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錫,産業勃興之城
2019-09-26 16:49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南京9月26日電(錢賀進 宋亦閒 席航飛)老産業發新枝,新産業展芳華。這是我們近期採訪老牌工業名城無錫時的突出感受。這座城市一改幾年前踟躕不進的困局,推動産業強市向實處做、向深處走、向高處攀,經濟運行質效向好。

    工業經濟畫出優美曲線

    無錫一棉紡織集團建廠百年之際,紡織車間生産場景不同往昔。這裏機杼聲聲,織女難尋,600余臺智能紡紗機有序運轉,電子大屏24小時記錄著機器的運轉狀況。

    “大家印象中紡織是低端、低效的,現在我們摘下了勞動密集型産業的帽子,平均萬錠用工25人,最智能的生産車間平均萬錠用工只要8到10人。”無錫一棉紡織集團董事長周曄珺説。

    無錫一棉智能車間設備上的光電傳感器,可以檢測産品質量、産量以及設備狀態。(劉萍 攝)

    無錫一棉前身是榮德生先生于1919年創辦的申新紡織三廠,近幾年借力智能化升級與先進管理,不斷向高端價值鏈攀升,成為諸多國際一線奢侈品大牌的長期供應商。領先國際的特高支紗出自這裏,高檔色織、針織、家紡面料遠銷亞歐美55個國家和地區。無錫一棉的變化,是近年無錫産業強市向實處做、向深處走、向高處攀的一個縮影。

    作為全國較早面對新舊動能轉換的城市,2007年太湖水危機成為無錫發展的一個轉折點。危機爆發後,無錫先後轉移3000多家企業,重要經濟指標遭遇“滑鐵盧”;到了“十二五”期間,無錫經濟增速每年滑落1個百分點,規上工業增加值增速連年江蘇墊底,經濟持續下行。

    無錫市工信局副局長戴可為説,在尋求突圍的過程中,無錫曾一度脫實向虛,過于關注軟件、服務外包企業,忽略了優勢産業制造業,遲遲走不出陣痛期。

    2015年8月,無錫市委召開全會“校定”發展方向:實體經濟是無錫最大的優勢,制造業是這座工商城市的基因。工業強則産業強,産業強則經濟強,經濟強則無錫強。無錫經濟發展的歷程、稟賦和定位,決定了無錫必須堅定不移走産業強市的發展道路。

    各項主要經濟指標表明,如今無錫已重振産業雄風,重拾經濟領跑者的自信。無錫曬出的2019年半年成績單顯示:15個主要經濟指標11個增幅高于全國、全省平均水平;在全國、全省經濟增速總體回落的背景下,GDP增速連續9個季度超過7%;在企業經營難度較大的情況下,規上工業企業凈增數全省第一……

    縱觀這4年,無錫工業經濟畫出了止跌—企穩—回升—向好的優美曲線。2018年和2019年,無錫相繼被評為江蘇省唯一的“促進工業穩增長和轉型升級成效明顯市”“大力培育發展戰略性新興産業、産業特色優勢明顯、技術創新能力較強、産業基礎雄厚的地方”,獲國務院辦公廳通報表揚激勵。

    負重爬坡尋求産業強市新路

    身處工業化中後期,如何負重爬坡率先探索轉型,尋求産業強市新路徑是歷史交給無錫的命題。

    無錫市委黨校教授蔣佳林參與了無錫市“十三五”規劃,他認為:“工業化中後期産業發展趨于精細化、知識化。無錫提出構建以新興産業為先導、先進制造業為主體、現代服務業為支撐的現代産業發展體係,契合了工業化中後期産業發展趨勢。”

    雪浪數制科技有限公司是無錫經開區引進的一家工業互聯網通用平臺企業。他們僅用一年,開發出工信部工業互聯網産業聯盟四星平臺“雪浪雲”,為無錫制造企業提供數字化升級服務。

    雪浪數制副總經理姜其強説,他們與節能核心裝備制造企業雙良集團把其維護的近1000個公共建築空調機房、超過10000臺溴冷機的實時運行和狀態數據接入“雪浪雲”平臺,初步構建起垂直工業互聯網平臺-智慧能效雲平臺,大幅提升故障預測準確性,降低建築能耗及人力運維成本,助力雙良集團加快從制造向制造+服務轉型,進入更廣闊的公共建築節能服務領域的步伐。

    資源聚合是有意識的,無錫正探索一個新工業樣本。雪浪數制所在的雪浪小鎮已匯聚大量科創型企業,以及雲棲工程院·雪浪小鎮數字制造創新中心、遠景全球智能物聯網創新中心等多個總部級創新中心。他們期望依托無錫物聯網産業與制造業根基,以重點企業、平臺企業落戶帶動生態建設,打造第三方平臺的集聚區,用平臺加生態的辦法,探索制造業數字化升級的方法,為中國新工業夢想提供“雪浪樣本”。

