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江蘇要聞 融媒産品 圖片 訪談 直播 市縣 推廣
新華網 > > 正文

江蘇推出慈善信托計劃15單,總合同規模超8000萬元

2019年09月05日 10:27:23 來源: 新華日報

    本周是“江蘇慈善周”,9月5日又是中華慈善日。我省以“慈善﹢信托”為代表的創新探索,正為慈善公益注入新的蓬勃活力。

    據最新統計,我省已有15單慈善信托計劃出爐,總合同規模突破8000萬元,項目涉及扶貧、助醫、助學、助殘等領域。這一全新的模式正發揮出獨特優勢,但其在快速發展過程中也面臨不少挑戰。

    慈善信托産品“按需定制”

    我省最新一單信托計劃——“紫金信托·小銀星女童藝術助學”剛剛落地南京,項目委托人是南京小銀星藝術培訓學校。今年10月,100名老少邊窮地區及城市困難家庭的弱勢女童將獲藝術課程助學。這是我省首單藝術課程使用權慈善信托項目,也是非貨幣財産設立慈善信托的一次有益嘗試。

    “信托模式可消除傳統慈善捐贈中信息不對稱問題,受托人須就慈善信托的資金運用狀況進行詳細單獨披露。與其他慈善載體相比,慈善信托活動方式更為靈活、透明、高效,信托財産也相對獨立。”南京慈善總會副秘書長章小怡認為,慈善信托必將為慈善公益事業發展引入多樣化的財産來源,同時也為社會參與慈善提供全新方式。

    慈善信托的優勢正在逐步顯現。目前全省15單信托計劃中,有一半落地南京。省內首單遺産信托計劃——吳毅文遺産信托已開始運作。這一額度高達904萬元的遺産信托,創下省內個人慈善信托額度最高記錄。

    吳毅文生前曾在南京農業大學任職,後到河海大學出版社工作。因病辭世後,遵其遺囑,其財産分兩次捐贈給南京市慈善總會,合計904萬元。“這輩子無論掙多少錢,百年後都要捐給社會。”一生勤儉的吳毅文,最大的遺願是用自己的積蓄幫助貧困學子。

    為真正用好這筆善款,獨立受托人、南京市慈善總會使用慈善信托模式,根據受托人意願“按需定制”計劃。根據合同,這是一個永續型信托計劃,本金不動,每年使用增值部分的50萬元作為信托資金,並保持一定的開放性,可接受外部捐贈。該信托還引入監察人制度,接受各方監督。目前,已向河海大學、南京大學、南京農業大學撥付30萬元,資助60名貧困在校大學生。

    最大規模信托計劃落地蘇州

    今年7月,我省備案的首單資金規模超過千萬元的慈善信托落地蘇州。蘇州相城區慈善基金會委托蘇州信托公司設立“蘇信·善舉5號”慈善信托,資金規模達6000萬元,用于支持扶貧、教育等領域的公益項目。

    3年前,《慈善法》推出慈善信托制度,激活沉寂已久的公益信托實踐。在探索慈善信托這一新載體上,蘇州一馬當先。蘇州市民政局社會福利與慈善事業處副處長高雲表示,慈善信托優勢明顯,比如支出不受嚴格的比例限制。截至目前,蘇州已成功備案7單慈善信托,信托財産總規模6680萬元,位居全省第一。

    慈善信托正受到越來越多基金會的青睞,因其平臺優勢可以拓展慈善財産來源,靈活優勢可以豐富慈善財産類型,金融優勢可以提升慈善資産收益,管理優勢可以優化慈善項目運行。

    以我省第一單慈善信托——“紫金信托·厚德”為例,該信托由交通銀行江蘇省分行作為托管行,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江蘇分所作為監察人,南京市慈善總會和南京兒童醫院醫學發展醫療救助基金會作為項目執行人,匯聚各方專業力量推動慈善項目更加透明高效。經過連續3年的可持續運作,“信托公司﹢慈善組織”的運作模式得到業界充分認可。據統計,厚德係列信托已發布8款産品,累計募集資金570萬元,救助困難家庭的大病兒童及殘障兒童400多人次。

    “自我造血”亟待打破制約

    目前,全國備案的慈善信托還只有209例,總規模23億元,體量普遍偏小,且集中在一二線城市。

    “這和慈善信托受限于稅收優惠和公益發票開立等因素有關。”章小怡坦言,《非營利組織會計制度》中,對慈善信托毫無涉及,慈善組織開展慈善信托如何進行賬務處理,存在制度空白。《慈善法》明確,慈善信托可以享受稅收優惠,但尚無實施細則,稅收優惠有名無實,信托公司和慈善組織在風控方面的能力也亟待加強。

    讓資産在保值增值的同時參與公益,是未來中國資産高凈值人群的追求。數據顯示,2018年度,我國年度慈善捐贈額超過900億元,江蘇境內共登記基金會731家,佔全國總量11%多。業界期待“慈善﹢信托”的跨界融合,能激活大量社會財富投身慈善,並讓慈善資産“自我造血”。

    省民政廳慈善社工處負責人介紹,我省已出臺《江蘇省慈善信托備案管理暫行實施辦法》,並被民政部作為參閱文件轉發全國。在江蘇設立慈善信托,已不受資金門檻限制,也無需場地及專職人員,簽訂合同並在民政部門備案即可。該辦法為慈善信托在蘇備案掃除了一些障礙。

    但當前頂層設計缺陷依然是最大制約因素。“應盡快放開不動産、藝術品、股權等慈善信托制度的限制。”蘇州信托有限公司戰略發展部高級研究助理馬宇聞告訴記者,前不久他們遇到一位老藝術家,想把一生收藏的藝術品拿出來做慈善信托,這讓他們很為難。“目前他只能先拍賣變現,再捐資做信托。繁瑣的過程降低了效率,也降低了很多愛心人士和企業家參與慈善信托的意願。”

    為解決稅收優惠問題,不少受托人只能通過慈善組織開具捐贈發票,出現不少嫁接捐贈的情況,慈善信托的優勢得不到發揮。目前信托公司還沒有公募資質,信托的靈活性受到限制。(唐 悅)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961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