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有源頭活水來——生態農業激活句容鄉村之美
2019-09-30 11:43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南京9月30日電(龐雪汀)夏末秋初,位于鎮江句容的戴莊、丁莊等多個生態農業示范村也迎來了大豐收。 大片的“越光”水稻泛著金黃,飽滿圓潤的麥穗在風中輕輕搖曳;如綠寶石般晶瑩剔透的“陽光玫瑰”葡萄,咬一口,就甜到心裏;紅潤碩大的有機水蜜桃,沁香宜人,是這個時節最令人愉悅的自然饋贈……“産出高效、産品安全、資源節約、環境友好。”這是國家“十三五”規劃對農業提出的要求。而句容市正用其在生態農業領域的堅定實踐,為這一要求交出了生動的答卷。

    有一種“致富路”叫“生態農業之路”

    戴莊村位于茅山丘陵核心地區,鎮江市最南端。過去,這裏曾是鎮江著名的 “老大難”貧困地。由于當地地勢高,地形復雜,除了降雨沒有外來水源,十幾年前,戴莊農民大多守著窮山惡水,靠天吃飯。而如今的戴莊,搖身一變,成了生態農業鄉村發展的樣本。

    彭玉和在檢查有機桃樹枝葉(于華傑 攝)

    “我家以前是戴莊最窮的,是趙老讓我‘翻身’了!”説起自己的“奮鬥史”,58歲的農民彭玉和顯得有些激動。他口中的趙老,就是江蘇省鎮江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被評為“全國十大三農人物”的趙亞夫。

    2002年,從機關單位退休的趙亞夫主動來到了戴莊義務服務,實地考察10多平方公裏的土地,想在這裏探索出一條以生態農業振興鄉村的道路。 “跟著趙亞夫幹,就能過上好日子?”一開始,當地農民對趙亞夫宣傳的“科技生態農業”充滿了懷疑,甚至是抵觸。

    2004年,一次偶然的機會,彭玉和聽説趙亞夫在給農民做生態農業的培訓,便自己找上了門去。“趙老,我想掙錢,不怕吃苦!”看到趙亞夫,彭玉和就主動上去握手,並標明了自己的來意。

    那次的培訓課,開始不到半小時,聽課的農民都快走光了,但彭玉和堅持聽到了最後。 “不知道為什麼我特別相信他,電視上都説要相信科學,我感覺趙老教我們的就是科學。”彭玉和説。

    “種桃子怎麼能賺錢?!”當妻子聽説彭玉和要跟著趙亞夫種桃子時,急得跳了起來。要知道,戴莊從前可是個有名的“桃子窩”。土生土長的“野雞紅”桃子,一斤只能賣三毛錢。在當地人眼中,種桃子是最不掙錢的營生。可是對于當時全家年收入只有不到3000元的彭玉和來説,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想翻身,一定要幹!”彭玉和下定了決心,到趙亞夫那 “認領”了30多畝有機桃園,義無反顧地幹了起來。

    “這麼多農民都不肯幹,你幹了,就一定要幹好!”趙亞夫的這句鼓勵讓彭玉和至今印象深刻。從剪枝、修枝到防治病蟲害,趙亞夫幾乎是手把手地幫助彭玉和種桃,把他培養成了半個有機桃種植專家。

    第二年5月,彭玉和種的第一批有機水蜜桃收獲了。因為樣子好看、甜度高,沒有添加過任何激素和化肥,這些桃子賣到了8元錢一斤,是“野雞紅”的近30倍。那一年,彭玉和掙了7萬元。

    如今的彭玉和已經是遠近聞名的種桃大戶,他還在自家桃園邊上開起了農家樂,每年桃子收獲的季節,慕名前來的遊客絡繹不絕。而戴莊,也已成為了生態農業發展致富的一面旗幟。

    今天,在戴莊村及其周邊,已經有8000多畝農林用地採用了優質高效生態農業新技術。走進戴莊村的田野,你可以看到不斷變化著的丘陵山區農業新景觀。緩崗坡地分布著草莓、桃、葡萄等供四季採摘的果園,崗坡塝田裏生長著有機水稻,雞、鵝在綠草叢中自由覓食,稻鴨、稻蛙和諧共處……經濟林果、稻菜融合畜牧業的有機農業生態係統已經形成。

    生態農業,給農民帶來了“金山銀山”,更帶來了“綠水青山”。

    有一種“網紅”叫“農二代”

    “老板,給我來10盒‘陽光玫瑰’、10瓶有機葡萄醬!”“葡二代”王君的微信消息從早到晚響個不停。15年前,硬著頭皮接下公婆手中葡萄園的她,做夢都不會想到,如今種葡萄成了丁莊村的“朝陽産業”。

    王君種植的“陽光玫瑰”葡萄(于華傑 攝)

    “我們農村孩子,都有個‘城市夢’。大學畢業,終于在城市找了工作買了房子,家人卻讓我回農村種葡萄,我當時真的非常抗拒,非常不理解。”王君笑著説,“沒想到,現在我們的葡萄園這麼火!”

