鹽城:古鹽之城綻放文藝之花
2019-09-27 16:21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南京9月27日電(王天翊)江蘇中部,黃海之濱,有一座因鹽而建,以鹽為名的城,鹽城。過去,人們提起它,總離不了舊時“環城皆鹽場”的印象。渾黃的灘涂曬鹽場上,膚色黝黑的鹽民翻動微黃的鹽粒,這是鹽城褪不去的底色。

    近年來,深耕本地特色文化,這片土地上藝術精品頻出,鑄就了全國矚目的“鹽城現象”,也將鹽城印象涂抹成繽紛多彩的顏色。

    挖掘歷史守住城市的根與魂

    自古以來,鹽城就是個移民城市,楚漢文化、吳越文化在此交融,各地語言、風俗、技藝與傳説在此相遇,讓鹽城擁有了繁多的“文化種子”。

    然而,在鹽城本地特色文化的打造和發展過程中,白色海鹽文化,仍然成為鹽城重點打造的文化名片。究其原因,鹽城海鹽文化研究者、鹽城中國海鹽博物館副館長黃興港説,鹽城文化是沿海人民在“煮海為鹽”的社會歷史實踐中創造出的最具本地特色的物質和精神財富,“海鹽文化承載著鹽城之名,它是鹽城文化的根與魂”。

    這個結論並非空穴來風。2003年,鹽城市正式成立海鹽文化研究會,40多名研究者開始了對當地海鹽文化的研究和係統梳理,這一舉措在全國具有海鹽文化的沿海地區中尚屬創新之舉。黃興港就是其中一人。

    “歷史留給我們的寶貴文化遺産,如果不去挖掘,就不足以使這一文化歷久彌新。”研究會成立後,黃興港等研究人員先後整理出了《大豐市鹽文化資源調研報告》《鹽城海鹽文化探析》《江蘇沿海地域文化初探》等理論成果,為鹽城市政府深入了解和進一步發展海鹽文化提供了參考,奠定了理論基礎。

    2008年,經國務院批準籌建、總投資1.9億元的中國海鹽博物館正式開館,反映海鹽和海鹽文化發展歷史和研究成果、保護和展示中國海鹽歷史文物資料。黃興港也在那之後調入博物館。黃興港説:“海鹽博物館的建成,意味著國家和政府認同了海鹽文化在鹽城的獨特地位,作為研究和發揚海鹽文化的一人,我們的工作能為鹽城的‘主流文化’的弘揚産生積極影響,讓我感到榮幸欣慰。”

    2016年,鹽城市委市政府將中國海鹽博物館提升工程納入為民辦實事項目,在財政經費有限的情況下,依然投入9000萬元用于中國海鹽博物館提升改造建設,對“海鹽文化”的重視可見一斑。

    歷經3年建設,今年5月,中國海鹽博物館以全新面貌迎接來訪賓客。如今博物館又新增了400多件全國各地的珍貴文物,從原本單純展示本地海鹽文化,發展成全面展示中國海鹽文化的主陣地,博物館每年都能接待來訪者60至70萬人。

    “如果我們沒有形成制度去研究、去挖掘,今天我們很可能只能説一句‘祖上是曬鹽的’。但我們慶幸我們做了,鹽城的海鹽曬制技藝和鹽民的生活習俗,得以以文化形式展現世人,讓越來越多的人了解這片土地的根與魂。”黃興港説。

    找尋舞臺延續非遺技藝生命力

    兩千多年的歷史沉淀為鹽城遺留了無數珍貴的文化遺産。鹽城市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中心主任杭春來介紹,目前鹽城市已有國家級非遺項目3個,省級非遺項目29個,市級非遺項目69個,還有許多獨特的文化、藝術、習俗散落在廣袤鄉鎮間,等待發掘和保護。

    説起當地數目眾多的文化遺珠,杭春來顯得又自豪又有些心情復雜:“我們必須面對一個現實問題,就是靜待保護和傳承的文化遺産數量眾多。我們很想一個不落地把這些文化遺産存續下去,但畢竟人力物力財力有限,目前我們側重去做的,是將這些文化瑰寶盡可能多地推廣出去,為它們提供展示平臺,在這個市場化的社會存續下去。”

