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繡郎不一樣
2019-08-30 12:10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南京8月30日電(戚軒瑜/文 唐楊/攝)輕捏繡花針,艷麗的繡線在指尖穿梭,翻飛在繃架上的那塊輕柔薄紗上。凝神靜氣刺繡的張雪,甚至都聽不見針尖刺穿布帛的“簌簌”聲。蘇州鎮湖是蘇繡發源地,在這裏看到資深繡娘再平常不過,但年輕的男性刺繡師卻是少見的,張雪就是那“屈指可數”中的一個。

    這個1988年出生的鎮湖小夥子,放棄了國外大學伸出的橄欖枝,繼承了母親的刺繡事業,究竟是出于什麼緣故?“我雖然出生在一個標準的刺繡世家,從小就經常看母親刺繡,還經常幫她打下手,但起初並沒有想到自己會從事這一行。”張雪坐在鏡頭前,將自己的故事娓娓道來。

    他人生軌跡出現轉折點是源于一份訂單。“其實,我在大四下學期就已經拿到了國外大學的offer,那段時間比較清閒,就回了一趟家。當時我母親的刺繡工作室正在頭疼一筆對圖案設計要求較高的訂單,我也幫忙想法子。我嘗試著從青銅器中抽取了鳳鳥的紋飾,自己加以變形處理後融入圖案,結果客戶很快就通過了。這件小事激勵了我,覺得自己也許有些天賦。”張雪説。

    認為自己還有點天賦的張雪自此“一發而不可收拾”。為了給刺繡學習打基礎,張雪特意去杭州學習美術,從基礎的素描開始學,一點兒也沒有含糊。與講究“滿”的傳統蘇繡不同,張雪的作品抽象、簡潔、文藝、現代,更生活化。

    “老一輩的刺繡師傅基本上沒有接受過正規的美術教育,無論是理論知識還是設計能力都很欠缺,大多是採用傳統圖案,所以我覺得我自己來做這個行業可以做成一些事情。將傳統蘇繡與現代藝術相結合,這正是我所追求的。”張雪説。

    現在,大多數時候,他都是往返于家與工作室之間,這裏擺放著母親半輩子以來的優秀作品和獎杯。“從小看著母親一針一線地完成著一幅又一幅的佳作,耳濡目染下也培養了我自己對刺繡藝術的情感。我每天站在母親的作品前學習,這已經成了我的必修課,母親就是我最好的老師。”張雪一直覺得母親是自己的榜樣。

    張雪的母親薛金娣出生于鎮湖刺繡世家,從小就是一名繡娘。6歲學刺繡,16歲進繡場做繡工,不知不覺已經在這行裏走了40余年。更難得的是,他的父母從來不幹預張雪自己的選擇,這也給了他更多的發展空間。

    “我心裏一直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家人也不會幹預我的選擇。但是,我的簡約風格的作品剛剛誕生時,我們母子的觀念産生了分歧,我母親認為作品體量過小,無法體現繡工,若送去參賽並沒有優勢。”回憶起與母親難得起紛爭的經歷,張雪記憶猶深,“我理解母親的憂慮,但我還是想試一試。我在刺繡大賽中獲得的幾座獎杯也證明了,用傳統技藝表達的現代思想,即使沒有大量的‘炫技’,也能打動評委和觀眾。”

    張雪始終認為,從傳統的繡在服飾、屏風上的繡品,到將蘇繡與手表、耳機等生活用品結合,這是讓蘇繡來源于生活,又回歸于生活。創新並不意味著摒棄傳統,而是更好的讓蘇繡回歸到生活中來,讓更多的人接受並喜愛它。

    無疑,學習刺繡的路是艱難、漫長的。“我們這一代蘇繡傳承人正在以自己的方式讓傳統煥發新生。我希望能把這個時代的變遷,通過我的手傳遞出更多的可能性。”張雪説,蘇繡,這個2000歲的傳統技藝是包裹著愛以及美,帶有溫度的,它不應該沒落,甚至消失。

推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