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城不怕巷子深 揚州“八老改造”保住古城的“裏子”
2019-09-24 14:50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南京9月24日電(龐雪汀 宋亦閒)春風十裏揚州路,古城揚州素有“巷城”之説,5.09平方公裏的老城區,巷子縱橫阡陌,曲折蜿蜒。在揚州廣陵區,一場“潤物細無聲”的“八老”改造正悄然改變著人們的生活,讓古城的美麗不僅顯于繁華熱鬧的街市,更隱于市井的文脈底蘊、社區關懷之中。

    古城的“裏子”在哪裏?

    所謂“八老”,即老城區、老小區、老宿舍、老宅子、老街巷、老市場、老莊臺、老廠區。每一“老”都與城市困難群體的生活息息相關。2018年以來,廣陵區整治老小區10.9萬平方米、老街巷30條,改造城中村地塊19個,讓住在巷子裏的群眾感受到了古城的溫情與美好。

仁豐裏歷史文化街區(施漢 攝)

    作為唐代魚骨巷格局的典型代表,揚州廣陵區仁豐裏仁南北走向,似魚脊椎骨,兩側東西向排列著七條小巷,宛如根根魚刺,是古揚州唐“裏坊制”格局保存最完整的街區。曾經,在不少老揚州人的印象中,仁豐裏就是“破舊老街”的代名詞,道路坑坑洼洼,空中布滿雜亂的電線,即使路過,也不願駐足。

    “我們要做的,不是建高樓大廈,給這座城添‘面子’,而是要保住古城的‘裏子’。”廣陵區汶河街道旌忠寺社區黨總支書記、主任張雪松説。

    與諸多老街沿街搬遷、整體修繕的“大整改”不同,自2017年10月起,仁豐裏街區以“微更新改造”的方式,在最大程度保留古街原貌的基礎上,鼓勵居民參與更新改造,實施産權能置換就置換、不能置換就租用的方式,完成街區業態新布局。

    “什麼是‘微更新’?我們將閒置的老房子長期租用,將文化名人、非遺傳承人‘請進來’開設工作坊、民俗、茶吧,這樣,老房子得到了改造,街區也因此變得‘文藝’起來。墻面破損了,我們請畫家繪制上有趣的涂鴉;外置的水盆影響美觀,我們幫助居民改造成各種有趣的造型。我們的目的,就是要留住鄉愁,留住歷史本真的‘不和諧’。”張雪松説。

畫家在廢棄的老井墻邊繪制的涂鴉(施漢 攝)

    “格桑花”藏式茶吧是第一家落戶仁豐裏的文化商戶,主人湯成難是本土頗有名氣的女作家。“我們不僅是一間茶吧,也是一個文化工作室,會經常組織一些文化沙龍。”湯成難將朗誦會、觀影、作品研討、文藝分享活動引進自己的小空間,為仁豐裏歷史文化街區注入第一滴“新鮮血液”。

    90後“海歸”朱愷奕則與舅舅柏文林一道,在仁豐裏開設了一家“奕間工坊”文化創意工作室,從事非遺雕版印刷技藝展示與中西方古建築文化交流工作。朱愷奕在國外深造多年,潛心建築學研究,舅舅柏文林則是揚州小有名氣的書法篆刻專家。“我們租下這間老房子,不僅僅是要做文化産業,更是要讓更多的人了解中國傳統的雕版刻印和建築藝術。”柏文林説。

    今天,在這條700米的巷道裏,你能看到各式各樣的揚州文化元素:古琴、茶點、雕版印刷、盤扣制……揚州的文脈與底蘊在這裏一覽無余。昔日的“危巷”,搖身一變,成為了外觀與內涵兼具的歷史文化街區。

    這裏是揚州的文化福地,是古城的“裏子”。

仁豐裏的“城市書房” (施漢 攝)

    小手環藏著養老“大智慧”

    如果説仁豐裏是揚州的歷史文化符號,那麼廣陵區三裏橋社區可謂揚州智慧養老的先鋒。

    家住廣陵區文峰街道三裏橋社區的獨居老人杜老太,已經96歲高齡。今年一天夜裏,杜老太突感胸悶氣短,身體不適,她急忙按下手腕上智能手環的報警鍵。10分鐘後,醫護團隊便趕到杜老太家中,及時為她診療。

    小小的手環,有大大的能量。在三裏橋社區,這樣的智能手環曾經幫助多位獨居老人化險為夷。三裏橋社區60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數量達到2200人,老齡化水平接近40%,其中80歲以上老人有240人,像杜老太這樣獨居老人的比例,在三裏橋社區達到55%。老人發生意外,若無人及時救助,極易産生嚴重後果。

小手環藏著養老的“大智慧” (施漢 攝)

    為了滿足社區老人,尤其是獨居、失能半失能老人的養老需求,三裏橋社區借力“互聯網+”,搞起了“虛擬養老院”,將老年人養老需求與智慧信息平臺相銜接,提供健康管理、生活照料、安全照護、快樂有為等四大類五十多項服務,讓老人在家居住,享受住養老院的服務。