    中高端産業集群式發展,是城市經濟競爭的“賽點”。無錫已從市級層面進行産業集群設計,去年出臺了《關于加快推進先進制造業重點産業集群發展的實施意見》,打造16個先進制造業集群,構建自主可控現代制造業體係的“四梁八柱”。細覽實施布局,每個産業集群不是簡單的扎堆抱團,而是構建起立體的産業生態係統,最終形成聚合效應,推動無錫制造業在全球産業價值鏈中找到新的定位。

    雪浪數制打造的“工廠大腦”,致力為工業企業提供跨行業、跨地域和全生命周期的數據智能服務。

    近日,無錫集成電路産業發展迎來高光時刻,華虹無錫集成電路研發和制造基地(一期)生産線建成投片。華虹無錫集成電路研發和制造基地總投資100億美元,是無錫迄今規模最大的單體投資項目,一期工藝技術平臺覆蓋移動通信、物聯網、智能家居、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車等新興應用領域,將進一步滿足業界對中高端芯片産品需求。

    這兩年,隨著中環集成電路用大硅片研發生産項目、SK海力士二工廠等重大項目落地,一個涵蓋設計、制造、封測、配套支撐穩固的千億規模的集成電路“産業隊形”已在無錫悄然崛起。

    翻開江蘇2019年重大項目投資計劃,無錫有28個項目進入名單。無錫華虹集成電路、無錫海辰8英寸晶圓、無錫亞太昱宸光學芯片、無錫浪潮大數據中心……從中可以清晰感受無錫重振産業的雄心。

    在蔣佳林看來,發展産業集群,尋求高附加值、高話語權至關重要。這些重量級項目的逐步建成、投産,無疑為無錫建成自主可控的現代産業體係和科技創新體係,尋求全球産業價值鏈新定位打下了深厚基礎。

    正視“軟肋”邁上更高峰

    彈指四年,灼灼其華,無錫産業強市已向深處。環境容量、工業經濟下行壓力,部分行業回落、經貿摩擦影響加深、項目招引落地難度增大等,都對無錫形成新的考驗。

    數據顯示,無錫到2020年的年均新增建設用地已不足8000畝,加之北倚長江,南濱太湖,無錫土地資源已近極限,生態保護責任重大,這注定無錫“高精尖”、集約化産業發展已無退路。

    無錫企業的技術水平整體得到提高,圖為海瀾之家智能倉儲係統實現“機器換人”,人氣並不“旺”(方宜才 攝)

    7月底,無錫市委召開全會,研究拋開産業強市成績,正視“軟肋”,如何駛向更廣闊的藍海、邁上更高的山峰。

    針對無錫企業的技術水平整體得到提高,但缺少“獨門”“獨家”的利器的情況,無錫提出繼續攻堅“硬科技”,以技術的率先突破帶動産業的領先發展。針對無錫産業根基是制造業,構建現代産業體係的主體是先進制造業的現實,無錫部署做強“無錫造”,造人無我有、人有我優的産品,強化“自造”、加快“智造”、追求“質造”。

    “産業強市離不開創新驅動,創新驅動的過程其實就是自主創新。自主創新,意味著産業要往價值鏈高端走,一定要有獨特的技能、獨特的産品,才能邁到價值鏈的高端。”無錫市發改委工業高技處處長劉晨説。

    此外,發力投資強度高、帶動能級高、設備佔比高好、技術含量高的項目,對路子有幹貨的“銳政策”“優服務”,同樣是無錫增強産業發展“硬實力”的關鍵抓手。

    “其實,無錫産業強市是有‘心病’的,隨著先進制造業的迭代、新興産業和高端服務業的崛起,無錫産業發展人才供給比較吃力。”一位學者表示。

    這幾年無錫多次發布太湖人才計劃,廣撒英雄帖,給予高層次人才崇高禮遇、豐厚紅利,吸引到的各類高層次人才數均在江蘇名列前茅。

    姜其強説:“無錫大興識才愛才敬才用才之風,優厚的人才政策是打動我們的一個重要方面。但現有人才政策大部分針對高校應屆畢業生以及獲得國家認可的高端人才,對于企業不可或缺的中層員工,人才政策是很少的。然而這部分群體是科研創新的中堅力量,又處于家庭事業壓力最大的階段,如果能更多關注這批人,讓中堅力量沒有精神負擔,將會很大程度保證無錫的創新發展持續高水平。”

    回顧過去,無錫依托以制造業為骨幹的實業軍團,書寫了敢闖敢試、敢為人先的蘇南精神。“今日,無錫産業軍團站在了新的歷史起點,再次領潮領跑有很大提升空間。無錫企業要進一步融合開拓,放棄小工匠精神,搭建開放式創新平臺,進行現代企業制度改革,吸引最優秀的人共創歷史,與這座産業勃興之城同呼吸共命運。”蔣佳林説。

推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