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氫”舟闖過萬重山
2019-09-24 17:36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南京9月24日電(魏薇 趙雅惠)每每路過還在圍擋建設中的那一塊施工地,皋開集團黨委副書記、皋開汽車董事長朱永祥凝望著半空中那“加氫站”三個天藍色的大字,心裏就一陣按捺不住的激動:這可是長三角地區第一座商用加氫站,以後家鄉的加氫站建到哪,我的載貨車就開到哪!

    9年,從拓荒到深耕,從播種到結果,源源不斷注入的氫能源,正讓江蘇如皋這個傳統的“長壽之鄉”,在“氫能産業高地”的新定位中越活越年輕。在“氫能發動機”的推動下,一個千億級新能源汽車産業群正在如皋壯美成型。

如皋新能源汽車

    新産業起勢 一山放入一山攔

    早在10年前,借著國家政策機遇,如皋已經把新能源和新能源汽車産業作為政府發力培植的主導産業。但是,使用鋰電池的電動車續航能力始終有限,價位也高。電動汽車代替燃油汽車的可能性,始終面臨著一道“坎”。如皋的産業轉型,迫切需要一個突破口。

    正當如皋躊躇之時,在一場新能源論壇中,從美國實驗室帶回氫燃料研究成果的創業者陳融憑借一番發言,走進了中共如皋市委常委、如皋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副書記馬金華的視線。他敏銳地察覺到,陳融的技術,有望為氫燃料電池堆的壽命及穩定性帶來長足的改善,為如皋新能源汽車的跋山涉水增添新的動能。就這樣,會場外的走廊裏,一番長談之後,兩雙合作的手緊緊握在了一起。

    “氫氣?易燃易爆炸的那個氫氣?”

    “這個産業聽上去‘懸乎’得很,能走得遠嗎?”

    要發展新産業,第一步是消除人們心中的質疑和成見。為此,馬金華等人遠赴歐美考察,將他山之石的寶貴經驗形成報告廣泛分享,陳融也以技術專家的身份多次講課,向如皋政府班子論述氫燃料電池的原理、發展前景和國外相較成熟的應用方式。

    “沒有工廠,沒有資金,陳融想要在如皋‘開荒’,我們不可能讓他‘單打獨鬥’。”馬金華回憶,2011年,陳融攜一名技術負責人、一名廠區建設負責人組建了百應能源如皋公司。項目落戶以來,如皋經濟技術開發區用不到一個半月的時間便幫助陳融完成了百應能源如皋基地的一期建設。包括1500平米的機械車間、辦公區域和研發實驗室的設備配置。由此,如皋開發區“氫”風徐來。

    2016年,公司手握獨創技術,開始氫燃料電池小批量生産,浙商增資8000萬元,2017年實現産能擴大3倍多,可是流動資金卻出現了不小的缺口。就在陳融為資金缺口犯愁時,政府架起銀企合作的金橋。“在一場銀企對接懇談會上,百應能源氫電池擴大産能項目被某銀行看中,當場就給了一筆貸款。”談及此事,陳融倍感慶幸。除此之外,政府還牽線搭橋,帶著陳融前往各大高校進行招聘,鼓勵招引一批專業對口的如皋籍畢業生回鄉奮鬥。“這些年輕人如今都成了‘百應’的元老和支柱。政府的服務方方面面,在這裏發展,我信心十足”。

    一路走來,百應能源已由研發生産“拇指蓋”大小的膜電極變成擁有5000臺氫燃料電池發動機産能、帶動上下遊産業鏈産值超30億元的企業。膜電極也使燃料電池的壽命、穩定性以及效率提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隨著新投資擴建的廠房投入使用,百應30KW燃料電池係統的月産能將從500臺增加至1500臺。

