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常熟:新工筆畫下新圖樣——網紅、設計、“雲”見裳
2019-09-29 14:09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南京9月29日電(魏薇 孫星星)“在常熟的周邊,奧特萊斯是開不下去的。”當地人笑稱。

    在常熟南站下車,環顧四周,滿眼盡是“某某服裝城”“服裝一條街”。早于市場流行的時尚款式,在這裏可以用第一手價新鮮淘到。每天,來自全國的服裝生意人熙熙攘攘,有人提著大小尼龍袋批量進貨、滿載而歸,也有人輕裝上陣,大筆一揮、簽下訂單。商場、店鋪、工廠、網紅圈、設計園、電子商城、物流匯的欣欣向榮……數十年的沉淀醞釀,一個圍繞“穿”字而成型的産業生態早已在這裏枝繁葉茂。

    服裝,常熟的傳統優勢産業,在新的市場條件下,這一行業也面臨著轉型的壓力。而一個“雲裳小鎮”的蛻變,正見證著當地在服裝産業發展方面的創新探索。

    網紅的崛起:我是“小而美”,為經濟添活力

    “歡迎來到歡姐的直播間!今天照例抽出幸運顧客,記得點讚關注啊!”這一天,在雲裳小鎮電商園裏,“網紅”歡姐正在店裏進行著服裝銷售直播。專業的圓形補光燈、廣角攝像頭下,歡姐現場試穿後,開始熟練地旋轉、擺POSE、一刻不停地向觀眾介紹著衣服的質地、顏色、款式以及相關搭配。

    “以前實體店一天只來百名客人,開通直播後一天來我這看衣服的有上萬人!”每天早上7點半,歡姐的直播都會準時開始,她和另一個女孩輪流搭班6小時,每天通過直播至少可以售出1000余件衣服,生意好時,這個數字甚至能衝到5000。

    “有的人表面看是網紅,背地裏其實是實體零批‘老手’。”這句流行話來形容歡姐挺合適。她已從事羽絨服裝行業十多年,有自己的工廠、研發團隊和實體批發檔口。2014年,她與愛人來到常熟,借著當地完備的冬裝産業鏈,小兩口很快建立自主品牌店,並入駐了服裝批發市場。

    然而,決定消費者購買決策的媒介在不斷改變,實體零售行業漸漸走入困境,每一個商戶都在積極尋求和拓展自身的發展渠道和商業模式,常熟服裝也在積極探索轉型之路。當時,浙江地區興起直播銷售,這讓嗅覺敏感的常熟服裝業深感風口在即。去年10月,淘寶與常熟服裝城進行了《阿裏巴巴與常熟服裝産業帶直播合作框架協議》簽約,從此直播走入服裝産業,讓常熟的傳統産業滋養出新的風味。

    瞧準目前最熱門的直播,轉型“網紅”的歡姐開始嘗試線上直播+實體店鋪+私人訂制款的商業模式。除了直播,她還簽下設計師,每個月,她的店鋪都會上新3至4個定制款。在雲裳小鎮的宣傳幫助下,歡姐在常熟直播界也小有名氣,找到他們的商家足足翻了倍。合作方式也更多樣靈活:有工廠直接拿産品請歡姐通過直播穿戴來幫忙促銷,或給歡姐打造氣質套裝,歡姐根據衣型風格再編排一場個性十足的直播,“帶貨能力”不在話下。

    其實,常熟早已擁有8個各具特色的紡織服裝産業基地,集聚了波司登、龍達飛、紅杉樹等5000多家紡織服裝企業。在“大而強”的龍頭企業引領下,迅速崛起的網紅主播更像是傳統經濟航道中涌現出的“小而美”的新生力量,在新領域中翩翩起舞。整個産業形態呈現大小兼容、強美共融的“新生態”。

