    除了物流成本縮減,從綠色環保方面來講,船的尾氣排放量是汽車尾氣排放量的十分之一,相比通過集裝箱卡車運往上海港出口的模式,每個40英尺的集裝箱每趟可以節約柴油消耗180升。

    “滬豐專線是一條‘高效、低廉、綠色、環保’的海上貨運高鐵,得到了廣大企業的歡迎。”馬躍東説,現在滬豐航線每周三班,未來將實現“天天班”。

    除了開通兩地之間的航線,今年3月20日,上海港與大豐港簽署協議,在大豐港合資設立集裝箱碼頭公司,全力打造上海港北翼重要的集裝箱樞紐中心,開創滬豐兩港合作共贏新局面。

    根據合作安排,從4月1日起就啟動“滬鹽通”通關模式,出口集裝箱進了大豐港集裝箱碼頭,就視同于進了上海港。同樣,企業從海外進口的貨物,也可通過上海港直接轉運至大豐港。

    馬凡可説:“以往貨物到了上海後還要排隊等報關,現在貨物到了大豐港基本就報關了,通關方面便利許多,真的是讓人省了不少心。如今,越來越多的企業看中大豐港的便利而選擇落戶大豐呢。”

    在採訪中,薛盛堂提到,港口對一個地方的發展具有龍頭帶動作用,在滬豐海港一體化的保駕護航下,大豐港圍繞著建設“長三角北翼區域性現代物流樞紐港”的目標加速前進,同時,做大做強大豐港,也為沿海腹地産業布局創造了條件,促進了區域經濟社會全面跨越發展。

    一體通南北,海港變通途。兩港的進一步深化合作,正逐步開啟“上海——大豐”互利共贏的新天地。

    農業:得口福更安全

    大豐是農業大區,人均耕地面積江蘇第一。這一優勢,也促使大豐成為上海農産品供給的“大後方”,長期源源不斷充實著上海市民的“米袋子”、“菜籃子”。

    其實,農業也是大豐與上海合作早、范圍廣、層次高、力度大的産業。早在1950年,時任上海市長的陳毅提出在大豐劃出一片“飛地”建立上海農場,從此,大豐與上海結下了“不解之緣”。

大豐境內的上海農場佔地面積307平方公裏,是上海域外最大的“飛地”

    近年來,大豐充分發揮自然生態優勢和滬豐歷史情緣優勢,做深做實上海主副食品供應重要“壓艙石”這篇大文章。來自大豐農業部門的數據表明,2018年從大豐銷往上海市場的農副産品銷售額達28億元。上海市場15%的鮮奶、12%的優質大米、8%的生豬和3%的淡水産品是由大豐供給的。

    前不久召開的大豐區區委十二屆八次全會上,薛盛堂在講話中提到,要抓好11個上海市外蔬菜主供基地、40個上海直銷窗口建設,加強與上海光明集團、上海蔬菜集團、上海農産品中心批發市場,以及上海大型商超、新型零售主體緊密協作,力爭今年大豐在上海農産品市場銷售額達到35億元以上。

    在雙方政府牽頭、企業參與、市場導向的農業領域合作中,大豐區也成為了滬豐兩地探索現代農業發展的“試驗田”。

    目前,新的上海農場隸屬光明食品(集團)有限公司,區域佔地總面積303平方公裏(約45萬畝),其中耕地20萬畝、林地5萬畝、魚塘8萬畝,是上海市域外最大的農業生産基地,也是光明食品集團現代農業版塊的主力軍。

    走進光明牧業申豐奶牛場,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頂樓懸挂的“響應國家長三角一體化”的標語。

    在牛場擠奶廳的監控臺上,透過玻璃,我們看到幾個圓形轉盤上,奶牛整齊站成圈,幾位員工檢查著是否每頭牛都已經連上輸奶管。

    “這個是轉盤擠奶,每頭奶牛轉一圈,9分30秒,就完成了一潮擠奶。我們牧場每天3潮擠奶,每小時450頭牛完成擠奶。”申豐奶牛場副場長王平向我們介紹道:“奶牛場引進了國際先進的工藝技術與設備,致力于打造新型智能化牧場,這個奶轉盤,採用的是墨西哥馬德羅轉盤擠奶設備。”

    從奶牛場驅車十多分鐘,路過一方方清澈的池塘,我們來到了上海農場下屬的光明漁業。在草魚塘邊,只見養殖工人正將一把把青草往魚塘裏灑,不一會兒,水面開始泛起朵朵小浪花,透過清澈的水面,可以看到一條條草魚從四處匯集而來,探頭覓食……

    “我們這裏養的草魚,不喂魚飼料,都是讓它們吃草長大的,現在夏天喂的是蘇丹草,冬天是喂黑麥草。因為喂的是草,我們的草魚沒有腥味,肉質也更細膩。”養殖師傅向我們介紹。

    上海農場黨委工作部主管陸逢春補充道:“從這裏出去的每條品牌淡水魚身上都標有二維碼標簽,可實現從塘口到餐桌的全程追溯。”