    “初來如皋,我想沒有多少人能明白‘氫能’的意義,下這份決心需要遠見和魄力的。”陳融感慨。

    “‘萬事開頭難’不能打倒我們,我們始終相信,一個人才就是一個契機,一個企業將成就一個産業。”馬金華自信地説。

    建起“氫友團”,我們和鄰居做買賣

    從2011年到2019年,從陳融“百應能源”的“孤軍奮戰”,到今天上下遊産業鏈在“百花齊放”中合作共贏,如皋的“氫風”吹綠了這片産業森林。

    7月的某天,南通安思卓新能源有限公司首席運營官倪海寧來到開發區管委會,協調下周長春市政府考察團前來參觀日程安排。在5天的南下行程中,長春團近乎一半的時間在如皋停留,其中重要的一站便是對安思卓——這家覆蓋氫氣制備、存儲、利用各環節的公司進行了解並創造合作機會。

    “吉林省富産著大量可再生能源,可以提供清潔的氫氣,對方希望來如皋學習氫能産業的前期審批流程和安全操作規范,也希望我們安思卓能為其提供制氫設備的支持”。

    時針回溯,2007年,創立于美國波士頓的安思卓新能源公司便致力于氫能産業的發展;2015年,如皋在主動招引氫能上下遊企業的過程中,以極大的誠意邀約安思卓入駐。倪海寧笑稱,“當時,對于如皋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們只能先觀察産業態勢。我們欣喜地發現,百應能源以及做氫燃料電池、係統控制設備的澤禾新能源公司已在如皋投入生産。有了産業‘朋友圈’,安思卓當然放心、也樂意駐扎”。落戶如皋後,南通安思卓迅速與百應、澤禾達成合作,安思卓為其提供更多制氫方式的選擇。

 如皋在建的加氫站即將投入使用

    在皋開集團的生産車間裏,一隊裝配氫燃料電池的重型載貨汽車“佩戴”著綠色新能源汽車牌照顯得格外矚目,它們接受清洗後魚貫而出——氫燃料電池汽車可以實現真正的零排放、零污染,是傳統燃油汽車理想的替代品,也是氫能清潔利用的主要方式。據悉,這批貨車已經與百世、上海捷星等物流公司簽了訂單,隨著上海加氫站的落成,氫燃料物流車在當地上路有望。

    “皋開集團是如皋本土企業,是從傳統的低速載貨汽車生産企業升級股改而來。”皋開集團黨委副書記、皋開汽車董事長朱永祥回顧了“轉型路”。競爭實力弱,倒逼公司依托如皋氫能源發展基礎在電池物流車上謀出路:缺資金,如皋政府為其搭建了供應鏈金融服務;缺技術,公司便聘請第三方汽車技術服務公司做前期産品開發。更令朱永祥喜出望外的助益,是開發區“氫産業朋友圈”的完善配套,讓皋開集團新基礎産業鏈的成型駛入“快車道”。

    “你看,皋開的電堆來自‘百應’,皋開的係統集成來自‘江蘇清能’,氫能源汽車上用的鋰電池來自‘億能’等企業,後期我們還將與南通澤禾深化合作,換句話説,皋開集團是坐在家門口和鄰居買東西,就這麼簡單便捷!”朱永祥高興地説,如皋開發區還專門成立了新能源汽車産業協會,30多家相關企業、科研機構、高校都是“俱樂部成員”。如皋的“氫企業”在互通有無中緊密協作,一條集制儲運氫、加氫、氫燃料電池研發生産、氫燃料電池汽車開發制造、氫能産品示范應用“五位一體”的氫能産業鏈已初步形成。

    氫産業的繁榮,也讓如皋人民的生活變得更加“氫盈”。2016年,“聯合國開發計劃署氫經濟示范城市”項目落戶如皋,一係列氫燃料電池係統及汽車的應用示范首先駛向如皋。比如在如皋汽車文化館,部分的建築照明正是由燃料電池分布式發電係統提供電力;如皋還積極向醫院、移動公司等推廣燃料電池備電,已與移動公司就通訊基站備用電源示范達成合作;如皋的馬路上,氫燃料電池公交沒有噪音、駕駛平穩的乘坐感,刷新了普通純電動公交的舒適體驗。更不用説持久續航力、更短的燃料加注時間、100%無污染這些隱藏的“優秀品質”。

