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圖片 專題 社會 體育 文化 教育 市縣 訪談
新華網 > > 正文

長三角城市群,離“世界級”有多遠

2018年06月04日 21:36:55 來源: 科技日報

    世界級城市群,是指在特定地域范圍內,以1個以上特大城市為核心,由至少3個以上大城市為構成單元,具有高度同城化和一體化的城市群體。目前,公認的五大世界級城市群有美國東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北美五大湖城市群、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英倫城市群和歐洲西北部城市群。

    “創新引領,攜手打造世界級城市群。”近日,長江三角洲地區主要領導座談會在蘇州舉行。會上,明確提出將打造世界級城市群作為主要目標,而創新引領則是長三角協調發展的重中之重。

    一直以來,長三角地區在我國有著獨特的經濟地位,其肩負著創新引領率先實現東部地區優化發展,建立更加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的歷史責任。2016年6月,為促進長三角地區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規劃綱要》正式印發。

    以前一直説是長江經濟帶,這次又提出世界級城市群,二者有何不同,打造世界級城市群,長三角地區有哪些不足,究竟該如何做呢?記者對此進行了採訪。

    城市群和經濟帶不是一碼事

    “所謂世界級城市群,是指在特定地域范圍內,以1個以上特大城市為核心,由至少3個以上大城市為構成單元,依托發達的交通通信等基礎設施網絡所形成的空間組織緊湊、經濟聯係緊密、並最終實現高度同城化和高度一體化的城市群體。”江蘇長江經濟帶研究院院長成長春告訴科技日報記者。

    目前,在全球范圍內,能夠稱得上“世界級城市群”共有五個,分別是美國東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北美五大湖城市群、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英倫城市群、歐洲西北部城市群。

    而經濟帶則是依托一定的交通運輸幹線、河流等並以其為發展軸,以軸上經濟發達的一個和幾個大城市作為核心,發揮經濟集聚和輻射功能,聯結帶動周圍不同等級規模城市的經濟發展,由此形成點狀密集、線狀延伸、面狀輻射的生産、流通一體化的帶狀經濟區域或經濟走廊。

    “顯然,城市群較之經濟帶雖然區域面積相對較小,但更為緊湊、一體化程度更高。兩者的發展目標也是截然不同的,以長江經濟帶和長三角城市群為例,長江經濟帶要走好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打造中國經濟新支撐帶;而長三角城市群的目標則是率先發展、創新引領,努力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世界級産業集群、創新集群和城市集群。”成長春説。

    資源集聚,區域一體化程度較高

    長三角城市群晉升世界第六大城市群被寄予厚望,原因在于,這一地區,經濟發達、創新資源集聚,區域一體化程度較高,有條件率先創新驅動轉型升級發展,建立現代化經濟體係。

    究竟該如何發展?在長三角地區主要領導座談會上,提出了一係列支撐長三角建設世界級城市群的舉措,如共建內聚外合的創新網絡,在長三角地區率先構建我國區域協同創新共同體;加快制度創新和先行先試,共同推動區域制度創新步伐;共建基礎設施,提升互聯互通水平……

    成長春認為,在落實上述創新舉措時,長三角城市群也擁有較為顯著的區域優勢,區域創新基礎要素日趨優越。上海科技教育發達,江蘇實體經濟基礎好,浙江市場活力強,安徽在新技術方面有後發優勢。另外,張江、合肥大科學中心、蘇南自主創新示范區等多重創新集群或要素在長三角高度集聚,有利于企業家根據市場規律不斷推動創新要素的優化組合,如杉杉股份以服裝起家,總部在寧波,跟上海的科研院所接觸後,便果斷向新能源行業轉型,如今已是全球最大的鋰電池正負極材料供應商。

    行政體制的改革也是亮點頻出。以浦東“證照分離”試點為代表的上海“放管服”改革、江蘇的“不見面審批”、浙江的“最多跑一次”等行政事務改革已然走在了全國前列,完全有能力成為中國政務最高效、便捷的城市群,為創新聯動發展機制、建設統一大市場、完善城市群一體化發展的“長三角模式”奠定重要基礎。

    再就是交通基礎設施網絡不斷完善。自貿區向自貿港的轉型迸發更大活力。據有關消息,目前上海已初步完成自由貿易港的申報方案,將努力在自由貿易賬戶功能、主體范圍、監管模式等方面實現重大突破,必將助力長三角城市群在更高層面實現物流、信息流、資金流、人才流的自由高效流動,推動區域經濟轉型與發展。

    城市功能分工體係待重構

    “盡管有一定的優勢,但對照國外發達城市群,長三角城市群尚未達到成熟階段。”成長春坦言。

    一是城市功能分工仍不明確。目前長三角范圍內不少城市呈現出“大、全、散”的基本特徵,産業同構的現象依然存在。二是網絡化的交通格局尚未形成。三是距離區域統一大市場還有差距。在現行地方政府績效考核制度下,區域共榮與地方利益矛盾時有發生,各地方政府的經濟發展帶有一定的行政區利益特徵,仍無法擺脫同質化競爭的模式;四是生態環境的聯防聯治任重道遠。區域環境聯控聯防覆蓋面還比較窄,推動力度不足,尚未走出“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困局,特別是環太湖、淀山湖、沿長江等共有水域的跨界污染問題仍未得到有效根治。

    針對以上問題,成長春建議,首先,要大力度促進長三角城市群城市功能分工體係重構。上海作為整個長三角城市群的龍頭城市,理應率先作為,主動疏解非全球城市功能,帶動整個區域的功能體係重組。

    在湖北省社會科學院副院長秦尊文看來,打造世界級産業群,一定要搞好城市功能、産業的優化布局。上海應集中精力發展智能制造等高技術密集型産業,把加工、組裝等地産産業轉移到周邊地區,以完成人口分流,避免大城市病。

    其次,加速推進長三角城市群網絡化交通體係建設。再就是破除行政區經濟,建設統一有序的市場體係。政府方面要加快推進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和優化服務改革,推動市場體係統一開放、基礎設施共建共享和生産要素自由流動,消除區域間的行政壁壘、貿易壁壘和協調機制障礙。

    “要不斷完善長三角城市群生態環境協同治理的制度建設。”成長春説,首先,以當前人民群眾最關心的大氣與水環境污染問題為切入點,完善區域污染防治聯動協作機制(如共享流域大氣、水環境和污染源監測數據,污染治理聯合執法等),以減少化工污染、減少煤炭消耗總量為重點。其次,提高環保準入門檻,實施更加積極的環境經濟政策和更大力度的綠色調整,以産業結構優化帶動城市群生態環境質量的改善。(付麗麗)

相關稿件

【糾錯】 [責任編輯: 文靜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201122935889