    近年來,光明漁業秉承“産業鏈中高端、産品中高檔”的發展定位,著力從種源、養殖、加工、銷售全産業鏈建設方面尋求突破,力爭打造産業化龍頭企業。目前,光明漁業已經構建了從“魚塘到餐桌”的一整條産業鏈,涉及種苗、飼料、養殖、加工、銷售等各個環節,年供上海市場3.5萬噸淡水魚。

    眼下,上海農場正在積極探索推動大豐的生態優勢轉變為産品優勢,促進農場優勢轉變為農場平臺優勢,培植優質農産品生産基地,促進現代農業發展。

    情緣:感情深心更近

    為了追尋大豐與上海之間千絲萬縷的情緣,我們來到了坐落在大豐區原海豐農場舊址上的上海知青紀念館。

大豐·上海知青紀念館

    該館首任館長、原大豐市委宣傳部副部長馬連義將那段歷史娓娓道來——

    為改造遊民、安置戰爭難民,1950年,第一批5萬多人的上海墾荒者隊伍,在春寒料峭中浩浩蕩蕩來到了大豐四岔河,在這片土地上留下了“人地二易”的難忘記憶;

    1968年10月開始,大豐這片土地陸續迎來另一批上海人——上海知青。近8萬上海知青用無悔青春,在艱苦的環境下,創造了一個“城市裏的農村、農村裏的城市”的發展奇跡,也為大豐留下了“北上海”的獨特人文風景。

    守望相助,情誼傳承。一年又一年,兩地的情緣在深度融合中不斷發酵,在歲月的洗禮下醞釀出千絲萬縷的眷戀。

    近年來,大豐緊抓時代機遇,借力與上海的情緣基礎,全方位接軌大上海,全面奏響與上海融合發展的“大豐之歌”。

    滬豐兩地的深入合作、深度融合,也輻射到了社會民生的方方面面。

    數據表明,近5萬上海市民常年在“飛地”工作生活,大豐有70%的家庭在上海有親戚朋友。

    此外,隨著越來越多的上海企業落戶大豐,不少上海人在大豐工作,周末回上海,過上了“雙城”生活。

    “我們公司有200人,其中40位上海人,公司搬到大豐之後就租了個大巴,每周五晚從大豐開回上海,周一早上再開過來,方便大家回家。”上海光和光學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祝健告訴我們,他自己來大豐4年了,2016年,整個公司包括技術、品質、生産等在內全部搬到了大豐區常州高新區大豐工業園。

    祝健説,大豐區領導在幫助上海來豐企業員工子女上學、住房、生活等方面都提供了很多支持。

    隨著滬豐合作的深化,交集越來越多,情感越來越濃。

    兩地頻繁互通,醫保一卡通、交通一卡通在滬豐間也早早就已推行了。

    “我去上海肺核醫院看病,以往要帶上一堆病歷,而且因為我們老兩口不會用網絡支付,要帶很多現金,還有要拿報銷單,回來還要去跑醫保處報銷,來回可麻煩。但是後來有了這個一卡通之後,帶張卡就都解決了”,66歲的龔大爺告訴我們,大豐人去上海就醫方便多了。

    隨著長三角一體化進程加快,目前諸多長三角城市都已經實現了醫保一卡通,大豐醫保中心副主任安琦告訴我們,借助大豐與上海人緣相親、地緣相近的特殊關係,滬豐兩地就醫聯網結算的探索早從2009年就已經開始了。

    滬豐醫保異地就醫直接結算開通以來,大豐醫保參保人員先後有1萬多人次在上海就診,發生費用1億多元,實際解決了參保人員“墊資”和“跑腿”的問題。

    “上海醫保參保人員在大豐工作生活的有9000多人,為保障這部分群體正常享受醫療保障待遇,2015年我們就與上海市醫保中心簽訂了補充協議,保證了上海市駐豐人員醫療費用及時結報,截至2018年底,累計受理報銷13000多人次,金額900多萬元。”安琦説道。

    大豐衛健委醫保管理科科長王錦忠補充説:“我們從今年8月份開始,集中拜訪各醫療單位,後續將通過‘引進來’,即引進上海醫學領軍人才在大豐開設名醫工作室,‘走出去’,即組織醫療業務骨幹到上海優質醫療機構進修學習等方式,提升大豐醫療服務能力和水平,更好地服務群眾健康。”

    大豐的這片“北上海”,承載著兩地人太多的情懷、太多的思念、太多的故事。其間的深厚情誼,如今薪火相傳,更多的交集還在發生:

    大豐的優秀年輕幹部會被選派赴上海挂職鍛煉;

    上海的老人更熱衷于選擇大豐的生態旅遊康養基地;

    大豐的上海知青紀念館、中華麋鹿園、荷蘭花海等每年接待的上海遊客超150萬人次;

    上海旅遊節開幕式暨花車巡遊已經連續6年邀請大豐參加……

    “同頻共振、合作共贏”,“互有需求、互為依托”。大豐和上海,早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明年,鹽通鐵路將建成通車,隨著大豐與上海進入“一小時同城圈”,兩地間必將擦出更多火花。

    欲濃千裏姻,更近一顆心。交通線變短了,滬豐也更“近”了。

    盛世華章,一體共贏。我們堅信,大豐“飛”歌必將越唱越嘹亮。

   (鹽城市大豐區委宣傳部供圖)

推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