    設計師的幸運:我的搭檔是整座産業圈

    在雲裳小鎮的“巴赫時裝”,設計師黃星華在手稿上畫出了自己色彩明艷的新作品。他瞄準時下年輕人喜愛的“潮設計”,讓作品充滿了流行的大膽元素,洋溢著動感的青春氣息。

    從7年前馬涇路的“宏帛”,到7年後中洲國際內的“巴赫時裝”,兩個地方的位置僅隔了一條路,但這條路,黃星華走了7年。

    早在2013年,黃星華來到常熟成立工作室“宏帛”,做出設計款後將版權賣給服裝品牌工廠。這種被稱為“ODM”的方式在早期雖然讓黃新華吃飽了肚子,但卻令他失落:“我的産品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給人家拿去做了,總覺得遺憾。”

    讓黃星華更為焦慮的是,服裝場同質化非常嚴重。賣出去的版權,短期內就有倣品。彼時,社會知識版權保護意識還較薄弱,服裝品牌工廠見狀,不得不減量生産,直接導致原創者利潤空間變小。銷售的話語權始終不能掌控在自己手中,一直是黃星華的心病。他決定,當獨立設計師,走出一條屬于自己的路。

    “你知道早年當一個設計師有多難嗎?”黃星華説,設計師需要對服裝的設計、生産、銷售全部負責,一個流程下來,幾乎也跑遍了五湖四海。但幸運的是,他奮鬥的地方是常熟。徜徉在雲裳小鎮,創客園、設計師園區、設計訂貨街區一應俱全,完善的供應鏈裏,黃星華等設計師與左鄰右裏直接買辦材料與服務,在觸手可及、品類完備的圈子裏,設計師的成長省時省力、也高效高質。

    令黃星華一度發愁的銷售渠道,雲裳小鎮也給予了解決方案——小鎮幫助他主動對接抖音、快手、微商等電子平臺。黃星華充滿時尚感、現代感、個性感的作品與網絡平臺的年輕化傳播一拍即合。種種新銷售渠道都成為他前進的方向,更令他有成就感的是:“我的商標在我的衣服上,我的衣服在喜歡它們的人身上”。

    “恐怕沒人能説清,是産業鏈的聚集成就了設計師,還是設計師的聚集成就了産業鏈。”雲裳小鎮服裝城管委會經濟發展局局長金宇恒感慨。小鎮一直在主動對接上海、深圳時尚産業,吸引年輕設計師落戶雲裳。像黃星華這樣的獨立設計師,小鎮裏還有百余人。

    “品牌+設計”的另一條路,是小鎮還在努力引進品牌總部,希望借總部力量進一步賦能供應鏈,改造産業土壤的“肥力”。繼U.S.、POLO ASSN、大嘴猴衛衣等國際品牌落戶常熟後,以羽絨服為主營業務的上海榮利也看中常熟冬裝基地優勢。金宇恒説:“如果可以引入上海榮利的美國市場訂單,無疑可以激發常熟設計師迸發全新活力。類似這樣的總部訂單,倒逼我們的供應鏈上更上一層樓,也讓‘常熟設計’百花齊放。”

    “設計師下一個成長風口,我看好‘時裝個性化定制’。”常熟方言時裝設計師陳振富肯定地做出判斷。這位曾摘冠首屆“常熟杯”中國男裝設計大賽金獎的設計人,早已身經百戰——“但輝煌是屬于過去的,我們要多談談以後”。

    “市面上早期定制都是老三樣:西裝、褲子、襯衣。但畢竟市場消費主力軍已經是90後,他們更願意為個性化時裝買單。”然而,時裝定制談何容易:比如時裝款變動大,暫無可能形成完善供應鏈;面料進倉後,訂單有限容易導致面料囤積。但令陳振富有信心的,是常熟不會拒絕“小訂單”。

    以往,一批幾百件的小單會被傳統服裝企業以“利潤空間小”為由拒絕,因為流水線工人往往只熟悉做衣服的局部,頻換效率低,開流水線的成本相當高。但今天的雲裳小鎮,專門在獨立設計師工作室隔壁打造了承接小單生産的公司,“柔性制造”躍上生産舞臺。與此同時,陳振富也在“鍛煉”著自己的廠家不斷配齊人員、提高單件成衣制作的能力。

    “也只有在常‘衣圈’,才能優先‘生長’出時裝定制這個有點‘奢侈’的服務。”陳振富希望,自己能在主線生産之外,利用業余時間,幫助年輕人完成他們鐘意特別款服裝的心願。