    在鹽城東臺,我們見到了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産東臺發繡的代表性傳承人陳伯余。從事東臺發繡創作40余年,陳伯余目前帶領著15個發繡工人經營著東臺嘉麗發繡藝術廠兼發繡藝術館。

    説是藝術廠、藝術館,實際只是兩層門面房,最讓陳伯余惋惜的,是沒有一個好場地,將鎖在家中的發繡藝術品鋪陳開來,展示世人。

    陳伯余知道,非遺藝術的“曝光度”非常重要,如果一門技藝從人們視線消失,那麼這門藝術就等同于消亡。好在,在當地政府幫助下,陳伯余在更大的舞臺找到了東臺發繡的“展示臺”。

    “因為成功獲評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産,東臺發繡才獲得了許多展示機會。但其實,發繡藝術最初的‘舞臺’,是東臺市政府領導主動爭取來的。”陳伯余説,那一年,東臺市領導主動到省裏去推薦,將東臺發繡加入申遺名單,這才有了如今的省級非遺。從那以後,經由鹽城市或東臺市政府相關部門推薦,陳伯余將東臺發繡帶去了世界20多個國家,平均每年都能出省舉辦1-2次展示展覽,並在各種國家、升級比賽中獲得1-2個獎項,他深刻地感受到,正是這一個個展示平臺延續了東臺發繡的生命力。

    “僅僅是推薦參賽、推薦參與展示活動,對非遺傳承就有非常大的幫助。”陳伯余説,這種宣傳和宣介讓更多人了解到發繡藝術的美。唯有被人知曉,文化技藝才能傳承下去。

    從另一方面説,宣傳與宣介也打開了發繡藝術的市場。陳伯余工作室就因屢獲大獎,在業內做出了品牌和名聲,常有國內各地的客人找到他定制發繡作品,工作室也得以運營下去。

    “只要有一個人、一個工作室把‘東臺發繡’的名聲打出去,東臺的發繡行業就能發展下去。”陳伯余説,如今在東臺已經有17家左右發繡廠,其中還有3家還在鹽城開設了銷售點。各家各有側重,為市場提供不同檔次的發繡藝術作品,各自找到了生存之路。

    陳伯余為東臺發繡找尋更多展示平臺的行動從未停歇。近兩年,隨著文化旅遊的興起,他常帶著作品奔赴鹽城各個景區,向遊人展示。

    他也在尋找讓發繡“打入”年輕一代的方法。一直堅持走“高檔定制”路線的陳老,近些年開發了一些價格親民的産品。比如,為紀念孩子誕生而制作的胎毛繡,又或是卡通生肖發繡擺件。畫了一輩子中國畫的老人拿起毛筆畫起卡通動物的樣子,讓人難忘。陳伯余説:“時代不同了,非遺文化的展示平臺也更多了,就看我們能不能轉變思想,跟上時代,走出新路。”

    前人種樹制度建設終得力作頻出

    這些年,讓鹽城在文藝界揚名的當屬“淮劇”與“雜技”。在這兩個領域,鹽城創作者們創作的作品數量之多、攬獲獎項之重,鑄就了業界關注的“鹽城現象”之名。

    “鹽城現象”有多引人矚目?“近幾年,在江蘇省所有戲劇相關賽事中,我們鹽城的作品可以佔到獲獎作品的三分之一,甚至是二分之一。”國家一級演員、江蘇省淮劇團團長陳明礦自豪地介紹。在國家級大獎面前,淮劇創作人們也沒有“手軟”:全國五個一工程獎、文華獎、中國戲劇梅花獎、中國戲曲現代戲突出貢獻獎、中國戲劇獎·曹禺劇本獎皆被“收入囊中”,鹽城也因此有了“高原之上的高峰”之稱。今年四月,現代淮劇《小鎮》赴歐洲巡演,在國際舞臺上展示了來自中國、來自江蘇鹽城的非物質文化遺産。