    “目前,這些公交還在試運營的狀態。要實現氫燃料電池公交常態化示范運營,如皋還在努力創一個契機。”説到這裏,馬金華常委頓了一頓,賣了個“關子”。

    “加油”!如皋加氫站

    就像加油站之于燃油汽車,充電樁之于純電動車,加氫站對氫燃料電池汽車長途跋涉的意義不言而喻。完善的氫能供給體係是燃料電池汽車推廣應用的重要前提和基本條件。

    皋開集團氫燃料電池物流車即將上路

    放眼望去,全球的加氫站主要集中在日韓、歐洲和北美地區,而我國目前投入運營的加氫站只有14座左右,它們主要用于大型賽事、示范項目、公司科研等,市場化商業運營的較少。這也是影響國內氫燃料電池汽車大規模推廣和應用的關鍵原因。

    “如皋一定要有自己的商用加氫站。”這成為了如皋“氫友團”的一致共識——但建立“加氫站”看上去很“熱”,實際上卻很“冷”。

    知易行難的關鍵點除了高成本的資金投入,更棘手的是建設審批流程的反復以及不一致。雖然各地政府都在鼓勵和支持加氫站的建設,但“準生證”卻很難拿到。

    而馬金華口中的“契機”,指的正是位于萬壽路上的“神華加氫站”。目前,這座加氫站已完成了所有主體設備及管道工程的安裝。“國內首個35MPa/70MPa雙模式標準化商業運營加氫站”“國內首個行政審批完備、完全市場化開發、全天候24小時持續運營的商業加氫站”的美譽背後,是如皋3年以來,在摸索與迂回中不斷開墾、不斷推敲、不斷爭取的嘗試。

    “早在2016年,我們就通過了《如皋市加氫站建設審批程序》,但到了2018年,新的問題又出現了。”馬金華回憶,對加氫站這一新鮮事物,主管部門尚不明確職責、行業標準也不健全。就在大家沒了主意的時候,市政府牽頭召集市住建局、安監局、消防大隊等部門前往佛山、武漢等先進地區學習,並對如皋加氫站展開新一輪的建設、審批修訂工作。

    “如皋市加氫站項目作為民用能源項目審批。市行政審批局參照燃氣項目審批要求進行項目審批,市住建局參照燃氣管理加強對加氫站的監管,市安監局視同危險化學品實施綜合監管……”一個個問號在反復論證中被拉直,有依有據有規有矩。最終,市行政審批局參照《城市燃氣管理條例》為加氫站的建立發放了《燃氣經營許可證》。

    立項、審批、建設、竣工驗收到發證、監管……闖過那麼多關,加氫站總算如願生根在如皋熱土。

    如果説兩屆“國際氫能與燃料電池汽車大會”在如皋召開,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在中國的“氫經濟示范城市”落戶如皋,參與共建“長三角氫走廊”城市群,是如皋在氫能源領域上發力多年的回報;那麼,加氫站的落成更像是如皋努力多年送給自己的禮物,鼓勵鞭策自身新産業的成長。

    “初步規劃在如皋高新區、如皋港區及G15沈海高速如皋段規劃新增4座加氫站。”馬金華對此充滿期待;

    “以後家鄉的加氫站設到哪,我的載貨車就開到哪!”皋開集團朱永祥充滿期待;

    “安思卓的制氫加氫一體機技術,將為加氫站、整車企業帶來更便捷、更低成本的氫能供應。未來發展的重點是標準化量産,讓制氫被更多的民用家用場景接受。”倪海寧充滿期待。

    從木柴、煤炭到石油與天然氣,人類在過去幾百年的能源進化史,本質上就是碳氫比例調整的歷史。氫含量的豐沛充盈,這種不會枯竭也不造成污染的氣體,正漸漸取代碳原料,成為新能源的大趨勢。

    如皋,正沐浴在這欣欣向榮的“氫晨”裏。

推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