    三裏橋社區發展“虛擬養老院”,源于4年前的一件事。

    2015年6月5日上午8時左右,社區居民姜老太在家中跌倒,由于年邁力衰,倒地3多小時後,勉強掙扎爬起,電話向社區求助。工作人員立即上門,將老太送醫,幸無大礙。

    但此事引發社區黨委書記、主任林勇的關注:社區獨居老人眾多,發生意外,若無人救助,易有生命危險,如何避免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林勇了解得知,有一種智能手環,戴在手上,可一鍵緊急呼叫,還有定位功能,可防走失。“也許,這樣的手環可以解決好社區養老服務‘最後一公裏’的問題。”林勇想。

    就這樣,三裏橋社區的“虛擬養老院”探索轟轟烈烈地開展起來。如今, “醫、養、護、為”四位一體的智慧養老服務體係已經初步成形。

    據林勇介紹,智慧養老係統通過互聯網、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等技術,在醫療保健、生活照料、安全監護、老有所為等四個方面幫助老人實現居家養老。按下智能手環上的SOS按鈕,可以向裝有相應APP的老人家屬、社區監控中心或揚州12349養老服務熱線發出求助電話和信息;通過自願裝置雲攝像頭,家屬和社區工作人員能夠實時看到老人在家狀況;煙霧感應器會在有火情或煤氣泄漏時,自動報警……

    此外,定期健康巡視的“守護特使”、與家政公司合作的“養老菜單服務”、以“社區公益崗”為平臺的互助養老服務,這些在信息化技術基礎上建立的服務管理係統可以合理調度和優化各種服務資源,也為老人創造了居家養老的良好條件。

    “社區裏的老人,大多彼此既是老同事,又是老鄰居。何況,家,才是最溫暖的港灣。有了智慧養老社區服務,老人們就無需再去機構養老院了,大家彼此陪伴、協助,空巢而不孤獨,完全可以享樂家門口的晚年。”林勇説。

    “互聯網+垃圾分類”成為老城新氣象

    織物、紙張、塑料、金屬、剝離物、有害垃圾……在廣陵區文昌花園小區,五藍一紅的垃圾箱一字排開,十分整潔。中間還有一處黃色回收箱,負責回收易拉罐與塑料瓶,該處設有圓形的瓶狀物投遞口,按瓶計算市民投放的垃圾總量。

    “自覺垃圾分類,讓我們的環境更美好,還可以兌換一些小日用品,為我們的生活帶來了‘小確幸’!”作為老城的老居民,王大爺對近期社區的新變化津津樂道。

    去年7月,揚州首批“智能可回收垃圾箱”在廣陵區文昌花園等5個小區投放使用。何謂“智能”?無需人工值守、稱重,市民只需用手機關注相關的微信公眾號,獲取專屬二維碼,在垃圾箱的窗口上掃一下,就可以自動完成垃圾投放、稱重和積分記載等。積分可在回收箱旁的自動售貨機上購物,也可從網上商城購物,非常方便。不習慣使用手機微信掃碼的居民,也可以領取實名IC卡,同樣可以通過智能垃圾箱完成垃圾投遞。

    “互聯網+”的智能垃圾投遞方式,是不是僅僅帶來了回收程序上的便捷?在很多居民看來,垃圾分類意識的提升,才是這一舉措更深刻的影響。“以前,我們大多數人沒有垃圾分類的習慣與意識。現在通過積分兌換,大家對垃圾分類有了係統的認識,也便于養成‘逢垃圾必分類’的好習慣。這樣一來,我們小區的垃圾箱幹幹凈凈,居住環境也變好了!”王大爺笑呵呵地説。

    除了設置智能化可回收物分類收集箱,廣陵區還通過宣傳欄、橫幅、志願者服務宣傳等方式,營造出了濃厚的垃圾分類氛圍,提高了居民對垃圾分類的知曉率和參與率。

    “垃圾分類成為熱點話題,然而哪些是可回收垃圾,哪些是不可回收垃圾,很多居民仍是一頭霧水。”廣陵區環衛辦業務設施科副科長謝彧説,“我們密切聯係街道社區,走進小區及公共區域,開展了垃圾分類的常態化宣傳,提高了群眾的分類意識。別看我們這是老城區,我們居民的垃圾分類意識很超前。”

    據了解,廣陵區于2018年建設了600座垃圾分類站臺。今年,廣陵區新增2個垃圾分類示范社區、5個垃圾分類示范小區和1個垃圾分類示范鄉鎮,且都已經按要求增設立了垃圾分類站臺。

    此外,廣陵區還建立了可回收物獨立的收運體係,將可回收物和其他垃圾分開運輸,可回收物被送至“可回收垃圾分揀中心”進行規范處置,同時開通了“預約上門回收熱線”,居民可以通過微信或電話的方法預約上門回收可回收物。

    這一係列的舉措,既符合生活垃圾分類治理大趨勢,又順應市民對垃圾分類的總體期望。在廣陵區,“互聯網+垃圾分類”,並不是一個空洞的噱頭,而是真正的“老城新風尚”。

    好城不怕巷子深。充滿著歷史文化氣息的“魚骨巷”仁豐裏,“醫、養、護、為”四位一體的智慧養老社區,讓“垃圾分類”成為老城新風的智能化可回收物分類收集箱……正是這些藏在老巷子裏的新氣象,保住了古城的“裏子”,讓揚州煥發出新時代的光華。

推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