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江蘇要聞 融媒産品 圖片 訪談 直播 市縣 推廣
新華網 > > 正文

“國之重器”,有我江蘇貢獻

2019年10月02日 11:41:23 來源: 新華日報

    國慶閱兵式上,一大批新型武器裝備從北京天安門廣場前駛過,接受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檢閱,集中展示70年來國防科技工業發展水平和軍隊建設巨大成就。這些“國之重器”,不少由江蘇高校承研。

    某車載火炮係統成主戰裝備

    本次很多參閱武器裝備背後,有著南京理工大學的身影。據初步統計,有24個裝備的總師、副總師由南理工校友擔任。中國現代兵器自主創新的很多關鍵性技術,都浸透了南理工人的血汗與智慧。

    其中某車載火炮係統由南理工擔任總師單位,因而每一件裝備到部隊的該係統都會鑲嵌刻有“南京理工大學研制”的銘牌。南理工現代火炮高效發射技術國防科技創新團隊帶頭人錢林方教授擔任該係統的總設計師,機械工程學院火炮工程係主任陳龍淼教授,徐亞棟研究員擔任副總設計師。

    據介紹,該車載火炮係統總體結構匹配合理、係統穩定性好、射擊精度高,機動性好、越野能力強,操作方便,是我軍火力打擊武器的主戰裝備。其實,項目組在此領域已開展十幾年的深入持續研究。該車載火炮係統解決了傳統車載炮車炮簡單結合設計帶來的火線過高、射擊穩定性差、人員不能地面操作等技術難題,使該炮成為世界上首門具備前向零度直射強裝彈藥功能的大口徑車載壓制火炮,其多項關鍵性能指標均達到或優于國際先進水平,尤其是該炮發射無控彈藥的射擊密集度已處于國際領先水平。

    空中力量“米秒不差”飛過上空

    強大空中國防實力的背後,有南航校友的汗水與心血。

    南京航空航天大學某型無人機係統在天安門前接受檢閱。此次接受檢閱的某型無人機係統是南航作為總體單位自行設計、研制、生産的高速無人機係統。南航是我國最早開展無人機研制的單位之一,從1958年開始無人機技術研究至今,成功研制“長空”“翔鳥”“銳鷹”“鴻雁”“飛鷹”等多個係列的無人機係統,逐步形成從高速到低速、從定翼機到旋翼機、從高空到低空、從無人機到有人機、從金屬材料飛機到復合材料飛機的係列産品的研制能力。

    閱兵過程中,空中受閱梯隊以高難度的編隊,氣勢恢宏地飛過天安門上空。在這支由十余個型號、160余架各型戰機組成的空中梯隊中,身軀龐大、背上背著一個大圓盤的空警2000作為領隊飛機,在8架殲擊機的護衛下,“米秒不差”地飛過天安門上空。

    空警2000是我國自主研制的大型、全天候、多傳感器空中預警與指揮控制飛機,填補了中國武器裝備體係的一項空白,也使中國預警機的整體研發能力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榮獲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空警2000的總設計師是南航77級校友吳光輝,他還是國産大飛機C919和國産支線客機ARJ21的總設計師。

    由各型直升機組成的陸航突擊梯隊集中展現了我國直升機裝備的重大成就。其中,直-20、直-10/19、直-8的總設計師都為“南航人”。由南航01級校友鄧景輝擔任總設計師的直-20在列裝部隊後首次公開亮相。直-10/19總師為南航80級校友吳希明,擔任空中護旗隊的直-8設計總師是南航83級校友徐朝梁。

    為指揮引導12個空中梯隊“米秒不差”通過天安門上空,由中電萊斯研制建設的閱兵空中梯隊指揮信息係統發揮重要作用。該係統具備閱兵出動方案制定、閱兵飛機編隊監控以及空中特情快速處置等功能,並在係統中對飛行航行附近環境進行數字城市倣真建模,解決在出動規模大、飛行高度低、編隊間距密集條件下,閱兵空中梯隊安全穿越高樓林立北京城區的指揮控制難題。

    中電萊斯有關負責人介紹,成功參與和保障此次閱兵活動,是公司近年來繼成功保障九三閱兵、朱日和沙場閱兵、南海大閱兵、青島海軍多國閱兵等重大活動後,又一次圓滿完成重大軍事活動保障任務。

    用近乎嚴苛的標準堅守

    南京理工大學火炮教研室從哈軍工時期就傳下來不成文的規定,每個新進的教師都要當一年助教再學一年,在通過全教研室老師的集中考核後才能授課。在火炮教研室學習、工作的日子裏,在科學研究面前,規范標準是近乎嚴苛的。

    武器裝備試驗過程,是冰冷殘酷的。徐亞棟説,為了檢驗裝備在不同地域和環境條件下的適應性和作戰效能,項目組跟隨裝備上高原、過沙漠、度酷暑、熬嚴寒,和部隊一起開展作戰試驗,從總師、副總師到普通科研人員,都堅持守在第一線,全程參與試驗過程,為裝備的後續改進獲得第一手寶貴的試驗數據。

    “這個型號的成功研制是我們南理工軍工人獻身精神的體現。我們也記不清有多少個節假日是在工廠、靶場、部隊度過的。”陳龍淼説,錢林方教授在初樣機東北試驗場射擊試驗最關鍵一天,得知80多歲父親去世的消息,他沒有和任何一個人講起,直到晚上去他房間討論白天試驗情況,聽到他的哭泣聲才知曉,“錢林方教授真正做到了舍小家顧大家。”

    獻身國防,不少科研人員都舍棄了家庭。徐亞棟的兒子剛出生,一年有三分之二的時間在出差,兒子整天只會對著手機叫爸爸,等徐亞棟回去後,兒子卻不願意叫眼前的爸爸。“一代代南理工火炮人,始終瞄準國家的需求,以默默耕耘的堅守和求知求實的探索,數十年來探求新知,攻堅克難,在眾多火炮武器裝備上留下了南理工的印記。”徐亞棟説。(王拓 楊頻萍 張 宣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371125068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