    “總之,在這裏當設計師很幸福。全國跑貨的老板來到常熟,都這麼説咱。”兩位設計師笑了。

    老産業的新生: 生産漸入雲端

    在小鎮,穿行于現代而時尚的莫城電商園,到處可以看到模特街拍和電商直播的身影。誰能想到,看上去洋溢著小資情調的街景,在四年前,部分還是村集體企業,“臟亂差”的環境一度是當地重點整治的對象。

    常熟服裝城是現代常熟發展的一張名片,伴隨服裝産業的集聚發展,龐大的外來人口群體逐漸在産業鏈上安營扎寨。一樓加工生産,樓上做原料倉庫及住宿的“三合一”場所比比皆是,不少群租房還經歷多次轉手。現場生産空間狹小,電線私拉亂接,易燃物雜亂堆放……表面看,這些小戶經營者依舊訂單不斷、生意不減,事實上,暗藏或顯見的消防積弊一直是莫城街道的心頭之患。

    去年,一場發生在常熟的火災,讓這個服裝産業集群痛下決心,對“三合一”和群租房加大治理,在破立之間“騰籠換鳳”。“如果連安全都沒了,還談什麼生意?”金宇恒的表情嚴肅了起來。

    其實,厲行整治涉及出租戶和承租戶雙方的利益,關鍵還在于他們能否參與到政府治理中去。黃星華的品牌工廠也同樣面臨改革,“投入300萬,加裝空調、提升住宿,翻新硬件設施重新布置工作環境。”他很明白,一旦發生安全事故,多年來的品牌口碑無疑功虧一簣。提檔升級車間環境,還要淘汰掉重量不重質的生産方式,才能創造産業與生態的共生空間。

    磨刀不誤砍柴工。黃星華的思考已在小鎮得到了應驗:在對41家房東企業進行園區化改造建設,擠壓原有低端落後産能,重新集聚創意設計、品牌營銷、智能制造等新業態後,2018年,常熟服裝城市場交易額達1563億元,出口額8.79億美元。

    “新招牌”帶來了“新流量”。在小鎮“江南食尚創意産業園”,設計師工作室內人才濟濟,中意、中韓、中阿時尚設計中心正在建設或籌備中。

    “新形象”帶來了“新方向”,智造生産成為小鎮車間的一抹亮色。智敏綜合體內,7條柔性快返智能生産線和3條個性定制智能生産線正同時開工。“我們採用的吊挂係統就可以節省人力推框,僅這一項環節就能使生産效率能提升10%到15%。”智敏綜合體總裁助理嚴春燕介紹。

    機械化操作不僅高産,更在精工上有絕對優勢。去年下半年,意大利某冬裝品牌正在尋覓生産廠家,他們的設計師款對每一處針腳都有嚴格控制,普通縫紉機無法將針腳數量絕對控制在對方要求的24針。以往,這家意大利品牌只能委托國內供貨商幫他們找到生産商,但在來常熟考察後,他們欣喜發現,智敏綜合體內的布魯斯縫紉機可以達到工藝要求,當下就簽下訂單,並成為智敏綜合體長期客戶,真正實現了“沒有中間商賺差價”和“物美價廉”。

    智敏綜合體網絡平臺“雲微坊”還在雲端還牽手全國優秀設計師,鼓勵設計師將作品發到網上,意向客戶可以直接查看。下單交易後,“雲微坊”再向常熟大小工廠分發訂單加工,一榮俱榮,美美與共。目前,“雲味坊”吸引了約3000個B端客戶,入駐平臺的工廠約800家。

    “雲裳小鎮的名字就是我們的努力方向。”金宇恒説,所謂“雲”,就是以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與常熟傳統紡織服裝産業的深度融合;而“裳”與“尚”同音,代表時尚的步伐。小鎮要不斷激活“時尚”元素,讓常熟在時尚發布領域喊出自信的聲音。

    集聚新業態、新模式、新技術、新産業,雲裳小鎮的“新筆法”正讓“老畫像”煥發新顏,在推動常熟紡織服裝生産生態重構中延伸、拓展服裝行業上下遊中,創造更高的産業附加值。

推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