    “2018年,鹽城市劇作者們創作了大小戲劇本近50部、小戲、小品等100多個,其中不乏優秀獲獎作品,這樣與旺盛的創作力和藝術生命力才是業界關注的‘鹽城現象’的本質。”陳明礦説。

    旺盛的生命力從何而來?我們在鹽城市劇目工作室找尋問題的答案。國家一級編劇、工作室主任楊蓉告訴我們:“在一兩年間偶然性地創作出優秀作品,這不能被稱之為‘現象’。‘鹽城現象’指的是在過去的30多年間,鹽城持續穩定地創作出戲劇精品的現象,沒有良好的戲劇創作傳統與豐厚的土壤,沒有堅實的制度保障,是無法形成這樣的現象的。”

    鹽城市劇目工作室是支撐著當地淮劇發展的機構之一。作為鹽城劇目創作的中堅力量,劇目工作室的優秀作品不僅被本地劇團所用,還不斷向安徽、陜西、廣西、上海、寧波等地的知名劇院團輸送,在全國各地被搬上舞臺。

    20人、50多年歷史,是這支精兵隊伍的關鍵詞。楊蓉介紹,劇目工作室的前身,是始建于1963年的鹽城專員公署文教衛生處劇目工作組,半個世紀以來,一直保持著穩定的二三十人的專業戲劇創作隊伍,以戲劇創作為工作重心,營造創作氛圍、打造創作機制、注重人才“傳幫帶”,這樣的機制直到今天也保留著。“前人栽樹,後人乘涼。如今鹽城劇作進入穩定的精品創作期,與前人高屋建瓴的制度建設密不可分。”楊蓉説。

    八十年代中期,鹽城戲劇就以訂立了創作機制“四季歌”。正如春耕、夏耘、秋收、冬儲的農時,創作者們也以四季為界,在春季規劃題材,在夏季組織專家開展初稿輔導會,在秋季舉辦新劇本通稿會和評獎會,在冬季舉辦則新劇目調演。

    這樣的機制對年輕作者成長是非常有利的。楊蓉回憶,在剛進工作室時,她是個完全沒有寫過劇本的新手,只是在主任的要求下,邊大量看劇,邊動手試寫。今天的新人也是如此,他們進入工作室時大多都沒有戲劇創作基礎。“作為新人,你絕不會在創作過程中有孤立無援的感受,因為從選題到初稿,在創作時或者是截稿後,一直都會有老一輩劇本作家一起探討和修改。創作往往需要思想交流去激發靈感,有人一起討論要比一個人悶頭苦惱要有益的多。這讓我十分感念。”楊蓉説。

    工作室的90後創作者高新認為每年的新劇本評獎和調演活動是最能激勵她創作的環節。特別是近些年,鹽城市政府先後設立了“政府文藝獎”、1000萬元文化發展專項資金和“鹽瀆文化獎章”“鹽瀆文化新人獎”等專項資金和獎項,高新感到有了追逐的目標和也有了創作的動力。

    每隔兩年舉辦一次的新劇目調研,是新人劇作者的盛事,因為在調演期間,往往“全城排戲”。在2017年的調演中,不僅各縣(市、區)認真排演,連沒有專業劇團的亭湖區、城南新區也利用業余創作人員創排了大戲,整個鹽城戲劇界士氣高漲,令高新印象深刻。“看到許多年輕作者在調演上獲得了上戲的機會,上演了職業生涯中的第一部大戲,我感到機會離我很近,可以再多努力一點。”

    如今,鹽城市一直保持著穩定的二、三十人的專業戲劇創作隊伍,形成老、中、青梯隊。以陳明、徐新華、袁連成、楊蓉為代表的中青年作者已成為江蘇戲劇創作界的領軍人物,並在全國産生影響。近年來,鹽城市新招錄的六名九零後大學生,目前也有作品在省裏嶄露頭角。“身在行業中,我能感到鹽城的淮劇正處于一個穩定發展的良性循環中,這使‘鹽城現象’在我們眼中似乎是一個水到渠成的結果。”楊蓉説:“雖然培養在全國具有影響力的劇作者任務仍然艱巨,但我們能看到希望。”

推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