    王君的公公畢年順曾經是丁莊有名的葡萄種植大戶。2000年左右,隨著市場需求的變化,葡萄新品種不斷涌現,畢年順種的老品種“巨峰”葡萄漸漸失去了競爭力。王君接手葡萄園之後,引進了口感更好、甜度更高的有機品種“陽光玫瑰”葡萄,並“主打”這種葡萄,很快就打開了銷路。

    王君的“葡萄改革”,不僅僅是對品種的改變,更是在養護方式上的探索。“我公婆種葡萄,就是靠著經驗在種,説白了就是‘望天收’,非常辛苦。而我種葡萄的理念則是‘做少、做精’,我們就是要走品質路線,讓人家把我們的葡萄當成品牌産品。”王君説。

    在葡萄生長的季節,王君每天都要親自給自家的葡萄“疏花疏果”。所謂“疏花疏果”,即人為地去除一部分過多的花和幼果,以獲得優質果品和持續豐産。王君非常推崇這種瓜果養護方式,這個方法也是她在國內外多地考察學習中學到的。“如果一個枝幹上結兩串葡萄,那我一定會剪去一串,這樣雖然産量降低了,但品質卻提高了。”王君説,“我家的葡萄,每次只留2000斤的優質果,現在的市場價是10元一斤。”

    2015年,王君給自家的葡萄注冊了商標,並獲得了國家“綠色食品”的認證。通過網絡電商平臺,王君家的葡萄最遠已經賣到了西藏,在葡萄銷售的旺季,王君每天都要賣出四五十箱葡萄。

    2017年,王君遠赴日本考察水果産品市場。當她看到日本超市裏琳瑯滿目的水果副産品時,新的靈感又來了。葡萄酒、葡萄果凍、葡萄醬……王君現在不僅賣葡萄,還賣起了葡萄的“周邊産品”。

    在丁莊,像王君這樣的“農二代”還有很多,他們學習新技術,樹立新理念,讓農業變得“時髦”起來。

    有一種“抱團”叫“農業合作社”

    如何把生態農業成果轉化為真金白銀?“實施鄉村振興單靠發展資本農業是行不通的,單有少數人富裕也是行不通的,必須把小農戶帶起來走共同富裕道路。可是小農戶勢單力孤,只有合作社才能使農民抱團聯合起來。”一手打造了“戴莊經驗”的趙亞夫説。

    唐陵村農業合作社打造的花木交易創業工作室(于華傑 攝)

    不管是戴莊的桃園、稻田,還是丁莊的葡萄基地,鄉村農業的振興,離不開農業合作社的助力。

    在合作社成立之前,戴莊為此整整探索了五年。用樹立典型人物的方式,不少農民自發地加入到了組織中來。戴莊農民杜中志被稱為“戴莊村有機農業第一人”。他 2002年在全村第一個種了八分坡地有機桃, 2004年又第一個種了七分水田“越光”品種有機稻,收入節節攀升,在全村産生了很大反響。在杜中志的帶領下,一批農戶跟著幹了起來。到2005年,種有機稻、有機桃的農戶已經達到100多戶。當年冬季,戴莊村開展了入戶問卷調查, 552戶受訪農戶中,49%的農戶表示願意參加合作社。2006年,戴莊成立了句容首家有機農業合作社。合作社為農戶提供産前、産中、産後統一服務,並把加工銷售環節的利潤留給農民,促進了村集體經濟和農民收入“雙增長”。

    在戴莊,即使是無壯勞力、無生産資料的貧困戶,也可以加入合作社。范大媽72歲,孤身一人,在合作社幫助下種有機水稻、養羊,年純收入早就過了萬元;合作社幫助貧困戶老藍搞發酵床養豬,生産的黑豬肉在網上銷售很受歡迎,現在年純收入已經超過15萬元。殘疾人老黃,合作社幫助他種上了高架草莓,第一年的純收入就達到10萬元……

    在丁莊,葡萄合作社不僅在葡萄生産和銷售上為農村提供服務,還引導“葡二代”開發了許多葡萄衍生産品,包括葡萄汁、葡萄果醬、葡萄酒、葡萄脆、葡萄酵素、葡萄籽油等26個品種。所有産品在合作聯社線下直銷店以及線上電子商務店鋪都有銷售,進一步擴充了農戶的增收渠道,提高了農戶生産效益。

    在唐陵,村黨委書記劉樹安帶領黨員幹部發展苗木産業,成立合作社,建設苗木交易市場。曾經的貧困村,通過連續11年的努力,實現村集體資産突破1億元。

    如果説,是生態農業為句容鄉村振興插上了翅膀,那麼是農業合作社讓這雙翅膀有了展翅翱翔的力量。

    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生態農業正如一泓活水,為句容農村注入了新的生機與能量,讓這片土地呈現出欣欣向榮之美。

推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